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才小娘子(上) 第十章 及笄日的復仇(2)
作者︰蒔蘿
    她交代好所有任務,在花園里待了一下子,等待那幾只領任務的小鳥兒回報,確認她交辦的事情已經萬無一失,這才放心地回到宴席上。

    她一回到宴席上,李氏就領著蘇晚晴前來,與女兒取下身後小丫鬟托盤上靠後的一杯酒,並讓小丫鬟將最後一杯酒遞給她。

    「晚希,今天是你的及笄禮,伯母跟你堂姊還未恭喜你。」

    「伯母,我們是一家人,怎麼這麼客氣。」蘇琬熙心底冷笑,睞了眼李氏手中那杯酒,前世就是這杯酒,改變了蘇晚希的命運,李氏覺得她還會傻傻地喝下嗎?

    一旁的丫鬟特別機靈,看李氏的眼色行事,勸道,「二姑娘,今天是您的好日子,大夫人這杯酒您更是要喝。」

    蘇琬熙眼角微擾,睞了眼小丫鬟,溫潤的水眸閃過一道凜冽寒芒,心道,沒了鈴子,李氏還是能找到好幫手啊!

    既然她們都這麼希望她喝下這杯酒,會的,她會成全李氏母女的願望。

    蘇琬熙淡笑著接過那杯酒。

    李氏見狀笑得很燦爛,「伯母為你開心,及笄禮後就可以著手與世子爺的婚事。你這婚事可是打著燈籠都找不著的,伯母恭喜你。」

    「是啊,堂妹,堂姊也要恭喜你,從世子爺特地趕回來為你插簪,就看得出來你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日後跟世子爺定會幸福美滿。」

    蘇晴只想早點看到蘇琬熙淒慘的下場,一點也不想繼續跟蘇琬熙在這邊虛與委蛇,上演惡心的姊妹情深,說完隨意踫了下蘇琬熙的酒杯,徑自一口飲盡。

    「我一定會的。」蘇琬熙也不推托,直接將那杯酒干了。

    蘇晚晴眼底閃過陰鷙與狠毒,看著她將那杯酒一點一滴喝下。

    一旁的李氏也跟著將酒喝盡,兩人又跟蘇琬熙說了些言不由衷的祝福後,便找了個借口帶著小丫鬟離去。

    蘇琬熙燃著熊熊怒火的目光直直盯視著李氏母女離去的身影,蘇琬熙嘴邊漾出一抹充滿諷刺的冷笑。

    三年了,李氏與蘇晚晴當真以為她還是她們想象中那個驕縱又沒有大腦的蘇希?既然她們要破壞她的及笄禮,徒生事端,那她絕對不會輕饒她們,絕對會讓她們這對母女自食惡果。

    至于吳杰,她本是打算只要兩人再無交集便放過他,不想更與他有所牽扯,免得不小心把自己也搭進去。只是沒想到他竟然主動跟這對母女勾結,狼狽為奸,合謀陷害她,那也不要怪她順手收拾,同時讓他們幾個嘗嘗蘇晚希當年的痛苦。

    蘇琬熙回到自己的位子上,一些她方才沒有見到的各府夫人與小姐們立刻圍上來與她寒喧,邀她過府去玩或者出席一些聚會。

    就在她與幾位感覺挺合得來的貴女們聊天聊得正開心時,一名丫鬟端了壺果汁走來,在她身邊不小心拐了腳,整壺果汁就這麼灑在她的裙擺上。

    丫鬟嚇得臉色發白,慌忙跪下磕頭,「二姑娘,奴婢不是故意的……請二姑娘原諒……二姑娘,請原諒……」

    「你這丫鬟怎麼冒冒失失的!」冬子趕緊拿出帕子替蘇琬熙將裙擺上的果汁拭干淨,邊擦邊指責著那闖禍的丫鬟,待看凊楚後,奇怪地道,「咦,你不是膳房的燒火丫頭牛妹嗎?誰讓你到宴席上來的?」

    「冬子姊姊,奴婢……是大夫人讓奴婢趁果汁剛榨出來馬上送過來給二姑娘喝,奴婢也不知道為什麼,走到二姑娘這里,腳好像被東西打到,果汁才……奴婢不是故意的……」

    「成了,我知道,你下去吧,沒事,再有人要你送東西,就說我說的,讓你不許再到宴席上來。」蘇琬熙擺了擺手,一點也沒有罰牛妹的意思。

    前世這牛妹也是無辜的犧牲品,成了替罪羔羊,李氏以這由頭將她狠狠打死。

    蘇琬熙清楚,該得到教訓的不該是這些無辜的下人。

    「二姑娘,我們先回去換身干淨的吧。」冬子提醒她。

    「各位,不好意思,我先失陪一會兒就過來。」蘇班熙搭著冬子的手起身,再度走出宴會廳。

    她一離開宴會廳,梅子便趕緊朝她走來,低聲在她身邊說道,「二姑娘,我看見大姑娘跟您讓奴婢盯的那男子,一刻鐘前往假山的方向去了。」

    蘇琬熙心下冷笑了聲,「這事辦得不錯。梅子,你現在馬上去將祖母跟祖父引到假山那邊,冬子你去將如艷姨娘引到柴房。只要說你們听見里頭有奇怪的聲音,驚覺不對才趕緊來報,懂嗎?」

    「可是,二姑娘您身邊不能夠沒有人。」

    「放心,誰說沒人?」蘇琬熙的視線落在那抹朝著她走來的頎長身影上,「趕緊按照我交代的去辦,時間不等人!」

    兩人不解她為何如此急促地趕她們去引人過來,不過她們想著二姑娘這三年行事都自有主張,再加上看清楚來人,這才放心的退下,前去完成蘇琬熙交辦的事情。

    蘇琬熙站在原地等待秋顥遠到來,「顥遠,你是過來找我的?」

    「你怎麼站在這里,你那兩個丫頭呢?」他的視線落在她裙擺的污漬上。

    「我正要回夕月軒換衣裳,看到你便在這里等你,梅子跟冬子被我派去辦事。」

    「我送你回夕月軒,免得半路遇到宵小。」

    「宵小?我在自己家里怎麼會遇到宵小?」她好笑的睜他一眼。

    他擔憂的看著她的粉嫩臉蛋,擔心問道,「晚希,你身子有沒有感到不舒服?或是有什麼異樣?」

    她眨了眨眼,「我沒有不舒服,也沒有感覺到有什麼是樣。」

    听她這麼說,他放下心來,「沒事就好。」

    「顥遠,你為什麼突然這麼問我,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蘇琬熙想起方才秋顥遠前來找她時腳步十分急促,見到她無事,站到她面前後松了口大氣,像是怕她發生大事似的。

    他搖頭,「沒什麼,晚希,記住,不是你信任的人端給你的吃食或是飲料,絕對不能吃,記住。」

    方才監視吳杰的手下找到機會向他稟告,吳杰在舉行及笄儀式前,交給蘇晚晴一個尾指般大小的竹筒,那里頭裝的是助興的藥。

    蘇楮一個沒有嫁人的姑娘家,不可能使用這藥,應該是用來畫人的。

    他猛然想起約兩刻鐘前,他看到李氏母女向蘇琬熙敬酒,現在她的衣裳又被故意弄髒,這卑劣的手段在宮廷或是大戶人家後院常見,他驚覺那有可能是用來陷害蘇琬熙的,才會緊張的追出來。

    兩人來到夕月軒,蘇琬熙讓二等丫鬟端來小點和一壺香茗招待秋顥遠,讓他在隔璧的小花廳等她,自己則是進到內室換衣。

    她衣裳才換好,正要重新整理自己的發髻,梅子便匆匆忙忙地沖進來,嘴里驚恐的大喊著,「二姑娘,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

    蘇琬熙放下手中的玉梳,擰著眉頭看著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梅子,「發生什麼大事了?」

    「奸、奸情……大姑娘跟一個男人在假山的山洞里……大夫人跟老吳兩人在柴房……天啊,太令人難以置信了,府里都炸開鍋了!」梅子表情夸張,大聲說著。

    「什麼,你說一次,大伯母跟誰?」

    「負責倒夜香的老吳!」

    呃,不論怎麼洗有一股尿騷味的老吳?不會吧,她听了怎麼好想笑啊!

    「發生什麼事情了?」在小花廳的秋顥遠听到動靜,走過來敲了敲門,關心問道。

    梅子打開門,驚駭的看著秋顥遠,「嘎,世子爺您怎麼在這里?」想到她方才那毫無形象的大吼大叫,頓時覺得丟臉萬分。

    「先別管本世子為何會在這里,把你方才說的事情再說一次。」秋顥遠懶得理會她的訝異?

    「是這樣的,二姑娘讓奴婢去找老夫人跟老爺子,然後……這邊才發現大姑娘跟那個叫吳杰的男人的事,那廂如艷姨娘就在柴房抓到、抓到……夫人跟……倒夜香的老吳……」

    說到後面,梅子整張臉紅到不能紅,真恨不得有個地洞能讓她鑽,她雖然是奴婢,卻也是一個姑娘家啊,怎麼可以跟世子爺說這種事情。

    秋顥遠立即抓出癥結點,為何晚希知道那對母女出事的地點,讓梅子跟冬子去將蘇府里幾個重要人物引來抓奸?

    這讓他不得不懷疑她自始至終都知道大房的計謀,他是听到李氏母女出事,才確定他們的計謀,可晚希她是如何知道的?

    「現在呢?他們人呢?」蘇琬熙語帶興奮的問道。

    「奴婢前來跟您說這事前,听到老爺子下令將他們四個人全抓起來,關在柴房里頭,等賓客送走後再做處理。」

    「走,我們去看看大伯父要怎麼處理這件家丑!」蘇琬熙拉著秋顥遠就要去看那些人的下場。

    他還未猜透這其中的關聯,他的小未婚妻已經要趕過去,他也只能暫時將心底的謎團壓下。

    「可是,二姑娘,您要去送客啊。」

    「送什麼,府里發生這麼大的事情,爹娘肯定早已開始送客了。先去大房,我要去問問看他們大房,他們是這麼容不下我們二房嗎?在今天這種日子故意鬧出這種丑事,來欺侮我們二房!」蘇琬熙握緊粉瑩拳頭佯裝生氣,怒斥著。

    秋顥遠瞧她一臉凜然,義正詞嚴的,可是那染著興奮光彩的眼神,怎麼看都像是要趕去看熱鬧,要說蘇家這兩件丑事跟她沒有關系,他可不相信。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奇才小娘子(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蒔蘿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