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胭脂王 第10章(2)
作者︰陽光晴子
    陽光下,一片紫色的花海,布滿整片山坡,如夢似幻,像座桃花源。

    萬昶鈞穿梭在小小花徑中,看著兩旁那迎風搖曳的紫色小花,和風拂來,帶來一股不濃不淡的動人花香,一間小木屋佇立在坡地上,他屏住氣息,一步一步的走近,門是開著的,他一眼就看到背對著他的一抹縴細身影。

    她變得好瘦!他知道是她,只有她才能種出這樣的花!

    向欣琳看著桌上那一小束紫鈴草喃喃自語,「他該收到了吧?如果能正常的出貨,那就再好不過了,只是,為什麼一年多了他仍然不娶妻,他難道不明白我是為了成全他的幸福才離開的?」

    與花對話的她絲毫不察身後多了個人。

    「成全誰?」一個壓抑著熊熊怒火的聲音陡起,同時闔上門。

    她嚇了一跳。猝然轉身,卻撞向一堵溫厚的胸膛。

    萬昶鈞緊緊的抱住她,久久,都沒有說話,而她眸中的淚水已然潰決。這胸膛,即便她聞不到他的氣味,但她是認得的,天啊,好久好久了……

    他的聲音瘠 ,重新擁抱著她的感覺令他激動得熱淚盈眶,「該死的,你竟敢一個人逃開,你的心好狠!」

    他沒有說思念,但從他的懷抱、語氣,她都能感受到他刻骨的相思。

    天知道,她有多麼想念他,思念早已泛濫成災,「我……」

    「可惡的你!」狂野的佔住她的紅唇,他以一記熾烈的熱吻傾訴對她不告麗別的憤怒與痛心。

    她緊緊的摟住他的脖頸,回應的也是隨著分離日子愈長而更深更濃的感情。

    在將她吻得意亂情迷,自己也暫時宣泄了這段日子的渴望後,他才終于放開了她,但他的大手仍在她的五官上眷戀游走。

    她眼神迷蒙,還沉浸在這個久別重逢的熱吻中時,冷不防地——

    「你這個笨蛋!」他雷霆吼聲陡起。

    由于完全沒有前兆,她瑟縮一下,嚇了一大跳。

    他惡狠狠的瞠視著她,「下次敢再從我身邊逃開,我一定打斷你的腿!」

    這男人怎麼翻臉跟翻書一樣快!「可是……」

    「還可是?!」

    他怒不可遏的打斷她的話,「我什麼理由都不想听,我找到你,接下來的日子,你都只能乖乖留在我身邊,听到沒有?」

    霸氣十足,令她敬畏。「可是……」

    「又可是!你這個笨女人再講可是,我就再封住你的唇!」

    「我又不笨!」不能說可是,她只能先抗議他對她的形容詞。

    沒想到這也不對。

    他黑眸半眯,「說你笨還不承認,自己寫和離書成為下堂妻,你可有問過我的意見?」

    「這樣不好嗎?男人三妻四妾也屬正常,何況……」再一次的,她沒有機會說完話。

    「我忙你這個笨蛋都累死了,還來三妻四妾,我是活得不耐煩了!」他氣得幾近咆哮,「更甭提我的心早被一個該死的女人獨佔了,所以一直很安分,而那個該死的女人最好也給我安分點,別再浪費我的時間,想想要怎麼平息我的怒火或是補償我這段日子所受的苦才對,而不是繼續說些氣死我的話。要知道我想她想得都要死了,天天問自己是哪里做錯了,才會讓她離開我!」

    連珠炮的話里有太多的思念與自責,她全听出來了,她眼中浮現淚水,胸臆間充塞著感動與愧疚,是她的錯,「對不起。」她淚如雨下。

    「你該做的不是說對不起,而是贖罪,想想要怎麼讓我消消怒火,最快最迅速的,難道還要我教你?」他簡直快氣瘋了!她還敢哭,他為她心痛多少個日子,她現在落淚是要讓他更舍不得?

    她明白了,深情凝睇後,她踮起腳尖,送上自己的唇。

    但這對他來說還不夠!他直接將她打橫抱起,放到木床上後,懲罰的將自己的重量壓在她身上,眉頭一皺。

    「你怎麼瘦那麼多?我喜歡你摸起來肉肉的。」他的手開始在她的身上游移,「不過,你這里還是好豐滿,可是,怎麼有奶味?」

    她粉臉兒通紅,有些局促的開口,「等等,還有件重要的事……」

    罷說著,木門突然又被人打開,一陣嬰兒哭啼聲傳了進來,伴隨著是一聲嚷叫,「孩子的娘,喝奶的時間……呃,不好意思,對不起!」一名老婆婆抱個哇哇大哭的娃兒進來,沒想到竟看到不該看的,嚇得她連忙抱著娃兒背過身去,但娃兒還是一直哭。

    「那是什麼鬼?」被打斷好事,萬昶鈞很不開心,粗咒一聲的起身。

    而向欣琳更是嚇得連忙起身整理衣衫,再急急的下床走過去,抱過老婆婆手上的孩子,「謝謝你,林婆婆,你可以回去了,娃兒我自己帶,還有,那位是我相公。」

    林婆婆尷尬的笑了笑,急急走人。

    接下來,向欣琳就看到萬昶鈞挑起一道濃眉,以幾近控訴的眼神瞪著她,但是現在不是解釋的好時機。

    「她餓了,我先喂她。」她抱著娃兒到床上坐下,拉開衣襟後,娃兒就開始吸吮起來。

    萬昶鈞靜靜的坐在一旁看著她,又看著孩子,生氣的眼神慢慢變得柔和,甚至浮現笑意,而娃兒在吃飽打個嗝後,竟然就睡著了。

    她將孩子放到床上,整理好衣服,看到他仔仔細細的打量起孩子的五官,然後拋出一句肯定的話,「她是我的孩子。」

    是事實,但她有疑問。「你這麼肯定是你的?」

    「也是,除了眉宇間有點像我外,其他全不像,也不像你。」說到這點,她可不平,「我早說了我以前是大美人。」

    「你現在也是。」他笑,「至于她當然是我們的孩子,因為你的美麗只有我懂,而且。我早說過了,像你這模樣就算想爬牆,也沒有人要,孩子不是我的是誰的?」

    闊別了一年多,他對她仍是全然的信任與愛,她眼眶一紅。原來,這麼久的分離都沒有讓他們彼此這份深情崩坍,反而更為堅定,面她怎能不珍惜他這份摯情!

    再一次的,她主動送上一吻,這個吻很溫柔、很深情,而在他的眼中,她此時的表情好美,好美,美得如夢似幻,猶如傾國傾城一美人。

    不久,萬昶鈞即帶著向欣琳母女回到金馥堂,所有家僕都是熱淚盈眶的歡迎這位少夫人。而京貨的重新上架,也讓眾人,甚至是向欣琳明白萬昶鈞的用心良苦,遠在江南的兩老,在接到兒子的家書後,也急著上京城,因為他們的乖媳婦不僅回來了,還為他們生了個小孫女。

    對向欣琳來說,接下來的日子是充滿著甜蜜與溫馨的,雖然她仍然聞不到任何味道,但她用心生活、用心感受生命中的各種滋味,她變得知足而快樂。

    金馥堂一連又研發了新的美容、美體等各種聖品,店門外仍是天天可見人龍,但有款名為「希望之芽」的體香粉卻是鎮店之寶,非賣品,那是萬昶鈞為了愛妻而研發的,只屬于她的香味,也僅此一瓶,象徽她的獨特及唯一。

    或許是太幸福了,每個人都覺得向欣琳愈來愈美,愈來愈有風韻,在過了一個熱熱鬧鬧的春節後,萬昶鈞在正月十五邀了楊英嘉、方士誠到金馥堂吃元宵,順便……不!這其實才是重點,告訴他們一個讓他們槌心肝的消息。

    「欣琳有了!」

    兩人一听,入口的元宵差點沒梗在喉嚨,互相拍打對方的背部,才將元宵吐回碗里,再臭著臉看向樂不可支的好友,「那麼努力的增產報國做什麼?大的才六個月啊!」

    「就是,沒必要搶著生嘛!」

    郁卒啊,他們倆成親比昶鈞久,但妻子的肚皮一直沒消息,家中長輩催得可凶了,妻子壓力大就把氣出在他們身上,他還這麼趕進度,是想害死他們啊!

    此時,一群家僕的孩童們提著燈籠笑嘻嘻的跑了過來,身後就跟著抱著女兒的向欣琳。

    「欣琳來了。」萬昶鈞的眼神變得好溫柔,但另外兩人卻是一怔,他很明白原因為何。

    方士誠和楊英嘉傻眼了。他們不過一個月沒見到向欣琳嘛,此時……

    兩人用力的揉了揉眼楮。

    可這沉醉在愛情中的女人會變美,他們是相信的,但是,如果連五官都改變,也未免太匪夷所思了,更甭提她那不盈一握的小蠻腰,整個人可是變得縴細又迷人。

    「她、她變得好美。」這是兩人唯一能說出口的話。

    可不是嗎?散發著母愛光輝的向欣琳,臉上的光彩像是與天上的月光連結成一氣,那雙璀亮明眸、挺翹鼻子、紅艷的唇,與懷中粉雕玉琢的女娃簡直同個模樣。

    雖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但在一個月前,萬昶鈞在親親老婆硬要他陪她走一趟寧夏老家,向他證明她真的是天生麗質難自棄的大美人後,他知道此刻沐浴在月光下的大美人不是變得好美,而是恢復她過去的花容月貌罷了。

    因為,就在那半塌陷的月光亭里,他可是親眼見證了何謂月光奇跡!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絕色胭脂王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陽光晴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