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白马王子 第十章
作者:甄情

没认识克宇之前,晓晴独自活得好好的;和他恋爱后,一天没看到他,她好像整个人都不对劲,心里空空的,好需要偎进他的胸怀,和他亲个晚安吻。

她已经两天没见到他,他上雪山去了,只有第一天和她通过两通电话,进入山区后手机就没讯号。

第三天吃早餐的时候,电视新闻播出雪山森林大火的消息,晓晴焦急得不得了,她和小玲几乎一整天都守在电视前,眼睁睁看着火势蔓延。

由于树种富含油脂,又遇到天干物燥,数百名消防队员虽然以砍刀和打火棒开辟防火线,却仍控制不了火势。雪霸公园管理处的人员接受访问时说,事态非常严重,这场森林浩劫,可能只能祈求老天爷快下场大雨,才能把同时在七处延烧的森林大火给浇熄。

秦克宇他们外景队正是去那里作节目,教晓晴如何能不着急。虽然还没有伤亡的消息传出,但与克宇始终联络不上,令晓晴心急如焚。

她相信他,吉人自有天相,应该不会出事,但却忍不住往坏的方面想。

晚上小玲睡她的床,她躺到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新闻,一整夜只有短暂地眯了几次眼睛打个盹。有一次睡得较熟,竟梦见克宇陷在火场里,情况危急,他的前后左右都是熊熊大火,不管他往哪个方向跑,都找不到出路。一棵被火烧断的大树倒下来,直直向克宇压去,晓晴吓得肝胆俱制,她想出声警告克宇,可是她发不出声音来。她冷汗涔涔的吓醒,觉得那是个不好的预兆,紧绷了一整天的神经终于崩溃,捂着脸痛哭起来,但又不敢哭得太大声,怕吵醒小玲。

她哪里还睡得着,好不容易等到早上九点才打电话到传播公司去问有没有消息。苗二姐不在,接电话的小姐说外景队的确是到雪霸去,但都还不知道他们现在的情况如何,要是有消息的话,会告知晓晴。

下午电话铃一响,晓晴马上接起来听,但打电话来的人是心萍。

“晓晴,你有没有看这一期刚上架的八卦周刊?”

晓晴有气无力的回答:“你知道我从来不看那种没水准的八卦杂志。”

“可是他们作了秦克宇的专题耶!上面还有你的照片。”

“嗄?”晓晴愣住。

“这篇报道提到,秦克宇的初恋女友是个立委的女儿,你恐怕还不知道吧?呃……我现在拿过去给你看好了。”

“好。”

晓晴本来不太在意,她对那种惟恐天下不乱的杂志向来相当反感,也不相信它的真实性。可是看完秦克宇的那几页专题报导,她不禁脚底发冷。

克宇对她说过,除了她之外,他只对另一个女人动心过,那个女人无疑的就是他的初恋女友江秀雯。他说他被江秀雯抛弃,江秀雯与另一个男人一同赴美念书前才告诉他,可是江秀雯的说法并非如此。

江秀雯说秦克宇是她的初恋情人,认识他的时候她才大一,而他是大三的学长。她不否认是她追他,她认他出色的外表与谦和的态度着迷;最难能可贵的是,他不利用自己优越的外在条件滥交或赚轻松的钱,而踏实的在补习班打工,教小朋友自然。

她追了他一年,两个人的感情才终于有进展。在他们交往六年的期间,他服完兵役后曾在她的游说下,作她当立委的父亲的助理,江委员也有意栽培这个英俊的准女婿。不过,只做了四个月,秦克宇就以志趣不合为由辞职,他们的感情也因此出现裂痕。

江秀雯再游说秦克宇出国留学。他们如果先结婚再出国,她父亲愿意负担女婿和女儿留学的所有费用;可秦克宇因为家庭与经济因素拒绝,但他鼓励她独自出国。

江秀雯深爱着秦克宇,她发觉现实的环境使得他似乎有意与她疏远,为了挽救他们的感情,她和他发生关系;但是这一段亲密如夫妻的蜜月期并没有维持多久,他再度因为母亲患病和收拾弟弟的烂账而疏远了她。同时,江秀雯的父母积极为她介绍对象,逼她放弃看起来没什么前途的秦克宇。

就在这个时候,江秀雯发现她怀孕了,她试探秦克宇的意思,他表示两三年内不打算结婚生子,她只好黯然堕胎,和新男友出国。而她的新男友是洋洋财团的第三代——沈昌隆。

江秀雯与沈昌隆在美同居半年后结婚,待他们拿到硕士学位回台湾,沈昌隆便投入选举。虽然岳父鼎力相助,但由于沈昌隆的知名度不高,选举失利。

结婚三年的江秀雯始终没有怀孕,在婆婆的压力下,夫妻俩去检查为何不孕,结果医生说问题出在江秀雯曾经不当堕胎,对生殖系统造成伤害。沈昌隆在医院里就和江秀雯吵起来,他不知道她曾堕胎,觉得被她欺骗多年,当场就说要和她离婚。双方都是有家世背景的人,这件事便从医院传开来。

写这篇报道的记者是江秀雯闺中好友的男友,他坦承江秀雯、沈昌隆与秦克宇都不接受访问,他们三个人的故事虽然无法直接向当事人求证,但可信度接近百分之百。现在江秀雯与沈昌隆已分居,而本来被视为没有前途的秦克宇如今成为名电视节目主持人,拍过六支广告,至少有三家出版社邀请他拍写真集。

另一篇报道,则是追踪秦克宇与江秀雯分手后的感情生活——

“野外搜奇”虽然每一集都请一位美眉参与,为节目增加一点趣味与新鲜感,但它仍属于高水准、有教育性的节目,除了介绍山林之美外,还灌输观众一些植物、动物、矿物、地质等知识,及野外求生的常识。

秦克宇是否曾与这些美眉爆出火花,没有人敢肯定,虽然主持节目两年多来,曾传出几则秦克宇的绯闻,但是据查证都是制作单位为了提高收视率而放出的不实消息。这位堪称是万人迷的帅哥,在某杂志所作的性幻想对象调查中排名第二,他健康阳光的形象,与自律甚严的生活态度,深获者、中、青,尤其是少年女性的喜爱。

不过,最近传出他与他弟弟女儿的保姆同居的消息,记者跟踪了他两天两夜,查证属实。但是最劲爆的是,秦克宇的吴姓女友,竟然在他与朋友聚会的场合中声称,她另有一个姓林的电子新贵男友。

又是一个三角习题。旧爱与新欢,秦克宇会如何取舍呢?他的情事曝光对他的演艺事业会不会有影响呢?且留待时间来验证。

晓晴错愕地看着杂志刊出的五张她与克宇的照片,不敢相信他们被人跟踪、偷拍,却毫无知觉。

太可怕了!想到她的一举一动可能都有人在注视,她不禁毛骨悚然。

“我觉得秦克宇亲吻你的手这张照得最好,看起来好浪漫。”心萍指着杂志上的照片说。“你们一起进楼下大门的这张看起来很暧昧,嘿!晓晴,你跟他还没有进展到那个地步吧?呃,你怎么哭了?哎呀!这种八卦杂志你理它干吗?他们都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尽挑难听的写。认识你的人都知道,你绝对不是他们所写的,脚踏两条船、吃碗内看碗外,水性杨花的女人。”

晓晴默默地抽面纸拭泪。

“晓晴,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哎哟!还有黑眼圈,你整晚都没睡吗?难不成你昨天就知道八卦杂志要报道你和秦克宇?”

晓晴摇头。“我不会很在意这种专门挖人隐私的无聊杂志对我的毁誉。看了那些我只有一个想法,庆幸我三天前就打电话给林世豪,明白向他表示我不会再跟他见面,祝福他能找到合适的伴侣。”

“你不在意的话干吗哭?”

晓晴的眼睛瞟向电视,按遥控器转台,找到在报导森林大火的新闻台。“克宇他们的外景队就在那里,我一直联络不上他,现在他生死未卜……”她无法克制地呜咽。

“你别那样想,他幅大命大不会有事的……”心萍安慰晓晴,逼她去睡一会儿。“说不定秦克宇等下就回来了,你要他看到你丑兮兮的熊猫眼吗?小玲交给我,你快去睡,什么都别想,学学郝思嘉,睡醒了再想,有消息我会立刻叫醒你。”

晓晴没想到她真的能睡着,被手机的声音吵醒时窗外天色已略黑,她至少睡了两个小时。

一定是克宇打来的!她兴奋地拿起她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接听。

“喂?”

对方没有回应,也没有讯号不良的杂音。

“喂?喂?克宇吗?”

“我要找克宇,他不在吗?”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他不在,出外景去了,请问你是哪位,要不要请他回电?”

“嗯……我姓江,是他的老朋友。我留我的手机号码给你,等他回来,请他打给我。”

抄下对方的手机号码,通话结束后,晓晴怔忡地坐在床上发呆。是江秀雯打来的吗?她想做什么?和克宇再续前缘吗?毕竟他们曾经有过一个孩子,那样的情缘恐怕终生都断绝不了。

但,只怕克宇回不来……

想到这里,她急忙赤脚奔向客厅。

“克宇有消息吗?”

“没有。”坐在沙发上的心萍站起来回答。“电视新闻说只有三个消防人员受轻伤,我想秦克宇他们应该没事。倒是你自己要小心,管理员说楼下有十几个记者想采访你,他没让他们进来。我看这两天你最好别出门,正好我老公去外地,我闲得很,等下我回家拿几件衣服,来跟你住几天,保护你别受那些记者骚扰。”

“谢谢你,心萍,你对我实在太好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才好。”

心萍眉飞色舞地笑,那模样好似久困浅滩的蛟龙,终于找到她能发挥的舞台。“朋友是做什么用的?就是在你有困难的时候能帮助你呀!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回家打包行李,等下要不要我买吃的回来?”

晓晴的确很高兴能有心萍的陪伴,有个人陪她讲话,帮她照顾小玲,时间比较不那么难捱。

晚上十点多,秦克宇终于打电话来报平安,晓晴听到他的声音时,喜极而泣。

“晓晴,你在听吗?”

她吸吸鼻子。“嗯,我在听。”

“你在哭吗?”

“没有,我不哭了,我在笑,我一直在担心你们会不会碰上森林大火。谢谢天,你没事!”

“我们当然碰上了森林大火,这两天我们都在帮忙救火,很累,但是很高兴我们能尽一点力量。这是一辈子难得一见的奇遇,很难用言语来形容在烈焰蔽空的森林火场里救火,那种危险、刺激、兴奋又战战兢兢的感受。小赵和阿德拍到手软,大伙儿多多少少都受了点轻伤,实在是累滩了!我们才下山,今晚会在附近的民宿过夜,明天才回台北。”

“你有没有受伤?”

“可以说没有,只有几条大不了的刮伤,你放心,我很好。”

晓晴考虑了一下,要不要告诉他周刊报道他的事,她终究还是没说,让他今晚能安眠。

***www.转载整理***请支持***

第二天的电视午间新闻,播出江秀雯的专访,她大方地面对镜头,神情虽然有些落寞,但看起来相当坚决,没有被八卦杂志抖出她不堪的私事击倒。姣好的脸蛋、匀称的身材,与黑缎般如云的长发,该是她保有自信的最佳利器。

谈到她不被夫家谅解,面临离婚的命运,她承认她年轻时犯错,现在自食其果。那副盈泪欲滴的凄楚模样,真是我见犹怜。

记者问到她将情归何处,会和秦克宇复合吗?

她淡然微笑说:“顺其自然吧!现在说什么都还太早。”

在访问的尾声,她说她婚后努力经营婚姻,没有对不起丈夫,却因不孕而被离弃。基于生理结构的不同,拥有处女膜及子宫的女人,永远是两性中弱势的一方。将来有机会的话,她或许会步上她父亲的后尘从政,为民喉舌,为女性争取权益。

“好厉害的女人!”心萍批评道。“她简直是在利用她的丑闻打知名度,把她个人名誉的危机,化为从政有理的转机。”

“她……”晓晴欲言欲止。与雍容大方、应对得体,面对好几支麦克风仍能从容自在,娓娓道来的江秀雯比起来,她不仅青涩拘谨、愚昧憨傻,上不了台面,而且没有人家那种成熟女人的风韵。

“她怎么样?”心萍问。

“呃……昨天有个女人打手机找克宇,她说她姓江,我在想……也许就是江秀雯打来的。”

“当然是,一定是她打来的。你怎么回?”

“我请她留下电话号码,等克宇回来给她回电。”

“你白痴呀!”心萍从来没有用这么重的字眼骂过晓晴。“你应该问她是不是江秀雯,如果是的话,叫她不要再来骚扰你的男人。她跟秦克宇已经是过去式,她有本事的话,应该去挽回她老公的心。”

“她已经够可怜了,我怎么可以那样对她说?”

“她可怜?那你想怎么样?把秦克宇拱手让给她?”心萍激动得杏眼圆睁。

一知半解的小玲兴味盎然,安静地把头转来转去,看坐在她两边的大人讲话。

“我……”晓晴咬着下唇犹疑。“我连人家的一半都不如,你不觉得她跟克宇比较速配吗?”

“不觉得!这种烂女人,还没有签字离婚就打电话来找前任男友。你以为她还爱秦克宇吗?还是想借着秦克宇现在的知名度,打响她自己的知名度,好为她的政治事业铺路?”

“你别把人家想得那么可怕。一夜夫妻百世恩,他们还曾有过孩子,她可能还深爱着克宇。”

“晓晴,你太单纯了!一夜夫妻百世恩的话,她跟她老公已经作千夜夫妻了,为什么她还没正式离婚就来找秦克宇?连个哀悼失婚的悲伤期都没有!”

“也许……”晓晴托腮、垂睫,沮丧地低喃:“也许克宇仍深爱着她,毕竟他们相爱了六年,而我们只相爱了几天。如果我成为他们复合的障碍,我会……”

心萍咬牙切齿地抢着说:“你会气死我!你好不容易改变造型成功,又和帅哥恋爱成功,让我既羡慕又嫉妒,你却不战而降,又想缩回乌龟壳里。吴晓晴,我绝对不准你那么做!那个女人胆敢来跟你抢秦克宇的话,我就把她骂回去。”

“心萍,你不能那么狠。”晓晴幽幽地说。“江秀雯遭受的打击已经够大了,她现在正需要人安慰,克宇是她的老朋友,她想找克宇聊聊,也无可厚非。”

“我的天哪!你对情敌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你的善良会害死你。等秦克宇回来,你不要告诉他江秀雯在找他。”

“我不告诉他江秀雯找他,我相信江秀雯还是找得到他。我觉得两个人相爱应该互相坦诚,我不告诉他的话,纵使我们将来结婚,我还是会永远良心不安;而他如果知道我故意不转达江秀雯的留话,他心里一定会有芥蒂。江秀雯今天之所以会婚姻失败,就是因为她向她先生隐瞒她曾堕胎的事。”

“哎!好吧!你要告诉他就告诉他吧!叫你这种忠厚老实的人不说,你可能像鱼骨头哽在喉咙里一样难过。不过,你可别说你要退让、要成全他们之类会让我气得吐血的话。先看看秦克宇的态度,他如果聪明就应该选择你,不要吃回头草。”

晓晴正要回答,她的手机响起,在她接听之前,心萍警告她:

“如果又是江秀雯打来的,别对她太客气。”

“喂?”

对方没有出声。

“喂?请问是哪位?”

“我要找秦克宇。”不是江秀雯的声音,是另外一个陌生的女声。

“他不在,你哪位?等他回来,我会请他给你回电。”

“我……我是小玲的妈妈。”

晓晴闻言两眼大睁,赶紧向小玲招手。“小玲在这里,你要不要跟她讲话?”

“谁?”小玲紧张地跑到晓晴面前。

“你妈妈。”晓晴把手机交给小玲。

“妈妈。”才叫了一声,小玲的眼泪就流下来。“妈妈,我好想你唷!”

晓晴也不禁热泪盈眶,为小玲感到高兴。一个月了,小玲终于能再听到母亲的声音。

虽然最近小玲已经很少提到她妈妈,但是每当她面露戚容静静地咬着兔子抱枕发呆的时候,晓晴就知道她又在想妈妈了。她待她再好,也代替不了妈妈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偶尔做梦的时候,小玲口里喃喃叫妈妈,就是最好的明证。

小玲讲了约一分钟,便把手机交给晓晴。“妈妈要跟你讲话,她要来接我回去。”

“喔。”晓晴接过手机。

“吴小姐是吗?”

“我是。”

“小玲说你对她很好,谢谢。”

“不客气。”

“我看到周刊写秦克宇的事,克宙跟我说他要去跑船的时候,我以为他又骗我,现在我相信了,我想把小玲接回来。”

“那太好了!小玲一直很想你。可是克宇不在,我想应该由克宇把小玲交给你比较好,我只是个保姆。他早上跟我通过电话,说他大约四、五点会到台北。”

“那我五点去接小玲。”

“好,我会把小玲的东西准备好。”

整个下午,小玲都兴奋得不得了,高兴地打包她的新衣服、新鞋子、新玩具。有时候她会停下来抱住晓晴,说舍不得离开她。

“你随时都可以打电话给我,来我家玩呀,”

晓晴当然也舍不得小玲,她已经几乎把小玲当成她的孩子。同时她心里也有个隐忧,小玲等于是她和克宇的红娘,现在小玲将回到母亲身边,不需要她照顾了,牵系着她和克宇的这条线断了,克宇和她的关系是不是也会淡了?

下午五点,小玲的妈妈准时来接她,母女俩一见面就哭成一团。

秦克宇还没回来,晓晴再打手机给他,他说五分钟内会到家。

“吴小姐,周刊报道你是秦克宇的女朋友,真的吗?”宛华问。

晓晴腼腆地点头。

“克宇比克宙好太多了,克宇不仅比克宙长得帅,人品、学识、能力也比克宙好十倍。我没有和克宙离婚之前,住他们家时就常常想,将来不知道有哪个幸运的女孩能够嫁给他。我见过江秀雯三、四次,很不喜欢她,觉得她有点自以为是上等人,看不起我这种下等人的傲气;虽然她说话也蛮客气的,可是我觉得她的眼神就有那种懒得理你的意思。可是你不一样,吴小姐,你很亲切、很真诚,小玲给你带我很放心。小玲,你干脆继续住在这里好了。”她玩笑道。

“不要。”小玲抱住妈妈的脖子。“我要跟妈妈住!吴姐姐说我随时可以来找她。下次你要是打我,我就跑来找吴姐姐。”

“妈妈现在当老板娘了,心情好得很,不会打你了。”小玲的妈妈讪讪地说。“我跟我男朋友租了一间五坪大的店面摆饮料滩,没想到生意很好,我们还请了两个小姐帮忙。”

罢刚开锁进门的秦克宇也听到了,他接口说:“老老实实的做生意,不是比你作槟榔西施心安理得吗?对小玲也比较不会有坏的影响。”

“是啦!我改邪归正了!也不玩乐透了!呃……我是说不像以前那样每次花几千块赌六合彩,我现在每期只买一百块钱,一张电脑选号,一张自己乱选号。我已经想通了,钱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追也追不到。”宛华感慨道。

看到她想通了,他们都很为小玲感到高兴。

宛华牵着小玲告辞,对克宇和晓晴说:“什么时候可以吃到你们的喜酒?一定要通知我,寄喜帖给我。”

“我要当花童!”小玲雀跃道。

秦克宇笑着摸摸小玲的头。“好,到时候一定让你当花童。”

晓晴害羞得低头,不好意思讲话。

“那你不能再叫吴姐姐,要改口叫伯母了。”心萍说。

小玲立刻摇着晓晴的手叫:“伯母。”

晓晴益发的脸红耳热。“没有,还早呢!”

“我也该走了,不要留在这里当你们的电灯泡。”心萍说。“你们两个小别胜新婚,一定恨不得能赶快卿卿我我。你们不用送了,我可以帮忙提小玲的行李。”

“那就麻烦你了。”秦克宇说着把他手上小玲的行李交给心萍。

“等等,我还有话要说,”心萍接过行李,先放到地上。“你知不知道周刊报道你的事?”她质问克宇。

“知道。”秦克宇的眼睛瞟向晓晴。“我们在台中停留时买来看过了。”他脉脉含情的眼神包含了千言万语。

“你那位离婚手续还没办好的前任女友好像很怕寂寞,迫不及待地打电话找你。我叫晓晴别告诉你,她坚持要说,她说两个人相爱应该互相坦诚,你要怎么给她一个交代?”

克宇握起晓晴的手,微笑着对心萍说:“心萍姐姐,我一定会对你的晓晴妹妹坦诚,你不用担心,你可以放心的走了。”

“哟,在赶人了!”心萍笑道。“我们走吧!”

一番道别之后,秦克宇关上门,把晓晴拥入怀里,不由分说地给她一个热吻,吻得她昏头转向,四肢无力,摊在他怀里。

他意犹未尽地再啄两下她的唇,才稍微放开她一点说:“我不知道江秀雯怀孕的事,她没告诉我,不然我一定会跟她结婚。”

晓晴立即由吻后的陶醉状态清醒,她咬咬下唇说:“如果你想跟她复合,我能了解。”

“你能了解,我不能了解,你以为我刚才吻的是谁?”他的双臂一缩,把她抱得透不过气来。“你只爱我一点点,随便把我送人也无所谓吗?”

“不!”她的泪水冲得好快,快得她根本来不及阻止。“你在山上我联络不到你的时候,急得吃不下也睡不着。”

他松开她一点,温柔地吻去她脸颊上的滴泪。

“那就不要再说傻话。跟你谈恋爱之后,我才怀疑我是不是真的爱过江秀雯。跟她在一起时我都比较被动,她主动追我,追得令我感动,然后我就习惯和她在一起了;即使是我们最亲密的那段时间,我也从来不那么热烈地想她,而你却经常占据我所有的思维。我以为你也爱我爱到不行,没想到你竟然想把我推给别的女人,真该打**。”他轻打了一下她的**,然后手就停留在她臀上。

他那只不规矩的手好像在宣示他们的关系又进了一步,害她的心悸动得颤栗。

“我是爱你爱到不行,可是,爱不是占有……”

他打断她的话。“爱就是占有,从原始时代便是如此,连智力未开的原始人都知道要把心爱的女人拖进山洞里占有。你惨了!”他轻笑着,两手轻揉她的双臀,身体与她贴近。“我今天就要证明给你看,什么叫爱就是占有。”

她倒是马上了解到什么叫**,第一次体会到她体内潜藏着狂热无比的欲望,炽烈的激情窜烧得她血脉偾张。

“不行。”她仅剩的薄弱理智苦苦在挣扎。

“真的不行吗?”他舔逗她的唇,迷惑她的灵魂。

“真的不行。”她软绵绵的语调完全没有抵抗力。

“那我想我们最好快点把该办的手续办一办,合法的上床,才能对得起你这个纯洁圣女的道德良心。”他封住她的唇。

晓晴筋酥骨软的沉醉在这个令人迷醉的柔吻中。要是她真的跟克宇闪电结婚……呵呵,她这个标准的乖乖牌模范生,偶尔吓人家一次,也不为过吧!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玫瑰言情网手机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玫瑰言情网拒绝任何涉及政治、黄色、破坏和谐社会的内容。书友如发现相关内容,欢迎举报,我们将严肃处理。

作品寻找白马王子内容本身仅代表作者甄情本人的观点,与玫瑰言情网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玫瑰言情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玫瑰言情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玫瑰言情网做最专业的言情小说网,喜欢看言情小说的你,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