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犯將軍 我的職業    決小明
作者︰決明
    寫小說是我的工作,但實際上我一直沒算過我寫了多久,常有朋友會問我︰「你好像寫了很久羅?」我卻往往反應不過來,總覺得開始走進這一行也不過是近期的事情,但仔細從甜蜜口袋書號016那本起算,還真的滿久了(羞笑)。

    寫小說是一件很有趣的工作,除了大家一般所知道沒有討厭羅唆的上司和難以相處的同事之外,還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當別人在擠公車擠捷運時,自己可能還在被窩里呼呼大睡,當大家勤勞上班時,自己卻可以隨時安排一段不短的假期溜出去玩——

    不不不,不要被假象給騙了(搖手指)……

    睡是可以睡到自然醒啦,但相反的,有時得工作到凌晨還不能睡,付出的工作時數絕對不會比一般上班族來得少(而且沒有假日——寫小說哪有什麼假日呀?!翻桌——)。

    決小鋼曰︰「你不是每天都在放假嗎?」(鄙視的口吻)

    錯錯錯,那是假象,女兒我可是天天都有乖乖在工作的(噴淚以示清白)。雖然表面上看起來誰都會覺得我很像姓米的某種蟲類生物啦。

    決小媽日︰「反正你每天都很閑,我們去旅游吧!」

    呀呀呀,我也很想去玩呀,但是去「玩」等于「完」,我的工作進度也就完完完了。自由業呀,就是所謂有做有賺,沒做沒賺的工作,很自由呀,領薪水也領得亂自由的(跪地),幾個月沒收入好像也很正常呀。(腐呀!這真是一個好腐的工作呀!)

    但是——寫小說的好處多到一言難盡。

    首先,我可以毫無節制地買書看書買書看書買書看書……(幸福)

    以前年紀小,看漫畫看小說都會被大人罵(哼哼,現在的漫畫小說可是水準之高耶,包準小孩讀了受益無窮(賣狗皮膏藥呀?自賣自夸,笑),現在買再多也不會慘遭白眼,有時自己嫌貴買不下手,娘親還會跟我說︰「哎呀,這是參考書,工作上需要的,當然要買!」(呀呀呀,萌小花)

    再來,腦筋無時無刻都在動,近期內應該沒有老人痴呆癥的危機。

    是的,寫小說要想劇情,要想著怎麼把腦子里的畫面用文字寫出來,而且還要寫得讓大家看得懂,想人物個性、想故事定向、想伏筆、想陰謀、想對白、想系列、想書名、想狗血該怎麼灑才不會灑得太老梗、想東想西、想這個想那個,腦細胞每一顆都得派上用場。

    同樣一句對話,從曲無漪嘴里講出來不奇怪,但從李求凰嘴里說出來反而不倫不類;相似的場景,天香遇到了會有什麼反應,而盼春遇到了又會有什麼反應,這里這樣寫會不會比較感人,那里這樣走會不會讓大家覺得很有趣,這個男主角會不會讓人覺得破格,那個女主角會不會讓人覺得天真到近乎愚蠢……呼,打麻將都不用這麼費神哩(我不會打麻將啦,只是常听人說打麻將不會老人痴呆,笑)。

    而寫這一本的心情和寫下一本的心情又是完全不一樣,想寫的東西不一樣,想讓大家看到的東西不一樣,雖然寫小說的步驟都一樣(敲鍵盤),但是其中有許多許多的東西都很新鮮,所以它不會讓人覺得乏味,因為自己還得要學習及嘗試的東西還有那麼多,怎麼會膩呢?(笑)

    雖然寫一寫難免有低潮,但是跨過它之後會覺得比之前更成長,寫一寫難免會遇到瓶頸,不過身旁還是有很多人會鼓勵我,寫一寫難免會老套,然而如何從老套里寫出新意,這也是一種要學習的課題。

    我真的把寫作當成了功課(笑)。

    之前在《情荳》上有提過那是自己給自己的「作業」,實際上我寫每一本書,都會出一個課題給自己,有些是想試試自己某些方面的敘述,有些是想磨磨寫內心戲的技巧,有些是努力想學床戲寫法(毆),有些是想學習心駿的句子,有些是想……雖然不像《情荳》那本那麼確定學習目標,但我都會希望自己再進步一點,能再多進步一點點也好。幸好我的「老師」向來很多——市面上有太多太多優秀的作品,每次讀到時我都會覺得︰「呀!好厲害,怎麼可以寫得這麼好看呢?」然後,就會受到強烈的鼓舞。笑(不過鼓舞歸鼓舞,真的要讓自己馬上進步不是太容易的事情,有時一踩進迷思里,半個月都跳不出來,更糟糕的是走到了死胡同時,連帶文章也跟著走進去了……)

    「老師」們還包括了朋友、編輯及親愛的讀者大家,適時給我建議,否則光憑我自己一個人胡亂摸索,恐怕還得多繞幾趟死胡同(現在好像也還在繞,哈哈,沒關系,路是人走出來的!」,謝謝大家的照顧(鞠躬)。

    本來想辦個回鎖活動(看到大家都在送書送什麼感謝讀者,我也好心動,回想起當新人時辦的送明信片小活動蒙受大家的回信鼓勵,那時的感動還是很清晰),不過因為提案太無趣而被朋友打了回票(搔頭笑),總之,我會再想想,雖然一時半刻沒有好活動,但還是真心感謝大家願意讀我的書(大心)。

    好了,來認真聊聊這本書吧(哪里認真了?)。

    《侵犯將軍》是這個系列里唯而讓我覺得正常而且可以接受的書名(咦?大家為什麼一臉鄙視?都不贊同我的話嗎?),另一本是《縛綁王爺》,其他的書名我都很想改(毆)。

    《縛綁王爺》的「縛綁」那兩個字,重點是放在李祥鳳被花盼春給迷住,心思里全都只有她一個,像被綁得死死的,「縛綁」這兩個字很合適(難道真要叫它《SM王爺》嗎?)。

    《壓上宰相》則是把小蒜壓在穆無疾身上听心跳聲的畫面給放進去了(笑)。

    《侵犯將軍》呢……就是寫一個女人反客為主,無視伏鋼男性尊嚴,侵犯男人自大的主動權,鍥而不舍地將伏鋼追到手(不然哩?大家以為我會寫女主角硬上嗎?!),我想這種事,對古代男性是一種很嚴重的主權侵犯吧(個人主觀)。其余兩本,就等寫到他們的故事時,我再來閑聊一下書名的重點好了(笑,事實上也沒提到什麼重點嘛,感覺像是我努力在粉飾下流書名)。

    以下涉及劇情,甭先看(笑)。

    伏鋼這個角色不好寫,我討厭不干脆的家伙,尤其是女人都這麼表示情意了,他龜龜毛毛的讓人很想拿狼牙棒敲他。而且他很固執,堅守著老舊的觀念,門不當戶不對的想法深植在他的石頭腦里,他一直身處在「我是老百姓」的認知里,所以他拒絕所謂的「皇親國戚」,有一種「只要我娶了皇親國戚就好像背叛了老百姓,會被同為老百姓的家人朋友鄙夷」的錯覺,所以他一直在抗拒和錯過,也才會有十萬字以上的故事發展(笑)。

    我更討厭他不識字,因為我在寫的時候要努力讓他不可以出口成章、不可以用太多成語(跪地),真的很痛苦……這種角色太大剌剌了,影響我說故事的進度,所以我盡可能在對白處別讓他變成知識分子,但對白之外的敘述,我還是維持老樣子,請大家見諒。

    幸好寫到後來,他漸漸有開竅,不然可能有人會成為史上第一個還沒來得及寫到第十章就被作者賜死的男主角。

    再來書里提到了「和親」,我一直是站在老百姓的觀點的。

    之前看過一些關于和親的書籍,其中不少公主都是選擇逃婚,當然,她們最後的下場都很好(找到幸福),可是我每次看完,心里都很不平,尤其是書里只要出現她們逃婚之後,對方惱羞成怒大兵打來,然後有百姓因而喪命,我就會更生氣。我很偏激,我承認,我認為每個人都有要負的責任,如果有公主大聲說︰「為什麼我要為了他們犧牲自己的幸福?」我就會很想堵她︰「那為什麼別人又要為了你的幸福犧牲生命?!」

    我想這是見仁見智的問題,沒有什麼對或錯,只有觀感的差異,畢竟真要求某人犧牲來成就別人,是一件很殘忍而自私的事情,只是一種自私是大自私,一種自私是小自私,站在不同的立場來看事情,就會有不同的想法(站在百姓會有百姓的想法,站在公主的立場自然又不一樣了),還是老話一句,個人觀感,所以我把它寫在書里,紀念自己的偏激,真慶幸現在的社會不用再送人出去和親,活在現代真好。

    這次的故事也用了與上一本《壓上宰相》交叉的寫法,發生在同一個時間,兩對不同人馬的故事及發展,這種寫法讓我又愛又恨——愛的是我喜歡這種將故事完整交代的方式,就像下午三點,一大群人去喝咖啡,然後大家各自回家又各自發生了不同的故事,下午三點是交錯的時間點,再擴展成蜘蛛網絡的旁枝末節;恨的是,很容易產生bugs(嗚,功力不夠好……),所以我常常得畫出關系圖和時間表來備用,然後準備計算機算人物的年齡落差(繼之前被戲稱「錯字女王」之後,我現在又自封「bug女王」了,汗顏笑),有時滿氣自己替自己找麻煩,為什麼不直接用那種A故事寫完,下一本B故事就直接跳出去那個時間點去寫的簡單方法就好,要是發生了bugs,我又會好氣自己竟然出錯(相信我,當一本書產生bug的時候,最最痛苦的人就是作者了……),可是卻仍是樂此不疲,想想這也叫自作孽吧。

    不過這也是我工作上的一點自虐小樂趣,工作等于樂趣,對我來說,何其幸運!(呀呀,我竟然可以在胡扯了一堆之後又回到主題耶!唔唔唔,有頭有尾,前後呼應,感動……)

    g_minn@yahoo.com.tw(我的電子信箱。一定要不斷重申︰我會拖信,但我會盡力回信。我會拖信、我會拖信、我會拖信……請跟我一起念,我會拖信我會拖信……)

    10570台北市松山區南京東路五段234號11樓之3禾馬文化決明收(手寫信件要投這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侵犯將軍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決明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