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别重婚 尾声
作者:黎孅
    胸口溢出的湿润,让床上的洪心语睁开了眼睛,也让她从一场真实到不行的梦中醒来。

    缓缓地坐起身,低头,便看见胸前的衣物被浸湿,她抽了床头的湿纸巾擦拭,怕溢出的母乳不心沾到床单。

    一边清理一边下床,看见床头的时钟,现在是凌晨三点。

    “该喂奶了,难怪涨涨的……”可她却没有听见婴儿的哭声,而她老公也没有叫她起床喂奶。

    她睡了四个小时,天知道自从生了小孩,这半个月以来,她没有一天睡超过三小时,总是眯一会儿便醒来喂奶、哄哭闹的儿子。

    出生两周的儿子居然会认人了,没有她哄不行——生了孩子之后,那感觉很难以形容,总是想看见那个小小的人儿,即使他没有让她睡过好觉。

    轻手轻脚离开卧房,打开房门就踩到地上的玩具,她捡了起来,是她没见过的,而且是要三岁上才能玩的乐高积木。

    “蠢爸爸。”她笑了,这一定是慕槐买回来的,自从知道要当爸爸起,慕槐就变身成可怕的购物狂,什么婴儿车、婴儿床、汽车安全椅、玩具、衣服……食衣住行他全都买了。

    因为是第一个金孙,因此这个小不点在她肚子里的时候就备受关爱,爷爷奶奶都准备了一辈子都玩不完的玩具,洪心语觉得儿子一定会被这些人宠坏。

    放好积木,她来到左手边的客房,那里已经被改成了婴儿房,里头摆的全都是小孩子的东西。

    房门没有关好,她探头,听见咐咿呀呀的哭声,以及慕槐温柔哄儿子的声音。

    “乖乖,别哭,爸爸知道你饿了,爸爸喂你,妈妈带你太辛苦,都不能好好睡一觉,你乖乖的,让妈妈再休息一下,等妈妈睡饱就能陪你了。”

    眼前的男人一点企业家的样子都没有,也没有相识之初的菁英训练员样,他头发凌乱,身上的休闲服有点点白渍——那是儿子吐奶的杰作,全身散发一股乳酸味,但不掩他的帅气。

    洪心语得承认,她更爱他了,好喜欢他这般爱小孩、有耐心的模样。

    他把哭闹的儿子喂饱了,也哄睡了,但仍抱在怀里舍不得放下,明明长辈呀、医生还有妇产科护士都说别一直抱小孩,可他就是没有办法放下儿子。

    他捧着孩子,像是捧着什么稀世珍宝。

    原本,洪心语没有打算这么早要小孩,她才在工作中找到乐趣,打算再晚几年怀孕。

    但是她发现,慕槐很喜欢小孩子。

    慕槐带她赴英国大学的同学会,在那里,她看见慕槐跟同学的小孩玩,一点都不嫌小孩太吵、太皮,跟他们野,跟他们疯,还很有耐性的陪他们吃饭,还哄睡觉,比正牌爸爸还要像爸爸,惹得一个金发蓝眼的小女孩吵着要叫慕槐爸爸,要跟他回家。

    “他这么喜欢小孩,真的不早点生吗?你年轻是还好,但慕槐大你六岁,等你想怀孕生小孩,他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跟孩子玩?”慕槐有个大学同学的太太是华人,对她这么说。

    那时洪心语突然想通了,觉得早点要小孩也没关系,慕槐那么爱孩子,一定会想跟自己小孩一起疯玩长大的,如果她三十岁才计划怀孕,慕槐都三十六了……

    于是结婚第二年,洪心语就决定要小孩,在二十六岁这一年,生下了他们第一个孩子。

    洪心语永远不会忘记,当她告诉慕槐她怀孕那一刻,他脸上的表情,用快乐、惊喜根本不能形容,像是她给了他举世无双的宝贝。

    慕槐甚至还偷偷掉眼泪……有这么感动吗?

    “别抱了,再被你抱着睡,你上班我就惨了。”洪心语回忆到这,看见慕槐仍抱着小孩不放手,她忍不住推门,去阻止这个蠢爸爸。

    轻巧的把熟睡的婴儿放在婴儿床里,两个新手爸妈没有马上离开,就这样蠢蠢的,看着宝宝的睡颜。

    “他好小。”慕槐贪恋的目光无法从儿子身上移开,这是两世以来,他拥有的第一个孩子,是他跟洪心语的结晶。

    他怎么看都不够,这是礼物,老天爷给他最好的礼物。

    他成了父亲。

    “我不会忘记第一次抱他的感觉……明明这么小,却重如泰山。”是他沉重却甜蜜的负荷。

    “知道你爱小孩,但蠢爸爸也要顾身体,你白天上班,夜里还起来喂奶,慕先生,你不年轻了。”洪心语口吻满是心疼,看着眼底有着深深疲惫的丈夫。

    从怀孕到生产,他一直照顾着她,无微不至。

    怀孕后期,她水肿得厉害,小腿老是抽筋酸疼,每天每天,慕槐都会帮她按摩发涨的小腿,让她舒服些,从来都不嫌累。

    “才结婚两年就嫌我老了。”大手搂着她生过小孩后显得丰满的身躯,她身材还未恢复到从前,但在慕槐眼中,她没有一处不差。“等你坐完月子,你会知道我老没老!”

    洪心语听见这么不正经的话,忍不住打他。“在小孩子面前,你说什么啦!”

    慕槐只是笑,不敢喊出声,让她打着玩,怕喊出来,会吵醒睡梦中的宝贝儿子。

    “好了,你去睡一会儿,你都没怎么休息。”再贪恋地看了儿子一眼,慕槐狠下心肠,扳过洪心语的肩,拉着她离开婴儿房,两个放不下孩子的新手爸妈,一再确定监控器绝对能让他们第一时间听见儿子的哭声,这才依依不舍地回到了房间。

    一番梳洗之后睡下,白日晚上两头忙的慕槐,很快打起了鼾来。

    彼了好几天小孩,只有刚才睡了四小时的洪心语却趴在慕槐胸前,看着他累极的睡颜。

    她没有告诉慕槐,她又作了梦,是新婚时作的梦的延续。

    梦里面,她因为受不了慕槐的出轨、奶奶的压迫,她什么都不要了,不要家、不要婚姻。

    离开后她一无所有,也没有工作,只能从零开始,她进入了与William敌对的超市,在那里从小店员开始做,撑到了经理的位置,她变得自信,也很有魄力,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可她还是一个人。

    柏廷哥常来看她,知道她没有离婚,仍愿陪着她,她寂寞太久,而柏廷哥真的对她很好,让她感受到以前没有过的快乐,于是她答应和他在一起。

    但之后她才发现那不是爱情,她爱的还是慕槐,越是跟柏廷哥在一起,越是享有他的付出,她越觉得自己对不起柏廷哥。

    他们分手了,保持单身一直到她四十五岁那一年。

    一名陌生的律师来找她,告知慕槐的死讯,那一瞬间,她楞了。

    没想到那个她爱了一生了也恨了一生的男人,就这样死了,孤伶伶的,死在他们决裂之前,一同生活的家。

    是癌症,鼻咽癌末期,他痛苦了很久很久,总算解脱了。

    多年未见,她仍是慕槐的妻子,法定的继承人,她亲自办了慕槐的丧事,而后,听律师宣读慕槐的遗嘱。

    已是魏氏集团当家的慕槐,将名下所有资产指名留给她继承,魏氏王国则由董事会另行选出继任者。

    “怎么可能?我是他儿子!我有权分财产,怎么都留给了她!”

    在律师宣完遗嘱后,那个五官跟邱孟恬很像的十五岁男孩咆哮道。

    而律师只是看了男孩,以及男孩身旁的邱孟恬一眼,而后出示一张病历,“这是慕先生二年前在英国送医的病历,当时慕先生遭受严重运动伤害,复健一年后行动自如,可其实当年的运动伤害伤到了制精功能,慕先生不可能有孩子。”

    律师的话引起轩然大波,她也震愣不已,慕槐,那个男人居然……不孕?

    “这是邱小姐之子与慕先生DNA的检验报告,证明他们不可能是父子。”

    “怎、怎么可能?我爸爸是慕槐,是魏氏总裁,不可能……你说,你告诉我的,我爸是慕槐,你在骗我对不对?”少年疯狂了,质问着他母亲,相信了十五年,自以为的身世原来全是谎言。

    洪心语不记得梦里头邱孟恬的表情,她只记得自己的心情,像被人打了一拳。“他……他不能有小孩?”那么当初她恨慕槐的理由,就变得可笑。“我不信……那他为什么……不离婚?”

    “慕先生坚持不离婚,是因为这样才能把遗产留给你。”律师平铺直叙地道。

    “这些钱,慕先生希望你能好好过日子,照顾好自己,慕先生最后留一个口信要给洪女士——他从来没有背弃过你们的婚姻。”

    律师宣读完就走了,没有理会遗嘱内容带来的混乱,留下她痛彻心扉,懊悔不已,后悔自己不够坚强,不懂得争取,不敢去找答案,以至于什么都错过了。

    “还好只是梦。”洪心语眼眶泛红,至今还能够感觉到梦中她的懊悔和痛苦。

    梦中慕槐会不孕,是他弟弟魏儒均下的手,现实中,魏儒均因为玩世不恭,去年上夜店的时候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被打了一顿,到现在都没有下床,听说会半身不遂。

    洪心语记得慕槐带她去见的大学同学中,其中一人家里好像是两岸很有势力的黑道……

    不,不想了,只是梦而已。

    但那个梦,有另外一件事情令她在意。

    梦里头,慕槐在四十五岁那一年得了鼻咽癌,发现时已经是末期了,曾治疗成功,但在五年后复发,最后死于并发症。

    慕槐今年三十二岁,还有十几年……

    想着、算着,洪心语也累了,她躺了下来,头枕着慕槐肩膀,脑子昏昏沉沉的想,不行,不能等到十年后,明天!明天就打电话给慕槐的秘书,给他安排一个全身性的健康检查。

    以后每年……不,每半年一次,就是用威胁的、用哭的,都要逼慕槐去做健检。

    她不要他生病,就算病了也要早点发现、早点治疗,他们的孩子还小,而且她还想再生三个,慕槐要陪他们的孩子长大。

    醒来后她就做这件事,现在……

    洪心语抱着慕槐的手臂,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全书完】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玫瑰言情网拒绝任何涉及政治、黄色、破坏和谐社会的内容。书友如发现相关内容,欢迎举报,我们将严肃处理。

作品久别重婚内容本身仅代表作者黎孅本人的观点,与玫瑰言情网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玫瑰言情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玫瑰言情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玫瑰言情网做最专业的言情小说网,喜欢看言情小说的你,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