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碴丈夫 尾聲
作者︰陽光晴子
    一年後,柳浪平和陳馨圓,連勁之和柳熾嫣雙雙步入禮堂,由于陳容寬高喊怕寂寞,因此這兩對新人在眾人口沫橫飛的勸慰下,一起生活在陳容寬的雙並別墅里。

    日子在熱烘烘的氣氛中度過,雖然甜蜜,但陳馨圓冒險犯難的精神卻更上一層樓,連死里逃生的柳熾嫣也愛上了臥底的刺激感,弄得柳浪平和連勁之這兩名\"找碴良人\"根本沒有多余的精力去提那些大尾流氓,成天膽戰心驚的和這兩個小女子斗法

    \"別生氣了,OK!?黑鷹。\"車子內,陳馨圓撒嬌的親了柳浪平一下,雖知道他有理由生氣,但總希望他能稍熄怒火。

    這些日子,她為了要當一名除奸鏟惡的警方線民,她化身為摩登酒店女郎進入一家由大幫派在幕後主持的大酒家上班,想獲取一些黑道內幕,結果,內幕還沒得到一了點,倒是被出差到南部回來的老公逮個正著。

    盡管她費盡唇舌說了一大堆\"忠肝義膽、忠貞愛國\",到最後的\"消滅共匪,人人有責\"的借口,但換來的仍是他的一記大白眼及怒吼的車速。

    \"我是你的丈夫,你的安危就是我的責任,\"他冷冷的道,\"你似乎忘了這一點了。\"

    \"反正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坐在你身邊?別那麼緊張嘛!\"她無辜的朝他眨眨眼。

    柳浪平瞟了她一眼,想起在酒店內,她穿得像個花枝招展的交際女和一名男子賣弄風情的模樣後,他實在受不住的付費將她\"帶出場\",也許,明天黑白兩道就會傳說紛壇,黑鷹在結婚後也開始\"喝花酒\"了。

    他再次瞄了頭發高高挽起,一臉厚厚彩妝,一身低胸亮片禮服的小妻子,難怪酒店內那一大群黑白兩道的人物都認不出她是他的妻子,連身為丈夫的他也是在睜大眼楮再三打量下,才確定這妖艷的豐胸美人是他黑鷹的清純妻子。

    他在心中暗嘆一聲,他實是該花點時間管教管教她,免得以後真的又出什麼摟子!

    陳馨圓一邊拆掉發夾,一邊拿了團化妝棉擦拭臉上濃妝,而後,又罩了件T恤穿上再褪去亮片禮服,然後再套上牛仔褲恢復成柳浪平心愛的純淨模樣。

    然而,在這一項項換裝下,她仍嘀嘀咕咕、滔滔不絕的解釋她必須在那里當線人的原因,使得柳浪平忍不住譏諷的刺探,\"我看你是怕傷了那些圍著你團團轉的男士的心是不是?\"

    嘟嘟嚷嚷的她根本未細听他所指何事?她愚笨的火上加油頻頻點頭外加Sayyes!他氣得猛踩煞車,她倏地往前一傾又趕忙回身抱住他,不平的道︰\"你干麼?\"

    \"你已經結婚了!\"他瞪著她。感覺自己表錯情時,她撫上他的頸項,輕聲細語的柔聲道︰\"那只是作戲嘛,我的角色是酒家女啊。\"

    他抿緊嘴一臉冷俊。

    呼!氣沖沖的,一句話都不說了!那她也學著\"沉默是金\",免得他那一腔怒火一觸即發!

    一路上兩人是各想各的,一句話也沒再聊,因此一回到家後,即各懷心事的走進客廳。

    很明顯的,柳浪平的怒火並未因路上這段沉寂的時間而有降溫,俊臉上是狂風巨浪顯現,而陳馨圓則有如喪家之犬,一句話也不敢吭,就怕不小心踩到地雷。

    一見到他倆,張媽仿佛遇到救星般的緊拉著柳浪平,\"白鶴和熾嫣在書房里不知在吵些什麼?老爺和夫人又去參加喜宴\"

    陳馨圓的晶瑩大眼馬上一亮,救星出現了!

    柳浪平皺著眉頭,\"我明白了。\"他眼楮手快的捉了想溜上樓去的妻子,被逮著的她是一張苦瓜臉。

    他知道她想做什麼,在他們婚後,爸和老頑童曾在這兒玩起一次貓捉老鼠的游戲,也在那時,他才知道原來這棟別墅里是機關重重,而他們的臥室里也有密道直通書房,她一定又想听了。

    \"跟著我,哪兒也不許去!\"他低聲喝斥。

    一步步的,她心甘情願的跟著他走到書房。

    他懂不懂啊?若直接跟白鶴他倆談,他們一定會瞞東瞞西的,這哪有\"偷听\"清楚嘛!真是一點常識也沒有,她在心里直嘀咕,埋怨這一點間諜細胞也沒有的丈夫。

    書房忽然傳來男女相互的吼叫聲。

    \"我偏要去!\"柳熾嫣大聲叫喊。

    \"不準!\"連勁之的怒吼聲隨即壓過柳熾嫣的聲音。

    天,震耳欲聾耶!這麼大聲,仿佛在比誰的聲音大似的,柳浪平及陳馨圓心有靈犀的互看一眼後即大步跑至書房。

    一進書房,連勁之夫婦的臉色簡直是在比臭的!

    \"大哥?\"柳熾嫣一見到丈夫的同盟至友,直覺的就想往外跑,可是連勁之的動作更快,一手就抓住她,\"你給我坐下!\"

    陳馨圓看了不禁搖頭,怎麼他\"抓人\"的功夫跟她老公一樣高明!

    連勁之不懂憐香惜玉的用力將她推入坐。

    \"夠了,白鶴,她是我妹!\"

    明知道一定是妹妹這次答應上級要深入緬甸,揪出另一名國際毒梟的事惹得白鶴怒焰沖天,但見白鶴這樣粗魯的對待妹妹,他還是看不過去。然而,再細想這情形,他不由得在心中呻吟,老婆是個惹禍精,而妹妹再加上她的夫兼好友,這一團亂全都是麻煩!

    說起來,在場的四人中,就只有一個人最高興,那就是陳馨圓,她特意挑了個好位子坐下,好觀看其他三人的表情。這下子,老公不得不分心,轉移攻擊對象,他就不會將大炮正對著她炮攻了,真是吉人天相啊!

    \"黑鷹,你一定知道熾嫣她竟然要求上級讓她和我一起到緬甸,我要她退出,她卻不肯。\"連勁之火冒三丈的道。

    緬甸!陳馨圓快速的瞄了不發一言的柳熾嫣,一股快樂到極點的強烈參與感再次在她身上的每個細胞舞蹈。

    頭疼的柳浪平並沒有錯失妻子躍躍欲試的高昂神情,他走到妹妹身旁,\"熾嫣,那里龍蛇雜處,危險性\"

    \"我要去!\"柳熾嫣抬起頭來,堅決的打斷他的話。

    他看著她這一張倔強成熟的臉,清澄的眼眸明白顯示出她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不得不承認婚後的妹妹確實長大了。

    \"白鶴,我恐怕幫不上什麼忙。\"他蹙著眉嘆道,表情有些愧疚,然而,在沉吟一會兒後,他看著柳熾嫣道︰\"緬甸是幾個毒梟的大本營,我還是希望你留在國內,讓白鶴去就好了。\"

    \"對,那真是太危險了,你真不該去的,對不對?黑鷹!\"陳馨圓霍地出聲附和起丈夫的話。

    \"小嫂子——\"柳熾嫣訝異的看向陳馨圓,她以為小嫂子會支持的,怎麼?

    識時務者為俊杰,真是對不起了!陳馨圓在心里道歉,她明白現在自己只有幾兩重,若這時還不自量力的幫助熾嫣,豈不是被大炮攻得連炮灰都找不著。她現在是自身難保啊!她才不會使得去招惹身旁這位大暴君呢!當然,等到\"警報解除\",她還是會跟著去緬甸湊熱鬧的。

    柳浪平嘆了一聲,深邃的黑眸凝視著連勁之,\"我們到底是怎麼了?熾嫣如此,馨圓也是如此,我剛剛才將打扮成酒家女的她從一群流著口水的狼人中拉了出來,而她竟還想套一些黑道消息!?\"

    聞言,柳識嫣直覺的道︰\"小嫂子,你這樣在太胡鬧也太危險了!要是又踫到陸森發或康律生那樣的人

    \"沒錯,你應該退出,還有你熾嫣,你們都該退守到家庭線上。\"連勁之一一點名,口氣堅定。

    \"不,我不要!\"

    \"我也不要!\"

    兩女有志一同的大聲拒絕。

    不過,柳熾嫣馬上又轉向陳馨圓駁斥她的話,\"我行,可是你不行!\"

    \"我們要同進退,熾嫣!\"陳馨圓緊拉住小姑的手。

    \"不可以,小嫂子!\"柳熾嫣堅決的搖頭並企圖撥開她的手。

    \"我們都是女人,理應站在同一陣線。\"陳馨圓亦步亦的緊動著她。

    \"不行,小嫂子!\"

    \"可以嘛!熾嫣。\"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

    \"熾嫣,我會是你很好的夥伴,我們可以一起去當臥底,幫黑鷹逮到喬森仔那個槍擊要犯後,然後再跟白鶴一起到緬甸去,好不好?\"

    \"不不不,絕對不行!\"

    兩個女人互相爭執不已,本都忘了她們身旁臉都綠了的男人,連勁之搖搖頭突然附耳在柳浪平的耳畔呢喃了幾句,柳浪平忍俊不住的笑了出來。

    連勁之擁住柳熾嫣大步的往他們的臥房而去,絲毫不理會她的抗議。

    而柳浪平眼明手快的捉住另一個腳底抹油正準備開溜的陳馨圓,感性的道︰\"好了,我們也回房去談吧!\"

    陳馨圓的頭皮發麻,黑鷹的性感都是有詐的,那代表——她陡地大叫\"不,我不要,我今晚要和爸媽睡。\"

    \"不行啊,要老公老婆Sayyes的方法是你教的,而白鶴現在都拉熾嫣去執行了,我們怎麼可以不做呢?\"他炯炯有神的眸子緊緊鎖住她的。

    她語塞,靦腆的看著他攔腰抱起自己,朝臥房而去。

    是啊,旖旎的夜孕育的就是激情的奔騰纏綿,只是兩對夫妻的臥房里藏了好幾台迷你、超迷你的小型收錄音機還有好幾百卷紀錄著欲火、要求與耍賴**之音

    全書完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找碴丈夫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陽光晴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