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香(下)是福還是禍 第20章(2)
作者︰梅貝兒
    她當然也不敢大意,要是再摔一次,恐怕真的醒不過來了。「我只是很想念位在同二村的養馬場,想念那片大草原,那兒可是咱們的定情之地。」

    元禮嘴角咧得更高。「怎麼說?」

    「看到你騎著黑龍在草原上馳騁的英姿,赫然發現自己喜歡上不該喜歡的人,也不知我心里掙扎過多少回,好幾個晚上都睡不著,就是不想去面對那份心情。」

    徐敏如今回想起來,不禁想笑,也慶幸自己最後想通,願意接受命運的安排,才能擁有此刻的幸福。

    他听了之後男性的虛榮心不禁大大的滿足。「原來你是因為我的馬上英姿,才會喜歡上我的?」

    「當然還有你對我的心意,在我最需要的時候,把它給了我。不求一心一意,只求用心,女人要的不就是這些?」她不太會表達內心的感動,只好借用「甄嬛傳」里頭的名言佳句。

    「不是每個女人都跟你想的一樣。」他嘲弄地說。

    徐敏噗哧一笑。「那正好,才能顯示我是獨一無二的。」

    「若是有那麼一天……」元禮想要探探她的口風。「我打算舍去宗人名號,從此為庶人,你可還願跟著我?」

    她書念得不多,還是用白話再問一次,免得產生誤解。「你的意思是不當可以強搶民女的藩王,只當個為五斗米折腰的老百姓?」

    「沒錯。」他笑說。

    「只要你想清楚了就好。」徐敏沒有意見。

    元禮噴笑一聲。「就這麼簡單?」他要拋去的可是別人求了幾輩子也求不來的榮華富貴,听這丫頭的口氣,好像只是丟了一件不要的袍子。

    「我相信你已經考慮過很多,才會作出這個決定,既然如此,就只能支持你。」以她這個現代人的想法,倒是覺得沒什麼,就算是富二代也可以自行創業,沒必要非靠老子不可,徐敏倒是很佩服他有這個決心。「反正咱們有手有腳,不至于餓死,再加上你又懂馬,不怕找不到差事。」

    他用力摟緊她。「敏敏……你真是知我甚深。」

    「還好,普普通通而已。」她驕傲地說。

    「不過這事急不得,得先有個契機,才能奏請朝廷……怕就怕母妃那一關不好過……」元禮在心里算計著,至于柳氏就只能認命,當初那麼多個皇子,她偏偏挑上自己,而王氏和江氏也只能嫁雞隨雞了。

    徐敏連打了兩個呵欠,真的困了。

    「敏敏?」沒有听到回應,他不禁低喚。

    「我……你……」徐敏已經撐不住了,口齒也跟著不清,連自己到底說些什麼都不清楚。

    元禮也不再吵她,讓她好睡。「不求一心一意,只求用心嗎?你這算是貪心,還是不貪心呢?不過我這顆心早就給你了,難道你不知道嗎?真是個傻丫頭……」

    他語帶寵溺地說。

    他向往的是和心愛的女人做一對平凡夫妻,可以擺脫身分上的束縛,不再受困于禮制規矩,能坐在馬背上,盡情地馳騁在藍天之下、草原之上,遨游四方,孩子們也不必去體會親情的疏離和冷漠,可以做真正的一家人。

    但願這一天能夠來到。

    七月初——

    趁著天色還未亮,一行人伴隨著噠噠的馬蹄聲離開王府,往同二村的方向而去,居中為首的是一男一女,只見男人頭戴網巾,簡單的藍色袍服,女人則是在臉上蒙上白色面紗,只露出一雙顧盼生輝的美眸,除了遮擋風沙,也是為了不讓外人窺見其貌。對于這趟出門,兩人可是期待了許久。

    一直到接近申時,眾人終于抵達目的地,從村子口一路來到村長家門外,听到耳熟的馬嘶聲,村民們馬上知道是誰來了,除了在養馬場工作的壯丁,一些老人、婦孺和小孩全都出來迎接。

    元禮率先下馬,一手牽著韁繩,一手則拍了拍黑龍,表示慰勞它的辛苦,而它則像是完成任務般,低頭吃起草。

    「金寶,辛苦你了。」徐敏下了馬之後,也是同樣的動作,就見金寶發出噴氣聲,像是在回應主人。

    「千歲萬福!」羅大娘上前見禮。

    徐敏取下臉上的面紗,露出美麗的面容。「羅大娘,好久不見了。」

    「敏敏姑娘……」她馬上想到不對,得要改口了。「不!現在應該稱呼你一聲夫人才對。」

    看著眼前的婦人,徐敏不禁想起第一次被帶到同二村的心情,如今舊地重游,卻是分外親切,也多虧有她的照顧,緩和了自己心中的驚惶不安。

    「羅大娘太客氣了。」人家待她好,她同樣會記住。

    「這是應該的。」見這位敏敏姑娘還願意來到他們這個小村子,不會因為身分上的不同,而有絲毫嫌棄,羅大娘不禁打從心底感到欣慰,也更喜歡幾分,認為她才是最適合慶王的女子。

    再次見到徐敏,羅大娘的小女兒太高興,不小心說溜了嘴。「听說夫人被家里的人帶走,還要被送進宮里去時,我可是擔心死了,都怪大姊,要是沒把夫人的下落告訴那個男人就好了。」

    招喜臉色一變。「招福,不要亂說!」

    「我哪有……」

    見招喜目光閃爍,擺明了就是心虛,徐敏一臉笑容可掏地問著招福︰「你說那個男人是誰?」

    「我忘了他叫什麼,只知是奉了他們家老爺之命,出來找小姐,形容的模樣就跟夫人很像。」招福一五一十的說了。

    徐敏臉上的笑靨不變。「所以就把我的下落告訴他了?」

    「我讓大姊別說,大姊還是說了……」招福見她笑容滿面,以為徐敏一點都不生氣,也就全招了。

    「招福!」招喜跺著腳,恨不得把妹妹的嘴巴縫上。

    羅大娘不悅地罵著大女兒。「我怎麼沒听你提過這件事?」

    「那是……我以為……不過是小事……」她支支吾吾地說道。

    俗話說知子莫若母,羅大娘豈會猜不出大女兒那一點心思。「你這丫頭成天就只會作白日夢,上門來提親的,你一個都看不上眼,不是嫌人家窮,就是身分低,也不想想自己……」

    當著外人的面,被母親這麼數落,招喜不禁臉色難堪。「娘!」

    「該是什麼命就是什麼命。」羅大娘嘆道。

    聞言,她咬著下唇,這個道理雖然懂,可就是不甘心。

    徐敏從她們母女的對話當中,大概猜得出原因,原來徐家之所以神通廣大,居然有辦法找到養馬場來,背後還有這麼一段小插曲。

    接著,羅大娘便轉頭向徐敏賠個不是。「我這個女兒真是太不懂事,才會做出這種事來,還請夫人見諒。」

    耙覬覦她的男人,又在自己背後耍小手段,徐敏當然要好好回報了。「過去的事就別再提了,不過這回到同二村,打算在養馬場住上一陣子,偏偏連一個丫鬟也沒帶出來,總是有所不便,不知羅大娘願不願意讓招喜姑娘暫時跟在我身邊?」

    羅大娘有些猶豫。「這……」大女兒吃不了苦,要她做點事就推三推四的,恐怕伺候不了人。

    「我去!」招喜想到這麼一來就有機會和千歲說話,也能想辦法讓他注意到自己。「娘,我要去!」

    「可是……」羅大娘看著雀躍的大女兒,真怕這女兒會做出什麼丟臉的事來,又看向徐敏,見她使了個眼色,心想必定有她的用意,只好同意。「好吧!」

    招喜馬上興沖沖地回家去拿細軟。

    「夫人這麼做……」

    徐敏輕輕一哂。「既然怎麼說都沒用,不如讓她徹底死心,雖然殘忍了些,不過也是最好的辦法。」

    「夫人這話說得極是。」羅大娘這才領悟到她的用心,也就安心的把大女兒交給徐敏了。

    而在另外那一頭,元禮正在和羅大娘的相公,也就是同二村的村長說話,村長希望他們今晚能留在村里過夜,也好準備酒菜款待。

    「敏敏急著見她的馬卡龍,還是下回吧。」他婉謝對方的好意。

    于是,眾人又重新上馬,見招喜抱著細軟,氣喘吁吁地返回。徐敏簡單地跟元禮說明原由,自然也得到允許,于是她伸出手,把招喜拉到自己身後坐好。

    「那丫頭跟去做什麼?」村長不禁納悶地問著妻子。

    羅大娘嘆了口氣。「待會兒再告訴你。」

    「抱緊我!」徐敏回頭叮嚀。

    招喜頷了下首,收緊雙臂,摟住她的腰。

    當徐敏發出指令,金寶立刻揚蹄前進。

    「哇……」從來沒坐過馬的招喜頓時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尖叫,所有的人瞬間全都望向她。

    徐敏的耳朵差點聾了,沒想到她會這麼怕馬。「你沒事吧?」

    「我、我……」招喜也沒想到會這麼嚇人,好像快要摔下去了。

    她小聲地對招喜說︰「怕馬的女人,可是很難討千歲歡心的。」

    「我、我才不怕。」招喜馬上逞強地說。

    「那就好。」她笑中帶著幾分惡意。

    當元禮一行人離得愈來愈遠,招喜的尖叫聲還是沒有斷過,一直到了養馬場,嗓音都叫啞了。

    看到慶王等人到來,負責看守養馬場大門的老金趕緊開門,好讓他們通行。

    徐敏騎著金寶,一馬當先的沖到馬卡龍住的馬廄,不過並沒有忘記坐在身後的招喜,順手扶她下來,只見她臉色慘白,兩腿發軟,直接癱坐在地上,還真有些令人同情。

    「明天一早,就要麻煩招喜姑娘先幫金寶刷背,還有打掃馬廄。」她佯裝不解地睇著對方驚恐的表情。「怎麼了?」

    招喜吶吶地問︰「不、不是伺候夫人嗎?」

    「金寶是我的馬,伺候它就等于是伺候我,還有千歲愛馬是眾所皆知的事,千歲更喜歡自己的女人親自動手照顧,招喜姑娘想要討千歲歡心,就得這麼做。」徐敏有些壞心地補上一句。「打掃馬廄時,記得把排泄物清理干淨。」

    「可、可是……」招喜的臉都綠了,因為這跟原本想象的不一樣,她以為只是梳頭泡茶就好,真想馬上逃回家去。

    看到熟人,徐敏馬上朝對方招手。「鐵蛋!」

    鐵蛋瞪著眼前的女子,覺得聲音听來十分熟悉。

    「是我!」她把面紗取下來。

    「敏敏姑……不對!應該叫夫人了。」鐵蛋馬上變成一臉驚喜的表情。「夫人是特地來看馬卡龍的嗎?它長大了不少,看到你一定很開心!」

    聞言,徐敏已經迫不及待了。「我把金寶綁在這兒,你先喂它喝點水。」說完就往馬廄里頭跑。

    就在這時,元禮和幾個護衛因為在半路上和其它人說話,所以耽擱了些時間,直到這時才趕到。

    「夫人已經進去了。」鐵蛋指著馬廄說道。

    元禮也把黑龍暫時交給對方,此刻還賴在地上不肯起來的招喜見有機可乘,馬上故作楚楚可憐的模樣,想引起他的注意,可惜元禮壓根兒沒注意到她的存在,徑自走進馬廄了。

    「馬卡龍,我就知道你還記得我……」徐敏手上抓了一把干草,喂著關在柵欄內的小馬,一下子就拉近彼此的距離。

    已經斷奶的小馬嚼著干草,又睜著一雙無辜的眼楮,讓徐敏在心里大呼可愛,就跟圓仔一樣有療愈效果。

    「我保證不會再把你丟下這麼久,一定會常常回來看你……再過幾年,等你長大,就可以把你帶到王府,咱們就能天天見面了。」听到徐敏這麼說,馬卡龍不禁對她搖頭晃腦,像是在回答主人似的。「我的馬卡龍是最聰明的馬,都听得懂我在說些什麼。」

    站在身後的元禮不禁感到好笑。「我覺得它是在說不要只顧著說話,快點多給我一些干草。」

    徐敏回頭一瞪。「它才不會這麼說。」

    「等咱們要回去時,就把它帶回王府,連同母馬一起,等滿周歲之後,馬卡龍就可以獨立生活了。」見她這麼不舍,元禮不由得提議。

    她搖了搖頭。「現在還太早了,王府怎麼也比不上這里,我希望它能在這片草原上長大,可以無拘無束地奔跑。」

    「是啊。」這也是他最夢寐以求的事。

    看過馬卡龍,兩人一同步出馬廄,等在外頭的招喜已經重新振作,也努力克服恐懼,站在低頭吃草的金寶身邊,小心翼翼地摸了一下它的背,希望這麼做能給慶王留下好印象。

    見狀,徐敏只是笑在心里,解開韁繩,拉扯一下,讓金寶知道要走了。

    金寶接到指令,踩了幾下馬蹄,這個突來的動作可把招喜嚇了一跳,一時沒有站穩,頓時跌坐在地,手心上沾滿了濕濕的泥巴。

    招喜發出驚叫。「這是什麼?好臭……」

    「先去清洗一下吧。」徐敏難得擠出一絲同情心,沒有告訴她實話。

    「敏敏,過來這里!」已經重新上馬的元禮回頭喚道。

    她騎著金寶,踱上前幾步。「什麼事?」

    「你看!」他舉起右手,指著近在眼前的夕陽。

    徐敏看得目不轉楮。「好美!」

    看著那輪即將落在地平在線的紅色太陽,有著令人屏息的美麗,不管之前看過幾次,她還是忍不住贊嘆,那是在其它地方看到的夕陽,所無法擁有的心境。

    而能和自己所愛、也愛自己的人一起欣賞夕陽,那種幸福不言可喻。

    兩人都沒有開口說話,彷佛都被眼前的美景所震撼。

    不知過了多久,徐敏悄悄地縮短韁繩,跟著夾緊馬腹。

    「咱們來比一場干……」她才說著,金寶已經往前沖了。

    元禮晚了一步,不由得咧開嘴角,急起直追,兩三下就趕上了。「輸的人,今晚可要伺候贏的人……」

    「一言為定!」她用最美麗也最燦爛的笑靨回道。

    ——全書完

    編注︰故事到這里告一個段落,是否還意猶未盡?元禮和徐敏還有精彩情事,詳見《天下第一香》終篇《知夫莫若妻》。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天下第一香(下)是福還是禍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梅貝兒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