逃婚踫到愛 第9章(2)
作者︰金萱
    「她每天都這樣吐嗎?」

    從房間回到客廳,賀非凡還在想接下來要怎麼和父親相處,父親卻先開了口。

    「嗯。」他點頭回答。

    「你是怎麼做人家丈夫的?老婆為了幫你生孩子這麼辛苦,你不心疼就算了,還和她吵架,讓她心情不好、咳聲嘆氣的,你到底有沒有腦袋,不知道這樣對孕婦和她腹中的孩子都不好嗎?」賀宏圖罵道。

    他沒有應聲。

    「如果真的不放心她一個人在家,或趁你上班時一個人出去發生意外,除了把她掛在身邊,每天帶她上下班外,你就沒別的辦法嗎?難道你不會請個佣人到家里來照顧她嗎?孩子出生之後,也是要請人幫忙照顧的,不然你要她一個人照顧兩個孩子嗎?真不知道你腦袋在想什麼?」

    案親怒斥著,賀非凡卻頓時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

    他離開家自食其力,什麼事都親力親為太久了,完全忘了有請個佣人來照顧老婆這方法。

    雖說以老婆的個性,大概百分之百會反對請人照顧她這種事,但是如果和每天跟他去公司二選一的話,她也許會妥協。況且父親說的也沒錯,等孩子生下之後,他們還是得請個保母或佣人幫忙照顧孩子,早幾個月和晚幾個月根本就沒差。

    「你還在猶豫什麼?難道是缺錢嗎?請佣人的錢我出!」賀宏圖見他遲遲沒有反應,生氣的大聲說。

    「小妍在休息,麻煩爸說話小聲點可以嗎?」他緩慢地拜托道。

    賀宏圖利目瞪他,深吸了一口氣才再又開口,但這回音量明顯變小了許多。「你不想請佣人是還抱著希望,以為你那對岳父岳母會心疼女兒,會過來幫忙嗎?」他冷嘲熱諷的問兒子。

    賀非凡不由得怔楞了一下。沒想到父親會突然提到那兩人,而且听父親說話的口氣,似乎……

    「爸,你知道了什麼?」他直截了當的問。

    「我知道很多,連媳婦不知道的事我都知道。」賀宏圖說著,目不轉楮的看著他又說︰「你也知道了吧?那兩個人並不是媳婦的親生父母。」

    「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他也是之前才查到的。

    「有錢能使鬼推磨。」

    即使有錢也需要調查的時間,父親他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注意這件事的?不,或許他該問的是一父親怎會注意到這件事,進而調查起這件事的?難道說,在他離家這段時間,父親一直都在暗中關心看他?

    你爸他就是嘴硬。

    你別看他這樣,他很關心你的。

    非凡,你要記住媽媽的話,千萬不可以怨恨爸爸知道嗎?

    為什麼不離開?因為媽媽很幸福啊,為什麼要離開?

    媽媽溫柔的笑臉突然出現在他腦海中,讓他頓時有了些領悟。

    原來媽媽說她很幸福是真的,因為她一直都能感受到父親對他們母子的關心,不像他一直都只看到表面。

    但是即使如此,他也不會後悔當初離家的決定,因為如果沒有離家,他可能、永遠都不會醒悟,如果沒有離家,他就不會遇見姜妍,擁有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幸福。

    「爸,對不起,還有謝謝你。」他誠心誠意的開口道。

    賀宏圖似乎沒想會突然听到兒子的道歉與感謝,整個人驀然呆楞在那里,怔怔的看著他。

    「對于小妍那對養父母,爸有什麼看法?」他迅速言歸正傳的問,有些沒辦法承受這突如其來的煽情氣氛,雖然這是因他而起的。

    「你希望我有什麼看法?」賀宏圖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後,沒好氣的反問他。

    雖然是沒好氣,但賀非凡依然可以從他的神態和語氣感覺到些微的改變。

    「為了小妍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我曾經努力想要和他們和解,結果卻是不歡而散。他們就像水蛭一樣令人作嘔,但我卻沒辦法對小妍這樣說,因為她始終都還抱著一絲希望,沒有放棄。」他無奈的告訴父親,言詞中流露出一絲疲憊。

    「就知道你沒能力解決這件事,所以我幫你解決了。」賀宏圖端起茶幾上的水杯,悠閑的喝了一口水後,平靜地告知。

    「什麼?」賀非凡倏然睜大雙眼脫口叫道,還以為自己听錯了。「爸,你剛才說什麼?」

    「年紀輕輕的就有重听了嗎?」

    「爸,你說解決了是什麼意思?什麼事情解決了?」他再次問道,沒心情听父親開玩笑。

    「那兩只水蛭。」

    「爸,你到底做了什麼?」他驚恐的問,因知道父親處理事情的手段。

    要論手段其實他也有,畢竟虎父無犬子。問題在于事後小妍的反應,他不想看見她傷心難過,所以才綁手綁腳的沒辦法果斷地處理這件事,然而現在……

    「對付這種人就要用非常手段,用一般手段是解決不了事情的,懂嗎?」賀宏圖教導他說。

    「爸,你到底做了什麼?」他現在只想知道這個。

    「我給了他們兩個選擇,一是拿錢走人,二是拿錢演戲,演好父母的角色。他們最後選擇了拿錢走人。」

    賀非凡不想知道過程,因為他即使不用腦袋想也知道過程不會和平順遂,父親一定用了什麼特殊手段才會讓那兩人乖乖听話。他想知道的是那兩人現在怎麼樣。

    「爸,你說的是真的嗎?他們真的離開了,去哪兒?」他著急的問。

    「我不管他們去哪兒,只要他們乖乖按契約別再出現在你們面前就行了。」

    「爸!他們就這麼突然失蹤,你有想過小妍會有什麼反應嗎?她會擔心、會胡思亂想、會——」

    「我讓他們留了一封信給媳婦。」賀宏圖瞬間打斷他說,然後慢條斯理的告訴他,「信的內容當然是自我們這邊寫好,然後要他們照抄出來的,基本上應該不會讓媳婦起疑心。當然,看完信媳婦難免會傷心難過,但是長痛不如短痛。」

    「信的內容寫了些什麼?」他不得不問。

    「重點只有兩個,一是說明他們不是她的親生父母,養她只為拿她當搖錢樹,但她卻讓他們失望透頂。二是驚訝她竟然撿到一個背景不凡的老公,讓他們發現原來沒虧本還賺了一票,總算沒白養她。」

    「你讓他們在信中寫出你拿錢叫他們離開的事?」他難以置信。

    「正好相反,信中內容寫的是我給他們錢是為了請他們接受你這個女婿,做一對好岳父岳母,但他們只想不勞而獲,所以才連夜離開。信中還申明他們不想再與她有任何瓜葛,要她別再出現他們面前。所以我才說,媳婦看完信後難免會傷心難過,但是長痛不如短痛。」

    賀非凡听完,一整個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件事並不會牽扯到你,因為他們是在昨晚留信離開的,而你卻是在今天下午才見到我,知道我到了台灣。」賀宏圖繼續說,「你唯一要做的事是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然後找個時間帶媳婦回去一趟,信放在客廳桌上,一眼就能看見。」

    他依然失聲中,因為他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父親為他做的比他想象的還要多更多。

    「我要走了。」賀宏圖突然從沙發上起身。

    「爸!」他不由自主的喚道。心里突然間有好多話想對父親說,但卻又不知如何啟口,從何說起。

    「別以為我做這些是為了你,我是為了我媳婦和孫子們。你也別想我會恢復你的繼承權,當初是你自己要放棄的,而且我向來說一不二,懂嗎?」看了兒子一眼後,他面無表情的說。

    「我從未後悔過放棄繼承權這件事。」他挺直背脊對父親說,神情堅定不移。

    「那就好。」賀宏圖轉身走向大門。

    「爸住哪兒?我送你回去。」他跟上前道。

    「不用了,司機應該在樓下等我。幫我按電梯就行了。」

    雖然他這樣說,賀非凡還是陪父親下樓,陪他走到社區大門口。

    社區大門口外果然有部黑頭車等在那里,一見賀宏圖出現,司機和保鏢同時下車,恭敬的打開車門後,安靜地站在一旁等老板上車。

    案親沒與他多說一句話,也沒停下腳步,直接就朝那敞開的後座車門走過去。

    「爸。」他終于忍不住開口喚住父親,對他說︰「過年的時候,我會帶小妍和孩子們回美國看您。」

    「我會準備好紅包。」賀宏圖頭也不回的應了聲,然後塵上車,離去。

    賀非凡面帶微笑的目送車子遠離後,轉身回家。

    賀非凡讓老婆在跟他到公司與請個佣人在家陪她之間做選擇,如他所料,這讓老婆猶豫不決,難作抉擇。不過在他加碼之後,他立刻毫無懸念的得到他想要的結果。

    他的加碼條件就是,如果她願意讓他請個佣人陪她的話,他就陪她回台北去她父母家走一趟。

    其實這完全是一石二鳥之計,不過這事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而已。

    經過數月的時間,姜妍再度回家面對父母親。她很緊張也很擔心結果會像上回那樣,但是有過一次經驗之後,她覺得自己這回一定能將事情處理得更好。

    她用力的深呼吸了幾次,終于動手用鑰匙開門,然後推門而入。

    來這兒之前,她早已做好面對一切可能狀況的心理準備,但是這一切並不包括一間空屋,和一封冰冷絕情的信。

    爸媽離開了,帶看公公因疼愛兒子和她這個媳婦而想為他們購買親情所給予的一大筆錢離開了。

    他們坦承了他們並非她的親生父母,目的竟是為了要她別去煩他們,只因為她已無利用價值,絕情得令人發指。

    可是即使如此,姜妍發現自己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傷心難過,反倒還有一種淡淡的解脫感受。

    「你還好嗎,老婆?」賀非凡小心翼翼的問,一臉擔憂。他剛剛和老婆一起看信,所以無須裝腔作勢的問信里寫了些什麼。

    「還好。」她平靜的回答,讓他憂心不已。

    「你傷心難過就哭出來,不要憋在心里。」他將她擁在懷中柔聲安慰。

    「我真的沒有想哭的感覺。」她靠在他懷里低聲道。

    賀非凡不信的抬頭看著她的雙眼,里頭真的沒淚水。怎麼會?

    「你不難過嗎?」他問她。

    「難過。」她扯了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在臉上,「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除了難過之外,我竟然還有一種解脫的感覺。我是不是很不孝、很無情?」

    「無情的是他們!即使你不是他們親生的,但好歹也一起生活了二十幾年,至少也要有點感情吧?怎麼能錢拿了就走,連繼續扮演好你父母的角色都嫌麻煩?太過分了」

    「別說了。」

    「對不起老婆,我不該在你傷口上撒鹽,但是我真的很生氣。你對他們是什麼感情,過去這段期間我全看在眼里,但是他們呢?他們可曾想過你的感受,真正的把你當成女兒一樣在關心,而不是把你當成商品?」他義憤填膺,憤憤不平的說。

    雖然殘忍,但父親說的沒錯,長痛不如短痛,他要趁此機會斬斷老婆對那兩人的孺慕之情。賀非凡心如鋼鐵般堅定。

    「別說了,老公。」姜妍的眼眶中終于泛出了淚水。

    「不行,我要說。」他以從未有過的嚴肅表情看著她道︰「老婆你听好了,今天是他們先拋棄你,而不是你不認他們。所以,以後就算他們再次出現在你面前,我也不許你再認他們當父母,因為我不希望我的老婆和孩子與這種無情又勢利的人有瓜葛,你听清楚了嗎?」

    「老公——」

    「回答我,你听清楚了嗎?」他硬起心腸打斷她說。

    「听清楚了。」她的淚不斷地從眼角滑落,沾濕她整張臉。

    「對不起,老婆。」他嘆息著將她擁進懷里,歉聲道,「你別怪我冷酷無情,是他們先無情又無義的。我不知道我爸怎會找上他們,還拿錢給他們要他們做一對好父母,但是我知道,他若真給錢,金額一定不會少。

    「而他們收錢也就算了,反正從一開始我就知道他們勢利了,但是他們不該拿了錢就走,而且嫌麻煩還特地留下這封信要你離他們遠遠的。光是從這點上,我就真的無法原諒他們,這輩子都不可能。」

    姜妍在他懷里低泣著,沒有應聲。

    「我們走吧。這間房子我來處理,如果可以賣就把它賣掉,不能賣就把它租出去,以後把這里的事都忘了吧,別再到這兒來了。」

    說完,他擁著她往外走,走出陰霆的過往,迎向光明的未來。

    時間是治愈傷痛最好的良藥。

    從台北回家後,姜妍每每想起這件事或父母,還是會不知不覺地掉下眼淚,然後情緒低落。

    每次看到她這樣,賀非凡都會默默地將她擁進懷中,最多讓她哭個五分鐘,之後便會用各式各樣千奇百怪的方式轉移她的注意力,讓她沒辦法再哭下去。

    他很多方法都讓她哭笑不得,最經典的就是直接抬起手來,看著手腕上的手表對她說︰「五分鐘到了,默哀結束。」

    他總是有辦法讓她破涕為笑,也因此她情緒低落的時間總是持續不了太久,傷心難過的感覺也愈來愈淡。

    所以有時想想,她覺得自己也挺冷漠無情的。

    「在想什麼?」床面震動了一下,老公上床來,從後方將她整個人環抱住。

    「想再過兩天就要到醫院進行剖腹產的事。」她扯謊,沒說實話,免得又要經歷一次洗腦的折磨。

    老公對她那對養父母的厭惡程度,在過去這幾個月完全展露無遺,不知道的人可能會以為被當成商品養大,沒有利用價值就被一腳踢開、拋棄的人會是他而不是她。

    不過她也知道老公的反應之所以會這麼大,完全是因為心疼她的關系。他對她的疼惜,她全身上下的每一個細胞都能感受到。

    「緊張嗎?」賀非凡問道,下意識的輕撫看她的大肚子。

    「一點點。」

    「別緊張,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他吻吻她的額頭,柔聲安撫。

    「嗯。」姜妍輕應一聲,沉默了下改以閑聊的口吻問他,「你覺得這兩個小家伙會長得比較像你,還是比較像我?」

    「男的像我,女的像你。」老婆懷的是龍鳳胎,一男一女恰恰好。

    「如果剛好相反呢?」

    「那也不錯,因為我們倆本來就是男的帥,女的美,即使反串了,也一樣是帥哥美女。」他自夸得很自然,逗得她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真不害躁。」她下結論。

    「為什麼要害躁,我說的都是實話。」他厚臉皮的說。

    姜妍覺得這個男人和她剛認識時生人勿近的樣子真的差很大,現在的他變得溫柔又愛笑,什麼話都敢說,和過往的剛毅木鈉完全扯不上邊。不過她好愛他現在的樣子,有種幸福的味道。

    「老公,你知道我一直以來其實很氣自己的膽小嗎?因為膽小不敢反抗父母的安排,卻以為自己是個听話、孝順的乖女兒,簡直像個笨蛋一樣。」她自嘲的告訴他,「不過我現在已經完全不氣了,你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他柔聲問。

    「因為過去的膽小是為了積蓄反抗的勇氣,沒有先前的積蓄,我可能就沒有足夠的勇氣逃婚,更沒有足夠的勇氣在車禍之後跟一個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回家。我覺得我以前之所以會這麼膽小,完全是為了要與你相遇。老公,我愛你。」她轉頭看他,深情款款的對他說。

    「不會比我愛你。」他沙啞的告訴她,然後低頭吻住她,也吻住了愛。

    一切只為與你相遇。

    我愛你。

    【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逃婚踫到愛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金萱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