掮客 尾聲
作者︰綠痕
    春意枝頭鬧,雲儂坐在院中,看著雀鳥齊聚在院邊那幾棵樹上吱喳吵鬧,那幾株盛綻的桃花杏花和李花,恣意地在風中招展艷容,漫天撩亂的花海幾乎遮住了半邊的天空。

    這年頭,就連花兒都開得這麼不溫婉含蓄……

    明媚的春光下,嚴彥就站在花影中對她微笑。

    雲儂半躺在鋪了柔軟毛皮的長椅上,看嚴彥手上端著一只托盤,上頭盛著幾碟剛自廚房出爐的小點心,她這才覺得,這陣子勤跑廚房練廚藝的嚴彥,似乎是對糕點類的東西特別有天分。

    「你的手藝愈來愈進步了……」她拈了塊色澤宛若黃玉的豌豆黃細心品嘗著,兩眼滿足得幾乎快眯上。

    嚴彥欣喜地看著她陶醉的模樣,「愛妻美德。」

    「這也是媳婦夢想?」

    「嗯。」

    「請好好堅持夢想下去。」她點點頭,一點也不在意他在這方面繼續精益求精。

    「會的。」他伸指撫過她的唇角,抹去了上頭甜品的碎屑後,在她的目光下將帶有她體溫的指尖帶至他的唇邊。

    不只是雲儂這段日子過得很享受,嚴彥在沒有外人來打擾他們這小倆口的這陣子,也過得再美滿不過。

    多虧魔教教主向雲琛給他的那一大袋珠寶,讓他們下半輩子不愁吃喝,不必再收什麼房租,直接解決他倆在財務方面的問題,加上那些煩人的房客此時也都不在莊內,他更是能成天與雲儂膩在一塊恩恩愛愛,這種日子,真是讓他覺得人生再美好也不過如此。

    吃完甜品後,雲儂靠在他的懷里問。

    「對了,房客他們這陣子都跑哪去了?」那三個房客十幾日前說要一起出門買菜,結果買著買著,就買得都不見人影了?

    「不必管他們。」一點也不心虛的嚴彥,輕撫著她柔順的長發,接著又俯身親親她紅潤的雙唇。

    「木頭,你有事瞞我?」他真的以為他瞞得天衣無縫嗎?

    「……」背著她做壞事的某人,很忙碌地眼觀鼻,鼻觀心。

    熟悉的震動感,淡淡地在春風中傳來,雲儂微揚起柳眉。

    「不會是他們回來了吧?」說曹操,曹操就到。

    片刻過後,身負妻令被迫去開山莊大門的嚴彥,才一放人進莊,就見三道旋風直闖進院里,火氣旺旺地找人興師。

    「你這女人,你居然又把我們給賣了!」某三位離莊多日的殺手,一見著雲儂就給她一頓好吼。

    「且慢。」雲儂不疾不徐地抬起一掌,「這回不是我。」

    「不是你還有誰?」

    她指向嚴彥這個主謀,「他。」基本上,故意裝作不知道的她,只能算是從犯。

    什麼?

    「強將手下無弱兵,奸商旗下無良民。」她好笑地看著他們三人,「你們以為他會清純到哪兒去?」

    听了她的話後,龍項頭一個找嚴彥算帳。

    「嚴小子,你還能再相煎太急點嗎?你沒事干嘛告訴宗澤我的老窩往哪?」都說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這下害得他非得另建新廟不可了。

    陶七苦悶地問︰「我又沒踫你衣服,干嘛急于斷我手足……」他雖往情場上常常失利,但也曾勾引過無數朵家花,這個嚴彥對外放的消息,害得他在上個城鎮被一幫悍婦拿著菜刀連連追了十條街。

    韓冰頂著一張劫後余生的冷臉,湊至嚴彥的面前與他對瞪。

    「給我個不殺你的理由。」這小子到底是跟向雲琛說了什麼,害得他無論往哪走,都有大批如影隨行的魔教教徒,隨時準備把他逮去魔教總壇進貢給教主人人?

    嚴彥無視于他們三人的滔天怒火,慢條斯理地開口。

    「我剛成親。」

    「所以?」

    「所以都給我滾出去,少再來礙事!」也不想想他們都賴在他家多久了。

    當院中數名殺手吵成一團,一時半刻間也沒有熄火的跡象,置身事外的雲儂再次躺回椅上,正欲再嘗嘗味道甚好的豌豆黃時,龍項突然自同行中脫身蹲在她的椅旁問。

    「我說弟妹,咱們都這麼熟了,不如就打個商量吧?」

    她秀眉微挑,「可你明知我不欺生只殺熟。」

    「無妨,只要事情能辦成就行。」龍項也不管她這人缺不缺德了,眼下能解決問題最重要。

    「該不會又是宗澤吧?」她想了想,然後納悶地問︰「他不是不與你切磋了嗎?」

    龍項一臉很想抓狂,「可他卻改成了與我每月一日的坐下來靜心探討武學!」

    「……這麼有意義?」

    「你說他這不是折騰我嗎?」他就一個粗人而已,哪有可能規規矩矩地坐下來與宗澤討論劍招該怎麼擺?

    雲儂拍拍他的肩,語重心長地道︰「難得盟主大人這麼看得起你,你就去與他一同醉心武學吧。」

    「別逗了!」

    韓冰急不可耐地推走了龍項,跟著對她這名號稱退出江湖的掮客求助。

    「幫我。」

    她兩手一攤,「在下何德何能?」

    「只要讓向雲琛對我死了那條心就行。」隨便她要耍什麼陰損的主意都好,他再也不能忍受那群魔教教徒無限幽怨的目光了。

    「愛莫能助。」開玩笑,要她去跟那位從不講是非道德,更無視禮義廉恥的人打交道?她別被啃得尸骨全無就是祖宗積德了。

    他咬咬牙,「錢不是問題。」

    「但我的人品很有問題。」

    「你……」

    「總之我得罪他不起,您老另請高明吧。」她都听嚴彥說向雲琛是他半個朋友了,為了自身安危著想,她不能不給他的朋友面子。

    「……那我要續約。」韓冰在遭她拒絕後,忽地冒出一句話。

    「續什麼約?」她茫然地眨眨眼。

    韓冰硬塞給她一張銀票,也不管她是否答應。

    「那間客院就繼續租給我了,這是房租。」惹不起他還躲不起嗎?

    雲儂一骨碌地自椅上坐了起來,「有你這麼強租的嗎?」

    「換我了換我了……」陶七很快地擠走韓冰,將雲儂當成一塊香噴噴的上肉般地瞧著她。

    她抖了抖身子,「你想干嘛?」

    「我、我想娶媳婦!」她這名掮客實在是太有本事了,不管是江湖風波還是武林盟主、魔教教主都能擺平,那麼他是不是也能把希望都寄托在她的身上?

    「我像媒婆嗎?」她沒好氣地揚起手,一拳揍向他的頭頂。

    「不然……不然我想名揚天下!」這樣到時候一樣會有一堆美女會追著他跑。

    她簡直想扁人了,「我是能治好你的長舌病,再把你重新打包過一回不成?」

    「等等,房東我還沒說完,你別走啊……」陶七慌慌張張地想攔住夠氣得大步遠走的房東大人。

    嚴彥只身站在通往主院的小徑上,一夫當關地攔住充滿了各種私欲的眾位房客。

    「我退出江湖了。」他語氣陰沉地道。

    「哦,恭喜。」很敷衍的聲音。

    「所以小儂也跟著我一塊退出江湖了。」這點他早就不知說過多少回了,偏偏他們就是當作沒听見。

    眾人齊聲反對,「那可不行!」她比他管用多了。

    「她是我媳婦!」

    「知道啦。」沒人想理他。

    「知道就快滾!」

    「就跟你說我們有別的原因嘛。」厚顏無恥的殺手們照樣把他趕一邊去。

    站在主院里看著滿莊百花盛開的美景,再側耳聆听著不遠處一堆男人吵吵嚷嚷的聲音,雲儂一手撫著額。

    「還隱居呢,這都快成殺手莊了……」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掮客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綠痕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