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公夫人的家务事(上) 第8章(2)
作者:梅贝儿
    待一行人离开后,长公主叫住正要离开的儿子,一块儿回到正院。

    “母亲还有何吩咐?”雷天羿面无表情地询问。

    长公主在椅上落坐,身边的老宫女适时递上刚泡好的参茶。“进宫见了皇上后,不该说的话,可别乱说。”

    雷天羿脸上掠过一抹嘲讽。“这一点孩儿自然明白。”

    难道她以为自己会笨到提醒皇上千万不要将遗诏交由他人保管?无凭无据的,皇上又岂会相信?

    “我当然相信你不会。”生母和妻儿的性命都在她手上,谅他也不敢胡来。

    “那么孩儿告退——”

    “等一等。”长公主又叫住他。

    雷天羿脚步一顿,等着她开口。

    长公主将喝了几口的参茶搁在几上。“本宫已经派人去接你的生母到京城来了,相信不用多久,你们母子就可以见面。”

    终于可以见到了!

    这代表生母真的还活在人世!

    “多谢母亲。”雷天羿深知要把握这个机会,好救出生母。

    长公主轻笑一声。“本宫可是遵守诺言,所以你也要好好地跟本宫合作,这个天下就是咱们母子的了。”

    “是,孩儿遵命。”雷天羿忍气吞声地回道。

    得到满意的答案,长公主这才让他退下。

    雷天羿跨出厅门,心中沉思。他该如何揭发长公主的阴谋,又不至于让自己一家三口受到牵连?可惜想要不受到牵连恐怕很难……

    他心事重重地回到潇湘院,冬昀虽然只瞥了一眼,也看得出丈夫脸上写满了“我心里有事”。

    “婆母又为难你什么了?”她问。

    雷天羿抱起坐在床上的儿子。“没什么,只是吩咐咱们这回进宫,在皇上面前可不能失礼。”

    冬昀会相信才怪。“就只有这样?”

    “我没必要骗你。”他淡淡回道。

    她气丈夫就是不肯说实话。“你们之间该不会有什么交换条件?”

    “你太多心了。”雷天羿说得轻描淡写。

    “相公还是不相信我?”她为之气结。

    雷天羿瞅了她一眼。“我当然相信你,只是你不需要知道太多,不过徒增烦恼罢了,只要把昭儿照顾好就够了。”

    “不要小看女人!”冬昀骂道。

    他迎视妻子怒气腾腾的双眼。“总之一切有我在,我会保护你和昭儿的,不会让她动你们母子一根寒毛。”

    “你不需要一个人承担这些责任,我可以帮你。”她真想拿扫帚把他脑袋里那些迂腐的大男人思想清一清。

    “保护妻儿是丈夫的责任,你什么都不必担心。”雷天羿还是说着同样的论调。

    冬昀还想说什么,就见他把儿子塞给自己,然后转身出去。

    她好想大叫,却只能跟儿子抱怨。“你这个爹真的很难沟通!”

    “嗒嗒……”昭儿只是流着口水对她笑。

    到了中秋节这一天,约莫午时左右,雷天羿夫妻穿着正式礼服,分别乘坐两顶轿舆,来到位于皇宫东郊的天坛。

    天坛顾名思义就是天子用来进行祭天仪式的地方,按照敬天礼神的想法而建造,强烈表现出对“天”的崇敬,整体面积比皇宫还要大上两倍,有两重坛墙,分隔为内外坛,内坛墙上辟有六座门,里头主要有祈年殿、皇穹宇和圜丘坛,并用一条丹陛桥相通,象征着与天宫连接。

    由于祭月仪式在晚上举行,皇上此刻正在祈年殿的一座正殿等待,雷天羿夫妻便来到殿外的廊房等待宣召。

    想到待会儿要见的是当今圣上,冬昀免不了有些紧张。

    “相公经常见到皇上吗?”论起辈分,他们也算是“舅甥”。

    雷天羿看向妻子,压低音量回道:“以前经常进宫,不过近年来已经很少了,这也是为了避嫌。”

    “避嫌?”她不懂。

    雷天羿唇畔扬起一道自嘲的弧度。“身为长公主的儿子、当今皇上的外甥,进宫面圣得太过勤快,难免会被人在背后说闲话,为了顾及其它人的想法,皇上也就不便随时召我进宫。”

    冬昀顿时有感而发。“做人还真难。”

    “这样也好。”他不想如那个女人的意。

    “怎么说?”冬昀又问。

    可惜雷天羿并没有再说下去。

    “告诉我会怎样?”她气呼呼地问。

    “那个女人……”雷天羿知道她懂得自己是在指谁。“希望我能得到皇上的信任和仰赖,甚至超越那些皇子。三年前,皇上原本有意让我成为御前侍卫,时时刻刻跟在左右,不过文武百官对此相当反弹,这才作罢。”

    冬昀点了点头。“其实这也不难理解,如果相公成为皇上身边的红人,婆母也会觉得骄傲。”

    “她要的不光只是骄傲,她还要更多。”雷天羿冷笑。

    冬昀才要再问个清楚,这时有人进到了廊房。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目前担任钦天监监正的凤翔侯容子骥。

    “国公爷、夫人。”容子骥笑意晏晏地朝夫妻俩拱手见礼。

    雷天羿起身。“皇上是否要召见咱们夫妻了?”

    “皇上此刻正在处理其它的事,还请国公爷和夫人再稍候片刻。”容子骥先比了个“请坐”的手势,接着也跟着落坐。“应该快了。”

    冬昀有些憋不住,忍不住开口询问。“监正大人说我是皇上的贵人,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意思是我可以帮皇上挡去血光之灾吗?”

    “也许能,也许不能。”容子骥故弄玄虚。

    她瞪了对方一眼。“到底是能还是不能?万一没有帮皇上挡下灾难,他怪罪下来,我会不会脑袋不保?”

    容子骥笑不离唇。“这点夫人尽避放心。”

    “皇上的血光之灾,究竟从何而来?”雷天羿关切地问。皇上若是出事,天下必得经历一段纷乱不安的日子。

    “就连下官也推算不出来……”容子骥也正在苦恼。“所以才会寄望在夫人身上,盼夫人能指点迷津。”

    “我?”冬昀用食指比了下自己,接着恍然大悟,总算明白对方的用意。

    “原来你是打算……”藉由她的特殊能力希望能够“看到”什么,找出答案。

    这根本就是在利用她的天赋。

    容子骥露出笑容。“正是如此。”

    雷天羿皱起眉头,轮流看着两人。

    “我可不敢保证能得到你要的答案。”冬昀不希望对方抱太大的期待,毕竟这件事攸关皇上的性命,不是开玩笑的。

    “也只能姑且一试了。”容子骥回道。“对了,贱内说想跟夫人做个朋友,改天能否前去拜访?”

    他记得那天回去之后,他将国公夫人提出的警告转达给自家娘子,没想到她很有兴趣,想要亲自会一会这位可以预知未来的人物。

    冬昀不禁莞尔。“还是等她生完孩子再说,在这之前,请她老老实实地待在府里,不要乱跑。”

    “多谢夫人忠告。”容子骥也是这么想,总算有借口拒绝自家娘子了。

    这种被排除在外的感觉,让雷天羿有些不大高兴。“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相公还记得吧?那天监正大人到府里来帮昭儿作祈福仪式,还送给你们父子一人一个护身符,那天我和监正大人私下聊了几句,就把“看到”他夫人腹中孩子有可能保不住的事告诉他……”在丈夫的瞪视下,冬昀顿住,没敢再继续说下去。

    “胡闹!”雷天羿拍了下座椅扶手,连外人都知道,又会如何看待她?

    冬昀据理力争。“我不是胡闹,是真的“看到”……”

    “够了!”他斥道。

    容子骥倒没想到国公爷对妻子的这份特殊能力抱持着质疑的态度,如今害得他们起了口角,他有些内疚。

    “还请国公爷不要责怪夫人,姑且无论相不相信,夫人也是一番好意,下官心中只有感激。”他连忙打圆场。

    闻言,雷天羿的脸色这才稍稍缓和。

    就在这时,一名小太监进来传话,说皇上要召见他们。

    “走吧!”雷天羿沈声道。

    冬昀不想在外头跟丈夫大小声,如果要吵也是回家再吵,所以她没有当场为自己辩驳,静静地跟着丈夫出去。

    容子骥也跟在后头。

    待夫妻俩进入祈年殿正殿,经过一番跪拜行礼之后,这才起身回话。

    冬昀静静地观察,发现皇上对这个外甥很亲切,还会嘘寒问暖,反倒是丈夫十分拘谨,保持君臣之间该有的距离。

    接着轮到冬昀,皇上也知道她前阵子小产的事,便当场赏赐一些珍贵药材,好让她带回去补补身子。

    冬昀福了福身。“谢皇上恩典。”

    才刚站直身子,她很自然地盯着皇上,可惜没有接收到任何讯息,于是她朝站在对面的容子骥摇了摇头。

    容子骥立刻面露沉思。

    接着夫妻俩又与皇上闲话家常了几句,这才告退,回到方才的廊房歇息,等待仪式进行的时辰到来。

    当天色渐渐暗下,天坛里里外外却是灯火通明,尤其是每年用来举行祭天和祭月仪式的园丘坛,更是比白日还要明亮。

    在祭坛的后方,冬昀跟着丈夫站在皇后以及众多妃嫔、皇子和公主的前面,只因他们是皇上的贵人,才能享有此殊荣。

    众人手持三炷清香,一同向天上的明月祝祷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而皇上也手拿着三炷清香,站在高坛上,彷佛一伸手就能触及月亮,先是下跪叩首三次,接着又循台阶而下。

    “……啊!”冬昀突然发出叫声,幸好声音很小,只有身旁的男人听到。

    雷天羿偏头看着妻子,只见她两眼直勾勾地瞪着从高坛上走下来的皇上,小嘴微微张开,表情有些惊恐。

    他认得娘子这个表情,开口唤道:“娘子!娘子!”

    冬昀像是没听到般,而容子骥从皇上手里接过清香,接着要拿雷天羿夫妻手上的香时,也注意到她脸上的异样神色。

    “夫人没事吧?”他问。

    雷天羿试着又唤了一次。“娘子!”

    像是从失神状态中惊醒,冬昀倒抽了口凉气,身子前后摇晃,险些站不住,幸好雷天羿及时扶了她一把,才没有当众出糗。

    冬昀看着眉头又皱成川字的丈夫。“我没事……”

    “夫人没事就好。”容子骥说完便离开了。

    幸好这小小的骚动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仪式继续进行着。

    等到仪式结束之后,亥时已经过了一半。

    “……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诉监正大人。相公,这次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冬昀万分坚持地道。

    雷天羿一脸不悦。“难道你又“看到”什么了?”

    “对!”她也对他坦诚。

    他一把扣住妻子的手腕。“跟我回去!”

    “相公还是不相信?”冬昀感觉有些受伤。

    “要我相信什么?”他绷着俊脸。“相信你真能看到一个人的前世今生?”这么荒诞的事,要他如何相信?

    冬昀望着丈夫。“我也不奢望相公马上就接受,但是至少可以试着听听看,不要一味否认和排斥。”

    雷天羿登时语塞。

    “我可以理解相公只敢相信自己,不愿轻易相信别人,因为生长环境逼得你不得不这样做,但是我以为自己可以例外……”说着,冬昀的声音有些哽咽。“显然是我想得太美了。”

    “我当然相信你!”他低唯。

    “你说谎!”她也吼回去。

    由于皇上、皇后和妃嫔们都走了,只有一些太监和宫女正在整理场地,距离也有些远,自然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看着妻子露出愤怒又失望的表情,雷天羿顿时像挨了一个耳光,不由得扪心自问——

    难道真的连一丝丝的可能性都没有吗?天下之大,奇人异事时有所闻,难道他就真不相信她真的拥有那种不可思议的能力?

    “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冬昀气到朝他胸口槌了几下。

    雷天羿站着不动,由着她打。“我当然相信你,甚至愿意为你而死。”

    这是他的肺腑之言。

    “那么是担心别人以为我疯了,会让你觉得丢脸?会抬不起头来?”冬昀听了虽然感动,但还是气恼地质问。

    “我从来不认为你疯了!”他斥道。

    雷天羿再一次的质问自己,既然不认为妻子疯了,为何就不能相信她呢?他究竟是在纠结什么,才会看不见眼前的事实?

    他将心沈淀下来,好好思考。他之所以爱上妻子,不就是因为她的真吗?看过太多的虚伪,她的真实才会如此弥足珍贵。

    冬昀一面说,一面红了眼眶。“那么就相信我一次,对相公来说并没有损失。”

    要是能抛弃这份天赋,她真的会去做的,可这偏偏不是自己能够选择的,既然如此,就去接受它。

    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要瞒他一辈子是不可能的,她更不打算这么做,那么得到他的信任,对她来说相当重要。

    “好,我相信你。”为了彼此,雷天弄愿意去尝试。

    冬昀顿时满脸惊喜。“真的吗?”

    “因为只有你不会骗我。”雷天羿终于跨出一步。

    就在这当口,一名钦天监的阴阳生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见过国公爷和夫人,监正大人说……两位若还不赶着回去,请先在偏殿的廊房等候,他很快就过来。”

    闻言,雷天羿看向身旁的妻子。“请转告你们的监正大人,咱们夫妻一定会等他忙完,不必着急。”

    “是。”阴阳生很快地回去禀报。

    冬昀朝他笑了开来。

    “咱们到廊房那儿等吧。”雷天羿握紧妻子的手,是这只小手给了自己力量,只有相信,才能让彼此走下去……

    ——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阅读:玫瑰言情网手机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玫瑰言情网拒绝任何涉及政治、黄色、破坏和谐社会的内容。书友如发现相关内容,欢迎举报,我们将严肃处理。

作品国公夫人的家务事(上)内容本身仅代表作者梅贝儿本人的观点,与玫瑰言情网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玫瑰言情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玫瑰言情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玫瑰言情网做最专业的言情小说网,喜欢看言情小说的你,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