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毁婚 第10章
作者:阳光晴子
    在朱汉钧细心照料下,再加上皇宫补品以及李哲伸张罗而来的珍贵补药外敷内服、专心调养下,约一个月后,梁宁的伤势几乎都痊愈了,可以行动自如之后,自然也想家了。

    朱汉钧在询问过太医,确定她身子已无大碍,可以承受舟车劳顿后,即启程返京。

    几日后,一行人返回京城,朱汉钧一家先进宫见过皇帝,才返回靖王府。

    呼,还是在家舒服!梁宁吐出满足的叹息声,而与唐子昴一个多月没见到面的女儿已经像脱缰野马,拉着当初护卫她回家的杨震及胡允中出门,去找唐子昴还有久违的玩伴们。

    房间内的气氛静谧而温馨,夫妻俩躺在床上静静依偎。

    “等等!王爷他们才刚回来……”

    砰地一声,房门突然被打开,温馨的气氛顿时丕变,朱汉钧倏地从床上起身,下意识的挡在梁宁身后保护,没想到闯进来的竟是穆莎公主跟她的两名丫鬟。

    “你们真是的——”穆莎斥责自己的丫鬟,再愧疚的看着朱汉钧及梁宁,“对不起,我的丫鬟因为我被挡在厅堂,一时替我感到委屈,就冲进来了。”

    “王爷恕罪,奴才已经跟公主说你们刚刚才从西北游玩回来,不见任何访客,可是……”老总管更是诚惶诚恐,可怜他一把老骨头还没有穆莎的丫鬟高大粗勇,真的无法阻止啊。

    穆莎的两名丫鬟刚刚还气势汹汹的闯进屋内如入无人之境,现在却跪下来,将头垂得低低的,其中一名开口道:“冒犯了,王爷、郡主,可是我家公主已经被晾在京城一个多月了,好不容易听到你们回来的消息,才急着过来。”

    “你们起来,都出去吧。”朱汉钧不想听。

    两人连忙起身退了出去,老总管也行礼跟着退下。

    穆莎则一再的跟两人道歉,态度仍是婉约而愧疚的。

    梁宁显得很无奈,如果她蛮横跋扈,她还比较知道怎么应付,但这位美女一脸楚楚可怜,她不会对付,她看向丈夫。

    “我们出去谈吧。”朱汉钧看了眼穆莎,再转向妻子道:“你休息一下。”

    “可我想在这里谈,三个人都在的时候,姊姊,请你答应让我一起伺候王爷。”穆莎突然开口请求。

    她变姊姊了?梁宁真是啼笑皆非,“公主,我想我们之间的感情没有好到能以姊妹相称。”

    “可以,因为我们会共事一夫……”

    “不!我们不会,因为我要的是独一无二的情感,如果会,我又何须离开王爷?”梁宁真心诚意的说着,“你对他、他对你的感情若是对等的,我就会成全,但若只是一方执拗的争取,不顾他人意愿,也恕我无法退让。”她的目光看向朱汉钧,在爱情面前,是需要勇气的,为了他,她愿意捍卫一回。

    穆莎表情一变,直觉的看向朱汉钧,就见他的黑眸闪动着深情,温柔的看着梁宁,而自己似乎是多余的,她的胸口开始发疼。

    朱汉钧收回了深情的目光,平静的直视着穆莎,“我们出去谈一谈。”

    她想了一下,点点头,跟在他身后走出去,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到凉亭内,“我们的事,我有责任给你一个交代,是你一直不肯面对我。”朱汉钧先开了口。

    “半年未见,第一次见面你就为了挽回郡主而错过,从那天起,我派人打探你们这半年来的相处,才知道你们相知相爱……”穆莎难过的看着他,“我怎么跟你见面?就像现在,谈的不就是不在一起的事?而我一点也不想谈。”

    “若你这么想,事情永远无法解决,穆莎,我对你有很深的罪恶感,但我的心除了宁儿,谁也容不下,怎么给你幸福?”他试着开导她。

    她一脸深受伤害的样子,泪水已盈眶,“她已是你的下堂妻。”

    “不,我们会再成亲的,皇上很快就会再下旨。”

    “那我呢?我没有脸回蓟金去了,如果我因此伤害我自己,你不内疚吗?”她喉头紧缩。

    他摇摇头,“希望你不是在威胁我,因为即使如此,我仍要很残忍的对你说,感情是不能勉强的,我对宁儿情有独钟,对你,我会恳请皇上安排宴会,让你多认识其他青年才俊、王公贵族,一定有适合……”

    “我不要!”她打断他,“我父王已派特使过来,对婚事悬而未决一事表达愤怒,直言再不定下婚事,他会禁止北棠商旅进出驿路,你不担心?北棠皇帝不担心?”

    他表情意外的平静,“如果我告诉你,我已经有应对之策,一点也不畏惧这件事了呢?”

    泪水滴落,身子微微一晃,像是要跌倒似的,飞快的转身飞奔而去。

    汉钧再度回到房间,天气阴沉,暮色已浓,烛台上的烛火随风摇曳,梁宁正静静的看着窗外,但视线不知落在何方。

    “想什么?”他走到她身边,拥着她。

    “在欣喜自己的感情有了响应,但一想到穆莎——”顿了一下,“同是女人,她的事让我感到心烦,爱一个人怎么这么辛苦?我不想伤害任何人。”

    “我知道。”如果可以重来,他不会再做那么愚蠢的事,凝睇着梁宁眼底的不忍、难过,他的心其实比她还疼,如果穆莎是男人,两人就能大打一场,不必这样虚耗着,像在凌迟,也让他跟宁儿的幸福底下总藏着一根刺,令他们的心布满忐忑。

    “我会努力让她释怀的,相信我。”

    翌日一早,朱汉钧就进宫去了,女儿回私塾上课,梁宁则往商会去,不同的是,她身后跟着的不再只是丫鬟,还多了个杨震,女儿那里则多了个胡允中,这次事件经过调查,玺瓷坊的大当家虽被排除主谋的嫌疑,但因不知是否只是单一事件,而非针对她们,为了安全,朱汉钧就做了这样的安排。

    而梁宁一个多月没有出现,可让商会里的许多人想死了,耳闻她终于游玩回来,杜喜兄弟及其他瓷商莫不过来商会见见她。

    “真抱歉,出游太久了,大家一切都还好吧?”她歉然又欣喜的看着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一切都好,有些问题,李会长也会帮我们解答。”

    “而且,商会已经遵行郡主的方法建立一套行事模式,大家互相支持,没问题的。”

    “没错,瓷器从配方、制坯、上釉到烧造,教学相长,大家都不吝相互指导,做出的瓷器几乎都是上品。”

    “尤其再打上宫廷专用的瓷器的标示,价格一下子就涨了好几成,这都是靠你的营销方法,当然也是靠我套关系,合作得来的。”

    在众人你一句我一句争相让梁宁得知近况的同时,刚走进来的李哲伸也补上一句,接着他笑笑的看着依然美丽如昔的梁宁说:“玩回来了。”

    她点点头,“是,谢谢李大哥了。”

    两人相视一笑,很清楚彼此指的是哪件事,众人再寒暄一会儿便全退了出去,李哲伸刚跟梁宁面对面坐下就抱怨了,“你那口子还真霸道,我探望几次,每每都见到他那张炉火四冒的脸,我受不了,只好先回京,但看来,我不在,你也被照顾的很好。”

    “别糗我了,不过他真的很用心。”她真的很幸福。

    李哲伸看着她脸上散发出的幸福光彩,知道自己无望了,不过……“穆莎公主的事怎么解决?”

    “京里的人都笃定王爷不会娶她了,但她似乎没有接受这个事实,还在京城。”

    “她是,老实说,若是她很难相处,泼辣蛮横,那还好,但是……”她摇摇头。

    “我也一直以为蓟金男女不拘小节、爽朗豪气,但那些特点显然在她身上绝迹,在我看来,她就是钻牛角尖、执拗不听劝。”

    “不要这样说她,她只是还没想开而已。”同是女人,也不是不理解,她为她说话。

    “王爷呢?”

    “进宫了,对了,关于最近一批货品……”

    在梁宁与李哲伸谈话同时,雄伟富丽的皇宫内,朱汉钧正与皇帝面对面坐着,谈的也是梁宁的事。

    “如今政治清明、民生富足,却偏偏让她们母女发生那件憾事,幸好有惊无险。”崇贤光想到那情形,还是余悸犹存。

    “她们现在外出,都有侍卫跟随,皇上不必担心,只是,因证据不足导致目前追查整个停止,的确让人气结。”朱汉钧提到这事,仍感无奈。

    “胆敢伤害朕最在乎的人,这事朕会继续查下去,绝不轻饶!”崇贤也气得牙痒痒的,只是还有一件得解决,“你跟穆莎的婚姻是结不成了,可以预见的是,驿路交通将会受阻,这事儿……”

    “是一个契机。”见皇帝不解,他继而解释,“这件事一直是我与穆莎婚事最大的症结点,所以,我一直在思考解决之道。”他随即娓娓道来,商旅若不能进蓟金王国,绕道贸易肯定要花更长的时间,但若改以水运,瓷器运送将更便利,也能减少瓷器的碰撞损失。

    “但何来水路?”

    “臣在营救宁儿时,在当地无意间发现有一条未知的水道,两山之间只有一处哑口,只要用火药炸诵引流即可,臣愿意亲自参与开凿并督造管道,不过,穆莎的婚事,还是要请皇上施点力。”

    他顿了一下又道:“两方联姻一事是势在必行,只是夫婿得换人。”

    崇暴风骤雨笑开了嘴,“朕的眼光真好,替宁儿找到你这样的男人当她的夫婿。”

    “说到这一点,宁儿与臣的夫妻之名,还得请皇上再开金口,下旨赐婚。”

    闻言,崇贤皱眉了,“这事情可是你惹出来的,你再娶即可。”

    “不同!众百姓皆知是皇上下旨毁婚,自然也该由皇上下旨再指婚。”

    “这……”崇贤为难了,他是皇帝耶,怎么可以反反覆覆的?君无戏言,这会变成是皇上带头胡闹嘛!

    “若皇上觉得为难——”朱汉钧一说,皇帝立即笑了,但听见他接着说出的话,脸又垮下来了,“臣想那该是时候跟皇上要回上次的口头承诺了。”

    “这……朕都让你升官发财了,那个承诺自然也就跟着抵消了。”

    “宁儿说过这个承诺还在,而且她是她,我是我,她要求的封赏不能算在臣头上,皇上对臣允了诺便是君无戏言,臣先谢皇上了。”朱汉钧笑得好不开心。

    崇贤瞪大了眼,这眼前这土匪是谁啊?!蓦地,太监进来拱手道:“禀皇上,穆莎公主求见。”

    崇贤与朱汉钧都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崇贤挥挥手示意,“罢了,让她进来吧。”

    穆莎公主很快进来,虽没料到朱汉钧也在,但她仍分别行礼,在皇帝赐座后,她坐在朱汉钧身边,将求见目的告知,“请皇上作主,我与王爷的婚事不能再拖下去了,我父皇已再次送信来,表示这婚事再不办,北棠商旅再也不能走进驿路一步。”

    “那就这样吧,北棠已有应对之道,将自凿水道,我们绝不因受友邦威胁就将郡主的幸福拱手让出,这也大失北棠颜面不是?”崇贤倒是态度强硬,他站起身来,看着两人,“你们好好谈谈,这事儿今天一定要解决,朕打算挑个黄道吉日再为郡主及王爷下旨赐婚。”

    语毕,他先行离开殿内,留下眼眶泛泪的穆莎与神情漠然的朱汉钧,“你都听清楚了,放手吧,不然,你困住的将是三个人的幸福。”

    “那也是我的选择!”她不甘愿,她都已经如此委屈了。

    “那你就不顾我的选择?你真的有那么爱我?”朱汉钧很难想像,他们之间连拥抱都不曾有。

    穆莎用力点点头,“对!我只爱你,一直以来只有你才能霸占我的心思,主宰我的喜怒哀乐,你无法想像我对你的爱有多深。”

    “你深爱到非我不嫁,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他有着无奈,也有一种无法辩驳的愧疚,一切的确是因他而起,就算他给了最大的诚意,她看来还是不接受。

    “没有。”她是吃了秤砣铁了心。

    “但我无法娶你,我无法昧着良心娶你,无法当一个连拥抱都不愿意给,连与你说话都觉得烦躁的丈夫。”

    穆莎看着他严厉得近乎漠然的拒绝,心都寒了。

    “穆莎,易地而处,如果有个男人眼中只有你,不顾你喜恶,执着的要跟在你身边,你也能接受?你可以让他缠着你直至天荒地老?”

    她哑口无言,也顿觉气弱心虚,因为她身边的确曾有这样的男人,为了摆脱他,她买通人口贩子的一名头子,将他掳走卖至他国当男妓……

    没错!被缠着不放是很讨厌,可是,要她就这么什么也不做的就走?不行!她高傲的自尊实在无法接受她比不上梁宁那女人!

    “我明白了,感情的确勉强不来的。”她掩下心思,苦笑。

    至此,朱汉钧才松了口气,“公主能想开最好,你放心,北棠有许多青年才俊,我承诺,一定替你寻个才貌双全的夫君。”

    “谢谢,我也希望能找到。”她温柔点头。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玫瑰言情网拒绝任何涉及政治、黄色、破坏和谐社会的内容。书友如发现相关内容,欢迎举报,我们将严肃处理。

作品奉旨毁婚内容本身仅代表作者阳光晴子本人的观点,与玫瑰言情网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玫瑰言情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玫瑰言情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玫瑰言情网做最专业的言情小说网,喜欢看言情小说的你,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