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冤家 第15章(2)
作者︰莫顏
    不知睡了多久,當她醒來時,發現自己已在馬車上,而寒倚天正抱著她,讓她躺在他懷里。

    他神情冰冷,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寒意,冷得沒有一點人性。

    她睜開眼後,他也沒看她,但她知道,他曉得她醒了。她動動身子,發現自己的穴位已經被解開。

    她沒棦扎,繼續慵懶地偎在他懷里,一雙美眸淨瞅著他瞧。他的下巴長了胡渣子,看得來多日未打理,似是許久未歇,難不成他一直不停的找她?

    他一直不看她,似乎視她如無物,她看久了,困得無聊,便伸手去玩他的胡渣子,摸摸這又捏捏那的,她自己玩得不亦樂乎,倒是有人沉不住氣了。

    他抓住她的手,惡狠狠地瞪向她。

    終于肯正眼看她了,把她找回來,她睡著了也不吵醒她,還抱著她,讓她繼續躺在他懷里,讓她睡得安穩,這代表什麼?代表他在乎,就算故意冷著臉,也騙不了她的。

    寒倚天瞪著她,布滿血絲的紅眸看起來著實有些嚇人,彷佛要吃人飲血一般的可怖,而她則是好整以暇的等著,不怕死地又去撩他。

    「我渴了,快給我。」這話說得曖昧,簡直就是存心火上澆油。

    寒倚天死死瞪著她,猛然低下頭,如狼似鷹般掠奪她的小嘴,狠狠吻住她。

    巫離嚶嚀一聲,任他粗魯地吻著自己,她還伸一只手往他下頭摸去,果然擎天如柱。

    「瞧你……才幾日不見,怎麼都上火成這樣了……」

    寒倚天只覺得彷佛被雷擊,從腳底麻到了頭頂,下腹如同被打了雞血似的,欲火沖天。

    「停車!」他吼聲命令。「所有人退十丈之外,沒我的命令不準靠近!」

    話一出,所有手下不敢耽擱,立即退開,在十丈之外形成包圍之勢,並轉過身,背對馬車。

    不久,震動的馬車里傳來女子隱約的呻吟,大約持續了一刻,便歸于靜止。

    「啟程!」

    大公子一命令,眾人又立刻回來,一切如常,無人敢發出一點聲音,眼晴更不敢亂瞟,只敢把驚訝放在心里。沒想到向來自制過人的大公子,一遇上那女人,果然又變了。

    馬車直接駛入院子里,車子一停下,就見大公子下了馬車,用披風把懷中的女人包個嚴實,大步如飛地進了屋子,在帶上門之前,火速丟了句命令。

    「去抬熱水進來!」

    把人帶進屋後,寒倚天便不再出來。一連三天,膳食都是派人直接送進屋里,沒大公子的命令,無人敢這時候去打擾大公子,就連向來反對那女人的寒六,這會兒也沒話說了。

    大公子為了找她,幾近一個月來日夜忙碌,不眠不休,那陰沉的模樣連他們看了都提心吊膽,簡直是著魔了,所以寒六也看開了,與其讓大公子走火入魔,還不如迷上那個狐狸精,起碼大公子能恢復正常,他們這些手下也能喘口氣,否則大公子繼續那猙獰的樣子,難保不出事。

    巫離這三天里根本下不了床,這男人活似餓死鬼投胎,怎麼喂都喂不飽,她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完好,全都是他的烙印,不過她卻變得更妖嬈嬌艷了,彷佛一朵盛開的花有了充足的露水滋潤,只讓她美得不可方物。

    寒倚天身上那陰沉沉又駭人的殺氣沒了,恢復了往日的沉穩,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胡渣子還留著,只因為她說了一句喜歡,要他不準刮,他便留下了,惹得跟在後頭的寒六看到大公子一臉的胡渣,活像個粗人,便三不五時的嘆氣,嚇得寒五踢他一腳,要他注意著點。

    這時一名探子來報。「大公子,人抓到了。」

    寒倚天聞言,雙眸亮得驚人,立即問︰「人呢?」

    「在前廳屋里,讓人守著。」

    「很好,立刻把人帶到後院。」說時已快步朝後院走去,這才剛從美人屋里來,踏進前院,連椅子都沒坐,便又迫不及待的回去找美人了。

    巫離正讓人伺候著更衣,把頭梳好,插上寒倚天送給她的白玉簪,便從銅鏡里瞧見寒倚天來了,她不禁感到毫異。這家伙泄了三天的火還不夠啊?怎麼又回來了,難不成他真的走火入魔沒救了?

    寒倚天二話不說將她一把摟起,坐在床邊,將她放在腿上,對她道︰「我找了一名大夫來為你接回筋脈,他是江湖奇人,醫術了得,一定能治好你。」

    巫離見他神采奕奕,說時還比她興奮,而她也感覺到他對此事的在乎和重視,心頭不禁暖暖的。

    說真的,這世上除了鬼七,大概無人可治好她這傷勢,但她舍不得潑他冷水,也是難得的柔順乖巧。

    「真的?」她故作一臉驚喜。

    他剛冷的面龐上難得有了笑容,對她保證。「據說他醫術神奇,曾把人開腹剖肚,又不知用了什麼奇妙的法子,把人從鬼門關救回來。此人行蹤飄忽,不容易現身,我近日終于探得他的蹤跡,把他請請來了。」其實是抓來的,但他不想讓她操心,只希望她高興,其他事都由他來承擔。

    巫離听了,卻是心頭一跳。怎麼他說的這個大夫,听起來有點熟悉啊?

    「把人帶進來!」寒倚天朝外頭沉聲喝令。

    不一會兒,寒五和寒六就把一名老頭給押進來了。

    巫離一看,人都驚呆了,這位大夫不是別人,正是鬼七!

    沒想到寒倚天竟然抓到了鬼七,瞧寒五、寒六那仗,人根本不是請來的,而是綁架來的吧?

    寒倚天沉聲道︰「鬼七,你若能把她的傷治好,我必然重金酬謝,絕不少你一分銀子。」

    表七被強迫抓來,本就很不高興,他豈是人人隨便就能指使的?哼!

    他連對方的臉都不看,更沒瞧他抱在懷里的女人,而是垮著一張臉。

    寒倚天見狀,眼底閃過狠絕,不過在他開口威脅之前,巫離已經先他一步說話了。

    「鬼七大夫,久違了,您老還是這麼健朗啊!」

    表七聞言,狐疑地轉頭。這一看不得了,他先是驚訝的瞪大眼,接著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立即朝巫離拱手躬身。

    「老夫叩見狐護去。」

    在眾人的錯愕之下,巫離笑嘻嘻的道︰「您別多禮,我男人是關心則亂,急著想找人救治我,所以對您粗魯了點,您別計鉸,我在這里給您賠不是。」

    狐護法在萬花谷人的心中,那身分是絕對高貴的,鬼七也不例外。

    「狐護法說這什麼話,只要您一句話,老夫就算遠在千里,也會日夜兼程的快馬趕過來。」鬼七說做就做,立即吩咐寒五和寒六。「快去把老夫的藥箱拿過來。真是的,你們怎麼辦事的,也不說清楚,害老夫以為遇賊了,被氣個半死,既然是來看病,那藥箱也不給我提過來?」

    寒五和寒六听得臉都抽了,敢情這老頭把他們當藥僮使喚了?

    「快去!」

    寒倚天都開口了,寒五和寒六也只得摸摸身子,趕緊去跑腿。

    待兩人離去,寒倚天叫來管事。「給大夫在外廳上茶、看座,好生招呼,別怠慢了。」

    避事連忙應聲。「大夫,您請,我給您上茶。」

    表七看了狐護法一眼,得到她的點頭應允,他才抬起架子,對他人又是一副不好相與的態度,踱步到花廳去。

    他一掀簾出去,寒倚天便摟緊她的腰,氣息灼著她的耳畔,低聲質問,「狐護法?萬花谷?」

    表七來自萬花谷,萬花谷位在深山里,地勢崎嶇,地點神秘,平常人進入不得,他卻稱呼巫離為狐護法,原來她竟是來自萬花谷?

    寒倚天雖然身在朝廷,可關于萬花谷在江湖上的傳言,卻也是听聞的。

    「你為何不對我說?」他板起怒顏,嚴厲地瞪著她。直到現在他才知曉她真正的身分,還是從別人口中听到的,不禁十分吃味。

    巫離低笑。就算他露這種嚇人的表情,她也不怕他。她媚色瀲灩地橫了他一眼

    「本來是要說的,誰知道你這人難纏得緊呀。」她指指自己嫣紅的小嘴,意有所指的埋怨。「這三天嘴忙著,根本沒空說呀。」

    寒倚天眼瞳燃起了幽火,感到下腹一熱,知道她是故意的,忍不住深深做了一個吐納,把手臂一牧,將她的腰圈緊,低罵道︰「你這個小妖精。」

    這話惹得她格格笑出聲來,嗓音清脆悅耳,將他的心撩撥得微微擺蕩,不知不覺也軟化了臉上冷硬的線條,笑意從眼底蔓延。

    有鬼七這個神醫在,巫離的筋脈便能重新接上,寒倚天隨侍在旁,一心一意的守著她,寸步不離。

    三日後,管事匆匆趕來稟報。「大公子——」

    寒倚天正哄著巫離上藥,她又不乖,不是嫌藥難喝,想偷偷倒掉,要不然就是不肯乖乖涂藥,他若不盯著,就給她糊弄過去了,這時候正忙著,一听到管事的聲音,連什麼事都沒問,就想打發走。

    「沒什麼重要的事,就別來煩我。」說完又哄著巫離。「別亂動,你若是不好好涂藥,我就點你的穴了。」

    大管事哭笑不得,忙道︰「大公子,小姐回來了。」

    寒倚天頓住。他這個妹子,上回跑得不見人影,必是去追那個小缸臉了。

    「是嗎?知道了。」他冷道,心下輕哼,還曉得回來,等處理好離兒的傷,他再去好好管教這個妹妹。

    避事把牙一咬,又高聲稟報。「大公子,小姐不僅回來了,還把嵐姨娘帶回來了。」

    這回不只寒倚天驚訝,連巫離也驚訝了。

    巫嵐來了?

    巫離的心情有些復雜。老實說,她改變心意了,暫時不想離開寒倚天,她不知道未來兩人會如何,不過萬花谷的人向來敢愛敢恨,隨心所欲,若是遇到了有緣人,也是提得起、放得下的。

    她若改變主意,不知巫嵐能否接受?枉費他花了大把功夫要把她帶走,結果到頭來,她還是決定留在寒倚天身邊,不知他會不會生氣?

    她在這兒傷腦舫,卻不知她此刻憂心的神態,看在寒倚天眼中,卻成了吃醋和傷心,听到他的姨娘回來了,她心里必然不是滋味。

    寒倚天心中高興。她果然還是在乎他的,並不全然像表面展現的那般淡然。

    「你等著,我去去就來。」他將她放回床上,叮囑她等自己回來,見她應允,便速速離去。

    巫離趁這個時候,一個人在屋里好好的想一想,該如何跟巫嵐交代?她決定跟巫嵐說明白,先不回萬花谷,改日等傷好了,她再回去見谷主,親自請罪。

    哪想到寒倚天出去還不到一刻,人便回來了,讓她十分詫異。

    「這麼快?」她狐疑地問。

    寒倚天心想,她果然很擔心,見他這麼快就回來了,還一臉的驚喜。可他哪里知道,巫離是不相信巫嵐有這麼好打發。

    寒倚天抱起她放在腿上,將她摟在懷里,決定把話說凊楚,對她表明心跡。

    他勾起她的下巴,認真地看著她,一字一字地說︰「當初收她為妾,本是為了抓你,現在你被我抓到了,就不必再留她了。我已經給了她六千兩,放她自由,以後不管她嫁誰,都不干我們的事了。」

    「什麼?你、你——給了他六千兩?」巫離驚得倒抽一口氣。

    見她如此震驚,他禁不住笑了,寵愛地撫著她的臉蛋,很難得能見到她這麼形于外的驚訝表情,生動有趣又迷人,令他愛不釋手的摸著她細滑的臉。

    「區區六千兩打發她走,不算什麼,你只要知道,我有了你,也無心再收其他女子,有一個你,就夠我頭大的了。」

    巫離只覺得頭腦發脹。六千兩呀!那個死巫嵐,進府時拿四千兩,離開時又詐了六千兩,這加起來有一萬兩呀!他不去當搶匪頭子還真是可惜了,六千兩呀,听了她都覺得像割肉般的疼。

    寒倚天見她一臉傷心,以為她是在為他心疼,禁不住心喜,將她緊抱住,安撫道︰「無事,你好好養傷,等傷好了,我帶你去拜見萬花谷谷主……」

    哼!到時候她回到萬花谷,一定要找巫嵐好好算這筆帳!

    寒倚天美人在懷,心情暢快,忍不住親吻著她,偏偏這時候那不著調的管事又趕忙跑來。

    「大公子——」

    寒倚天被打斷了好事,心里把這管事罵了一遍,口氣十分不耐煩。

    「又有什麼事?」

    「不好了,小姐又跑了。」

    「什麼?」

    「小姐留了一封信給您,要小的告訴您,她還想出去多歷練歷練,暫時不回京了,請您轉告相爺……」

    見到大公子一臉怒意的走出來,管事嚇得低頭,話都不敢說了。

    「混帳!叫寒五和寒六過來!」

    避事忙應是,又匆匆去了。

    寒倚天怒不可抑。他知道妺妹肯定是去找那個男人了,突然想到什麼,他立即又大步走回屋里,直直的看著巫離。

    「當時帶走你的那個男人,他是誰?」

    巫離見他氣得不輕,心想這時候還是不要捋他的虎須,便露出討好的笑容。

    「他是萬花谷的蛇護法,與我情同手足,他當我是他妺子,我也當他是兄長呢。」

    原來那男人亦是萬花谷的護法。寒倚天雖然不悅,但是听她願意解釋,厘凊關系,這臉色也好了不少。

    巫離安撫他。「你放心,別瞧蛇護法吊兒郎當的,若是他看上一個女人,也是會傾心以待的,他會對昭兒好的。」

    寒倚天雖然半信半疑,不過女大不中留,妹妹又是個有主見的人,只得嘆了口氣,來到她身邊坐下,摟著她。

    「他若不負昭兒,我便不怪他;若是他負了昭兒,我話說在前頭,就算他是護法,我也不會饒他的。」

    「知了,放心吧。」她笑笑地偎入他懷里,偷偷松了口氣,心想他要是知道巫嵐就是嵐兒,那不氣得殺了他才怪。

    「對了,那位蛇護法叫什麼名字?」

    「……他叫巫嵐……」

    「巫嵐?」寒倚天細細念著這個名字,忽然問道︰「他跟嵐兒有什麼關系?我怎麼覺得他跟嵐兒長得有點像?」

    巫離心頭陡地一跳,心下再次把巫嵐罵了個遍。她還真的不敢說,但寒倚天豈是好應付的?

    為了不讓他更繼續刨根究底的問下去,最快的方式就是堵上他的嘴,用她的唇,熱情地吻住他。

    【全書完】

    注︰關于萬花谷谷主巫依雪的愛情故事,請看江湖謠言之一《雙面嬌姑娘》。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戲冤家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莫顏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