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玉妻(上) 第九章 有爺做靠山(2)
作者︰金萱
    「對于昨晚的事,你有什麼想法?」上官赫宇換上一本正經的神情問她。

    「最近柔姨娘身邊的丫鬟老是出現在我這小院的附近,我想這事八成是她指使的吧?」衛珠玉猜測的說。

    「夫人把這件事想得太簡單了。」上官赫宇搖了搖頭,「她一個姨娘,說穿了也不過是個下人,哪有權力命令這麼多人為她賣命?」

    衛珠玉愣了一下,她壓根就沒想過這一點。「所以夫君的意思是……母親?」

    「除了她不會有別人了。」上官赫宇冷笑了一下。

    「但是為什麼?我都被夫君你從正房攆到這個偏僻小院,過著乏人問津的生活,她卻還這麼大費周章的對付我,這麼做對她有什麼好處?」衛珠玉無法理解。

    「這還稱不上什麼大費周章,頂多只能算是順勢而為罷了。」上官赫宇不以為然的說,已經決定等侯友封將調查結果交到他手上後,定要趁機把侯爺夫人的爪牙之一,也就是那不安分的柔姨娘從他的水雲院中給除掉。

    他最憎恨的就是這種存有異心的賤人,明明都是他的人了,還與他人合謀害他,真當他是個呆子嗎?

    「這麼做對她有什麼好處?」衛珠玉還是不能理解。

    「只要能給我添堵就行了,需要什麼好處?」上官赫宇冷笑了一下。「你想一想,昨晚捉奸這事不管結果如何,一旦傳了出去,我上官赫宇的面子還掛得住嗎?不會成為全京城人的笑柄?」

    「那件事根本就是無中生有的事!」衛珠玉反駁道。

    「外頭那些愛嚼舌根的人從來不會在乎謠言的真假,只要有笑料讓他們在茶余飯後與人說笑就夠了。」

    「侯爺夫人這麼做完全是損人不利己,她難道忘了自己也是安慶侯府的一分子,而你是她兒子嗎?」愈想愈氣的衛珠玉氣到連母親都不想叫了,直接改叫那位夫人為侯爺夫人。

    「我不是她親生的。」上官赫宇突如其來的把這個不可告人的秘密說了出來。

    衛珠玉愣然的看著他,雖然她早想過這個可能性,但听他親口說出這個秘密,還是讓她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

    「夫人的樣子看起來似乎不是太驚訝。」上官赫宇目不轉楮的看著她說,神情莫測。

    衛珠玉輕搖了下頭,又稍微平復了一下心情後,這才開口告訴他說︰「其實我想過這個可能性,畢竟虎毒不食子,除了非己所出這個理由,無法解釋她加諸在夫君身上的一切設計與暗害。」

    「夫人果然慧眼如炬,如果我能早幾年娶夫人為妻,家里有夫人這麼一位賢妻的話,爺肯定不會成為京城出了名的紈褲之一。」上官赫宇嘆息道。

    衛珠玉默然無語,因為只有她自個兒知道她並不聰明,也沒有什麼慧眼,能得知此事完全拜重活一回所賜。

    「過去是紈褲又如何?浪子回頭才是真可貴。」她安慰他道。「等白陽山渡假村建造完成,成了所有達官貴人和貴婦們趨之若鶩的游玩勝地之後,以後有人再提到夫君你們這群曾經的軌褲時,只會豎起大拇指贊嘆你們的不平凡。」

    「夫人這話說得好,咱們不爭朝夕,只爭千秋。」上官赫宇哈哈大笑。

    「夫君,你覺得夫人會不會已經知道了白陽山渡假村有你一份的事,這才讓昨晚的事發生而不阻止?」衛珠玉腦中靈光一閃的想到這個可能性。

    「這話怎麼說?」上官赫宇換上正經嚴肅的表情。

    「夫君想想,夫人花了二十幾年將你養成軌褲,會容許你突然有一天浪子回頭,做出什麼讓人驚艷、稱許贊美的成就嗎?」

    「自然不會容許。」

    「如果這一日眼見就快要出現了呢?」

    上官赫宇神情一凝,心里莫名的有些發寒。

    他看著她,緩聲開口道︰「先下手為強,毀之滅之?」他的語氣之中有些猶豫,還有一絲不確定,那是他對養育了他二十余年的嫡母所存留在心里的最後一絲情感與希冀。

    衛珠玉同情的看著他,柔聲道︰「夫君是侯爺夫人一手養育長大的,她肯定對夫君的性情了若指掌。如果這件事真由她推波助瀾而成,並且照她所希望的情況發展下去,夫君覺得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我上官赫宇綠雲罩頂、夫人紅杏出牆的謠言將會滿天飛,成為京城百姓茶余飯後的笑話,我若撞見了人談論定會怒不可抑,說不得還會動手打人。」上官赫宇坦白說道。

    「人在狂怒時,出手定然會不分輕重,將人打成重傷或直接把人打死都有可能。那些膽敢在我面前拿這事當笑話說的人,不是不畏我身分的,肯定就是身分比我高的,一旦我真失手將人打死的話……」說到這里,他膽寒的再也無法繼續說下去。

    如果事情真發展到那一步,說不定他得以命償命來解決禍事。這就是侯爺夫人想看見的結果?

    「夫君,如果真如咱們所猜想的,那位夫人已知道你和渡假村的關系,她不會只出手這麼一次,肯定會有後招對付咱們的,咱們接下來該怎麼辦?」衛珠玉憂心忡忡的問。她雖然是再世為人,但應付後宅內的陰謀詭計她實在是捉襟見肘,窮于應對。

    「還不到圖窮匕見的地步,她應該還不敢明著對付咱們。」上官赫宇說。

    「不管是明著來還是暗著來,我只怕自己應付不了,最後反倒拖累了夫君。」衛珠玉憂愁的苦笑道,因為勾心斗角真的不是她所擅長的。

    「這樣的話,咱們就只能先下手為強了。」

    衛珠玉眨了眨眼,愕然問道︰「怎麼個先下手為強?」

    「把渡假村的事告訴父親,讓你陪我一起待在白陽山。侯爺夫人的手再長,暫時也伸T到那里去。」上官赫宇其實早就想這麼做,之前是情況不允許,現在有這個機會,他當然不會錯過。

    「父親會同意嗎?夫君去白陽山是要去做正事的,卻要帶著我這麼一個內宅婦人一同前往,父親不會允許的。」衛珠玉搖了搖頭。

    「父親會答應的,只要讓他知道你才是白陽山渡假村的設計者,他會允許的。」上官赫宇對此信心十足。

    「這事咱們不是說好了要保密嗎?」

    「只要將利害關系告訴父親,父親知道事情輕重,會替咱們保密的。」父親從不在重要的事上犯糊涂。

    「就算父親會替咱們保密,但他保密的對象,也包侯爺夫人與大伯子嗎?」衛珠玉問道。

    上官赫宇突然間愣住。

    衛珠玉繼續說︰「侯爺夫人若知道了這件事,會不會替咱們保密先不說,她肯定會想辦法要在渡假村中分一杯羹,甚至找個理由將一切充公甚至取而代之。而若是大伯子知道,夫君覺得他真不會與侯爺夫人說嗎?」

    上官赫宇沉默不語。

    衛珠玉見狀,替他做下決定地柔聲道︰「所以我還是待在府里好了,就像夫君之前說的那樣,還不到圖窮匕見的地步,那位夫人是不敢明著來為難我或對付我,我只要小心些提防,盡量不讓她有機可乘就行了。」

    上官赫宇想不到比她說的更好的辦法與安排’只能暫時同意她所做的決定,但是——

    「你今天就跟我搬回正房住,我要讓府里的奴僕們都知道你對我的重要性,以後哪個不長眼的下人誰敢不听你的命令或是怠慢你,你盡管發落沒關系,有我給你做靠山,在這個安慶侯府里你不必害怕得罪任何人!」他大包大攬,牛氣哄哄的對她說。

    「搬回正房後我想重用荷葉和小草,讓她們倆貼身服侍我。她們兩個現今還是領著粗使丫頭的分例,我可以破格直接將她們提拔為一等丫鬟嗎?」衛珠玉問他。

    「當然可以。以後水雲院里的一切人事物你都可以做主,你想要怎麼做就怎麼做。」

    「我這樣做不會壞了侯府里的規矩,讓侯爺夫人或是其他房的主子有理由找我麻煩吧?」衛珠玉擔心的是這個。

    「只是提拔兩個丫頭而已,若真有人敢拿此事找碴,我會讓對方嘗到什麼叫作悔不當初,什麼叫後悔莫及。」上官赫宇霸氣四溢的道。

    「夫君就不怕得罪人?」

    「得罪了又怎樣?只有他們怕爺的分,爺還怕他們不成?」上官赫宇一臉不屑的冷哼道。「況且一旦父親知道了渡假村的事,知道了爺之所以能夠浪子回頭,全拜賢慧的夫人之賜,父親哪還會不縱著咱們倆?有父親做靠山,在這府里咱們根本不用怕誰。」

    「夫君還是打算將我與渡假村的關系告訴父親?」

    上官赫宇搖了搖頭。「我只會告訴父親是你給我的靈感,從之前與人合伙開飯館血本無歸,你幫我找到原由的事說起,我不會讓父親知道你才是渡假村真正的設計者與最多股份擁有者。」

    「最大股份擁有者應該是夫君才對。」衛珠玉一本正經的搖頭道。

    「對,咱們夫妻一體,你的就是我的。哈哈……」上官赫宇得意的哈哈大笑。

    「奇怪,小草怎麼去了那麼久還沒回來?」衛珠玉轉頭看向房門,沒想到這話才剛說完,就听見門外傳來小草的聲音。

    「二少奶奶,奴婢回來了。」

    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到。「快進來。」衛珠玉出聲喚道。

    小草推門而入,身後還跟了兩個手上端著膳食的丫頭。

    「放在這里。」小草忙著領那兩個丫頭布置送來的飯菜,讓衛珠玉只得暫時忍下想開口詢問她有關荷葉的事。

    「終于有吃的了!你們兩個,一會兒下去各領二十大板,真是想要餓死爺啊!」上官赫宇一邊迫不及待的上桌,一邊不爽飯菜的姍姍來遲,當場下令處置這兩人。

    「二少爺饒命。」兩個丫頭被嚇得花容失色,立刻跪地求饒。

    上官赫宇置若罔聞,轉頭朝衛珠玉招手道︰「玉兒,快過來用餐吧,你一定也餓了對不對?來來來,快點過來。」

    衛珠玉走上前,在他身邊的位子坐下時,上官赫宇已拿起筷子夾了一塊蜜汁燒肉放進她面前的碗里。

    「來,這蜜汁燒肉是爺的最愛,很好吃的,你吃吃看。還有這個香椿豆腐應該是夫人喜歡吃的吧?其實夫人瘦了點,應該要多吃點肉才對。」上官赫宇邊說邊往她碗里夾菜,只一會兒便將她的碗堆得滿滿的。

    一旁的小草見狀,嘴角都快咧到耳朵後面去了。二爺能和二少奶奶和好、相親相愛,可是她祈求了好久的事,所以她此刻真的好開心。

    相對于她的開心,跪在地上的那兩個丫頭則是被嚇得目瞪口呆,都忘了要繼續求饒了。

    不是說二少奶奶已經失寵,二少爺根本就沒把她當回事嗎?

    可是眼前這是怎麼一回事?二少爺根本就是把二少奶奶當成寶啊!向來只當大爺要人服侍的二少爺竟然親自動手替二少奶奶夾菜,還對二少奶奶輕聲細語的,這該不會是幻覺吧?

    兩個丫頭想起先前還被她們討論得沸沸揚揚、昨晚水雲院里捉奸的事,下人們私底下都在說,二少爺會出現在二少奶奶房里完全就是巧合,二少爺絕不會再理會二少奶奶的,因為好馬不吃回頭草。

    雖說二少爺算不上什麼好馬,但肯定是匹難馴的烈馬,即便未來某天真有人能將他馴服,那個人也絕對不會是二少奶奶。

    言猶在耳,但眼前這情景擺明了事實勝于雄辯啊!

    這兩個丫頭還挺機靈的,腦袋一轉就知道求二少爺饒命沒用,求二少奶奶或許可能還有效一點,兩人對看一眼後,不約而同的朝衛珠玉磕頭求饒,「求二少奶奶饒了奴婢,求二少奶奶饒了奴婢……」

    衛珠玉看了她們一眼,轉頭對上官赫宇說??「她們兩個也只是听命行事的粗使丫頭罷了,飯菜送晚了也不是她們的錯,這次就饒了她們吧。」

    「既然夫人替你們求情,爺就饒了你們這一次。下去吧。」上官赫宇說。

    「謝謝二少爺饒命,謝謝二少奶奶饒命。」兩個丫頭立刻喜形于色的磕頭道謝,連忙起身離開。

    等她們出去之後,衛珠玉便急不可耐的轉頭問小草,「小草,荷葉人呢?」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珠玉妻(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金萱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