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劫,怕怕 第十章
作者:黎芯

虽然罗森殿私自将人把带出牢房是触法之事,但是也因此诱捕了更多四处滋事造反的“红巾党”徒,功过相抵,倒也没受到任何责罚。

因为他仍有公务缠身,暂时无法远行,所以怀有一身好武功的夏夜侬便自告奋勇地带着几名王府侍卫陪艾凝回老家。

请回了管帐的季叔和老管家张伯,这两个人是从小看着艾凝长大的忠心老仆,暂时还没想出该如何住在京城又兼管老家产业的她,也就先托由他们代她看管家产。

然后,她再赶赴奶娘家,在知晓贴身丫鬟芙蓉在此地避居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已与奶娘的儿子互生情愫,便取消带芙蓉回京的主意,当下作主将芙蓉的婚事许给了奶娘的儿子。

然而,更令艾凝开心的是,当她将所有事务处理完,跟着夏夜侬回京时,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正等着她。

那就是罗森殿已帮她找到了姨母他们一家人。

巧的是,原来她姨母一家经商有成,所以搬进了京城大宅,与罗森殿的住处相隔不过半个时辰左右的步行路程,她去南阳王府的时候,还曾途经数次,却未曾想过亲人就住在那大宅里。

见面谈起她才知道,原来姨母搬家时曾托人送信告知,但或许是苏丽棠故意将信扣下,所以才会如石沉大海般没有任何回应。

久别重逢,她应姨母之邀过去住了两、三天叙旧,而罗森殿则留在家中,在独居的静夜思索两人的未来。

也就是,他是否真要娶艾凝为妻。

在“红巾党”事件后,他越来越不明白自己将艾凝留在身边,究竟是爱她?抑或是害她?

那样的绑架事件或许还会再发生,毕竟经他缉捕的大奸大恶之徒的确不少,想置他於死地的大有人在。

而对於重情重义的他而言,伤害他心爱的女子,比直接伤害他还更令他痛苦百倍。

这一点,他的仇敌不会不知道。

他可以为了公理、正义,置个人死生於度外,却不忍心因此连累她。

所以,他决定将她推入别人怀中,让别人给予她,他所无法给予的,安全的生活。

因此,他比约定好来接她回家的时间还提早了两个时辰,来到了艾凝的姨母家。

到是到了,可是他站在宅邸斜对门的小巷口,一条路对他而言却像汪洋一片,要进入那宅邸苞艾凝说分手,他便极感到很难再往前跨出一步了。

就在此时,一顶大轿在大宅前停下。

轿夫掀起轿帘,一名手持摺扇的玉面书生由轿中走出,微笑躬身地伸出右手将轿中佳人扶持而出。

是艾凝。

玉面书生是她的二表哥,罗森殿在数天前送她进府时,曾经与她姨母一家人聊过一会儿,也对她这个斯文儒雅的二表哥有不错的印象。

重要的是,她这个表哥仍未婚!

看着他俩有说有笑地爬上石阶,罗森殿心中不由得一阵酸楚,当他看见艾凝差点跌倒,她表哥连忙扶住她,在站稳后两人相视而笑时,他心里更是醋海翻腾。

因为,他们看来是如此相配的一对。

如果不是一连串的因缘际会,让他与艾凝相识,相恋,那么她与她表哥应该是会亲上加亲,配成一对的吧?

如此单纯、娇柔的她,还是比较适合跟那样的男子生活吧?

看着他们并肩走入门内,罗森殿眨了眨突然有些酸涩的双眼,迈出了椎心的第一步。

***

必上客房门,艾凝转身看着先她一步进屋的罗森殿,他脸上有着勉强挤出的微笑。

不对劲。

从他提前来接她,而且一进门就要求要到一个不受打扰的地方和她谈话时,她便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一来就要求和我独处,我猜姨母他们一定在厅里猜测,我们究竟躲在房里干嘛呢!”

她故意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说着,否则他沉默凝视着她的眼神,好似一双无形的手捏在她的脖子上,直教她透不过气来。

罗森殿扯扯唇,淡淡一笑,迳自走去打开窗。

“你这几天在这里过得如何?”他看着窗外问她。

“很好,姨母把我当亲生女儿般疼爱,不过才住蚌几天也拨了丫鬟专门服侍我,表哥他们和大表嫂都对我不错,刚刚二表哥才带我去城外一个花苑赏花、品茗呢!”这个问题她答来就轻松许多。

“你以前过的就是这种生活吧?”他不知不觉便脱口而出,“我猜,你应该会在这里过得很习惯,很好才对。”

“不习惯,因为半夜醒来的时候,没有人会急忙跑过来哄我。”

她绕过桌子走到他身后,将额头轻抵在他背上。

“人家好想你。”

就这么轻柔的一句话,却像在他体内投下了一把火,瞬间烧灼起他的五脏六腑。

他知道,再不开口,他就要控制不住自己转身紧抱住她的冲动了。

“我不是来带你回去的。”他不回头,双手紧握住窗槛。“我是来告诉你,我要跟你解除婚约。”

贴在他背后的那一小簇温热消失了。

艾凝踉跄后退数步,直到抵碰到桌缘才稳住身子。

“你是认真的吗?”

她的声音微颤,听来像发自幽谷的回声一般飘渺。

罗森殿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以十分慎重的神情转身面对她。

他说:“非常认真。”

刹那间,艾凝原本仍微红的唇色转为苍白,任谁都看得出她内心所受的冲击与震撼。

但她没哭。

她低头沉默了一会,再抬头时,脸上是无人能猜透的表情。

“原因呢?”她问。

他移开视线,狠下心把他来此之前便已想好的说辞告诉她。

“我想了许久,发现你根本就不适合我,而且,的确会成为我的累赘。”

这次他是打定主意要她死心。

“你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危急时只会成为别人威胁我的人质,如果再让你留在我身边,早晚又会给我惹麻烦,甚至害我丧命。”

他深呼吸一口气,硬着心肠继续往下说。

“而且,我发觉自己对你是把同情错认为爱,我对你的感情应该比较像是兄妹,而不是情人;而且,生活里多了一个女人,凡事碍手碍脚的,只有坏处,没有好处,以前我可怜你无家可归又无亲无戚,才勉强让你住在我家,现在……”

一咬牙,他继续说:“现在你有家、有地,是个大财主,又寻回了亲戚,我对你已经是仁至义尽,你也该还我自由了吧?更何况我俩根本不适合,我要的人生伴侣应该是个侠女,才不会成为我的绊脚石,而你也该找个门当户对、嫁个温文儒雅的读书人才登对。”

她表情冷然,“你是说,像二表哥那样的男子才适合我,对吗?”

纵使这一番违心之论说下来,他已经觉得心里像有千根针在刺,但他仍旧装作无情地回应她。

“没错,既然有更适合你的对象出现,你就别再固执於我们之间的婚约,令我为难了,我真的一点也不想被女人绑死,你就答应解除婚约吧!”

“好。”

“就算你说不好也不行,因为我……”

等等——

她说“好”?

这么爽快的回答反倒吓到了他。

“你答应了?”原以为她会哭丧着脸拒绝的。

“是啊!我也认同你的看法,我们的确不适合,还是分手比较好。”

在她脸上读不出喜怒哀乐,但她的声音冷酷到近乎无情。

“你真的这么想?”

“嗯!”

罗森殿觉得自己的心被她给撕得四分五裂了。

解除婚约这件事对她而言彷佛是一件理所当然之事,她的声音、表情竟然不带一丝惋惜。

莫非,在与她表哥重遇后,她真的认为与其跟他在一起,还不如嫁给她表哥比较幸福。

他不晓得该如何形容自己内心此刻的深沉悲伤,不过他至少还清楚明白一点,自己此行的目的应该是达成了。

只要她能够幸福,他怎么痛苦都无所谓。

“那……我回去就帮你把衣物、细软全整理好,明天再派人送来给你。”

“好。”她仍说。

他紧握了一下双拳,“那我告辞了,祝你幸福。”

门扇开了又阖,艾凝的眼泪在他离去后开始奔流不止。

“森殿……”

伤心欲绝的她喃喃念着他的名,像胸口又被刺中一刀般的剧烈痛楚席卷而来,顷刻便夺去了她的知觉。

***

一大早,又急、又重的敲门声便像催命鼓般,直震得罗森殿头痛欲裂。

号称千杯不醉的他,在昨夜首度嚐到了酩酊大醉的滋味,醒来后,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还真是让他痛得神魂俱飞。

不管门外是谁,他还是先进厨房舀水洗脸醒神,否则以他现在这种神志不清的模样,一开门就被人给一刀砍死也极有可能。

“谁啊?”他不耐烦的问。

“是我,艾凝的二表哥,古相风。”罗森殿一开门,他便急忙接着问:“凝儿回来了吗?”

“回来?”罗森殿原本就不大清楚的脑袋,被他这一问更加迷糊了,“她不是住在你家吗?”

“糟了!”

迸相风以拳击掌,垂首低嚷一声,眉头都快皱成了一直线。

“难道凝儿出事了?!”他这“大事不妙”的表情真的吓着了罗森殿,“你来这里找她,莫非是她不见了?”

迸相风点点头,“昨天你究竟跟她谈了些什么?你走了之后,凝儿说你昨晚有事会彻夜不归,所以她可以再逗留一夜,但是今早侍女进她房里,却发现她已经留书出走。”

他由怀中取出一块云纹翡翠,把它递到罗森殿面前。

“这是我昨天陪凝儿去逛花苑和玉坊时,她亲自挑来要送你,说是要让你趋吉避凶的,她在信里说她这辈子可能无法再见到你,所以要我把它交给你。”

罗森殿把玉佩收下,脑袋里一片混乱。

既然她没有移情别恋,直至昨天仍旧一心记挂着他,那么面对他提出解除婚约的要求时,她为什么又一副满不在乎的姿态,回答得那么乾脆呢?

等等,这辈子可能无法再见到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莫非她想——寻死?!

“她信里还说了些什么?”这下子他被自己脑子里的想法给吓得完全清醒了,“她有没有说她要去哪儿?”

“就是没有啊!所以我才急着来看她有没有来你这儿啊!”古相风抿唇摇首,“她只在信里写说她不会寻死,但是她自认配不上你,所以要离开你。

她还说要将艾家的家产全部留给你,只希望你日后娶妻生子,让其中一个儿子姓艾,继承艾家香火,好让她对得起她爹,她会在神佛面前祈求你们一家平安、顺——”

“我知道了!”

罗森殿突然大嚷一声,被他吓了一跳的古相风还没把话说完,他已冲出大门,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

“艾施主,你当真决定如此?”

“是。”

在观音佛像前,艾凝回答的声音了亮。

傍了她一天一夜的时间在佛前静思、考虑,结果她的回答仍旧如同她刚来这深山古刹时一模一样。

“好吧!那么贫尼这就为你进行剃渡。”

住持师太由小比丘尼所端来的木盘中拿起剪刀,望着艾凝那如丝绸般乌黑柔亮的长发,由颈部随意握起了一绺……

“师父,有位男施主硬——”

佛堂外的嘈杂声阻断了佛前仪式的进行,在众人皆转头往大门看去时,一个男人就这么闯进了这全是女尼的庵寺之中。

“总算让我找到你了!”

彬立在蒲团上的艾凝看呆了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

她从来就没见过罗森殿像现在这般——狼狈。

他大概是跌倒了,蓝衫下摆和裤管沾满尘上,几绺发丝没紮好而垂落额前,布满血丝的眼睛,下巴的青碴更凸显了他的颓废,完全是不修边幅的浪人样。

她由蒲团上站起来,不是朝他飞奔而去,而是拔腿想由另一个出口逃走。

但是,罗森殿哪肯放她走,他不只快步追上她,而且还将她一把扛上肩。

“你做什么?快放我下来!”她简直不敢相信他会如此大闹佛堂。

住持师太瞧这“强盗抢亲”的模样,再害怕也只能硬着头皮站出来劝几句。

“这位施主,此为佛门净地,你怎么可以强掳民女?你可知神佛有眼,为恶者必遭天谴,贫尼劝你还是放下屠刀,立地——”

“师太,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罗森殿摆出一副莫名其妙的模样,“我跟我妻子为了点小事吵了一架,谁晓得她闹起脾气就要出家,我在城里、城外大大小小的道观、佛寺找了一天一夜才找到她,难道连带我妻子回家也不对吗?”

“我才不是你妻子呢!”艾凝还在他肩上挣扎。“我已经决定要出家了,你别再胡搅蛮缠了。”

他可不依。

“你才别再要孩子脾气了。”他轻轻的在她**上打了一下,“这辈子除了你,我可是谁都不娶的,你要我这个大男人生个孩子替你传承香火,这我可办不到,要生孩子你自己努力。”

他顿了一下,又补充一点,“当然,我也会尽力配合罗!”

罗森殿边说边在众人的傻眼中将她“扛”出庵寺,而艾凝早被他的大胆言语给羞得“没脸见人”,也不好意思再挣扎着要留在这间庵寺里了。

“你怎么知道要来这里找我?”

罢才她已经听他说,他这一天一夜都在道观、寺庙这些地方找她,却不明白他怎么知道她想出家?

“因为你在信上写着,你会在神佛面前为我祈求平安。”他在一棵古松下放下她,“为什么这么傻?你以为我提出解除婚约是为了什么?我是希望——”

“你希望我过得幸福。”她抬起头,美丽的眸子里只有他。“我懂。”

“而你也不希望自己成为我的『致命伤』,所以一口就答应解除婚约?”他也已领悟。

她眼藏哀伤,垂首抿唇,“你说的没错,我不适合你,我终将是你的累赘……”

“你这么说是想让我捏死自己吗?”他简直快被她处处为他着想的深情给羞惭得想撞墙了,“我那么说不是要你贬低自己,而是要你对我死心,我希望你嫁给你二表哥,过着富裕、稳定,不再遭受性命威胁的幸福生活,不是要你跑来出家啊!”

“除了你,没有人能给我幸福。”她坚决的表明心意。

看着她深情不改的水瞳,他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

原来他俩早就谁也离不开谁,已经是一体同命了。

“我也许还会令你身陷危险……”他轻拥着她,吻着她噙着淡淡哀伤的双唇,“但是,我保证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以我的性命来保护你。”

“我相信你,可是……”她在被她吻去理智前,仍觉不安的问:“也许你说得对,真正适合与你为伴的,还是懂得武功的侠女比较好,我只会成为你的——”

“妻子。”

他快速接了她的话,“别再挖苦我了,你明知道我要的只有你,在观音面前我都硬把你抢了回来,就算阎王跟我争,我也不给的。”

艾凝感动地望着他,开心的泪水已在眼眶里打转。她知道,他是认真的。

“就让我给你幸福吧!”

看着眼前这个愿意拿命来爱他的多情女子,他也愿意倾一生来献出同样的深情。

至於“桃花劫”这个问题嘛……

他紧拥着怀中的可人儿,望着天际笑逐颜开。

算了!

反正从月老替他俩系上红线的那刻起,他就已经注定是“在劫难逃”罗!



    手机用户请阅读:玫瑰言情网手机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玫瑰言情网拒绝任何涉及政治、黄色、破坏和谐社会的内容。书友如发现相关内容,欢迎举报,我们将严肃处理。

作品桃花劫,怕怕内容本身仅代表作者黎芯本人的观点,与玫瑰言情网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玫瑰言情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玫瑰言情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玫瑰言情网做最专业的言情小说网,喜欢看言情小说的你,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