饕餮恋(上) 第六章
作者:黑洁明
    剑,长一尺七。

    剑身长而锋利,剑面光滑如镜,映着他自己。

    巴狼抓起长剑,深吸口气,朝着地上圆木,挥砍出一剑,长剑砍进巨长的楠木里,轻而易举的削下了一大块楠木。

    他几乎没感觉到反震的力道。

    就是这个!

    旁边的工匠们,全都看傻了。

    “阿霁!”巴狼回头,抓起一把之前军队带回来的敌国铜剑丢给徒弟。“接好。”

    “是。”阿霁接过长剑。

    “朝我砍过来。”巴狼抓着新铸好的长剑,看着他说。

    “咦?”阿霁呆了一呆。

    “用力一点。”他吩咐。

    既然大师傅这么说,阿霁当然不敢继续发呆,他抓着剑,朝大师傅砍了过去。

    巴狼举剑架挡,只听锵的一声,阿霁手中的剑被弹震了回去。

    “太小力了,用力一点!”巴狼兴奋的抓着手中的长剑,“再来!”

    见刚刚那样砍都没事,阿霁闻言,以双手握住剑柄,举剑再砍一剑!

    但这一次,同样被震了回来,他跟跄倒退了两步,还差点跌倒。

    “你力气太小了!”阿莱师傅见状,走上前,看着巴狼道:“我来!”

    巴狼点头,“好。”

    见大师傅点头,阿霁忙把手中剑交给阿莱。

    阿莱握住了剑,大喝一声,举剑朝巴狼挥砍。

    铿!

    这一回,阿莱并没有被震开,长年的铸器生活,让两人的臂力极好。

    巴狼抓着新剑,东挡西架,边喊道:“再来!再来!再来!”

    阿莱握着剑,奋力砍击着,一剑比一剑还要用力,但巴狼将他的攻击,一一全挡了下来。

    只听铿铿锵锵的击剑声,在室内回荡着。

    “再来!再来!再来——”

    “再来!再来!再来——”

    他兴奋的吼着,双眼因为手中的长剑而发亮。

    阿莱也毫不客气的用力挥砍攻击他。

    剑芒划出一道道的金光,两剑交击时,有时甚至擦出了火花。

    但没有一会儿,只见巴狼大喝一声,长剑一个挥砍,竟将阿莱手中的剑,硬生生砍断。

    断掉的长剑,如箭矢一般飞了出去,击中了一旁的土墙里,兀自颤动着。

    虽然如此,所有的工匠仍能清楚看见,阿莱手中那把断剑,和另一半插在土墙中的断剑剑身上,处处都是凹痕,

    两个男人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的站在原地。

    巴狼看着自己手中的长剑,那把新剑,依然完好如新,经过刚刚那番激烈的交击,完全没有凹陷,剑身依然光滑、锋利。

    堡坊里的每个人,都不敢相信的看着巴狼,和他手中的长剑。

    这把剑,长而韧、坚而利,剑身既有弹力,剑锋却依然坚硬锋利。

    “真让你给做成了!”阿莱看着他说。

    “真让我给做成了。”巴狼自信的点头。

    男人们争相上前,想要看那把锐利坚韧的新剑。

    堡匠们争看着那把剑,大家在他面前挤成一团,有人才轻轻一碰,手指就立时被划了道口子,鲜血直冒。

    众人抽了口气。

    “这剑,见血封喉啊!”

    “你是怎么做的?”

    “为何剑身能如此坚硬,又不会断裂?”

    “大师傅,你如何同时让剑保持这样的韧度?”

    看着议论纷纷好奇不已的工匠们,巴狼深吸口气道:“我分两次铸造,第一次只铸长的圆柱铜条,把铜锭的分量加高,锡锭减少,就能做出韧而有弹性的剑心;第二次,在铜条外,浇灌含锡量较高的铜液,便能让外层的菱形剑身坚硬且锋利。”

    没料到有人脱口一问,巴狼竟然就这样把铸剑的秘诀说了出来,大伙瞬间全愣住了。

    “巴狼,你……”阿莱师傅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他一扯嘴角,“我只是要证明自己做得到。”

    “你是做到了。”阿莱心悦臣服的说。

    “嗯。”巴狼点头,骄傲的举起了手中剑,看着大伙扬声喝道:“这把剑,证明了我们才是全国最好的工匠!”

    “没错!我们才是最好的!”工匠们举起拳头扬声齐喊。

    “巴狼大师傅是最好的!”阿莱举手称臣,男人们也跟着大喊。

    “巴狼大师傅!”

    “巴狼大师傅!”

    “巴狼大师傅!”

    堡匠们齐声喊着,欢呼着他的名。

    巴狼听着自己的名字响彻工坊,几乎掀掉了屋顶,只觉得一阵热血沸腾。

    这是第一次,他们真心诚意认同了他。

    他不只做出了最好的剑,赢得了王的奖赏,也赢得了同伴的认同。

    他几乎想立刻带着剑冲回家去,告诉阿丝蓝这个好消息,但前线的战事却在前几天突然告急,原本这些个月有若诸神加持、连战皆胜的大王,突然接二连三的开始败退。

    前线的战士,正需要这批坚硬锋利的新剑。

    所以他忍住了回家的冲动,握紧了剑,扬声道:“只要有了这种剑,我军就能如虎添翼,反败为胜!王上还等着我们送剑过去!从今天开始,我们还得做更多这种新剑,越多越好!”

    “没错!”工匠们闻言,个个双眼发亮,点头如捣蒜。

    巴狼扬起嘴角,注视着他们,开口喊道:“等赢了敌军之后,我们再一起领赏!”

    堡匠们再爆出一声欢呼。

    他微笑举起手,振臂一呼。

    “开炉!”

    ***独家制作***bbs.***

    日以继夜,炉火映空。

    锋利的铜剑,一把又一把的被铸造了出来。

    巴狼大师傅铸出新剑的消息传了出来,振奋了城里原本因为前线败战的低迷士气。

    人们喝着酒、唱着歌,提早狂欢庆祝着将要到来的胜利,没有人注意到,烽火逐渐靠近了王城。

    事实上,连守城的上兵都喝醉了酒,在大街上跳着舞。

    在白塔中,看到南城墙上点燃的烽火,阿丝蓝吓了一跳,匆匆赶到,才发现竟是喝醉的守城将士点燃的;那带头的将领满身酒味,喝得醉醺醺的,甚至大言不惭的说,是要召集附近的军队,等新剑一铸好,就要到前线助大王击败敌军。

    “疯了,这座城里的人都疯了。”

    当姆拉摇着头,不满的指出这点时,阿丝蓝什么也没说,只能苦笑。

    她和姆拉一起走回白塔时,在路上闪避着喝醉的人潮。巴狼成功了,全城的人都为之疯狂,她却无法真心的为他感到高兴,甚至没有松一口气的感觉。

    雨,几乎下了一整年,河水已经涨得太高了。

    虽然,天在前几天放晴了,艳阳也已高挂在天上,但高涨的河水仍是漫过了河岸。

    今天早上,一位妇人才掉到了水流变得湍急的河水里。

    她听到消息,赶到河边时,虽然有人将那妇人救了起来,但已经来不及了。

    这已经是今年第五个溺死的人,但除了死者的亲人,没有太多人在意这件事。

    他们不在乎有多少人在那条暴涨的河水中逝去,不在乎河水已经漫到了北城墙的墙角下,不在乎城墙上的烽烟已经燃起。

    他们只在乎即将赢得的胜利。

    看着那些在街上狂欢的人,阿丝蓝悲伤的想着。

    这座城的人的确都疯了。

    这念头才刚闪过,身后突然有人大喊。

    “大王回来了!大王回来了——”

    阿丝蓝惊讶的转过身,只看见一队骑兵飞快的奔驰进城门,领头的,便是披着战甲的大王和蝶舞。

    喝醉的人们欢呼着,高声喧闹着,但骑兵并未慢下速度接受欢呼。

    虽然是匆匆一瞬,她仍瞧见那些战士的狼狈,他们每一个都伤痕累累,手脚上都是伤痕,每一张脸上都有着难掩的惊恐。

    那些士兵吓坏了。

    长长的队伍,零散且紊乱。

    “他们输了!”姆拉高喊。

    她看出来了,从他们的表情和伤口,但城里街边的人却仍是欢呼喧嚣着。

    阿丝蓝不敢相信的看着一旁的众人,不知道这些人为何没看出如此显而易见的事实。

    “我要走了!”姆拉扬声,拉着她的手,脸色死白的在她耳边喊着。

    姆拉看起来很惊慌,干枯的手指几乎陷到了她的手臂中。

    “姆拉,你吓到我了!”阿丝蓝抓住颤抖的她,不安的问:“怎么回事?”

    “巫女一定是出事了,王的身上有着闇黑的气息,他一定是逆了天,犯了忌!那些士兵的伤,全带着黑气——”

    姆拉说到一半,猛地顿住,惨白着脸,指着南方的天空,喊道:“有不好的东西要来了——”

    阿丝蓝朝南方的天空看去,只见那儿,风起云涌,一朵庞大乌黑的雨云,像巨大的怪兽,吞吃着天地,以铺天盖地之势,迅速朝城里滚滚而来。

    一股恶寒滑上背脊,恐怖惊惧在瞬间爬满全身,即使无异能的她,也感觉得出那雨云带着强烈不祥而闇黑的邪气。

    虽然曾跟着澪收过几次妖,但她从没见过如此巨大恐怖的邪恶。

    就在这时,她看见有位断了手,策马冲进城里的将士,惊恐的高喊:“关门!快关门!”

    他的手,看起来像是被某种野兽硬生生咬断的,他只随便拿布条绑住上方止了血,她可以清楚的看见那被狠狠撕咬过、血肉模糊的截断面,但更可怕的,是从他伤口处冒出来的黑气,那湿黏的黑气,浓到连她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看到没有?那不是人咬的,是妖魔啊!”姆拉在她身后喊着。

    她抽了口气,脸色刷白,回头看着姆拉,“澪之前下了法阵,我得回城墙上开启它,那可以保护这里。”

    “这座城已经失去了诸神的护佑!”姆拉在喧嚣的人声中,紧张的拔尖了嗓子,“开了也没用,挡不住的,我们得离开这里!”

    终于,有人发现进城的士兵,个个身受重伤,不是断手就是断脚。

    人们恐慌了起来,在街上互相推挤,争先恐后的想要远离城门。

    姆拉抓着她,往白塔跑。

    “不行!”阿丝蓝停下脚步,“我们不能放着不管!”

    “来不及了——”

    姆拉被人群推挤开来,她朝她伸出手,满是皱纹的脸上,尽是悲伤与恐慌。

    在那一瞬间,她看着姆拉,然后是那些满身是血的伤兵,还有惊恐不已的人们,跟着再回头看着南方城外,那越靠越近的黑云。

    地鸣,随着黑云隆隆而来。

    有人开始尖叫起来,被人群推挤开的姆拉,看出她的挣扎,悲痛的奋力朝她大喊。

    “阿丝蓝,别回去!别回去啊!救你自己吧——”

    不行,她没有办法放手不管,巴狼还在工坊铸剑,大家也都还在城里,她得想办法,至少拖延些时间。

    “阿丝蓝——”

    虽然听见了姆拉的呐喊,阿丝蓝抱歉的看着她,还是转过了身,挤过了人群,往南城墙跑去。

    她看澪做过,那些礼器是她陪着澪一起送上城墙四角的。

    守城的将士换成了刚回来的那批人,酒醉的人也几乎被吓醒了,他们挡住了她,不让她上城墙。

    “让开!我是白塔的侍女,让我上去!”

    这一小队的将领听到了她的声音,他认得她,忙要手下让她上来。

    “阿丝蓝?你为什么来这里?”

    黑云更近了,狂风乍起,传来了可怕的尖啸吼叫声。

    那声音,像是集合了各种野兽的怒喊,仿佛从无底深渊而来,教人打从心底胆寒,城墙上所有士兵都看着那接近的黑云,惊骇畏惧,却又无法移开视线。

    “快!帮我到四周城塔搬那些装酒的龙虎尊罍,我们得挡住那东西!”

    “挡?”将领脸色惨白,猛地回神问:“怎……怎么挡?”

    “打开它,把里面的酒沿着城墙洒一圈!”她奔向城塔,边扬声交代。

    知晓事情的严重性,将领立刻带着手下,帮着她抬铜尊罍。

    必起的城门外,还有来不及进门的士兵和人们,他们哭号着,有些不死心的敲打着城门,有些则四散奔逃。

    她没有办法救全部的人,至少要保住一些。

    她的胸口紧缩着,不让自己在意那些惊怕的哭喊,专心在手边所做的事。

    东西南北四方的城墙上,士兵们抬着酒罍洒酒,其中一些士兵则留在南城墙上,替她抬着尊罍,她以鸟头勺将祭祀用的神酒洒出,她边洒酒,边念着祷文,每到下一个城塔,酒罍一空,她就要士兵帮她搬另一个备好的酒罍。

    黑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她也跟着越念越快。

    颈上的铜铃,随着她的奔跑,声声响着。

    来不及了,城墙太长了。

    她想。

    别去想。

    她念着祷文,洒着酒,飞奔在南边的城墙上。

    风卷。云残。

    黑云更近,掩去了朗朗的晴天,那腥臭的味道教人欲呕,现在他们都看得到了,那团黑云不是云,是各种妖怪组合而成的军队。

    地上走的、天上飞的。

    兽蹄溅起了地上的泥尘,羽翅振动着空气。

    它们看似人,却又不是人;它们看似兽,却又不是兽。

    牛角、兽牙、铜铃大眼。

    长尾、利爪、血盆大口。

    没有见过这种景象,守城的士兵们全吓得屁滚尿流,腿软的坐倒在地。

    可恶,还差一点点而已。

    见士兵吓得停住了,阿丝蓝也不知自己哪来的力气,她扔掉鸟头勺,抱起沉重的龙虎铜罍,跑在城墙上,边跑边念,边将酒直接洒在所经之处。

    来不及了!

    来得及的!

    听着颈上叮叮咚咚的铜铃声,她告诉自己,一定要来得及。

    她一定得成功,就算不为别人,也要为了他。

    东城的士兵完成了、西城的士兵完成了、北城的士兵完成了。

    她慌乱的想着,就差南城这边最后一段了。

    阿丝蓝拔腿飞奔,嘴里念着长串的祷文,在第一只妖魔要闯进城的那一瞬,她及时赶回了南城墙正中央的城门上头,把所有祭祀用的酒都洒过了一遍。

    那伸过来的长爪,几乎要抓伤了她。

    她摔跌在地,抓起城门上的玉环,呼喊着诸神的名讳。

    刹那间,轰地一声,洒在东西南北四方城墙上的祭酒冒出了白光,直冲上天。

    但,那妖魔的长尾在最后的刹那卷住了她,将她硬生生拉出了法阵之外。

    她痛得叫出声来,可她知道她成功了。

    它们被挡住了。

    挡在白光的外面,没有一只进得去。

    泪水因疼痛而迸出眼眶,她被布满鳞片的长尾悬在半空,看到城墙上的士兵惊慌失措的脸,他们吓得心惊胆战,但很安全。

    他们安全了,巴狼也安全了。

    她成功了!

    抓住她的妖魔愤怒的看着她,面目狰狞的吼叫着。

    在那瞬间,她以为自己会被它撕成碎片,她紧抓着颈上的铜铃,含泪默念祈祷着。

    巴狼。

    神啊,请祢保护他!

    她不求其他了,此时此刻,她只求他能安全的活着。

    妖魔张开了血盆大口,腥臭的气息喷到她脸上,她认命的闭上眼。

    但下一瞬,那妖魔在她面前化为黑雾,她摔跌回城墙上,黑雾笼罩了她,侵入了她的身体,附在她身上。

    阿丝蓝既惊且慌,却没有办法阻挡它,她奋力的抗拒着它的控制,但那完全没有用,她无法控制自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走进了白光之中。失去巫女的法阵太弱了,挡不了附在人体里的妖魔,她穿越了过去,然后打倒最近的一个士兵,抓起刀剑,开始砍杀。

    不——

    阿丝蓝哭着呐喊,却无法开口。

    其他的妖魔,见状全数跟进,附身在城外的人身上,然后飞越城墙,闯进了城中。

    手起。刀落。

    不要——

    阿丝蓝看着自己,俐落的挥舞着刀剑,她可以感觉得到那切肉划骨的震动,一次又一次的从手中的刀上传来。

    鲜血成了红雾,随着她的挥砍从人体中喷洒出来,染红了周遭的一切。

    她想停止,却无法停止。

    她想闭上眼,也没有办法。

    她只能看着,眼睁睁的看着,人们哀泣、求饶、死去。

    她一次又一次的在心里哭喊着,却连一声都叫不出来。

    她认得的,不认得的,每一个,都惨死在她的刀下。

    不要啊——

    ***独家制作***bbs.***

    他永远不会忘记那可怕的一天。

    混乱是在何时开始的,他其实不是很清楚,他忙着铸剑,完全忘了时间,也没有听到坊外的混乱。

    正当他专注的浇灌着铜液时,夯实的土墙被人撞出了一个大洞,那男人飞撞进来,掉在滚烫的火炉里,男人在瞬间燃烧起来,惨叫着。

    坊里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坏了,他迅速回过身,冲上前去,一把将那男人抓了出来,拿起一旁的毛毡盖到那着火的家伙身上。

    那男人身上的火才刚熄掉,外头已经传来了可怕的尖叫。

    “救命!”

    “救命啊——”

    “不要——啊——”

    “怎么回事?!”

    巴狼回头,话声未落,跑到门口查看外面状况的工匠们,已经吓得转身喊道:“外面打起来了!”

    “敌人来袭吗?”阿莱抓起剑,冲到门边。

    “不,是军队!”在门口的阿霁吓得直指着外头,“守城的士兵们疯了,他们在杀人啊——”

    似乎是在一瞬间,整个工坊就乱了起来。

    巴狼抓起长剑就奔了出去,来到门边,却愣住了。

    士兵们疯狂的挥砍着刀剑、枪矛,砍杀戳刺着平民百姓。

    屋外处处尸横遍野,人们奔逃着、惨叫着。

    军队的人疯了,先冲去的阿莱,手握长剑,和一名小兵打了起来。

    新剑长而利,硬又韧,阿莱胜在剑好,他一剑砍掉了那名小兵的脑袋,小兵的头飞了出去,却仍站着挥着手。

    下一瞬,一股黑雾从他的断颈处冒了出来,直冲阿莱的脸面。

    阿莱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一旁的士兵,拿着长矛就要戳刺跪在地上的阿莱。

    “阿莱!”巴狼上前,挥剑替他架挡,边问:“你还好吧?”

    怎料,阿莱突地起身,抓着长剑,竟和那士兵一起往他这边砍来。

    他没想到阿莱会攻击他,吓了一跳,忙往后仰,才堪堪避过。

    “阿莱!你做什么?”

    他大喝着,但阿莱只是怒目张牙,持剑大力挥舞着攻击他。

    “阿莱!”巴狼左挡右架,被前方两人逼得往后直退。

    “该死的,你疯了吗?”

    他话才吼完,阿莱就跳了起来,双手举剑,往下砸砍;他跳得极高,那根本不是人所能跳出来的高度。

    巴狼不得已,用剑柄打昏了前面攻来的士兵,来不及闪躲上方攻击的他,也只能举剑架挡。

    铿!

    金铁交击,发出清脆声响。

    阿莱跳得很高,下坠的力量比平时要大,巴狼虽以双手握剑,拿长剑挡着,但那巨大的力道,仍压得他的剑往下。

    锵——

    剑与剑因巨力摩擦着,产生了长串火光。

    若非剑格挡着,那长剑必会削到他的颈项。

    阿莱发髭皆张,眼带血丝,脸上青筋暴起,两个男人,面对面的僵持着。

    “大师傅!”站在一旁的里可,看得清楚,高声喊道:“阿莱师傅被妖怪附身了啊!”

    “你说什么?”巴狼吓了一跳。

    里可脸色发白的道:“我老家在南方,我见过这状况,阿莱师傅被妖魔附身了!士兵们都被附身了——”

    巴狼看着眼前呈现疯狂状态的阿莱,猛地抬脚朝他肚子踹去。

    阿莱痛叫一声,往后摔飞出去,突地,一位红衣姑娘从街角转出,眼看就要撞上。

    怕她被去势极快的阿莱撞到,巴狼忙出声警告。

    “小、心!”

    那姑娘回头,却没有闪开,只是抬起手中握着的大刀,几乎是凭着蛮力,活生生就将飞摔而来的阿莱剖成了两半。

    那景象,教人不寒而栗。

    红衣姑娘全身浴血,手中的铜刀,因为砍杀了太多人,已经钝掉了,她歪头看着倒在地上的阿莱,再瞧瞧自己手中钝掉的铜刀。她想也没想,毫不在意的就将那破刀扔了,然后弯下身来,踩着死去阿莱的手臂,拾起他握在手中的新剑。

    阿莱伤口冒出了黑雾,迅即往旁溜得不见踪影。

    堡坊外的广场上,一片静默。

    现场的人全都看呆了,吓傻了。

    直到这时,他们才发现那姑娘的衣并不是红的,她穿着葛麻织成的衣裳,那原本是米黄色的,只是那身衣,现在已被鲜血染成了鲜红。

    她的脸上是血、发上是血,身上手上全是鲜红的血。

    她站起身时,身上的血还在滴着。

    她毫不介意的抹去脸上的血水,用那染血的小手,轻而易举的握着剑,在身前刷刷的挥了两下,然后满意地看着锋利的长剑,微微一笑。

    他们认得那姑娘,这里的人,全都认得她。

    她每天都来,一天三趟。

    来为大师傅,送饭。

    巴狼不敢相信的瞪着那女人,怀疑自己看错了。

    可那的确是她,她的脸,她的手,她的微笑。

    他和她一起长大,娶她为妻,吃她煮的饭,将她拥在怀中,她颈上还戴着他亲手铸造的铜铃,他可能认错其他人,绝不可能错认她。

    “阿……丝蓝?”

    他的声音嗄哑到连他自己都认不出来。

    听到他的叫唤,她回过头,像是在这时才注意到他和其他人的存在。

    她不满的拧起眉,瞧着他;那表情是他认得的,就像是平常有人打扰到她做菜时,不悦的模样。

    “阿丝蓝?”他颤声再叫唤她,热泪不知在何时涌上了眼眶。

    “大师傅……”里可紧张的看着那全身是血的女人,颤声警告道:“她已经不是阿丝蓝了……她被附身了啊……”

    不,不会的、不会的——

    “不会的!她是白塔的侍女,她不会被附身的!”

    巴狼斥责着里可,看着那染血持剑的女子,朝她伸出了手,柔声道:“阿丝蓝,把剑给我。”

    她眯起眼,然后微笑,举步朝他走来。

    所有的人都吓得后退,只有巴狼还站在原地。

    里可惊骇不已,忍不住上前扯着大师傅的手,想拉着他往后跑。“大师傅,你醒醒啊!你看看她身上那些血,她才把阿莱师傅杀死了!那不是阿丝蓝!她已经不是阿丝蓝了啊——”

    “你胡说!”他咆哮着,一把将那小子挥开。

    里可摔倒在地,又惊又怕的看着阿丝蓝朝大师傅走来。

    巴狼看着来到身前满身是血的小女人,她的眼是血红色的,冰冷而毫无情感。

    他心痛不已,滚烫的热泪,在不觉中滑落脸庞,他痛苦的凝望着她,颤声开口,轻问:“告诉我,你没有被附身,对不对?你还认得我的,对不对?”

    她微笑,抬手。

    日,当空。

    剑芒,轻闪。

    扁洁的剑身,映着她的微笑,映着他的悲痛。

    “阿丝蓝——”

    他看着她,大喊着她的名字,但她只是露出纯真而狰狞的微笑,举起的长剑,却还是挥了下来。

    巴狼只能举剑架挡。

    她旋身,回转,舞着剑,身手俐落的朝他劈砍着,一次又一次。

    “阿丝蓝,是我啊!”

    他流着泪,挡住她砍来的一剑,朝她吼着。

    “你醒一醒——”

    他抓住她握剑的右手,她却举起左拳,狠狠的揍了他一拳。

    “我是巴狼啊!”

    他抓着她喊着,但她只是怒瞪着他,再挥来一拳,同时以极大的力道,挣脱了他左手的钳制。

    长剑再度划出一道又一道的剑芒。

    两剑次次在空中交击着。

    他只能惊惧悲痛的举剑架挡着,挡了又挡,挡了再挡,嘶哑的喊着。

    “阿丝蓝!求求你——”

    她的长发在空中飞散,颈上的铜铃在每一次挥砍长剑时,都叮咚作响。

    她挥砍长剑的速度越来越快,力道越来越重,打得巴狼节节败退,几无招架之力,甚至得在地上翻滚才能狼狈的躲开她凶猛的攻击。

    一旁的阿霁扶着被挥倒在地的里可,跪在地上哭喊着:“大师傅!她不是师母了,你得回手杀了她啊!不然她会杀了你的!会杀了你的——”

    杀了她?

    不,他办不到!

    她是他结发的妻!

    是他这一生最爱的人啊!

    可她的攻击越来越厉害、越来越凶狠。

    她没有那么大的力气,他晓得。

    她在之前根本没学过武,他也知道。

    她已经不是阿丝蓝了,他应该要杀了她,但他做不到,所以他只能尽力架挡闪避着,一次又一次的喊着她的名字,试图唤回她。

    长剑划伤了他的手臂、他的脸颊,她挥出的每一剑,都欲置他于死地。

    下一瞬,他被她一脚踢中胸口,仰躺摔跌在地。

    原本紧握在手中的剑,飞了出去。

    她在他爬起来之前,跳坐到他身上,左手猛地钳抓住他的脖子,将他砰然压回地面,右手举起长剑就往他脸面而来——

    他从未想过,他会死在她手上。

    远处,里可和阿霁在哭喊着。

    在那电光石火间,她的轻言笑语,她的温柔婉约,全浮现心头。

    长剑,直落而下。

    她力气太大,剑太快,他来不及闪,也无法闪,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刺下那一剑,以为自己会就此死去。

    但,当剑快速落下的那一瞬间,却突地往右偏了。

    长剑划破了他的脸庞,鲜红的血渗出。

    她不应该会失手的,他被她钳制着颈项,被她压坐在胸膛,他已无处可逃。

    但她失手了,那么近,剑却偏了,只将他的左脸划出了一道血痕。

    长剑深深的插入泥土中,露在土外的剑,只剩下一半,显出她剌出那一剑时,用的力气有多大。

    她仍紧握着剑,他惊讶的看着她,却感觉到她在颤抖。

    坐在他胸膛上的阿丝蓝,对着他发出愤怒的吼叫,但剑仍插在土中,她紧握剑的手,抖个不停。

    她颈上的铜铃,因为她剧烈的颤抖而轻响着。

    那双紧盯着他,冰冷而血红的眼,流出了泪。

    鲜红的泪。

    她闭上眼,握剑的手仍在抖。

    她体内的妖魔想杀他,但她不想,他可以感觉得到她还在。

    “阿丝蓝……”

    巴狼怀抱着希望,抬起手抚着她的脸,哑声轻唤着她的名。

    她又张开嘴,发出另一声痛苦而愤怒的嚎叫,那叫声,像是从她的胸臆中嘶吼出来的。

    痛苦、嗄哑、凄厉——

    泪水滑落他的眼角,他伸出双手捧着她的脸,呼唤着她。

    “阿丝蓝!”

    热烫血红的泪滑过她的脸颊,流过他的双手。

    “啊——”

    她仰天,长嚎着。

    他为她的挣扎感到心痛不已,朝她喊着。

    “回来!回我身边来——”

    风起。云涌。

    刹那间,不知哪来的雨云,遮住了日光。

    她松开了钳住他颈项的左手,以双手拔起了插入土中的长剑。

    长剑停在半空,却仍对准着他。

    她喘着气,低下头来,看着他,血泪潸然。

    “我爱你。”他泪流满面的说。

    在那一瞬间,她像是认出了他。

    他可以从她的眼中看见,那熟悉的温暖与爱意。

    她痛苦的喘了口气、再一口,全身颤抖着,跟着她突然出其不意的奋力曲起手肘,格开了他捧着她脸颊的双手,长剑一转,剑尖从朝向他,变成往上指着天,然后她握着长剑,往左下方一拉,让那光滑如镜的剑锋,划过了她优美的颈项。

    那短短一刹,有如恐怖的永恒。

    他瞪大了眼,不敢相信她会如此做,想要阻止,却已是来不及。

    他看着,他抬手,他叫喊,却不够快。

    没有她快。

    锋利的长剑,划过铜铃,冒出火花。

    虽然有铜铃挡住一些,但那把剑,那把他亲手铸造出来的利剑,划断了材质较软的铜铃,划破了她雪白的肌肤。

    她的血,喷溅到了他脸上。

    断掉的铜钤,叮叮咚咚的掉了下来,落在地上。

    腥臭的黑雾,从她颈项上的剑痕中,随着鲜血一起冒出来,它幻化成原形,朝着他俩发出不爽的鬼嚎。

    “阿丝蓝——”

    巴狼没有理会它,阿丝蓝倒了下来,他跪坐起身,将她抱在怀中,大手紧紧握住了阿丝蓝血如泉涌的颈项。

    那把剑终于脱离了她的手,掉在地上。

    阿丝蓝软瘫在他怀中,却看见那东西试图朝巴狼冲来时,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她白着脸,硬撑起来,张嘴念咒,以她自身的血,在空中写下了澪曾教她的咒文。

    文字一闪,化为金光,直击妖兽。

    它痛叫出声,愤恨不已的咆哮着。

    忽地,远处传来一记号角长音。

    它倏然一惊,回头看着西南城角,跟着又不甘的怒瞪了他和她一眼,这才不爽的飞上天,往西南而去。

    见那妖魔走了,阿丝蓝这才松了口气,再次软倒下来。

    巴狼紧拥着她,大手压在她颈上的伤口,惊慌的喊着:“阿丝蓝——”

    “对不起……我……”她抬起手,抚着他脸上的血痕,哑声开口,“我不想伤你的……”

    “我知道……”他紧紧的压着,泪流满面的哽咽道:“我知道。”

    “我……我很……抱歉……”她喘着气,红色的血泪依然在流,每说一个字,她颈子上那几寸长的伤口就冒出更多的血水。

    他拥着怀中那娇小瘦弱的妻子,心痛得不能自已,热泪不断滑落,滴在她脸上。

    “别……别哭……”

    她抖颤着手,抚去他脸上的泪,“我很抱歉……只有我……不够……”

    她的嘴角咯出了血,无奈又悲伤的看着自己虽费力抹去,他眼眶里却又再次滑下的热泪,她的手已无力,再举不起来,她难过的哽咽,轻咳着血,靠在他肩上,几近叹息的颤声道。

    “如果……如果我的爱……就已足够……令你心满意足……再不介意其他……就好了……”

    她的血流了他满手,染红了他的衣,他用尽全力的压着,它们还是不断的流出来。

    他肝胆欲裂,拥着她,哑声恳求着,“阿丝蓝……求求你……”

    她喘了口气,心痛的看着他,试图对他微笑,却没有办法,只能费力的喘着气。

    “我爱你……”她颤声说着:“真的……”

    黑暗在眼前蔓延,掩去了他的面容,她意识开始涣散起来,她费力挣扎着,试图睁开眼,却只觉得冷。

    “巴狼……巴狼……你在哪里?”她看不见他了,身体也逐渐没了感觉,一时间惊慌了起来。

    “我在这里,在这里。”他紧抓着她试图抬起的手,将她的小手压在脸上,把她更加紧拥在怀,哭着道:“我在这里……”

    “你……你送我的……我的铜铃呢?”她粉唇微颤。

    闻言,他赶紧伸手将落在地上的铜铃,捡回来给她。

    “在这里,铜铃在这里。”

    她想握着铜铃,却握不住,只有泪不断落下。

    他把铜铃放在她手中,大手握住她冰冷的小手,协助她握紧了铜铃,哑声祈求,“阿丝蓝……别离开我……”

    “对不起……不……不能……”她蜷在他怀里,连发抖的力气也没有了,只能泪流满面的,合上了已无焦距的眼。

    泪水,滚落双颊。

    她轻轻叹息,声若游丝的吐出了心中最深的遗憾。

    “不能……陪你……到老了……”

    她的脉搏停了。

    巴狼惊慌不已。

    她已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阿丝蓝……”

    他紧抱着她,不敢相信她已经离开。

    “阿丝蓝,你回答我啊……”

    他颤抖的把脸贴到她脸上,却感觉不到她的鼻息。

    “阿丝蓝……”

    他哽咽的喊着她的名,但她不再喘息、呼吸,也没有任何反应。

    她瘫在他怀中,一动也不动的。

    她的身体,失去了温度。

    “阿丝蓝——”

    滂沱的大雨,在这时落了下来。

    巴狼紧抱着她,跪在地上,仰天哭号出声。

    ***独家制作***bbs.***

    大雨。倾盆。

    杀伐声不知在何时止息了。

    但那突来的沉寂,反而更教人害怕不安。

    堡坊的人,在刚刚那阵混乱中,躲的躲,逃的逃,剩不到多少。

    没有人知道刚刚那阵杀戮是怎么回事,工匠们全都为了眼前的一切,感到震慑,巴狼和阿丝蓝之间发生的事,教人为之动容。

    便场上,到处都是血水。

    血,流成河。

    巴狼抱着阿丝蓝,哀恸不已,哭到声音嘶哑。

    他怀抱着她,轻轻的,小心翼翼的抱着,像抱着最珍贵的宝物。

    大雨,洗去了她脸上和身上的血水。

    他一次又一次的轻抚着她秀丽而苍白的面容,不懂事情为何会变成这样。

    她好瘦。

    怀中的她,轻如鸿毛一般。

    他不知道,她是从何时,变得如此轻,这么瘦。

    他竟记不起来,她是何时变得这么清瘦。

    一个月前?两个月前?半年前?

    究竟是什么时候?

    他从何时竟忘了看顾她?

    从现在开始,你的血,就是我的血。我阿丝蓝在此,以诸神之名,经天地为证,愿与巴狼,结为夫妻。无论生老病死,不离不弃,天长地久,永不分离。

    她的誓言,犹在耳畔。

    她在庙堂里,仰望着他时,那害羞的模样,他依然深深记得。

    我很抱歉……只有我……不够……

    如果……如果我的爱……就已足够……令你心满意足……再不介意其他……就好了……

    他不自觉抱着她摇晃着,痛哭失声。

    被啊,有她就够了啊,他怎么会如此愚蠢。

    心欲裂,如火烧。

    他将脸贴在她脸上,怀里的她已经失去了温暖,逐渐变得越来越冰冷。

    他只是想要得到认同而已,他只是想要拥有归属感而已,他只是想要拥有同伴而已啊……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茫然的看着前方地上,他新铸好,在雨中依然闪闪发亮的锋利新剑。

    因为她总说他是爱吃鬼,当初为了标示剑是他所铸,他还特别在剑首上,铸了饕餮纹,但现在那怪兽裂张的嘴,却像是在嘲笑他一般。

    那是……杀人的武器啊……

    她不安的声音,轻轻的在耳边回响着。

    他一直以为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一直以为他做的是对的,他知道她不认同,但人生在世,总有些事情必须去做,所以他选了,选择去铸造刀剑。

    她妥协了,陪着他,从此没再提过。

    那是……杀人的武器啊……

    剑芒一闪、再闪、又闪,她的眼里,流着血泪。

    对不起……我……我不想伤你的……

    她哭着说。

    啊——

    她仰天凄厉挣扎的呐喊,仿佛还隆隆在耳边响着。

    她温柔悲伤的看着他,格开他的手,狠心刎颈的那一瞬,似乎还在眼前。

    心头颤动抽痛着,他用力的喘着气,全身僵硬的忍着那刮肉的疼。

    他一直以为……她会和他一起白头到老……

    看着那把金光闪闪、锋利不已的铜剑,巴狼紧抱着怀里的女人,悔恨不已。

    那是……杀人的武器啊……

    她说过的。

    他没有听进心里。

    他真的以为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直到现在。

    直到看见她拿着剑,直到她倒在他的面前,直到她为了弃剑,为了救他,赔上了自己的生命,他才晓得他究竟做了什么。

    他,就像是剑首上那贪心的饕餮,已经拥有许多,却还想要更多……

    她说得没错,那是杀人的工具,可直到她死在他亲手铸造出来的长剑下,他才真正晓得。

    他哀痛欲绝的抱着她起身,在大雨中,走进工坊。

    没有人敢挡他,所有的工匠都站到了旁边,阿霁和里可也退到了一旁。

    巴狼将她放到他的火炉旁,拨开她脸上湿透的长发,抹去她脸上的雨水,然后解下自己身上的衣带,替她把脖子上的伤口,轻轻的绑了起来。

    她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一般。

    他抚着她的脸,俯身亲吻她。

    她的唇冰冷不已,他的泪,再次滴落她苍白的脸颊。

    看起来,像是她也跟着哭了。

    胸口再次紧扯着,因她而疼,因她而痛。

    他深吸口气,起身,走回屋外大雨中。

    全部的人,再次让开了。

    他捡拾起地上那两把新铸的剑,走回工坊中。

    “大师傅……”阿霁忐忑的叫唤他。

    他没有理会小学徒,只是抱着那两把新剑,走回工坊中。

    “大师傅,你想做什么?”

    他继续往前走,工匠们惶惶不安的瞧着他走回来,当他们看见他把那两把剑丢进火炉里时,终于惊叫了出来。

    “大师傅,你做什么?你疯了吗?!”

    他转回身,走到那批堆放在一旁土墩上,全新铸好,尚未打磨的长剑前,一把将它们抱了起来,统统扔进了炉子里。

    “大师傅!那些是要交给王上的新剑啊!大师傅——”

    他们惊慌不已,想上前阻止他,却又不敢。

    “你们觉得这些是什么?奖赏?沃地?爵位?在这之前,我也以为是。”

    他继续走到土墩旁,抱起另一堆新剑,回到火炉边,将它们再扔进去。“我错了,这些只是杀人的武器。”

    “可是——”有人不甘心的扬声。

    “可是什么?!”

    他爆出一声低咆,猛地回身看着他们,指着躺在地上的阿丝蓝,痛苦的嗄哑出声,“你们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吗?她被附身后,是拿着我们铸好的刀,一路杀过来的!她亲手杀掉了她认识的每一个人!想停下来,却无法阻止!你们想过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吗?你们想过她有多痛苦吗?你们知道她为什么要刎颈自杀吗?”

    所有还留下来的工匠,心头蓦然一寒。

    阿丝蓝还躺在那儿,冰冷、僵硬,失去了气息,却像一堵高大的墙,阻止他们靠近。

    泪水,滑下巴狼粗犷悲痛的脸庞。

    “这些全是杀人的武器!”他愤怒的说:“阿丝蓝说过的,我却没听进去!”

    他的一字一句,回荡在王坊内,震撼着人心。

    “为了救我,她死了。”他环视着那些人,流着泪,哑声道:“我的妻子,死在我亲手铸造出来的刀剑下……”

    他深吸了口气,一个一个的看着面前的每一张面孔,“她所杀的每一个人,都是我的罪过。如果我还让这些刀剑留下,才真的是疯了。”

    没有人,没有一个人,再敢说些什么。

    他转回身,走到火炉旁的风箱,握住握把,大力鼓着风,将炉里的火燃得更旺。

    火,舞动、跳跃着,燃烧着一切。

    可当剑才要开始发红时,蓦地,一阵地鸣由远而近。

    大伙心头一惊,脸色瞬间煞白,刚刚也有这阵地鸣。

    大地在震动。

    隆隆的地鸣,突然再次响起,一阵又一阵,一波又一波,轰隆轰隆的作响。

    所有东西开始剧烈摇晃着。

    堡匠们全都害怕的奔到了门外。

    “大师傅、大师傅,快走啊!堡坊要坍了——”

    阿霁对着他大叫,巴狼没有理他,只是继续鼓动着风。

    就算屋子坍了,他也要毁了它们,他绝不让这些东西流传下去,一把也不能。

    剑的成分多少,是他亲自调配的,这里的每一把剑,只有他知道怎么做,他还没来得及告诉其他人铜钖成分的比例,和如何让它们更加坚硬的配方,只要他毁了这里的剑,就再不会有人知道该如何制造它们。

    这是他的罪过,他必须亲手结束它们!

    “大师傅——”

    他没有回头,他继续鼓着风。

    堡坊的大门,禁不起那巨大的震动摇撼,轰然一声,整个塌了下来,将他封在里面。

    “大师傅——”

    阿霁在门外哭喊着。

    堡坊的屋顶坍了些在他身上,他也没有停下。

    不知是幸或不聿,那稳稳立在屋子正中央的大梁,虽然歪了些,却没有完全倒塌,替他留了些许空间,残破的墙面,仍有风透进。

    有风,就够了。

    他继续一次又一次的鼓着风,将火燃得更旺。

    坊里的温度,越来越高了。

    通红的火光,映照着他的脸庞,他汗流浃背的大力推动着风箱。

    外头似乎还有人在呼喊,还有人在哭号,他没有理会,只是更加用力的鼓着风,直到亲眼看见那些长剑,全在熊熊烈焰中,逐渐融化。

    ***独家制作***bbs.***

    地鸣,不知道在何时停了。

    当所有新制的刀剑全部融化,他才推开木头、挖开土墙,从倒塌的工坊里,抱着阿丝蓝走出来。

    雨,停了。

    天,黑了。

    他不是很清楚过了多久,失去了她,时间对他来说,已没了意义。

    堡坊外,寂静异常。

    一轮明月,又圆又白,如玉盘一般,高挂在天上。

    他抱着她,一路越过残破的城区,走回家。

    起初,他以为只是天黑的关系,所以街上才没人,但空气里有着血腥和烧焦的气味。

    苞着,他就看到点点的残火,在黑夜中散发着光亮。

    然后,尸体出现了,一具、两具……数十具……

    很快的,他就不再算那些死去的人数。

    城里,到处尸横遍野。

    死去的人,成千上万。

    还活着的,都逃走了。

    在他被活埋的那短短光阴内,这地方,已经变成了一座杳无人烟的死城。

    西南的城墙,被突如其来的大水冲垮了,大水从西南而来,突兀的横过王城,在中间却又拐了弯,由东南而去,将王城分成两半。

    染着血色的隆隆大水,流过城区,冲垮了城墙,冲垮了白塔,也冲垮了途中所经过的一切。

    北城高大的宫殿,被焚毁了,有一半都倒塌淹没在水中。

    看着那条突然出现的河,和雄据在月光下的残破城墙,他怀疑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但很显然,他在被活埋的期间,意外躲过了一场杀戮。

    他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蓦地。

    月光下,传来愉快如银铃般的笑声。

    在这死寂的城中,那笑,显得万分突兀。

    他心下倏然一惊,转头看去,只见西城那边高大得有如断崖的残破城垣上,跪着一名女子。

    是蝶舞。

    但,在笑着的,不是她,是那个突然飘浮起来,在月夜下笑得异常妖艳颠狂的女孩。

    是澪。

    虽然她背对着他,他依然认出了她:他看着她长大,她亲自为他和阿丝蓝主持成亲的仪式,她应该失踪了,他记得阿丝蓝曾为她着急过,但她,却出现在这里。

    澪笑着,轻快的笑着,乌黑的发丝在空中飞扬着。

    “蝶舞、蝶舞、亲爱的蝶舞啊……”

    她吟唱般的看着那跪在地上,和她一同长大的女子,笑着轻声说了些什么。

    蝶舞脸色煞白,泣不成声的仰望着她。

    澪的笑声变得凄厉而狠绝,她扬起了头,瞪着跪着的蝶舞,恨声道——

    “我诅咒你,我要你陪着我一同看尽人世!我诅咒他,我要他在地狱受苦,即使转世,也要他生生世世都死在你的刀下!我要他每次都遭你背叛,我要他清楚尝到背叛的滋味!我要这一个夜晚一再一再的重复上演,直到山穷水尽为止!”

    “什么……”蝶舞双唇微颤,脸上血色尽失。

    “你知道吗?蝶舞。”她掩嘴轻笑,“今晚是满月呢,呵呵呵呵……”

    她挥舞的衣袖在月下笑着、旋转着、吟唱着,“满月啊、满月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那疯狂的巫女,看着那跪倒在地的王后。

    他几乎可以感觉到阿丝蓝也在为眼前所上演的一切而哭泣。

    巴狼心痛的遮住了阿丝蓝早已合上的眼,抱着她,转身离去。

    已经够了。

    真的。

    ***独家制作***bbs.***

    城里的火,时大时小,连烧了好几天,几乎吞噬了一切。

    他将她埋在两人一手打造的家中后院,亲手替阿丝蓝造了一座坟,在坟前种上了她最喜欢的杜鹃花。

    城里还活着的人,都逃光了,没有人敢回到这座被诅咒的鬼城,他们抛弃了这地方,他却仍选择住在这里。

    他要陪着她,天长地久,他承诺过的,他曾经忘记,这次绝不会再忘了。

    他捡拾着城里可用的东西,到上坊里搬来工具和材料,在后院另外造了一个火炉。

    几天后,他在毁坏无人的街上,看到蝶舞。

    她像得了失心疯一般,赤着脚,在街上游荡着。

    “发生了什么事?”他问。

    他必须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看着他,茫茫的,喃喃的,自言自语似的,将所有的经过,全说了出来。

    报齐的愚蠢、她的盲目、澪的愤怒、云梦的无辜……

    这是一场可怕的悲剧。

    或许他应该要恨她,她是造成一切的祸首之一,但他却没有办法,她已经得到了她的报应。

    不忍心看她如此无助,巴狼将她带回家照顾。

    蝶舞没有反抗,只是乖乖跟着他。

    她一直没有开过口,每天只是呆呆的坐着,看着他工作,直到有一天,他搬来陶泥,日以继夜的雕刻着那一切。

    当她认出他所刻画的东西,她才有了反应。

    “你在做什么?”她问。

    “阿丝蓝在哭。”他说。

    她瞪着他。

    “阿丝蓝死了。”她提醒他。

    “我知道。”他嗄声开口,再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一点了。

    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泪水滑落脸颊,然后开始帮他。

    他们是两个疯子,他想。

    两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他继续雕着陶泥,把一切都刻了下来。

    一天又一天过去,他日日夜夜都在阿丝蓝的坟前,雕刻着那巨大的陶画。

    他把事情的经过,全都亲手刻了上去,记录着所有发生过的一切。

    必于这个王朝、大王、王后、公主、女巫,还有那场战争,和那个可怕的诅咒……

    他废寝忘食的刻着,将陶画翻成陶范,再到工坊里搬来铜锡,把它们融成液体,浇灌进陶范里。

    那是很困难的工作,因为那幅画十分庞大,他只有一个人,所以必须要分开铸造,再将它们合铸起来。

    但他的技术很好,该死的好。

    日升。月落。

    月落。日升。

    风吹着,雨下着。

    他的血和泪和在陶泥之中,滴在铜液里。

    巴狼不知道他花了多久的时间,他没有特别去注意,他把所有的心力,都花在铸造这幅画上。

    “你得吃点东西。”蝶舞说。

    他吃了,因为那样才有体力把事情做完。

    “你必须睡觉。”蝶舞说。

    他睡了,却总是流着泪醒来。

    没有阿丝蓝的现实,太过孤寂。

    有时候,他从梦中醒来,会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起床后,便会疯狂的在荒废的鬼城里,四处寻找她。

    在白塔的晒场,在倒塌的城墙,在漫流的河岸,在工坊的大树下——

    巴狼、巴狼……

    他可以看见她笑着朝他挥手的身影,听见她开心叫唤他的声音,但阿丝蓝从来没有真正出现过。

    然后,蝶舞会找到他。

    他会清醒过来,痛苦的回到清冷的家中,继续铸造那幅铜画。

    或许,到了最后,他是真的疯了。

    但没有了阿丝蓝的世界,是怎样都没差了。

    他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将铜画铸完,修饰,磨光,擦亮。

    铸好铜画的那天,又下雨了。

    铜画很大很大,上面有着一切,但他只在一旁小小、小小的角落,刻着她和自己的身影。

    他在炉前铸着铜,她在他身后煮着饭,看着他。

    雨水落在她的脸上,好像她又哭了。

    他急切的用衣袖,擦去她脸上的泪水。

    “别哭了、别哭了……”

    他轻抚着她秀丽的脸庞,仿佛又听见她温柔的声音。

    巴狼,衣服要多穿一件,别冷着了……

    巴狼,这汤我熬了十个时辰呢,你尝尝……

    巴痕,明儿个走师傅生辰,你别忘了……

    巴狼,这手套送你,工作时戴着,就不会再烫着手……

    巴狼,等等,这鱼还烫着呢……讨厌,你这贪吃鬼……

    巴狼……巴狼……

    我爱你……

    热泪,一滴、一滴的滚落,他再次恸哭了起来。

    我很抱歉……只有我……不够……

    她的无奈、她的哀伤淡淡回荡着。

    如果……如果我的爱……就已足够……令你心满意足……再不介意其他……就好了……

    “对不起……”

    他悔不当初的道着歉,满是伤的大手,颤抖的抚过她的脸,一次又一次擦去她脸上的泪水,却怎样也擦不尽。

    “阿丝蓝……”

    对不起……不能……陪你到老了……

    心,痛欲裂。

    他跪趴在画的最角落,哽咽沙哑的唤着她的名。

    “阿丝蓝……”

    他泣不成声的哭着,抚着他此生最珍爱的女子。

    “阿丝蓝……”

    风轻轻、轻轻的吹着,带走了他的呼唤。

    他的泪水和雨水混在一起,再分不清。

    当蝶舞发现那在短短时日内,一夜白发的男人时,巴狼已经跪在那里,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死前,他的手,依然搁在阿丝蓝的脸上,替她挡雨。

    粉色的杜鹃,被雨打残,落了下来,随着汇聚成小溪流的水,流到了他身边,残破的花瓣,依恋的偎在他的裤脚,却无法对抗越下越大的雨水。

    终于,那一抹粉,还是被水流带走了。

    大雨,淅沥淅沥的下着。

    一直下着……

    【上集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玫瑰言情网手机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玫瑰言情网拒绝任何涉及政治、黄色、破坏和谐社会的内容。书友如发现相关内容,欢迎举报,我们将严肃处理。

作品饕餮恋(上)内容本身仅代表作者黑洁明本人的观点,与玫瑰言情网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玫瑰言情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玫瑰言情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玫瑰言情网做最专业的言情小说网,喜欢看言情小说的你,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