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格格 第10章(2)
作者︰聶晴
    又是一天的早晨。

    用過早膳後,紫凝跟著芫莨徒步走了半個多時辰,來到京城近郊一個叫作顏家莊的小村莊,她現在才知道原來青峰離自己是這麼的近。

    「越過這個小山丘就可以看到照顧青峰的人家了。」

    芫莨話剛說完,便看見小山丘上居然有一個人站在那兒。此人英氣逼人,氣勢不凡,他是滎永貝勒。

    「怎麼會?」芫莨一驚,下巴差點掉下來。

    「滎永?」紫凝本能的就想飛奔到滎永身邊,可是這時有人阻止了她。

    「你……你再過來,我……我就殺了她……」芫莨畢竟是有腦子的,他本能的察覺到滎永來意不善,左手扣住紫凝的雙手,右手則持劍架在她的脖子上。

    滎永殺氣騰騰的瞪向芫莨,厲聲說道︰「我已經知道所有的事了,想要留個全尸的話,就快把你的髒手拿開!」

    什麼?他全知道了?芫莨嚇得不住發抖,「你要我放……放人可以,不過你得放我一條生路……我就馬上把她放了……」

    不知死活的家伙!滎永在心中冷笑,臉上卻不動聲色,「成交!你先放了紫凝。」

    「你可不能……反悔……」

    滎永心里又是一陣冷笑。「君子一言,快馬一鞭!」

    芫莨相信了。「好……」他移開長劍,重獲自由的紫凝立刻投進滎永張開的手臂中。

    「滎永——」

    滎永用力地抱她一下,接著他疾射而出的身影已撂倒來不及逃走的芫莨,急雨般落下的巴掌和拳頭打得他哇哇大叫。

    「你出爾反爾,哇——」

    「我答應放你一條生路,可沒答應你不傷你。」滎永恨不得殺了這個yin賊。

    「滎永,不要——」紫凝從背後抱住他的腰叫道。

    滎永不解的回頭看她,「你還護著他?這畜生害得你還不夠慘嗎?」

    紫凝急切的說︰「我當然是恨他的,可是我不能讓你把他打死啊!為這種人坐牢不值得啊!」

    「你說得對。」滎永迅速冷靜下來。他冷眼看著趴在地上哼哼哀哀的芫莨,看他的臉腫得像豬頭,血跡斑斑的好不淒慘,胸口焚燒的怒火也消了一大半了。「立刻從我的眼前消失!」滎永對芫莨的背影用力地一吼︰「誰教你爬起來的?給我用爬的滾回去!」

    等到討厭的人滾出視線範圍之外,滎永注視紫凝的表情總算多了抹她熟悉的溫柔。

    紫凝怯聲的問︰「你……你都知道了?」

    滎永點頭,「是的,我都知道了。你走了之後我愈想愈覺得不對,縱使你說了那麼多讓我死心的話,我還是相信你,所以我就派人去賓王府調查所有我覺得可疑的地方,然後我終于知道……」滎永的眼中淨是對她的不舍和憐惜,「我可憐的紫凝,你受苦了!」

    紫凝搖著頭,她愈是搖頭,奪眶而出的淚水愈是流得更快、更急。

    滎永輕輕的擁她入懷,用最溫柔的吻接收了她臉上的淚。

    「你真的好傻,真的!為什麼不一開始就告訴我呢?為什麼要獨自承受呢?」滎永真的不忍心苛責她,可是又忍不住不抱怨幾句。他真的是好心疼哪!

    「對不起,對不起……」紫凝抬起朦朧的淚眼,哽聲的說︰「有好幾次我真的想告訴你,可是我還是沒有勇氣,因為我不想冒失去青峰的險,還有……我不能阻止芫莨對我做出那麼下流的舉動,他……他親了我也摸了我,我無地自容……」

    「听我說,紫凝。」滎永抬起她的下顎緊盯著她。「你不用為此事感到愧疚,我能了解在那種情況下你根本無從抗拒。說我不生氣是假的,不過我不是氣你,我是氣那個該死的畜生!哼!」滎永咬緊牙關恨恨的說︰「只打他那幾拳真的是太便宜他了,他是死有余辜,我應該讓他缺手斷腿才對!」

    「你真的不怪我了?」紫凝止住淚水,滿懷期望的瞅著他。

    滎永又憐又愛的吻上她的臉。「只要你答應我永遠陪在我身邊,永遠不離開我,我就不怪你。」

    「嗯,我答應你。」紫凝張口迎入滎永深情的舌,用最深、最深的愛回應他的吻。

    「我愛你,紫凝。」他在她耳畔溫柔的低語。

    紫凝又想哭了。這是滎永第一次喚著她的名說愛她啊!

    「對了,青峰——」紫凝突然想到還沒找到青峰,驚慌失措的身子才一挪動便被一雙溫暖的手臂圈住了。

    「不用緊張,我已經早一步找到青峰,現在他大概已經快回到驍親王府了吧!」滎永笑嘻嘻的說。

    「是嗎?」紫凝像只快樂的小缸兔又蹦又跳的。「那我們快回家吧!」

    「好,我們回家!」滎永看著心愛的人,露出比陽光還要燦爛的笑容。

    詠香園

    紫凝坐在涼亭里看著不遠處在花海中追逐嬉戲的羽霜和青峰,一抹幸福的微笑展露在她白皙的臉上。

    是的,這就是幸福了!紫凝真的覺得自己好幸福喔!她愛的人以及愛她的人都在她的身邊,她的生活處處充滿了愛、充滿了幸福,她每一天都過得很快樂、很滿足。

    驀地,有人出現要和她分享幸福的時光。一雙厚實的大手從後面蒙住她的眼楮,富有磁性的男聲裝成幼稚的小男孩嚷著︰「猜猜我是誰?」

    不忍心他唱獨腳戲,紫凝只好配合的嚷道︰「我不知道你是誰,不過我知道你一定是世上最好、最俊美的男人。」

    「好吧,算你猜對了。」滎永獎賞似的親親她的臉頰,然後擠到她身邊坐下。

    「都幾歲的人了,還玩這種小孩子玩的游戲!」紫凝一邊擦拭滎永額上的汗珠一邊笑著說。

    「嘿,我會纏著你玩你就該偷笑了,你看別的女人我理不理她們。」滎永神氣巴拉的說著。

    瞧他這副得意樣!紫凝掩嘴笑道︰「是,是,貝勒爺說得是,小的受教了。」

    滎永很是得意。「你猜,我去談判的結果如何?」

    「你快說呀!」紫凝緊張了起來,因為滎永剛從賓王府那里回來。

    「結果當然是如我們所願!」滎永笑著說。「賓王爺沒有選擇的余地不是嗎?他同意不泄漏你真正的身份,永遠當你是芷筠格格,只要他一天死守這個秘密,我就一天不揭發整個事件他是元凶的事實,雙方各讓一步,這種便宜他不撿才怪!」

    「這麼說……我就是真的格格了?」

    「如假包換的真格格!」滎永撫著她的臉說。「我已經跟那頭老狐狸講清楚說明白了,從今天起你和賓王府再也沒有任何瓜葛,我不準賓王府的人踏入驍親王府一步,你這個名義上的女兒也不需要他們這個娘家,他們不會再來騷擾你了。」

    「真的是太好了,太棒了!」紫凝感激之余在滎永臉上印了一個吻。「謝謝你!」

    「這天大的好消息才值一個吻啊?」滎永對蜻蜓點水的一吻不甚滿意,他捉住紫凝想要索取更多。

    「等等……」紫凝笑著捂住他噘得老高的嘴。「我也有一個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訴你。」

    「哦?是什麼?」

    紫凝笑著湊近他的耳朵。

    滎永听了之後呆呆的看著她。「你是說……你的肚子里有……」

    「嗯。」紫凝嬌羞的模樣有說不出的可愛。

    「哇哈!」滎永忽地爆出一聲驚呼,抱起紫凝跑出涼亭,就地轉圈。「天哪,誰來告訴我這不是假的?我不是在做夢!我要做爹了,我要做阿瑪了呀!哈哈——」滎永高興過了頭,拼命狂叫大笑,不知情的人看了鐵定拿他當瘋子看。

    被他舉得高高的紫凝啼笑皆非的喊︰「快放我下來啦!你想把我跟小功寶轉暈嗎?」

    「是、是……」滎永連忙小心翼翼的放紫凝下來。「我們的小功寶沒事吧?」他不放心的摸摸紫凝還很平坦的小腹。

    「姊姊、哥哥——」滎永的怪叫聲引來了青峰和羽霜。他們看到滎永把手放在紫凝的肚子上面,也跟著有樣學樣的各伸出一只手佔一個位置。

    「你們……」紫凝睇滎永一眼,用眼神對他說︰你看,都是你啦!

    「姊姊肚子痛痛嗎?」羽霜好奇的問。

    「姊姊不是肚子痛,姊姊是……」

    「姊姊肚子里有小功寶了!」滎永搶著說。他迫不及待要把這個好消息和別人分享。

    「有小功寶了?」青峰和羽霜面面相覷,兩個人四個眼楮都張得大大的。

    「姊姊,你的肚子里怎麼會有小功寶住進去?」青峰追問紫凝。

    「哥哥,人家也想和姊姊一樣有小功寶住在肚子里!」羽霜也纏著滎永不放。

    「這……」被問倒的兩人彼此交換一個眼神之後,做丈夫的抱起妻子就跑。

    「哥哥、姊姊——」得不到答案的弟弟和妹妹在後面窮追不舍。

    滎永一面跑一面回頭喊道︰「別追了,等哥哥和姊姊好好研究怎麼讓小功寶住進肚子里再告訴你們!」他回過頭來,倚在他胸前的紫凝格格給他一個世界上最美麗的笑容。

    【全書完】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冒牌格格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聶晴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