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出頭天 第十二章 望君早歸(2)
作者︰寄秋
    誰說秦王妃不能長翅膀飛了?

    她不在皇上的眼皮底下搞鬼,她直接夜遁。

    皇甫桓臨走前給他的王妃留下三百精兵,這三百人照成清寧吩咐,三班輪流反過來監視皇上的人,看他們何時換班,何人回稟,前後共幾人,在什麼地方盯哨,以及府內沒被偵測到的死角。

    她讓侍衛一一記錄,再依對方規律的模式做了一番逃脫計劃,等著對方疏于防備之際,她好一舉脫逃。

    于是乎,成清寧每日都裝得很忙……不過事實上她真的也很忙,忙得腳不沾地,似在飛了,她利用忙碌的假象讓皇上的人馬陷入視覺疲憊,和緩紆壓的燻香會降低人的警覺性,身心漸漸放松,重復再重復的事看久了便會不再關注,形成慣性。

    邊性便是她逃走的關鍵。

    其實在幾次秦王妃出現時,有一、兩回不是她,而是身形、面容、語氣和她有六分相似的替身,皇甫桓特意安排的死士,她穿著和王妃一樣的衣服,披頭散發地一副疲憊樣。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乍看之下還真像秦王妃,連真王妃看了都以為娘親多生了個女兒,她有個孿生妹妹。

    「你們真的決定了?」

    「是的。」

    「不後侮?」

    「不後悔。」

    「這一路跟著我會很辛苦,更有可能遭遇危險,你們不怕?」她最不喜歡拖累人,也不想有人死在她面前。

    「王妃不怕奴婢們就不怕。」王妃是她們的主子,王妃到哪里她們就跟到哪里。

    「可王妃我怕呀!雖然本王妃是不受人重視的庶女,但打小沒吃過什麼苦,這一路上長途跋涉的,我怕受不住。」還不知道會遇上什麼事呢!先怕了再說,省得到時怕得動彈不得。

    「王妃……」她們擔心得一顆心都快從喉嚨口跳出來了,王妃還有心思說笑話。

    「好了,不打趣你們了,荷葉、荷心,你們跟明葉、明心不一樣,她們是王府的暗衛,保護我的安危是她們的職責所在,而你們是我的丫頭,從小就跟著我,要說沒感情是騙人的,我希望你們過得好,不用擔憂受怕。」這一走,有可能就不回來了,千山萬水,他鄉做故鄉。

    「王妃,奴婢不怕,奴婢真的不怕,你是奴婢見過最好的主子,奴婢要一輩子服侍你。」荷心跪在地上,表明心志。

    「荷葉你呢?」她還有家人在寧平侯府,怕是走不得。

    彬在荷心身側的荷葉朝下重重的磕了個頭。「奴婢跟王妃走,沒有奴婢,王妃根本不會梳頭。」

    成清寧聞言面上一窘,她的確沒給自己梳過頭,古人的發髻太難綰了,她總是盤不上去。「好,要走就趕快,你們的東西都帶了沒?挑有用的,別把金的銀的全帶上,太重你們會走不快。」

    眾人把要帶的東西都整理了一遍,盡量精簡,先出城再說,有欠缺的在路上買就好。

    「王妃,請跟屬下來。」

    一名身材壯實的侍衛托起王妃的箱籠,像是沒有重量的往肩上扔,一行人過了橋,下了地下庫房,三百名侍衛一個不少的聚集在此,一副急行軍的裝扮,動作一致的朝王妃行禮。

    成清寧的目光落在其中一人的臉上,訝然一呼。

    「趙將軍,你不是跟王爺出征了,怎麼還在這里?」她明明看見他和羅佑東一人一側的護在王爺馬車左右。趙走西咧開一口白牙,笑得有幾分靦腆。「王爺說王妃太聰明了,多智近乎妖,他怕你中途又弄出些不好收拾的事,因此命屬下全程護送,不讓王妃有片刻離開屬下的視線。」

    成清寧一听氣炸了,王爺分明指她貪玩,一遇到有趣的事就想沾手,有把小事弄大的本事進而拖延行程。

    「本王妃洗漱、如廁的時候你也要跟著?」

    「這……」他看向明葉、明心,意思是她們會盯著。

    「哼!暫時先不跟你計較,我們也不彎彎繞繞了,直接出城,就走這一條。」她指向出城的暗道。

    「是。」

    侍衛先分一百名在前帶頭,一邊以火把打暗號一邊讓後邊的人跟上,另一百五十人殿後,時時警戒,必要時斷後,王妃和眾女居中,另有五十人負責注意她們狀況,隨時支應。

    情形出乎他們意料的好,王妃在出閣前是擁有數百畝田地的地主婆,王妃和她的丫頭們常在地里走動,看起來有些柔弱但其實體力不錯,居然能跟上前頭侍衛的步伐。

    只是畢竟為女流之輩,在地道中行走了近一個時辰後漸露疲色,也有些走不動了,步履蹣跚,好幾次差點跌倒。

    「王妃,要屬下背你嗎?」問的人有點遲疑。

    「不怕王爺將你腰斬了?」他的女人不許別的男人踫,秦王的醋勁不小。

    「……」王爺,你沒這麼狠吧?

    「還有多久到出口?」感覺走了很久,有半座城了吧?

    「半個時辰。」

    「你的半個時辰還是我的半個時辰?」她的半個時辰可能走不到三里路,而侍衛們已經在十里外。

    「……」他又無語了。

    「罷了,讓腳程快的先行一步,到了地道外看有沒有樹木、布條,做幾頂抬轎再回來抬人。」不然以她和荷葉、荷心的速度,走到天亮都出不了地道。

    「是。」王妃果然急智。

    不用等腳程慢的女眷,一群人先行出了地道,照王妃的吩咐做了三頂抬轎,這群人再回來居然花不到兩刻鐘。

    這時,一向自以為腳力不錯的成清寧十分汗顏,原來真是她拖累他們了,如果不用帶上她,如今他們不僅出了城,還走了好長一段路吧!軍旅出身的男人的確耐力驚人。

    「王妃,前面就是慈雲庵了,你可以在庵里住一夜,明天再起程……」有替身在王府遮掩,應該能拖延個兩、三天。

    「連夜趕路,我們不賭萬一,王爺還在路上等我。」她不能讓桓哥哥等太久,要趕緊追上他。

    「屬下怕王妃的身子支持不住。」她太縴弱了,腰肢細得一只手就能折斷,她能禁得起馬車的顛簸嗎?

    「我能撐得住,走。」

    「是。」

    因為王妃的一句話,三百名侍衛護送的王府車隊迅速地遠離京城,在快到下一個城鎮時又化整為零,分批進入,購買所需的物品各自喬裝,沒過夜又匆匆離開,趕赴下一地點。

    因為人數眾多,他們偽裝成運載香藥要到北方販售的商隊,再從北邊買齊皮毛回京里賣,一路上他們走得很急,幾乎沒怎麼停下來打尖,王妃和丫頭們吃睡大多在車上。

    明葉、明心還好,她們是習武之人,過慣了這種三餐不定的生活,不睡也是常有的事,因此習以為常的照常作息。

    可是荷葉、荷心就慘了,越到北邊水土不服的情況就越嚴重,一開始只是人無精打采、提不起勁,後來上吐下瀉,吃不下東西,用了藥還是病懨懨的,臉色白得沒有一絲血色。

    成清寧大概是天生庶女命吧!除了腸胃有些不適、人不太有精神外,倒是沒什麼不適,就是心急,急著想見到分別月余的丈夫,向他訴說離別之苦,以及相思幾斗。

    「王妃,看到明月城了。」侍衛興奮地大喊。

    「王爺,他……他在城里嗎?」說好了在這里等她,他會不會等不到她就拔營走了?

    秦王夫婦從頭到尾都計劃好了,兩人同時離城是不可能的,便讓秦王藉著領兵先離開困了他三年的城牆,王妃為餌引開皇上的注意,讓他不再關注他認為有威脅的秦王。

    他們都料到皇上會以陪伴太後為由頭將王妃禁錮在皇宮高牆中,因此先安分幾日再以太後為突破口,利用太後的思子之心放王妃出宮,而眾所皆知王妃很愛銀子,她要賺錢誰敢欄?

    一環扣一環緊緊相扣,秦王是唯一的變數,男人若變心了,十匹馬也拉不回來,任憑女人深情呼喚,頭也不回的揚長而去,笑擁新歡。

    不過,這變數顯然也不存在——

    王爺不在城里,他在城外迎接他的王妃。

    一個人、兩個人、三個人、四個人、五個人、六個人……一個個臉上帶笑的侍衛向左右移動,直到最後一個鐵塔似的壯漢笑著退開,一名身形昂立的男人朝她走來。

    「桓哥哥,你的腿……」能走了?

    走得不快,但一步一步走得很穩的皇甫桓走到妻子面前,他神情歡喜地凝視著她,「寧兒,你來了。」

    「桓哥哥,我來了。」她眼眶發熱。

    「說好了等你,你不來,我不走。」他一直很不安,怕她來不了,計劃再周詳也有可能出紕漏。

    「我不能讓你等我太久,我日趕夜趕,只想快點到你身邊。」見到他,她可以徹底放松了。

    「你瘦了。」兩頰明顯消瘦了幾分。

    「你也沒長三兩肉,就身子看起來結實了些。」氣色還不錯,沒有剛祛毒完那時的蒼白了,皮膚也黑黝了。

    「寧兒……」他低聲地輕喚。

    「桓哥哥,你想不想我?」北地的風,有點大。

    「想。」

    「我也想你,不過……你在等什麼?還不來抱我,想讓我等到天老地荒呀!我快冷死了。」夫妻都當了還裝什麼矜持男。

    「河東獅吼……」听到熟悉的嬌嗔聲,皇甫桓歡快地笑了。

    「你說什麼?!」她哪里凶了,分明溫柔似水。

    男人的雙臂張開,抱住嬌軟身軀,狠狠地像要將她揉進身子里。「我以為我不會想你,但我錯了。」

    「勇于認錯是好事。」鼻子一酸的成清寧反手摟住他,眼中淚水已經泛濫成災,怎麼也止不住。

    「我真的好想你,想得恨起我自己,為什麼把你留下。」

    他應該帶她走,沒有她在身邊,他居然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整天想著皇兄為難她了嗎?她是不是能順利出城……

    「以後我們再也不分離了,你走到哪我跟到哪。」她要當他的影子,形影不離的纏著他。

    「好。」都依她。

    「你的腿都好了嗎?」他能站了,肩直腰挺。

    「嗯,好了,不過不能走得太快,得照你說的復健,我早晚半個時辰練習走路,如今我能走上幾里路。」再給他一個月就能恢復往日的矯健,上馬殺敵、下馬數敵人的頭顱。

    「接下來我只要調理你的臉就好,我一定能把你治好。」她怎麼覺得好累,渾身沒勁?

    「我相信你。」妻子的話要听得,女四得。

    「唔,接住我,我想睡……」一放松,緊繃了一路的成清寧頓時軟了身子,倒入丈夫的懷中。她不是鐵打的,積累了所有疲憊,為了趕路她硬撐著,撐到身體的極限,直到它發出警訊。

    「寧兒、寧兒,你怎麼了?!快醒醒,回答我,君無恙,馬上給本王滾過來——」她生病了嗎?還是受了什麼傷沒說……該死,他竟然沒發現她不對勁!

    皇甫桓一聲大吼,遠遠退開坐在不遠處休息的侍衛們忽地一躍而起,個個面露殺氣地緊握腰間的兵器。一名俊逸男子悠然踱步,瞄了一眼便扭頭。

    「不過是幾天幾夜沒睡罷了,死不了,讓她睡一覺就好了。」這個女人不論走到哪里都是麻煩。

    「睡著了?」皇甫桓愕然。

    「你自己算算,她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趕到這里得多拼命,她不是你帶的那些兵能日夜行軍,撐到現在才倒下已令我另眼相看了。」以女子而言,她有令人敬佩的毅力。

    看著妻子眼眶下方的暗影,心疼不已的皇甫桓好不憐惜,一把將她抱起。「好好睡,寧兒。」

    「要不要我幫忙抱她,你那雙腿還是不要太用力比較好。」他可不想快治好了又變成瘸子,得打斷骨頭從頭治。

    「不用。」他抱得動。

    皇甫桓懷抱著妻子往黑色駿馬走去,他一腳踩在馬蹬上俐落地上馬,絲毫不曾驚醒懷中的人兒,她嚶嚀一聲偎向他懷里。

    當她睡醒之後,全新而精彩的生活即將展開,她還不知道,自己和王爺又將成為西北的傳奇,人人說著︰王爺是西北的天,王妃是王爺的天,王爺有了王妃才是西北的王……

    如今秦王雙腿能站,戰神回歸,震懾四方鄰國,遠在京城的帝王更是鞭長莫及,直到殯天都還後悔著當初怎麼把這個弟弟送出京城、怎麼讓那古靈精怪的王妃逃出掌握……

    但那都已是後話,此時的京城一陣大震動,秦王妃在離開王府十天後,皇上的探子才發現異樣,經仔細一查,王府內的王妃居然是假的,真正的秦王妃去向不明。

    皇帝下令,大肆追查。

    但是還能查出什麼嗎?人早就遠走高飛了,就剩下一問三不知的僕婢,以及主人不在的王府。那幾日,全城戒備,任憑皇上再如何怒不可遏,卻也無濟于事。

    接下來他將時刻驚懼著這個皇弟會如何出招,他的龍椅,還能坐得穩嗎?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庶女出頭天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寄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