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友是总裁 第9章(2)
作者:初心
    到了医院后,柳芯立刻被送进急诊室,经过一连串检查,确认是后脑在摔落途中被阶梯划伤而流血,伤口长到颈处,且有轻微脑震荡,其他部分便是右小腿竹折较严重,所幸杨瑾担心的颅内出血没有发生,但仍需要观察几日。

    病房内,杨瑾坐在病床旁满是心疼地看着柳芯,探手轻抚着她额上的纱布。

    柳芯轻哼了声,眨了眨眼适应灯光,看见的是四面白墙,鼻腔里充满着酒精的味道。

    她在医院?

    她想起来了,她和杨瑾说好要帮他庆祝生日,她正要去买蛋糕却遇见江维顺,然后她就从天桥上摔下来了。

    是杨瑾送她来医院的吗?唉,他肯定担心死了。

    这时,病房门被推开,柳芯望去,下一秒却楞住了。

    江维顺和他的未婚妻来做什么?难道是来和她道歉?毕竟是王美盈推了她一把导致她没站稳,之后才会被学生撞倒。

    “你们……”

    “维顺,她就是你以前的女朋友?”王美盈上下打量了柳芯后,满脸鄙视地说。

    江维顺搂着未婚妻,不屑的望向床上病恹恹的柳芯,“知道你身体不好,我就长话短说了,我与美盈的婚期定下了,我不希望有任何不安定的因素存在,所以我是特地来和你解除婚约的。”说不舍也是有,他甚至暗自打算如果柳芯哀求,或许可以让她当情妇,反正她性格听话又好应付,不怕她搞出什么事。

    柳芯错愕的张着小嘴,什么婚约?还有这场景怎么和前生一模一样,她是在作梦吗?

    “柳小姐,你有没有听到维顺的话,别想装傻浪费我的时间。”王美盈不满的说。

    “看在我们认识一场,你就放手祝福我和美盈吧,看在过去的情分上,你的医疗费我和美盈决定替你出,你就好好休养吧。”江维顺带着施舍口吻说道。

    不能怪他放弃柳芯,毕竟王美盈家里有钱,比起柳芯也更加美丽热情,这种女人不仅适合他,还能在事业上帮助他,简直是男人心中的女神,只有中上之姿的柳芯实在无法相比。

    “虽然你瘦巴巴的一点女人味都没有,但我警告你,你可别想装可怜缠着维顺,他特地来和你说清楚已经是仁至义尽了,等我和维顺结婚,和你这种平民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你最好安分点。”王美盈敌意满满地瞪着柳芯,没有一个女人会喜欢男友的前女友。

    柳芯压下混乱的思绪,为什么他们会和前生说着一样的话……等等,和前生一样?

    “我想请问一下,现在是几年几月几日?”柳芯颤着嘴唇问道。

    江维顺像看白痴似的看着她,王美盈指着墙,没好气的说:“今天是二零一一年八月六日,日历明明写得那么清楚。喂,你别顾左右而言他。”

    “二零一一年……”柳芯楞楞望着日历上的字,泪水不禁夺眶而出,这天是地震发生前五年的七夕,也是和江维顺交往后的第三个七夕,更是她被狠心抛弃的那天。

    她竟然回来了?为什么?

    柳芯嘴角带着苦笑,原本以为握在手心的幸福,结果却是南柯一梦吗?

    “喂,我说话你听见没有?”王美盈没耐心再待下去了。

    “柳芯,我知道你难过,但请你面对现实吧,对你我只能说抱歉。”江维顺一点都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他倒觉得人往高处爬才是真理。

    柳芯看着两张令人生厌的面孔,她抹去泪水,语气平淡地道:“放心,我绝对不会缠着你们,谢谢你们特地跑一趟通知我,我真心祝福你们。我想你们也不愿意见到我出现在喜宴上,喜帖就不用给我了,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陌生人。”她从无名指上摘下那闪亮戒指,递了出去。

    接过戒指,江维顺藏不住心喜,没想到事情这么容易,这下他就可以尽快和王美盈这富家千金结婚了。

    “你想通就好,医药费我会付清,维顺我们走吧。”王美盈一秒也不愿多待,拉着江维顺离去。

    简素真刚巧拎着晚餐回来,就见到曾经对自己拍胸脯保证会爱女儿一辈子的江维顺,一想到女儿会病成这样都是因为这嫌贫爱富的烂男人,她就想扑上去掐死他!

    她脸色很臭地问:“你来干么?”

    “柳妈妈,这是我未婚妻,我们是来探望柳芯的。”病房外不少人来来去去,江维顺立刻恢复有礼形象。

    “免了,你不知道光看到你的脸,我们小芯的病情就会加重吗?”简素真嘴角撇了撇。

    “真是没礼貌的欧巴桑!你别仗着自己是长辈就这样对我老公说话。”王美盈盛气凌人的说。这些低层社会的人真是没气质。

    简素真双目一瞪,随即笑吟吟地绕着王美盈转了圈,“是啊,我是人老珠黄的欧巴桑,自然比不过以专门抢人丈夫的女人年轻貌美啰,哎哟,站这么近我都能闻到一股狐骚味。”

    “你说什么!”王美盈气得推了简素真一把。

    “啧啧啧,还是只会咬人的狐狸精。”简素真嫌恶地挥挥手,“行了,别黄鼠狼给鸡拜年,我们柳家不欢迎也不认识黄鼠狼和狐狸精,记住以后别乱闯病房,不然我可是会报警告你们骚扰!”

    简素真说完也不管两人脸色有多难看,砰的一声将病房门关上,她只担心女儿不知又受了多少气。

    “妈。”柳芯轻唤。

    “小芯醒啦?妈买了些你爱吃的东西,快趁热吃吧。”简素真看她的脸色正常,心也放下大半。

    事实上妈妈在外面和江维顺的对话,柳芯听得一清二楚,她突然想通了,经过地震和疑似重生后的经历,现在回到这个时间点已不再那么难以接受。

    她看开了很多事情,虽然今生很可能再也见不到一心呵护她的杨瑾,不过她不会再让父母担心,也不会再受江维顺影响,让自己的下半辈子活得那么痛苦。

    “妈……”柳芯红着眼,紧握着妈妈的手。

    “怎么啦,哪里不舒服吗?还是这些你不想吃?那看你想吃什么我再去买。”

    简素真心疼地摸摸她的头,她善良可怜的女儿肯定又被那两个恶人欺负了。

    柳芯摇摇头,哽咽道:“妈妈,我没事了,我刚才已经和江维顺一刀两断,我连戒指都还他了。”

    “小芯,你真的没事吗?”简素真很是担忧,这孩子不会是受了太大的刺激吧,她真怕女儿生无可恋。

    “妈,我真的没事了。对不起,这些日子让你和爸那么担心,我想通了,不会再为了不值得的人难过伤心,接下来我会努力恢复健康,重新振作。”柳芯带容说着,甚至想着等身体好了之后,她可以再去华瑾试试看。

    如果到时杨瑾没有和别人交往或结婚,也许她还能再努力追求一次幸福。

    如果他身边有了深爱的人,她也会祝福他,除了对杨瑾的爱情,她心底对杨瑾还有着深深的感激,那段时间,是他给了她勇敢和信心。

    “小芯你真的想开了?”简素真见女儿的笑容不像伪装,高兴得哭了起来,“好好好,想开就好,说得没错,那种人不值得你伤心,我们小芯美丽善良又温柔,打着灯笼都难找,才不便宜那个姓江的。”

    柳芯笑着帮妈妈擦掉眼泪,想到前生独自舔拭伤口,让父母担心的自己,真是太不应该了,“妈,我饿了,我们一起吃饭吧。”

    “好好好,吃饭。”简素真这些日子以来就没有这么轻松开怀过。

    饭后,住院医生过来巡房,见柳芯精神状况好了一大半,便鼓励几句,建议再观察几日便可出院,待护士换过点滴,母女俩边看着电视节目边聊天。

    “小芯,吃过药后就早点睡,医生说明天要再做几样检查,如果没问题我们就能出院了。”

    “妈,医院躺椅不好睡,要不你回家休息吧,我一个人可以的。”

    “不行,虽然你身体看来是没问题,但还是要有人顾着,晚上有什么需要可以喊我啊,再说明天还有一大堆检查,我回去明早不还是得过来,别担心我,快睡。”简素真替柳芯拉了拉被子,又调整空调温度。

    柳芯想想也是,妈肯定会陪着她检查,不过她已经决定明天检查完就出院,“那好吧,妈你也早点睡。”

    静谧的病房内,听着母亲平缓的呼吸声,柳芯闭上眼,脑海中却浮现杨瑾温暖的笑容,才不到一天,她就好想他呀……

    那个时空的他发现自己摔下天桥肯定很担心,真是糟糕。

    或许他们无法再相遇相爱,但是她会努力让自己在这个时空好好生活。

    “谢谢你曾经带给我的勇气,让我有爱人与被爱的幸福。无论如何,我会给自己一次机会,等身体恢复,我要用最好的自己再去华瑾面试一次,如果可以,我还想再遇见你……”药效发作,柳芯意识逐渐模糊。

    一周过去了,杨瑾每天医院、公司两边跑,一下班他就守在安然沉睡的柳芯身边。

    这些日子所有员工都发现了,他们的总裁脸上再也没出现过那令人如沐春风的温暖笑容,暖男一瞬间成了冰男,他虽不会将心底的烦闷发泄在员工身上,但公司的人无不战战兢兢的。

    每日几乎是面无表情外加目光冰冷的杨瑾只有在病床前才会稍稍软化,他探手轻抚过柳芯的发丝,“芯儿,这是你给我的考验吗?快醒来吧睡美人,再不睁眼我就每小时吻你一次哦。”

    他已经不止一次问过医生为什么柳芯还不醒,虽然当时有轻微的脑震荡,但也不至于一直处在昏迷状态,可却没半个医生能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

    “芯儿,今天我遇见你的爸妈,是很可爱也很好相处的长辈,我想他们会喜欢我的,这几日我爸妈也闹着要来看你,不过你一定希望第一次见面能给他们留下好印象,所以我让他们等你醒来再来探望……我都这么说了,你还不快点睁眼吗?

    “对了,经过这几天的调查,那些害你摔下天桥的人都已经受到应有的惩罚,那些学生被学校记过,看在他们还年幼,我也就不再多追究什么,不过江维顺和那个女人……”杨瑾说着,语气逐渐冰冷。

    原本他也以为这是因为学生奔跑所造成的意外,是警方调查时发现桥的一头有目击者看到柳芯原本是和另外两个人在说话,警方循线找到了江维顺和王美盈,要他们前来协助调查,杨瑾一得知这件事便直接对富吉施压。

    盎吉集团面对资产庞大的华瑾可是一点都嚣张不起来,王美盈只能老实交代她不小心挥到柳芯的事。

    若只是如此,杨瑾也不会气得解约停止和富吉的合作,但这两人在见到柳芯摔下桥后竟然冷血的转头离去,丝毫不管柳芯的死活,他怎么可能原谅,更不会容许华瑾的合作对象是这种狼心狗肺的人。

    “王子都把坏人打跑了,公主是不是该给个奖励呢?”杨瑾坐在病床旁,大掌握住柳芯的手,轻声诉说最近发生的事。

    说着说着,睡意顿生,他不自觉闭眼趴在床边睡着了,没发现他握着的手轻轻不知过去多久,一抹清晨的温暖阳光自窗帘射入,杨瑾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竟然趴着睡了一晚。

    他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和未接来电,起身到浴室洗把脸。

    “芯儿,点滴快没了,我去请护士过来。”杨瑾摸了摸柳芯白晰的脸庞,转身出了病房。

    他一出去,病床上的柳芯眼皮颤了下,缓缓睁开眼。

    “天亮了……”她眯了眯眼,怎么睡了一觉脑袋反而昏昏沉沉的,后脑还有些疼呢?

    她左右看了看,没见到妈妈的身影,想着妈妈可能是去买早餐了。

    她撑着身体想起床,却发现手脚无力,好不容易坐起来就气喘吁吁的。怎么回事?昨天还好好的呀。

    这时病房门被推开,柳芯下意识抬眼望去,却像傻了似的楞在原地。

    杨瑾的反应没比她好到哪去,他傻楞了好几秒才满脸惊喜的快步上前,“芯儿,你醒了!”

    柳芯傻傻的被他一把揽进怀里,听着他胸口传来的心跳,似在告诉她这一切都不是幻觉。

    “杨瑾……”她轻轻低唤了声。

    “我在我在,你终于醒了……有没有哪里会痛,还是有哪里不舒服?”杨瑾松开手,语气里满是关心。

    柳芯扁着嘴双眸泛红,泪水不受控制的落下,她竟然回来了!

    老天爷不是闲来无事和她恶作剧吧?莫名让她回到那一年,谁知睡个觉醒来她又见到了心心念念的人。

    不过,她这次很感谢老天爷的胡闹。

    “没有,只是有些没力气……”柳芯又哭又笑地摇摇头。

    “别哭……对了,我得让医生进来检查一下,还有我得去通知你父母!”杨瑾轻轻拭去她的泪水,这才急忙按下呼叫铃,又拿出手机。

    柳芯见杨瑾打给她父母后,欲言又止的望着她,轻声问道:“怎么了吗?”

    “我爸妈一直很想来看你,你醒来这么大的事,我想应该通知他们。”

    “嗯。”柳芯羞赧地点点头。

    “太好了!”杨瑾开心的揽着柳芯,在她额前吻下一记。

    “你怎么……”她可以感觉小脸现在红得像有火在烧。

    “芯儿,我喜欢你,我爱你,我想保护你,未来的日子我想和你一起走,好吗?”杨瑾握着她的手,直接丢出直球。

    这突如其来的告白虽然让柳芯怔了半晌,但是重回那年让她深刻了解到自己对杨瑾的感情,能再遇见他是失而复得的幸福,她当然不会错过。

    她点点头轻应,“好。”

    听到肯定回答,杨瑾扬起嘴角,目光温柔地牵着柳芯的手,“芯儿,我们结婚吧。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们要一起慢慢变成老公公老婆婆。”她幸福地笑了。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玫瑰言情网手机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玫瑰言情网拒绝任何涉及政治、黄色、破坏和谐社会的内容。书友如发现相关内容,欢迎举报,我们将严肃处理。

作品饭友是总裁内容本身仅代表作者初心本人的观点,与玫瑰言情网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玫瑰言情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玫瑰言情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玫瑰言情网做最专业的言情小说网,喜欢看言情小说的你,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