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香(上)好一個藩王 第10章(2)
作者︰梅貝兒
    沒過多久,夜盡天明。

    懊來的還是來了,徐敏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靜待最好的時機,再度展開逃亡。有了一次經驗,相信第二次會成功的。

    辰時快過了,徐老爺來到閨房外頭催促。「時候不早了,該出發了!」

    李氏親手幫「女兒」梳好頭,見她眼皮微腫,應該是哭了一晚,可惜自己也愛莫能助。「你要多保重。」

    「我會的。」徐敏擠出笑容說。

    當她心情沉重地跨出閨房,徐老爺已經在外頭等得不耐煩了。「你這死丫頭最好別玩什麼花樣,進宮之後,好好地表現,要是被選上了,大家都有好日子過。」

    徐敏心想跟這種人多說無益,直接走過他面前。

    「你……你……」徐老爺簡直氣得快厥過去,只不過在外頭待了幾個月,就像變了個人似的,依她這副性子,肯定選不上,要是真的被遣回府,他絕不會讓這死丫頭有好日子過的。

    于是,徐敏在李氏的陪同之下,來到偏門外頭,不只有兩輛馬車和幾個隨行的奴才等在那兒,就連徐永欽也在,讓她馬上提高警覺,還好巧兒也跟著一起去,只希望對方有所顧忌,不敢真的做出什麼事。

    「六妹都準備好了?」他眼中閃爍著不尋常的光芒,這一趟路當然不是真的要前往京城,目的地也只有他知道。

    徐敏心想為何徐家的人都不曾發現徐永欽有那種變態齷齪的念頭?是隱藏得太好了,還是根本不會有人往那方面去想?

    如果他真的敢意圖不軌,她就算殺人,也不會讓徐永欽得逞的。

    李氏依依不舍的牽起「女兒」的小手。「路上要好好照顧自己。」

    「是,娘。」徐敏代替徐六娘跟生母告別。

    听到這一聲娘,李氏想到自己的女兒,不禁淚如雨下。

    「你不要又在這兒哭哭啼啼的了,」徐老爺劈頭就罵。「好了!快點坐上馬車,早點到京城也可以早點做好準備,永欽,就交給你了。」

    徐永欽掩不住臉上得意的笑容。「是,爹。」

    「還不快扶六小姐上馬車?」徐老爺又朝巧兒罵道。

    巧兒縮了縮脖子,攙著徐敏的手腕,卻見她不停地往兩旁的街道張望,不知在找些什麼。「六小姐在看什麼?」

    「沒事……」徐敏難掩落寞地回道。

    他還是沒來!

    自己究竟又在期待什麼?待徐敏上了馬車,蜷縮在篷車內的角落,自我解嘲地忖道。

    「爹,咱們這就出發了!」徐永欽朝父親拱手稟明,便上了另一輛馬車,沒有人發現他的嘴角揚起勝利的笑意,六妹終于就要屬于他一個人的了。

    于是,車輪開始轉動了。

    不過就在兩輛馬車駛離徐家不遠,一聲響亮有力的馬嘶讓徐敏陡地抬起頭來,馬上豎起耳朵,仔細傾听周圍的聲音。

    「我好像听到黑龍的叫聲……」是幻听,還是真的听到了?

    「六小姐說什麼?」坐在身旁的巧兒疑惑地問。

    徐敏想證實自己沒有听錯,于是掀起簾子探出頭,果然听到一陣馬蹄聲從後方傳來。

    不會錯,那是黑龍的叫聲!既然它在這兒,也就表示慶王來了!

    他終于來了!

    「停車!」徐敏朝車夫大叫。「快點停車!停車!」

    車夫一臉驚慌地拉緊韁繩,馬上將馬車停住,走在前頭的馬車發現後頭的馬車沒有跟上,也只好跟著停下來。

    「發生什麼事了?」徐永欽也從篷車內探出頭問馬夫。

    就在這時,馬蹄聲伴隨著飛揚的塵埃,愈來愈近了……

    只見六名騎士跨坐在馬背上,以雷霆萬鈞之勢一路狂奔,震耳的馬蹄聲令路人紛紛走避,而能夠毫無忌憚地在大街上馳騁,也只有高官貴冑了。

    眾人只見為首的年輕男子披著一頭長發,身上穿的卻是赤色圓領袍,前胸、後背與左右兩肩處裝飾有四團龍,腰間則系玉帶,腳穿黑靴,這身象征尊貴的常服,在高闇府內除了慶王,不做第二人想。

    不到一會兒工夫,兩輔馬車已經被團團包圍。

    元禮拉扯韁繩,讓黑龍慢慢地踱到徐敏所坐的馬車前,然後對著探出頭來,此刻正怒氣騰騰地瞪著自己的嬌顏,咧出有些欠扁的俊美笑臉。

    「敏敏,我來接你了!」這丫頭的表情和反應就如自己所預期的那樣,真是太有意思了。

    她眼眶一熱,不過並沒有馬上撲過去,反而撂下狠話。「你要是再不來,這輩子都別想再看到我!」

    「我知道,所以我來接你了。」元禮笑嘻嘻地伸出右手,至于要不要跟自己走,就看她的選擇了。

    徐敏也不再矜持或猶豫,便把自己的右手遞上去。

    「這才是我的好敏敏!」他用力一扯,將徐敏托到馬鞍上坐好,再緊緊地攬在自己胸前。失去的寶貝終于又回來了。

    這個突來的變化,讓徐永欽臉色變得很難看,就快到嘴的鴨子豈能就這麼讓它飛了?「請千歲放開舍妹!」

    六妹是何時跟慶王扯上關系的?他絕不容許這種事發生!

    元禮把馬掉頭,高高在上的睥睨著眼前的男人,口氣狂妄地說︰「她是本藩要的女人,你這個當兄長的,該做的不是阻止,而是應該祝福她才對。」

    祝福?徐永欽磨著牙,自己精心的計劃絕不能就這麼被破壞了。

    就在這當口,徐老爺和李氏他們也被這場騷動給引來了。

    「小女可是待選入宮的閨女,千歲不能就這麼把她搶走。」他還巴望著女兒能當上貴妃,徐家從此飛黃騰達。

    元禮仰頭大笑。「待選入宮的閨女又如何?本藩要定了,你就讓其它女兒代她進宮去吧!」

    「六娘,你真的願意跟著千歲?」李氏怯怯地問,若是跟了慶王,至少離自己近些,將來有一天真正的女兒回來,說不定還能見上一面。

    听李氏這麼問,她用力頷首。「我願意!」

    徐永欽不禁驚喊︰「六妹,萬萬不可!」

    「為何不可?」徐敏嘲弄地反問,那種骯髒的心思,諒他也不敢說出來。

    他不禁語塞。「那是因為……因為……」

    「既然說不出理由,那麼本藩就帶她走了!」元禮不介意當街強搶民女,給自己野蠻無禮的行徑再添一樁。「回去吧!」

    徐老爺站在原地,呆若木雞地看著一行人騎著馬揚長而去。

    「奴婢也想跟著去伺候六小姐……」雖然她不是真正的徐六娘,不過巧兒很難討厭這個「主子」。

    李氏不禁安慰她。「王府里還缺伺候的人嗎?咱們只能祝福了。」

    「爹,咱們快去報官!」徐永欽怒不可遏地說。

    「報官?」聞言,徐老爺用一根手指顫巍巍地指著元禮離去的方向。「難道你不知道那是誰?就算去報官,又有哪個官敢上慶王府討人?」

    徐永欽好不甘心。「可是六妹怎麼辦?就這麼讓慶王帶走嗎?她可是待選入宮的閨女,交不出人來,說不定會連累到咱們……」

    「還能怎麼辦?到時就說被慶王搶走,不干咱們的事。」徐老爺把責任推得一干二淨,精明如他,很快地又振作起來。「既然當不成皇帝的女人,做慶王的女人也不錯,要是六娘能夠得寵,對咱們徐家也不是沒有好處。」

    他腦中的算盤可是打得 哩啪啦地響。「至于空缺,正好叫金鳳來頂替……夫人!夫人!快叫金鳳梳妝打扮……」

    「爹!爹!」徐永欽真的好恨,難道這輩子他注定得不到真正想要的女人?老天爺實在太不公平了。

    慶王真的來接她了!

    徐敏好怕這只是在作夢,下一秒夢就會醒了。

    可是她能聞到這個男人身上的氣味,以及熱度,還有馬匹奔跑時引起的震動,無一不在告訴她,這一切再真實不過。

    「咱們要回養馬場嗎?」徐敏很想念那個地方。

    他垂眸低笑。「自然是先帶你回王府。」

    「既然要來接我,為何不早點來?」她掄起粉拳,往慶王胸口槌了一下。「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你。」

    听她親口承認,元禮笑得更樂了。

    「笑什麼?」徐敏只顧著生氣,渾然未覺已經泄漏了真心。

    元禮沒有立即回答,專心駕馭著黑龍。

    當一行人終于回到慶王府,穿過正門,也就是端禮門的門洞,再經過一道承運門,在承運門內的便是承運殿、寰殿和存心殿,終于讓馬匹停下。

    「這里就是慶王府,也是你下半輩子要待的地方。」他指著眼前一座座單檐歇山式建築的宮殿群,屋頂檐角還有龍、鳳、獅子等走獸當作裝飾,可說是相當地壯觀華麗。「雖然遠遠比不上皇宮,可是在諸王所居住的王府來說,本藩的慶王府算是規模最大的。」

    徐敏早在電視上不知看過多少次像這類的建築物,根本不覺得稀奇,更不用說興奮了。「可是我比較想住在養馬場。」家不用太大,溫暖幸福就好。

    聞言,他抖動肩頭,笑不可抑,只因徐敏的想法與自己不謀而合,也道出了他的心思,若是可以,元禮也希望能以養馬場為家。

    「你到底笑什麼?」她又不是在說笑話。

    他笑著摟緊偎在胸前的嬌軀。「敏敏……」

    「做什麼?」徐敏覺得耳根子又熱了。

    元禮輕捏著她的下巴,要徐敏轉過頭來看著自己。「知道那天我為何放手讓你走,直到今天才去接你嗎?」

    「不知道。」要是知道,她就不會那麼生氣了。

    「因為我要你趁這段日子,好好地正視自己的心,不要再逃避下去,若決定跟了我,就把你的心交出來……」元禮正色地啟唇。「我喜歡你的口是心非,可是更想要一份真心真意,這樣你懂嗎?」

    徐敏完全听懂了。

    原來這個藩王根本從頭到尾都在算計她。

    「你早就知道我一直在等你?」徐敏氣呼呼地問。

    他咧嘴一笑,沒有否認。「我只知道你早就對我動心,卻抵死不肯承認,也不願面對,正好徐家的人找來,便讓他們把你帶走,如此一來才能逼出你的真心,看你究竟是想進宮,還是跟了我。」

    「我還以為……還以為你真的不要我了!」看來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讓徐敏好不服氣。

    元禮在她頰上偷了個香。「好不容易把你馴服,當然要圈養起來。」

    「你當我是馬?」她發出沒有威脅性的嬌吼。

    「當然不是,你是我所愛的女人。」元禮餃著迷人的笑意說。

    她一怔,臉蛋跟著燒了起來,有些難為情地問︰「真的嗎?」

    這是在告白?徐敏活到二十五歲,頭一次有男人對她說這種話,以後恐怕再也找不到第二個,有人願意愛她,是她內心深處最渴望的夢想。

    「當然是真的,如果不是動了真感情,又何必花那麼多心思?直接把你擺進王府,你依舊是屬于我的,跑也跑不掉。」他笑臉中帶著十足十的認真。「可是這樣是不夠的,我要你把心交出來,除了我之外,容不下任何東西。」

    徐敏有些遲疑。「真的不能容下別的東西?」

    「當然。」元禮收起笑容說。

    她為難地問︰「馬卡龍也不行?」

    「馬卡龍?」不就是他送的那匹小馬?

    「對啊,它是我的馬,當然要放在心里。」她說。

    元禮施恩地點頭。「如果是馬卡龍,自然準了!」

    「那麼金寶呢?」徐敏滿臉希冀地問。

    他忍俊不住地笑說︰「照準!」

    「好,其它就沒有了。」她已經很滿足了。

    「意思就是你的心里只有我、馬卡龍和金寶,再沒有其它的了?」元禮嗓音不禁放柔地問。

    徐敏回頭橫他一眼,覺得這句話根本是多余的。「我只要有你的心就夠了,還需要什麼?」她連名分都可以不要,只要這個男人能夠愛她、在乎她,心里有她的存在,其它也就不重要了。

    「敏敏……」他收緊臂彎。「你可知這是我最想听到的一句話。」不是想從自己身上得到任何東西,而是真的只要自己的心就好。

    她不再掙扎,心甘情願地交出自己的所有。「我把心交給你,它很容易碎,一定要好好珍惜。」

    元禮也親口承諾。「我答應你。」

    「就只有這樣?」這句話終于換她說了。

    他胸膛因笑聲而震動。「不然你還想怎樣?」

    「當然還要……」徐敏拉下他的頭,主動獻上香吻。「蓋印。」雖然只是蜻蜓點水,不過已經表現出她的決心了。

    「這個印蓋得太輕,不能作數,應該要像這樣……」元禮既驚又喜,不愧是他看中意的女人,就是與眾不同,于是他俯下俊臉,深深地攫住她的紅唇,熟練地與香舌交纏。

    徐敏不在乎身邊有多少雙眼楮在看,他都能不顧自己是待選入宮的閨女,親自來接她了,自然要回報。

    這輩子她只想待在慶王的身邊,就算徐六娘要把身體交換回來,她也會霸著不走,誰也不能叫她離開。

    ——待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天下第一香(上)好一個藩王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梅貝兒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