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毁婚 第7章(2)
作者:阳光晴子
    京城的百姓在这段日子过得很忙碌,忙着闲嗑牙,聊八卦,长舌之辈还得轮流站岗,化身古代狗仔追踪最新动态,再发挥长舌功,一传十、十传百的将现在最夯的朱汉钧战二女的最新消息散播到大街小巷。

    朗朗天空下,就见靖王府前站了数名好事者,见到几辆马车浩浩荡荡的从靖王府大门前离开,众人好奇地交头接耳。

    “看来是真的,郡主要搬到皇上赐的另一栋豪华宅院去了。”“说来也太委屈了,郡主可守了八年活寡,好不容易才过半年有丈夫的日子,马上又来了个穆莎公主,王爷有没有良心!”

    “是啊,郡主这么好,教出的女儿知礼又有教养,还很亲切,不像一些皇室贵族小千金眼睛长在头顶上。”

    “更甭提郡主还帮助了许多造瓷人家,收取的费用也拿去做善事。”

    “真是不知珍惜,是她让他当上统领的,竟然休离她,让她落入笑柄——”

    “错了!成为笑柄的是王爷,是郡主休夫,两者差很多。”

    议论纷纷声不断,但大多是站在梁宁这方的,而马车在行经这些百姓身侧时,有些话语自然也落入车内的梁宁耳里。

    善有善报,她应该还不是一个太差劲的人吧!

    马车走一会儿便停下来了,其实芙园与靖王府不过只有一条街的距离,但它绝对是豪宅中的豪宅,气派的大门、雕梁画栋、亭台楼阁皆有,富丽堂皇的厅堂内多的是昂贵罕见的金丝楠木,皇帝舅舅对她真的很慷慨。

    在芙园总管的带领及丫鬟的陪伴下,她一路来到华美的寝房内,很梦幻,重重床帷纱幔,举目所见的家饰一件件都是价值连城。

    她遣退总管、丫鬟,终于一人独处后,她粗鲁的踢掉绣鞋,呈大字形的仰躺在床上,瞪着雕镂精细的天花板,身心突然都觉得好疲累。

    行!梁宁你可真行!辛苦生养的女儿在别人家,丈夫也送人,前公婆还冒出来催她走人,她做人怎么这么失败?

    不对,全是这该死的鬼穿越,她只是水土不服!

    她拒绝承认自己是个失败者,但此刻,也许朱汉钧已与穆莎公主相见欢了,古今皆然吗?男人犯贱,妻不如妾、妾不如偷,梁宁虽然知道不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但是她现在就是觉得男人很可恶,为什么老天爷要安排朱汉钧当她的丈夫?害她身心两失……

    想到这里,她就心灰意冷,这一团混乱到底要怎么处理?她不会,唯一的挚友李哲伸又远到南方做生意,短期内不会回来。

    她再也忍不柱,呜呜咽咽的哭了出来,她竟然这么没用,在古代这么久,只交到一个知心友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经过,她不知道哭了多久,就在她恍恍惚惚要沉入睡梦中时,一个高大身影突然走了进来。

    “王爷,等等……”蓦地,丫鬟的叫声响起。

    她隐约还听到一个气喘吁吁声及脚步声……王爷?!梁宁的心口陡地一跳,瞌睡虫马上跑光光。

    她倏地坐起身来,还来不及将垂下的纱幔拉开,一个高大身影已趋近床前,大手一挥,厚重的床帷纱幔翻飞,她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丈——不对,前夫!

    气氛突然僵住了,但也立即被回过神来的梁宁打破,“堂堂靖王爷怎么纡尊降贵的光临寒舍?是来关切的吗?不必虚情假意了,还有,本人个性淡薄,不喜跟人争风吃醋,所以,不必担心我会上演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夹带着火气又酸不溜丢的话如连珠炮般响起,早就忘了自己还怨他没追上来。

    “你哭的很惨。”他心疼的看着满是泪痕的丽颜,那一双眼睛更肿得像核桃。

    她一怔,这才想到自己刚刚哭到快睡着。

    她双手胡乱的拭去脸上残留的泪水,“我是做恶梦!我梦到一个丑八怪娶了一个更可怕的丑八怪,两人还在我面前卿卿我我的放闪光,那太伤眼,我才会泪水猛流。”

    虽然清楚她话里夹枪带棍的在偷骂他,但他不难过,“你很在乎我,不然,你不会哭得如此凄惨。”

    她脸色微变,低下头,揉揉眼睛,却突然起到什么,慢吞吞的抬头,“我不在乎!还有,我们不是夫妻了,不该独处一室。”

    “那是皇上的旨意,我没说准时,你仍是我的妻,要我抗旨也不怕。!”

    她咬着下唇,她才不信他不知道那是她气到要休夫,再请皇帝舅舅下的圣旨,不过不管如何……“抗旨是要杀头的!”

    “那就杀吧,要我娶就娶,休离就休离,我算什么男人?”

    她瞪着他坚决的脸庞,知道他不是开玩笑的。

    “不要!”她用力摇脑袋,像博浪鼓似的,“我不要你的脑袋分家!”想也没想的,她一把抱住他,但几乎只有一秒,她就急急的放开,前不久才说不在乎的,现在又主动抱他,她是白痴吗?!

    倒是他,灼灼黑眸定定的看着只敢将目光放在他胸口的她。

    但他这样,她愈不自在,还觉得室温怎么愈来愈高,害她浑身发烫、口干舌燥,不自觉舔了舔干涩的唇瓣。

    他忽然俯身靠近,她屏息想退,但身子动弹不得,因他的双手已握住她肩头,“是你诱惑我的……”两人鼻尖相触,就在他的唇要吻上她的时——

    “爹,你都没等一下我……啊!”朱佳萤陡地冲进来,又急急的煞住步伐,但不及了,爹娘已经分开,不玩亲亲了。

    “佳萤你也来了,快过来。”梁宁脸红红的藉由牵女儿的动作定定狂乱的心,该死,她差点被前夫色诱了!

    “娘怎么真的搬过来了?也没带我一起走。”她眨着大眼睛,说得好哀怨,“对不起嘛,但娘真的想离开。”她拉着女儿一起在椅子坐下,“那——娘真的不回去了?”朱佳萤皱着眉头,眉宇间尽是忧心,“不会的,娘只是过来这里住几天,我会让她回家的。”朱汉钧再度给女儿保证。

    “我才不会。”梁宁直接瞪他。

    朱汉钧也瞪回去,“你当然会!夫妻分开住,成何体统?”

    “我又不是你的妻,住在一起才奇怪。”这男人变身成番仔了吗?

    “既然说不通,那我就住下来,女儿也住下来。”大丈夫是能屈能伸的。

    “太棒了!这里好漂亮啊。”朱佳萤马上大声欢呼,还立刻起身脱了鞋跳上床,在床上翻滚,动作大得连系在腰上的弹珠袋都松开了,散了一床的珠子。

    但梁宁无暇管女儿,而是瞪眼对着朱汉钧说:“我不可能让你住下来。”

    “我也不习惯逆来顺受,更不打算破例,我的人生绝不是可以让人随意操控的!”他大大方方的也在床榻上坐下来,还伸手替女儿捡弹珠。

    梁宁柳眉倒竖,他打算赖定这里,就算她赶他,他也不走?!

    “娘,你就答应嘛,好不好?不然,我会难过到睡不着的。”也忙着在捡弹珠的朱佳萤不忘替父亲请求。

    朱汉钧挑眉,有个贴心的小痹乖,感觉还真不错。

    竟然威胁她!但能怎么办,梁宁只能不情不愿的点头。

    “太好了!”朱佳萤确定父亲可以留下来还不够,她还煞有其事的跳下床,跟母亲打勾勾,“如果娘瞒着我将爹赶出去,我晚上睡觉就会作大恶梦。”

    这小妮子变心变得真快!梁宁又好气又好笑,但还是勾起右手跟她打勾勾,“那我可以找唐子昂玩再回来这里吗?”任务达成,她可以放心去玩了。

    “晚餐前回来。”一家之主开了口,惹来梁宁一记白眼。

    “这是在谁的屋檐下?“

    但朱佳萤已经笑咪咪的福身,转身走了两步,随即又想到什么似的转身,将房门给关上。

    听脚步声远了,梁宁马上对着霸占她床的男人发难,“卑鄙,利用小孩。”

    “你不在这些天,我都没睡好。”他躺得很舒服。

    “我在宫里就睡得好?”她坐在椅子上,单手撑着粉颊,斜眼瞪人,“如果没有某人劈腿……不是,招蜂引蝶,又哪来这些讨厌的鸟事?所以,我让了,成全了,行了吧?”

    这话显然让他不快,他起身下床,走到她身边,“礼让确实是美德,但把丈夫拱手让人,梁宁郡主,你大方得令我想咬你!”

    “咬啊……啊!”她尖叫一声,瞪大了眼看着真的倾身张嘴咬她的唇的男人。

    他、他还真的咬?!这男人一点都不会不好意思?虽然是轻轻的咬、再吻、再深吻……能有多温柔就有多温柔,让她忍不住都要呻吟出声了。

    终于,他放开她软嫩的红唇,深情款款的看着她,“但我只有一颗心,也给人了,没得让了。”

    她眼睛泛红,喉间有着说不出的酸涩,“但是你允诺要娶她,她才会来的。”

    “当时情况不同,你跟我一点都不熟悉,”朱汉钧一脸严肃,“我们之间没有情感,这场婚姻,我又是被迫的,先祖明明是开国功臣,却成了功高震主的绊脚石,实权被摘,我的先祖、父亲的失落感,不是你能想像的。”

    “好不容易,我在军中得到声势,赢得穆莎公主的追求……”他停顿了好一会,才又开口,“一切一切都是因为我渴望建功立业、希望巩固势力,不再需要看皇室的脸色,听那些皇亲国戚的轻蔑议论,可这些心思都是出现在我对一切反感,甚至有些愤世嫉俗的时候,而一切已截然不同——”他耐着性子解释,“如今,我眼里只有你,对你,我是势在必得,绝不愿失去的。”

    说得真好听!“那公主呢?她是你征战守关八年的战利品,人家都跟来了,就好好享受啊。”她的语气酸溜溜的。

    “你在吃醋。”他笑了。

    他居然还笑?“鬼才吃醋!”她别开脸,气到头顶都要冒烟了,“其实,堂堂一名王爷只守着一个女人过日子不太像样。”他将她的脸转了回来,面对自己。

    她瞪着他,直接拍掉他的手,一个女人?拜托!她可是极品美女,也许还寥寥无几,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穿越者之一啊!

    “但这也是我的报应,谁叫我太晚才发现某人的美好,磋砣太多时光。”朱汉钧又道。

    她一愣,原来,这个男人耍浪漫也很有天分呢,那带着自我嘲弄的歉然笑容简直是迷死人不偿命……天啊,都什么时候了她还觉得他迷人?她在堕落了。

    “所以,这个便宜也只好让她继续占下去了,这是她专用的唇、专用的手、专用的身体……”他沙哑的声音低语,将她从椅上拉起来,狂热的吻住她的樱唇,继续刚刚女儿不小心打断了的好事。

    梁宁直觉的想挣开这个吻,但他怎么肯放,他挑开她的唇,直驱而入,一手揽紧她的腰,霸道的吮吻,让她整个人变得虚软无国、意乱情迷,直到被他抱到床上躺下后,迷濛的神智才清醒过来,但朱汉钧已以单掌将她的双腕扣在头顶,轻吻她的唇,另一手则在她身上继续撩拨yu火,动作不快不慢,恶劣的刻意挑逗,就是要让她深陷yu望深渊。

    神智既使寻回,她应该没感觉的,但她的身体显然太捧场了,再加上……她强烈怀疑他并不是上战场八年,而是去研修**技巧,才能将她挑逗到毫无抵抗能力,轻轻松松就被吃干抹净……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玫瑰言情网拒绝任何涉及政治、黄色、破坏和谐社会的内容。书友如发现相关内容,欢迎举报,我们将严肃处理。

作品奉旨毁婚内容本身仅代表作者阳光晴子本人的观点,与玫瑰言情网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玫瑰言情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玫瑰言情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玫瑰言情网做最专业的言情小说网,喜欢看言情小说的你,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