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狐狸精 第九章
作者︰陽光晴子
    「二哥,你等一等,我有話跟你說。」黎琬倩見黎皓從宮紫燕的房間走出後,忙跟在他後頭叫道。

    黎皓抿嘴不語,腳步未歇。

    她深吸了一口氣,看看四周沒有人後,她大步的追向前去,擋在他的前面,搓搓寒毛倒豎的雙臂,啞聲道︰「你不該抱她、吻她的,因為她是只狐狸精。」

    聞言,他冷哼一聲,欲越過她走過去。

    她伸直了雙臂再次擋住他,心驚膽戰的道︰「我沒有騙你,二哥,她真的是,而且我剛剛躲在窗口時也看到她的狐狸尾巴跑出來了,再來是她的耳朵,還有手腳、身體全部會芝成狐狸的!這就是近日我們不敢招惹她的原因,我們很怕她。」

    「簡直是一派胡言!」他冷冷的睨視著她,「黎琬倩,我們—向井水不犯河水,你最好別惹上我。」

    黎琬倩眼眶一紅,「我知道你不喜歡我,可是——可是我喜歡你啊,娘知道我不會將宮紫燕是狐狸精的事向大哥及嫂子說的,可是她卻怕我會向你通風報信,因為她知道我對你的感情不同……」

    「我沒有閑情逸致听你胡說八道。」黎皓冷冷的打斷她的話。

    「我說的都是真的,賈員外請了一個秦大仙來作法攝取宮紫姻的魂魄,要她听命的嫁給賈俊男當妻子,可是就在宮紫燕吃下我和娘偷放在菜肴里的符咒的第七天,賈家的家丁就將我和娘全找了去,說她是狐狸精變人的事,另外;他還拿了她的元神給我們看,」再過幾天;等秦大仙做完法後,她就會現出原形了,到時候你就會知道我不是騙你的了。「一說完,她即反身掉頭離去。

    黎皓撇撇嘴角,闊步的朝東院而去,只是他突然想到宮紫燕這幾天身子的不適,還有剛剛妹妹的奇怪言談。

    會嗎?他眉頭一緊,一回身,再次朝宮紫燕的閨房而去,只是在看了只剩一小簇燭光的房間後,他搖搖頭。她該是睡了吧!輕嗤一聲,他自諷道︰「我在想什麼?居然會想念黎婉倩的話?」

    這一次,他將她的話放諸腦後,筆直的走回東院。

    第二天,宮紫燕意外的沒來東院,黎皓在擔憂之余,快步的來到西院,卻看到黎展彥及抱著安平的宮隻香站在宮紫燕的門外。

    「怎麼了?」

    「這幾天紫燕雖然不舒服,但早上都會過來看看安平,但今早卻沒過來,隻香和我一緊張就抱著女兒過來,結果紫燕卻說她像是長了什麼怪疹子,叫我們全別進去。」黎展彥擁著女兒面露憂心。

    爆隻香接著繼續道︰「可是我們要請個大夫來看她,她又說不要,還說若我們堅持請大夫來,那她就要回善惡之島‘,永遠不來看我們了。」說到這,她的眼淚也跟著下來。

    「怎麼會?」黎皓眉頭緊皺,走到房門舉手敲門,「紫燕,是我,你怎麼了?」

    黎皓來了了!房門內的宮紫燕一听到他的聲音,馬上—把眼淚一把鼻涕。

    她淚跟汪汪的看著銅鏡,鏡子內,她仍是一張花容月貌,但兩只微尖的狐狸耳朵卻也清晰可見,她喃喃自語的哭道︰「這下可好了,連兩個耳朵也跑出來見人了,叫我怎麼出去見他?」

    「紫姻,你還好吧?我進去看看你。」

    「不,你別進來,我有病,可能會傳染的!」她急忙大喊。

    「胡說,昨天還好好的,怎麼會有病?」他面色凝重的回答。

    「真的,就臨時生病了,我這幾天身子都不好,也許早就有病了,只是到今早才發病。」為了避開他,她只好胡謅一通了。

    「那也管不了了。」

    黎皓話語一歇即推開門走了進來,嚇得宮紫燕趕忙跳上床去,拉了棉被遮住狐狸尾巴,另一方面也將長發弄亂,披頭散發的蓋住兩個耳朵。

    看著黎皓一群人全走了進來,她暗暗呻吟一聲,希望老天保佑別讓她現出原形,要不然,她真的得死了!

    至于為何求老天而不求神泉之靈?因為在今早起身照鏡卻發現自己跑出兩只狐狸耳朵後,她就眼神泉之靈東求西求的說了許久的話,結果那兩只耳朵也沒有消失。

    爆隻香將女兒交到丈夫手上,即來到她床上坐下,「你的臉色好蒼白,不過,並沒有什麼疹子啊!」宮隻香邊說邊將她披上臉頰的黑發朝耳後撥去。

    心神不寧的宮紫燕慢了半拍,回過神她用手慌亂的要遮住耳朵,但黎皓三人臉色已然大變。

    爆隻香嚇得縮回了手,顫抖著聲音道︰「妹妹你的耳朵——」

    黎皓倏地欺上前去,伸出手撥了宮紫燕另一邊的長發,另一只嬌俏可愛的狐狸耳朵也出現在眾人眼前,他看傻了眼,啞著聲音道︰「你——你真是個狐狸精?」

    聞言,她淅瀝嘩啦的哭了起來,滿臉淚雨的哽咽道︰「你們都看到了,還要問!你們是不是準備殺我了,因為我不是人?」

    黎皓凝視著她半響,突然回過身匆忙的將門給鎖上,再急忙的走到床前,「這是怎麼回事?我不相信你是狐狸精,不過,你這樣子讓別人看到了,也許會被當成妖怪活活的燒死!」

    「黎皓,你還相信我?」宮紫燕哭倒在他的懷里。

    「別哭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黎皓的腦海不禁想起昨晚黎琬倩跟他說的話。

    爆隻香見了妹妹那模樣差點沒昏厥在丈夫懷里,只是在听了黎皓的話後,她明白目前得先將妹妹平安的送到其

    他人煙稀少的地方才會安全。

    而黎展彥哪曾踫到這種事?只是這會兒有妻女,還有弟弟在一起,再加上宮紫姻看起來不僅無害還可憐兮兮的,他怯懦的心才平穩了些。

    「這故事很長,可是全是真的,而且我也不是故意欺瞞你們大家的。」在說完這個開場缸後,宮紫姻說起了狐狸島、守護神泉之靈、遇難後被無名及宮冠谷救起的一連串故事。

    眾人听完她的故事是怔愕無語,宮紫姻吸了吸鼻子,稍微撩高裙子露出那截狐狸尾巴,再稍微撥開領衫,讓他們瞧瞧已從胸口移至脖子的那塊琥珀玉,「這就是神泉之靈寄居之地,只是我也不知道神泉之靈的秘密,這十七年來,它也不曾答應過我的任何請求,也不曾再發過琥珀色光,直到最近,它開始動了,但是我也不知道它為什麼動?」

    眾人屏氣凝神丁好半晌,末了,黎皓深深的吸了一口長氣,「看來,為了讓你能恢復成人形,我得走一道賈府了。」

    「賈府?」眾人異口同聲的道。

    「這跟他們又有什麼關系?」宮紫燕一頭露水。

    輕嘆一聲,黎皓將昨夜黎琬倩告訴他的話全轉述一遍,

    眾人這會兒才恍然大悟,而宮紫燕也總算明白了自己為什麼會無緣無故的現出原形。

    她大步的跳下床,「該死的臭大仙,我要過去親自將他活砍了!」

    黎皓趕忙攔住她,「不得,這樣的你根本出不去,一出去怕就被人叫妖怪給燒了。」

    「這——」她語塞。

    「黎皓說得沒錯,你和我待在這兒,讓他去處理吧!」宮隻香點頭道。

    「姐姐,你不怕我嗎?」

    她搖搖頭,「我的幸福是你幫我找回來的,我怎麼會怕你?」

    爆紫姻心一熱,哽咽無聲。

    「有、有什麼我做得到的,我也想幫忙。」黎展彥出人意表的吶吶道。

    爆隻香望向他,淚跟相對,覺得這個丈夫好像又成長許多了。

    「那好,你就困住大娘和妹妹,讓他們不到紫燕的房里來,琬倩已經知道紫姻的狐狸尾巴跑出來了,她應該會向大

    娘說去,大娘的個性較陰狠,我們得防著她。「黎皓冷靜的做出指示。

    「我明白。」

    「我這會兒就去一趟賈府,將那個神壇破壞,看看能不能讓紫燕恢復原形。」

    黎皓再深深的望了「半人半狐」的宮紫燕後,隨即轉身而去,而黎展彥也跟著離開。

    房間里一下靜默許多了,宮紫燕看看姐姐再看看她懷中的安平,幽幽的道︰「姐,我想離開這兒回善惡之島去。」

    「這?為什麼?」

    爆紫姻心一酸,淚如泉涌,「我不想讓黎皓看到我變成狐狸的樣子。」

    「胡說,等他將那個神壇破壞後,你就可以……」

    她搖搖頭,「那又如何?他已經知道我是個狐狸精了,他不會再愛我了,他說過他不會吻一個牲畜的,那他又怎麼會去愛一個牲畜呢?」

    「你在胡說什麼?黎皓不會這樣的。」宮隻香握緊她的安慰道。

    「他會,他剛剛連聲安慰都沒有,我知道他心里一定懊悔極了,他怎麼會愛上我這只狐狸的?但道義使然,他又不能馬上對我棄之不顧,所以……「宮紫姻抽抽搭搭的哭了起來,」等他破壞神壇之後,他也一定不會理睬我了,因為我是妖怪、是牲畜!「

    「紫姻,你別這樣想好嗎?」宮隻香的眼眶也紅了。

    「我想離開了,我不想面對那一刻,不管我能否變回人形,但我相信在善惡之島我仍能生存的,你幫我準備馬車好嗎?」

    看著哭成淚人兒的妹妹,宮隻香無言了,妹妹的話也並無道理,黎皓雖然正直,對妹妹也有一份旁人可以察覺的特殊情愫,但他能接受狐狸變身的妹妹嗎?這段人狐戀情……

    思忖再三後,她拍拍妹妹的手,「好吧,我這就去安排,不過,你別讓其他人時到這兒來,明白嗎?」

    「嗯。」看著姊抱著安平離去後,宮紫姻走到鏡台前,看著位在脖頸的琥珀玉,再看了那一對狐狸耳朵,她心一沉,突然用力的抓著那塊玉,哭泣的道︰「我不要當你的守護者了,你給我離開!」

    不過,無論她如何的一試再試,即便將細皮嫩肉的肌膚抓得皮開肉綻、鮮血直流了,那塊玉仍嵌在那兒動也不動。

    「你纏著我做什麼呢?我守候了你十七年多了,而狐狸島的每一只狐狸還有仙主,哪一個不是費盡心力的在守護你,結果他們得到什麼?我又得到什麼?現在這副模樣出還會被人當成妖怪給燒了,你到底是什麼神泉之靈?你若是,你就將我變成真正的人啊!可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你從來也沒有答應過我的請求,而我懷疑你根本什麼都不是,我們全被你給騙了!」

    看著沾滿鮮血的雙手,她美眸閃過一道冷光,她陡地拉開櫃子,從里面拿出一把剪刀,「我就是不要命了也要將你趕離我的身體!」

    她將剪刀對準那塊玉,閉上眼楮,用力的向它戳下去,下一秒,她只感到鮮血奔涌而出,一道琥珀色光映亮了眼眸,她身子也軟趴趴的倒下……

    「黎二少,那個秦大仙法力高強,我們都不敢招惹他了,你還是放了我兒子吧!」賈員外心驚膽戰的看著一走進他家,便押住他兒子威脅他帶自己去見秦大仙的黎皓。

    「廢話少說!」黎皓冷著一張俊顏,「再不帶我去,我就讓你兒子先下地府去見閻王。」

    「不不不,使不得啊,黎二少,」被反扣住手的賈俊男嚇得差點沒有屁滾尿流,他吞咽一下口水,「我帶你去,我知道在哪里,你別殺我啊。」

    「俊男,若是觸犯了大仙,大家都會沒命的。」賈員外還不想那麼早去見閻王。

    「爹,那也總比我一人死掉的好吧!」

    「你——」賈員外氣得差點沒有暈過去,無奈的是他又是一代單傳,他冷汗直流的走向前去,「好好,黎二少,我們帶你去,希望你能制住那秦大仙,我們以後再也不敢再耍這種陰的,這些天我們的日子也不好過啊……」

    惴惴不安的賈員外邊念叨邊引著黎皓穿過長廊,走過花園錦簇的亭台、九曲彎橋,再穿過一段曲廊來到後院,走進一間獨棟的房子里。

    賈員外比比一面放滿了古董花瓶的牆面,「推開這道牆,從秘道下去,秦大仙和神壇都在底下,我們就不跟你下去了。」

    「不行,一起走。」在江湖多年,黎皓早識人心陰險,他冷峻著臉將那面活動的牆推開後,示意賈員外父子帶頭先行,兩人互視一眼,苦著臉、垮著肩,一步一步的步下台階。

    來到地下室,一股冷風涼颼颼的,一個貼滿符咒、八卦的神壇上不見香煙裊裊,卻已被人劈得亂七八糟,而神壇兩。旁的蠟燭也是殘破不堪,看起來是一片狼藉,黎皓產四處探視下卻不見那名秦大仙。

    「人呢?」他怒哼一聲。

    「這……不、不知道啊,」賈員外顫抖著聲道,「自從知道那個美人是個道道地地的狐狸精後,我們就沒來過這兒了。」

    話語一歇,秦大仙突然滿身是血的從階梯上跌跌撞撞的翻滾下來,而他的手上正是收著宮紫姻魂魄的那只陶罐。

    「秦大仙,你怎麼會這樣?」賈員外嚇得倒退了好幾步,

    和兒子抱成一團。

    黎皓上前一步,用力的將他手中的陶罐搶了過來,「這就是宮紫姻的元神?︰‘

    秦大仙似乎和他人經過一場激烈的打斗,全身浴血的他意識已有些模糊,他喃喃的說著,「那個男人說他聞到同族的氣息,就闖到我這兒來了,那個男人也懂仙法,技高我一籌後,搶了我手上的陶罐,在看到里面的狐狸精元神後,

    逼問我足從哪一個人身上攝得來便扔下這陶罐離開了。「

    黎皓拿來了陶罐,突然間琥珀光亮乍現,陶罐成丁透明的玻璃罐,里頭清晰可見一只沉睡的狐狸,不過,在眨眼間,那只狐狸卻轉變成人形,「這——」

    他將陶罐拿到奄奄一息的秦大仙身旁,「說,這是怎麼一回事?」

    秦大仙費力的睜開眼楮,見狀,詫異的瞪大眼,頻頻搖頭,「不,這是不可能的,她的元神不可能變成人的,再厲害的妖魔鬼怪都不可能,那是元神啊!」

    黎皓冷哼一聲,「我看是你是作怪,照這樣說,她根本是個‘人’是不是?」

    秦大仙兩眼一翻,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哎呀,死人了!」賈家父子驚慌趕忙往樓梯跑去。

    而黎皓握著那個陶罐,腦中一閃,「糟糕!秦大仙口中的男人也許已經去找紫姻了。」當下,他帶著陶罐急忙的離開賈府。

    鄭丕文看著和衣躺在床上沉沉睡著的宮紫姻,真沒想到這個美人就是守護神泉之靈的小狐狸精。

    難怪,難怪那日他的仙術全都失靈,因為她身上有神泉之靈這個寶貝!哈,真的感謝那個臭道士玩了攝取她元神的把戲,要不然他還找不到她呢!

    他俯下身子解開她的衣衫,脫了她的肚兜,但令他錯愕的是她美麗誘人的胴體上並無任何神泉之靈攀附的痕跡。

    「不,不可能的,怎麼會不在她身上?」他激動的察看luo著身子的她,但就算他檢查了每一個部位,他仍失望了。

    難道神泉之靈離開了?那它會去哪里「仙主說過神泉之靈在沉睡六十年後將會蘇醒?難道它醒了?

    「紫姻,馬車準備好了,我剛剛回房去收拾些東西,因為我實在不放心,所以找跟你一起回去,這一路上也有照……」一路走進來的宮隻香在驚見妹妹赤身露體外,床沿還坐了個大男人後,不禁失聲尖叫,「來人啊——」

    鄭丕文一旋身捂住她的唇,「別叫,我要離開了。」

    「你——你對我妹妹做了什麼?」她顫抖著聲音道。

    「什麼也沒做,只是脫光了她的衣服……」他倏地住了口,因為身後有掌風襲來,他身子一閃,躲開那道雄厚的掌風。

    爆隻香則趕忙快步的走到床上,拿了被子蓋住妹妹赤luo的身子。

    怒焰凝熾的黎皓再擊出一掌,但一道青光襲來,他全身竟動彈不得。

    鄭丕文邪邪的笑了笑,「我不想傷人,不過,我也沒有多余時間和你比武。」

    「你是誰?」黎皓蹙起眉頭看著這個外貌比女人還美,但卻帶著一股邪氣的男人。

    「重要嗎?」鄭丕文冷凝一笑。

    而此時,躺在床上的宮紫姻幽然的醒了過來。

    「還好嗎?紫姻?」臉色蒼白的宮隻香連聲問道。

    爆紫姻搖搖頭,伸手摸了摸脖子,那兒竟光滑無比,既沒傷痕亦沒血跡,她趕忙坐起身來,卻又發現自己全身赤luo,狐狸尾巴也不見了,她詫異的再摸摸耳朵——那兒已恢復正常了,可是她脖子的那塊琥珀色玉卻也不見了,「奇怪,這是怎麼一回事,我昏睡了很多天了嗎?」

    一抬頭,她才注意黎皓動也不動的僵立在門口,而屋內還有一名俊美的陌生男子,她拉緊了被子,局促不安的道︰

    「你是誰?你將黎皓怎麼了?」

    鄭季文瞄她一眼,「我是誰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身上的神泉之靈已經蘇醒了,它走了。「

    此言一出,黎皓等三人全怔住了。

    「你就是紫姻故事里的黑狐精?」黎皓思索一下,脫口而出的問道。

    鄭丕文笑了笑,轉向宮紫姻,「看來你對這些‘非同族’的人還挺有信心的,居然將狐狸島及神泉之事全跟他們說了。」

    「那你真的是……」她的淚眼凝聚,就是他毀了狐狸島。

    「她和我們已是同族了。」黎皓出入意表的正聲道。

    爆紫姻愣了愣,「這,不可能的。」

    黎皓望向鄭丕文,嘲諷道︰「既然你是狐仙,對黎皓又有何懼?」

    鄭丕文睨他一眼,長袖一甩,黎皓恢復了自由。

    黎皓從懷中揣出那個陶罐,「我想你應該可以看到她的元神已經不是狐狸了。」

    鄭丕文接了過來,嗅了嗅,這里已沒有當初將他引到秦大仙那兒的狐狸騷氣了,他那雙美麗的眸子射向宮紫姻,「你向神泉許了‘成人’的願望?」

    她呆滯的點點頭,只是她仍舊難以相信,她向它許了那麼多的願望,它也不曾實現過,而這次它讓她的願望成真了?

    鄭丕文閉上眼楮,內心激動無比,他睜開眼,面露崇敬的道︰「它果然是個願望之泉,它一定救得了她的。」語畢,他即飛身縱身而去。

    「等等,你殺了狐狸島那麼多條生命,這樣就想離開?」宮紫姻緊拉著被單就想追上去,但被姊姊及黎皓攔了下來。

    「那是狐狸島的劫數已到,要不,神泉之靈早該在當時蘇醒了。」聲音傳來,鄭丕文似乎已離他們幾里外了。

    「那神泉的秘密呢?」

    「還不到揭曉謎底的時候,或許,你終其一生,都不會知道這個秘密的,小狐狸精。」從狐狸仙主那兒得知神泉秘密的鄭丕文,在得知神泉蘇醒的情形後,積極的展開了另一段搜尋神泉的生涯之旅。

    爆紫姻沮喪的垮下雙肩,淚眼婆娑的道︰「我真是沒用,連報仇的能力都沒有。」

    「別多想了,他的話並沒有錯,有時候毀滅也是新生的開始,很多看不透的事其實都帶有玄機,而那並不是我們能

    掌控的。「黎皓坐上床沿,將她擁人懷中。

    爆隻香來回的看著他倆,面露笑意,看來是妹妹多心了,黎皓不會在乎妹妹是狐是人的,他眸中的愛意是如此的深。

    「你們談談吧,我先出去了。」她笑笑的關門離去。

    「那——」看著姊姊走後,宮紫姻坐直了身了,看著黎皓將那陶罐的封蓋打開,一時之間,七彩之光輪轉即逝,剎那間,她只覺得一股旺盛精力全回來了,整個人也舒暢許多。

    「還好嗎?」他仔細的打量充滿氣色的花容月貌。

    她點點頭又搖搖頭,不知所措的問︰「我現在到底是狐?是人?」

    他將陶罐放到一旁,再次將她擁人懷中,深情的低喃,

    「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愛你。」

    她神色一黯,「騙人,你說你不會吻牲畜的,那又怎麼會愛……」

    黎皓沒給她機會將話說完,他柔柔的拂上她溫暖的唇瓣,探索的舌尖輕輕的品嘗她唇中的甜蜜,宮紫姻呻吟了一聲,嘗試的回應了他的吻。

    這是個又長又細的甜吻,兩人的心靈皆找到愛的淒息之地……

    半晌,黎皓深情款款的凝睇著她,「今生是否願意與我長相左右?」

    她俏皮的眨眨眼,美眸中盈溢著濃濃深情,「放心,今生絕對會和你‘纏到底’了!」

    一道燦爛的陽光從窗外舞躍而人,微風輕吹,鳥聲啁啾,這一段人狐戀有了一個最美的結局,只是——神泉之靈去向何方?

    之地……

    半晌,黎皓深情款款的凝睇著她,「今生是否願意與我長相左右?」

    她俏皮的眨眨眼,美眸中盈溢著濃濃深情,「放心,今生絕對會和你‘纏到底’了!」

    一道燦爛的陽光從窗外舞躍而人,微風輕吹,鳥聲啁啾,這一段人狐戀有了一個最美的結局,只是——神泉之靈去向何方?

    完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我是狐狸精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陽光晴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