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有點嬌 第10章(2)
作者︰青微
    這一覺睡得出乎意料的香甜,讓滿心疲憊的萬靈舒服了不少,可等她睜開眼看到空空如也的另一邊床榻,所有的好心情又瞬間化為烏有。

    魏懷誠走了,竟然沒睡在旁邊,難道他真的哄睡了自己就回去書房,想到男人竟然沒有趁機哄哄自己,卻不解風情的離開,萬靈恨不得把他罵一頓,氣乎乎地胡亂穿了件衣裳就往門口沖,她倒要看看魏懷誠在做什麼,竟然比自己還要重要。

    要是他敢去見別的女子,她……她就不要這個男人了。

    彼不得什麼規矩禮儀就往外沖,誰知剛走到門口就看到巧娘端著水進來。

    看到夫人,巧娘一臉松口氣的表情,「夫人可算醒了,我還怕是病了,要不是大人說夫人是累著了,都要去請大夫了。」

    「我沒事。」在魏懷誠面前可以隨意胡鬧,可見到巧娘卻什麼脾氣都發不出來,她嘟著嘴忍了一會兒,終于平緩了心情,「他、他呢?」

    「誰呀,是大人嗎,大人在書房忙著呢,天一亮就有戶部的人找來,說是有什麼事要緊急處理,大人進去一直忙著還沒出來。」

    听到他沒離開,只是忙碌公事,萬靈松了一口氣,「哦。」

    「夫人、夫人。」看她悶悶不樂,巧娘有心想勸幾句,可想來想去自己並不清楚發生的事情,只能幫著魏懷誠說幾句好話,反正大人在她眼里是這世上最好的官,最好的男人,還是最溫柔的夫君,夸他實在不是什麼難事。

    「怎麼了?」萬靈悶悶的,沒什麼精神。

    「巧娘沒事,就是、就是想幫你解解悶。」

    「怎麼解?」

    「不如夫人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那我也好幫夫人拿個主意。」

    萬靈懷疑地看著她,以為是魏懷誠派來說情的,可看巧娘一臉迷茫是真的不知道原因,又安下心來,片刻猶豫後就忍不住問出來,畢竟自己所想可能偏激,听听別人的意見並沒有什麼壞處。

    她不想說江惜君的事,只是問自己一直好奇的答案,「巧娘,要是魏寧要納妾,你會怎麼辦?」

    「納妾,納什麼妾?」

    「就是娶別人進門。」想想都胸悶,萬靈一臉沮喪,「要是他心里有了別人要娶進門,你會怎麼辦。」

    「那能怎麼辦,只好答應了。」巧娘也露出點愁意,可很快又恢復如初,「男子三妻四妾也算不上什麼大事,要是他們想娶,我也不該阻攔,我雖然從小在鄉下長大,可鄉紳們還是見過幾個,他們哪個不是有七八房妾室,有的八十多了還要娶十幾歲的女孩,納妾實在算不上什麼大事。」

    萬靈瞪大眼,「你真的這麼想,就算是魏寧納妾也沒關系。」

    「說不介意是假的,可這些是老祖宗傳下來的規矩,歷朝歷代都是如此,他若是要娶我也沒辦法,那些略微有些小錢的鄉紳都是如此,何況京城里的官家。」巧娘說完才意識到兩人吵架的原因是什麼,也是著急,「夫人,難道你是因為這件事和大人吵架。」

    「不是。」

    「看來真是這樣,那巧娘要勸夫人千萬別介意,男人納妾是天經地義早晚都會發生的事,只要大人對你好,就算進門幾個也沒關系的。」

    「幾個?」

    「這、這其實也好理解,大人名聲一向很好,前些年主動提婚事的人家就不少,所以夫人切莫生氣,這點事情算不上什麼大事。」

    「你!」巧娘不說還好,這麼一說她心里更悶,萬靈一跺腳,狠狠瞪巧娘一眼,「誰讓他納妾,既然娶了本小姐這輩子就別想三妻四妾,他若是要把別人接進門,我就與他和離,一刀兩斷!」

    「夫人,是巧娘說錯了,你別生氣、別生氣。」

    「別理我!」不想再听那些荒唐話,萬靈推門,直奔著書房就去了。

    巧娘在後面看著急得不行,這才意識到自己非但沒幫忙,好像還害了大人。

    萬靈滿腦子都是以後魏懷誠身邊三妻四妾圍繞著,眼里只有別人沒有自己,任憑她哭笑打鬧都沒理會,越想越難受,幾乎要哭。

    就算是他自己沒有這個想法,外面這麼多女人覬覦著,指不定會發生什麼事,她怎麼能安心。

    她知道這世上三妻四妾的男人很多,也知道為人妻子要大氣,可落在魏懷誠身上就不行,他要敢娶,自己就和離!

    萬靈一口氣跑到書房,走到門口想起自己半夜跑來這邊的事時有點不好意思,可想到什麼三妻四妾就顧不得了,只想把話對男人說清楚了。

    猛地推開門,就在魏懷誠還在一頭霧水時,她已經走到書桌前,氣呼呼地說道︰「你要是想要娶別人就去吧,給我一張和離書就行,以後男婚女嫁各不相干,我再也不管你的事了。」

    魏懷誠一開始還疑惑,听到這話臉色立刻就變了,他看著萬靈氣乎乎的模樣,表情也越來越沉,「你剛才說什麼?」

    「我要與你和離,你去娶別人吧,娶十個八個也沒人管。」魏懷誠臉色實在難看得厲害,萬靈被他看得心里發顫,可還是強撐著撂下這句話,看男人放下手里的筆,她下意識退了一步,轉身就要跑。

    魏懷誠沒給她這個機會,還沒跑出門就被抓住了。

    把她控制在門口,還要小心控制不要傷了她,他瞪著這個膽大妄為的小女人,「你剛才說了什麼,再說一遍!」

    「說又怎麼樣,我本來就沒想和你長長久久,魏大人這種地位身分我怎麼高攀得上,不如去娶那些江姑娘王姑娘的算了。」

    「你沒有想過和我長久,還要和離,這些話都是你心里想的?」極緩慢地說出這兩句話,他臉色難看得厲害。

    「是又怎麼樣。」

    「看來我把你慣壞了,竟然以為魏家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

    看他氣得胸口起伏不斷,萬靈克制不住的有點心虛,明明是自己佔著道理的,可被他這麼盯著,竟然像是她錯了,只好努力撐著自己,不想認輸。

    「我憑什麼不能走,反正你身邊不缺少紅顏知己,走了我一個也沒什麼大礙,說不定還能空出更多位置給她們。」

    被她的胡言亂語氣得要命,魏懷誠握拳狼狠敲了門一下,看她害怕地躲開又忍不住心疼,恨恨地說道︰「我實話告訴你,既然嫁給我就別想離開,除非我死了,你敢再提一句和離試試。」

    「喂,你干嘛要說這種話。」听他把死字掛在嘴上,萬靈臉色一變,「不準你亂說這種話。」

    「那你就能說要和離,說要離開我!」

    萬靈委屈地垂著眼,「是你逼我的,誰讓你想著娶妻納妾,我就是不要,你要是想這麼做,就把我趕出去好了。」

    看她像個孩子一樣和自己斗氣,卻連這麼點事情都想不清楚,魏懷誠心頭的怒火也被熄滅了,她本來就像個小孩子,自己再跟著胡鬧還不知道會是什麼結果。

    平復了心情,魏懷誠放開對她的箝制,「我從來沒說過娶別人,也沒有納妾的念頭,你隨便從別人那里听到這些話就安放在我的身上,這難道不是對我的誣陷。」

    「我、我才不信你沒有半點想要齊人之福的念頭。」被他灼熱的眼神盯著,萬靈總算找回一點理智,盡管意識到自己似乎是誤會了什麼,可她就是嘴硬不肯承認,硬是要和男人作對。

    「你要是真的沒想過,那就發誓好了。」

    「發誓不發誓放在一邊,你先答應我不準再提和離兩個字!」魏懷誠眼楮危險地眯起來,「我看你這個念頭根本不是突然想的,是不是早就想著和離,說不定定親的時候就這樣打算。」

    「哪里有。」萬靈說得沒多少底氣。

    「要是沒有你且發誓看看。」

    「發誓,我不發。」萬靈看著他,口氣變得不那麼囂張,「就算我有又如何,誰讓你一開始就欺負我,趕走我的丫頭就算了,還逼著我當下人,這些事情全都是真的,你難道還能否認不成!」

    魏懷誠冷笑一聲,「你還真是沒良心。」

    「我哪有!」

    「還敢說沒有,我雖然讓迎梅她們走了,也讓你貼身跟著,可這些日子要你做過什麼事情嗎,從前我馬車都不喜歡坐,自從你來了每日里都是馬車來回,說欺負你,你看看馬車里的東西哪樣是我的,吃的是你的、玩的是你的,就連錦被都有兩床,生怕你凍著累著。再說平日里做事,除了讓你跟著回來,你倒是幫我做了什麼,就連倒杯茶水都沒有過,反而是魏寧從服侍我變成服侍你,還敢說是當我的貼身小廝,你這小沒良心的,倒是真敢說這種話!」

    魏懷誠說了一連串,萬靈越听越心虛,再細細一想好像還真是這麼回事,除了被他嘴上佔便宜說是小廝,其實一直是進進出出都有特權,依舊是什麼都不用做,也難怪外人都說魏懷誠有斷袖之癖,大概是對自己太好了引起的誤會。

    「又不是我要求的,誰讓你對我那麼好的。」萬靈嘴硬,「別管你做了什麼都不該讓江姑娘覬覦你,要是因為不做這些事就要把我的夫君讓出去,我才不願意。」

    「你剛才說什麼?」

    「我說了什麼了,你做什麼這麼看著我。」

    魏懷誠突然笑起來,「你剛才說我是你的夫君。」

    「我才沒有說過。」

    「已經遲了,我听到了。」魏懷誠不想再追究她胡鬧的事情,只想把自己的心意說清楚,「我不管你以前到底懷著什麼念頭嫁給我,既然進了我魏家的門,以後就別想離開,別管是和離還是別的,你都別想。」

    「為什麼?」萬靈的心底里面突然涌出許多的期待,她眨著眼看著男人,像是等待什麼。

    魏懷誠沒有讓她失望,他溫柔地看著眼前的女人,「因為我的心里面只有你,其實你早就明白了,偏偏要裝傻,這才讓你這樣有恃無恐,明知道我和江惜君沒什麼關系,還鬧個不停。昨夜里為了陪你歇息我坐在床邊兩個多時辰,還沒歇息又被衙門里的人喊醒忙碌公事,你現在還和我鬧著和尚,真是沒良心。」

    萬靈有點不敢相信,「你真的只喜歡我?」

    魏懷誠嘆口氣,「我原本就沒想過成家,何況納妾這種事,後來听從皇上的安排娶了你,原本沒想對你怎麼樣,誰知道你這個丫頭這麼奇怪,竟然隨意鬧點事就把我的心收了,這顆心只有你,我也沒有半點沒辦法,這一生只能祈禱與你好好廝守到老,至于江姑娘或王姑娘,我從來沒有過什麼念頭,別管她們怎麼想,我的心里,陪我的人,還有魏家的兒媳,都只有你一個,從始至終。」

    魏懷誠今日里說了許多話,和平時大不相同,若是平時萬靈定然要拿這件事嘲笑他,讓他少言寡語,現在不解釋清楚沒辦法繼續糊弄自己了吧,可她現在沒心思笑他,只有滿心的感動,看他深情的眸子,所有的疑惑和不安都被驅散。

    「我相信你。」她無辜地說著,伸手抱住男人,「真的信了。」

    「真的信了?」

    「嗯,信了。」這會兒才發現男人面露疲態,想到他守了自己半宿,萬靈心疼得不行,趕緊拉著他要去歇息,「我知道自己錯了,你快去歇息吧。」

    被她扯著往前走,魏懷誠順從地沒有做什麼,直到進了內房,這才突然站住腳步,迎上萬靈不解的眼神。

    她眨眨眼,「怎麼不走了,你不困嗎?」

    貝起唇角微微一笑,魏懷誠干脆俐落地把人扯到懷里,「昨夜里不讓我上床,看在是第一次的分上我忍了,以後要是還敢這麼做,我絕不饒你。」

    「以後不會了,好啦,你快睡吧,我陪著你就當補償好了。」

    「只是這樣?」魏懷誠挑眉。

    「不然還要做什麼?」

    「這怎麼算,當然是用這個補償我。」湊過去低頭吻她的唇,魏懷誠封住那張讓自己又愛又恨的小嘴。

    擁著自己的妻子倒在榻上,看她紅著臉笑顏如花,心底里忍不住長長的喟嘆。

    自己何其有幸遇到這個女子,如果她始終不出現,他恐怕只能孤寂一生,可她來了,自己也愛了。

    魏懷誠想到幾年前,自己跨馬游街,萬靈站在太白樓上,所有的故事,都是從那一日開始。

    霎時間彷佛時間倒流,他沒有滿心的怨憤,萬靈身邊也只有她自己,兩個人彷佛都在等著這一刻,她站在樓上朝著自己絢爛一笑,天地失色。

    她將是他的夫人,唯一的那個。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夫人有點嬌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青微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