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田出貴妻(上) 第十九章 巧遇心上人
作者︰蒔蘿
    本還想回去抱著溫暖棉被睡回籠覺的裴子瑜,被這個莫名其妙平空出現的三皇子搞得烏煙瘴氣,瞌睡蟲也全飛了。

    既然已經沒有睡意,草草用過早膳後,她便領著小紅小青還有刀豆跟八角他們四人上街,查探一下這京城除了藥材買賣以外,還有什麼生意好做的,同時讓牙販子午後領著人到她買的院落去讓她挑。

    昨日被她爹一聲令下打發到佛堂面壁思過的余氏,肯定恨上她跟二姨娘胡氏了,她不相信一個掌管將軍府近二十年的女人沒有半點手段,肯定很快的便會反撲,她得未雨綢繆,把自己的大後方趕緊準備好才成。

    她領了他們四人在街上閑晃,發現這京城的藥盤商除了城西的靈鶴藥鋪,跟城東仙草藥商兩家外,就沒有其他大型的藥材批發商鋪,最多的是醫館。

    向醫館的學徒打探了才知道,原來京城里的藥材完全被這兩家壟斷了,想要進貨只能跟這兩家藥材商進貨,而這兩家的幕後大老板都是同一人,當今宰相余承嗣。

    因為完全的壟斷生意的關系,京城的藥材價格十分昂貴,普通人家是生不起病的,這可不是個好現象啊。

    既然這余宰相敢光明正大地壟斷生意,她要是想搶這一杯羹,一定得以比這宰相更有權勢的靠山才成。

    那要找誰?她爹?

    這個生物學上的親爹是她目前想得出來官位最高的人,可位階恐怕還不及宰相啊。

    她如果不找到比之宰相權勢更大的人物撐腰,恐怕開幕當天就有人會上門鬧事,當天就得關門大吉。

    看著站在人來人往、車水馬龍的街角看著前頭那間藥材鋪的主子,實在有些危險,小青喊道︰「小姐,你在想什麼?站在這里這樣很危險的。」

    「我在想,我要開草藥館的事情可能無法很順利。」找她爹當幕後老板並不是好主意,得再想想辦法。

    「小姐,在京城開業得到衙門申請,不是每個想開店的人都可以隨便開的,這點很是麻煩。」刀豆提醒她。

    「這有什麼麻煩的。」

    「麻煩的是申請許可文書需要很多銀子請官老爺喝茶。」

    裴子瑜壓根不在意,「這些事你們小姐我會不知道嗎?」

    「小姐,小的意思是說,這些茶水費可不便宜,可不像我們在翠緹縣那樣小小金額便可以的。」他們小姐店面未開張,就得先送出一大筆銀兩,刀豆一想就肉疼。

    「所以說要先找一棵可靠的大樹,或是一座有力的大山,讓我們靠著,這樣我們會節省很多不必要的花銷。」

    這些當官的最可惡,台面上領著他們這些納了稅賦百姓的錢,台面下還要對著他們這些優良商人伸手要茶水費。

    「小姐,其實你端出老爺的名號,相信沒有人敢為難你的。」八角說著,他們老爺再關外打了勝仗,回頭又幫著三皇子平亂有功,現在可是皇帝面前的大紅人,誰還不賣面子給他們小姐,連他這個小廝出門在外都覺得走路有風呢。

    「你傻了啊,我打著大將軍旗號出去,是想讓裴府里頭那一群豺狼虎豹把本小姐這幾年好不容易攢下來的積蓄給掠奪了嗎?」她可不相信那幾個姨娘是吃素的小綿羊。

    而且這京城那兩家藥商的幕後大老板是余宰相,他可是余氏的爹,這事沒處理好,很容易掉坑,讓余氏反要她一口的。

    這時,旁邊來了四名侍衛,守衛著一輛華麗的馬車,緩緩駿過熱鬧的市集,馬車後頭還跟了好幾輛像是皇宮里出來的馬車隊。

    這早有消息傳出,今日早朝皇帝又賞了好多好東西給未上朝的三皇子,看來就是馬車上的那些東西了。

    街上的攤販七手八腳趕緊將自己攤位往後拉一些,就怕擋到了這馬車隊伍的前進,屆時被掩翻了攤位可是找不到地方賠的,走住路中間閑晃的百姓也趕緊往旁邊閃,也怕一不小心沖撞到了車隊。

    「小姐,我們趕緊站過去些,免得被馬車掃到,那就倒霉了。」小青拉著她家小姐小聲提醒她。

    他們一群人趕緊站到一間店鋪下的回廊-跟著一群人站在一起等馬車隊通過,同時伸長了脖子,看著馬車上所載的物品,議論紛紛的。

    這時三皇子的馬車緩緩經過裴子瑜面前,騎著馬戒備的零一眼尖的遠遠就瞧見了裴子瑜與四個下人站在回廊下。

    隱約間听到了這馬車是三皇子府里的馬車,里頭坐的也是三皇子。一听到「三皇子」這三個字,裴子瑜的眉頭不由得皺起。

    皇甫霽那對糾結的眉頭自離開御書房後便未再松開過,一手撐在馬車壁上支著額頭,煩躁的想著其他法子,力求突破現在這個困境。

    方才在御書房幾乎是與父皇有些不歡而散,父皇得知瑜兒是他的救命恩人,並不反對他迎娶,但,不能是正妃,必須是妾,可以賜她一個貴妾封號,享王妃尊榮。

    嗤,妾就是妾,多個貴字並不能改變妾的身分,這也是瑜兒最忌諱在乎的,她不在乎他是否是達官顯要,能否帶給她尊榮,她不怕吃苦,可以跟著他過著耕田織衣的生活。

    她要求的只是一生一世一雙人,這也是她唯一需要的承諾,他不能辜負她對他的期望,必須與父皇繼續周旋才行。

    就在皇甫霽陷入該如何打破這僵局,讓父皇同意他只娶瑜兒一人為妻之時,零一敲了敲馬車門,傾身小聲的說著,「主子,裴小姐在那里。」

    「瑜兒!」本在閉目養神的皇甫霽眼楮倏地一睜,驚喜的問道︰「當真?」

    「是的,八角、刀豆跟小青、小紅也在一起,就在那邊的回廊下。」

    「零一,讓車夫在前頭街角停下。」皇甫霽思索後道︰「先讓人到衣鋪子買套衣裳,本宮這一身朝服不方便出現在市集里,你的也一起換了。」

    「屬下這就去辦。」零一即刻交代手下前去采買兩套衣裳。

    這皇帝賞給三皇子的東西真不少,三皇子所搭乘的馬車都到了街尾了,後面的馬車隊還沒走到-半呢,整個市集里頭一片熱絡的交頭接耳,揣測皇上賞了什麼好東西給三皇子。

    苞著一群人擠在回廊下的裴子瑜不時會听到有人說著宮里傳出的小道消息,這三皇子是唯一一個沒有封號的皇子,這次立了大功,據說皇上有意為他封王,同時要為他選妃。

    眾人話題全圍繞在三皇子身上,瞧他們好像是自己兒子立了大功要娶媳婦似的,一個比一個還興奮。

    不同于這些看熱鬧的百姓的裴子瑜,一提到這三皇子她就沒什麼好印像,更是毫不客氣在心頭唾棄他一番。什麼東西嘛,非親非故的送她個他臥房里的東西,這不存心惡心人嗎?

    「小姐,看來你是很有希望成為三皇子妃唷。」小青捂著唇笑道。

    裴子瑜豈會不知道小青在提醒她哪一件事情,橫了她一記白眼,「胡扯什麼,別忘了我可是有未婚夫的人。」

    「小姐,你跟霽三公子也只是口頭婚約,要是皇帝下旨怎麼辦?不過,小姐你真的不認識三皇子嗎?」小青擰著秀眉問道。

    「你小姐我到目前為止認識的最高級官員就是我親爹,再來是翠緹縣的縣令,你說呢?」

    小紅撓撓頭,「可是……小姐,既然你不認是三皇子,他為何送你禮物啊?」

    「我怎麼會知道?!」裴子瑜沒好氣的道︰「我猜想,他可能把某家的小姐誤認為我,讓人送錯了。」

    「那就有可能了。」

    小青、小紅愣愣點了下頭,听小姐這麼一說,她們難免有些小小失望,雖然霽三公子人很好,跟小姐也是般配,可畢竟只是個落魄貴公子,怎麼也比不上這瓖金嵌玉的三皇子。

    「你們不要在我耳邊再提那個三皇子,煩死我了。」

    看著皇帝給三皇子的那一車一車的賞賜,便知道這三皇子目前正得寵,讓她有些懊悔太早將那顆什麼月光珠給退回去,要不她就能借著退還月光珠的機會,跟三皇子搭上線,有了三皇子這個大靠山,她開藥材鋪的事情一定可以順利很多,也不用擔心余宰相會找她麻煩了。

    現在想想真是後悔,但世上沒有後悔藥,她得另外找關系才成。

    突然,小紅興奮的扯了扯她的衣袖,「小姐,我剛听人家說,前面那一個穿著藍色衣裳的是什麼世子,他旁邊是位小王爺,還有那一個穿著黑衣的是個侯爺……」

    「這京城里王公貴族、世家子弟簡直比跳蚤還多,隨便一條街上一抓就是一大把,跟粽子一樣。」她撇撇嘴道。

    「噗,小姐,你怎麼把這些大人物比喻成跳蚤、粽子啊,小心被听到,治你一個大不敬的罪。」

    「治我什麼罪?我又沒有說是哪一位。好了,咱們走吧,不看了。」

    「欸,小姐,不再看熱鬧了嗎?」小紅熱鬧還看不夠,真有些舍不得走呢。

    「不看了,有什麼好看的,以後多得是機會,先辦正事要緊。」裴子瑜指著茶肆旁邊那家客棧,率先走了過去。

    「我看時間不早了,我們到那間客棧去用午膳吧,一會兒那牙販子還要領人到新宅子去讓我挑選,沒時間在這邊蘑菇。」

    「是。」

    主僕幾個緩緩穿過擁擠的人群,在踏進客棧之前-在吵鬧喧嘩的聲音中,裴子瑜似乎听到了有人在喊她。

    她擰著眉頭停T腳步,左右四下張望,突地,在人群中她好似看到了那張她思念已久的絕世容顏。

    她張大眼,不敢置信的看著那個穿一襲繡著華麗暗紋絳紫色錦袍,穿越人群朝她而來的人,捂著唇驚呼,「霽三?!」

    皇甫霽亦是驚喜萬分的看著久違不見的心上人,「瑜兒,你怎麼會在這里?在這里與你巧遇,還真讓我有些意外。」

    「我那個無良的爹,把我跟我娘接回京城的。」她會錯意的回答道,她以為他指的是她怎麼會上京這個問題。

    「見過裴姑娘。」零一恭敬的朝她行禮。

    「零一,好久不見,近來好嗎?對了,怎麼沒有看到零二跟零三呢?」真是太久不見,本來放在心里的擔憂全一古腦的問了出來。

    「讓裴姑娘擔心了,零一跟著主子這些日子還成,至于零二跟零三他們有些事情到鄉下去了,過些日子才會上京城與主子會合。」

    「你們都平安就好。」

    「見過霽三公子、零一大俠。」站在裴子瑜身後的刀豆四人異口同聲的問安。

    一群人許久不見,寒暄一陣後,裴子瑜問道︰「霽三,你會一直待在京城嗎?還是會回去翠緹縣?」

    雖說裴子瑜是威武大將軍裴震天的女兒,但她庶出的身分還是讓父皇不滿意,遲遲不肯答應他娶瑜兒為妃的要求。他們的事還未經父皇同意,他的身分不能這麼早就告知她,他含糊道︰「不一定,要看事情辦得怎麼樣。」

    「原來是這樣。」她心里有好多話想跟他說,每天在心里反復練習著見到他時要對他說什麼,可是真見到他,那些每天在心里反復練習的話卻一句也說不出來,只能傻笑的看著他。

    皇甫霽微笑的看著臉上盡是壓抑的興奮表情的她,「怎麼了?」

    裴子瑜搖頭,懊惱地老實說︰「我明明有很多話要對你說的,可是怎麼一見到你,那些話就全忘光了。」

    「我也有很多話想跟瑜兒你說。」皇甫霽溫柔的勾著嘴角笑著道︰「對了,你們現在要做什麼?」

    「我們正要到客棧去用膳。」她指著旁邊的客棧。

    皇甫霽朝零一使了個眼神,零一隨即進入客棧張羅。

    「一起吧,我也有許多話想跟瑜兒。」

    店小二領著他們來到一一樓有著內外兩間的雅房,零一及小青、小紅還有八角跟刀豆五人在外頭的雅間,裴子瑜跟皇甫霽在可以欣賞街景的里間。

    待店小二將茶點及暖爐放好退出去之後,皇甫霽不由分說的一把圈抱住她,將她整個人用力的緊摟在自己懷抱之中。

    他將整個臉埋在她的頸窩之間,聲音低沉的喃道︰「瑜兒,這近半年你過得好不好?本宮想你想得有時甚至會覺得心痛……」

    為了擔心風聲走漏為她帶來不可預知的危險,他一直強忍著提筆寫信向她的報平安的沖動,對她的思念早已像是即將潰堤的堤防,又豈是此刻三言兩語可以訴盡的,這當下他只想將她緊緊摟在懷中,感受她的真實存在。

    他突如其來的舉動將她嚇了一大跳,本想趕緊將他推開,卻听到了他低訴的思念,整個人跟心都軟了,不自覺地伸手圈抱住他的腰身,臉貼在他激動澎湃跳動的胸膛。

    「我也好想你,你為什麼都不給我寫信?讓我想寫信給你也不知道要寄往何處……」她有些委屈的控訴道。

    「瑜兒,抱歉,為了你的安全,我不能任性的捎消息給你,當我事情處理得告一段落,讓人給你帶信過去時,你已經離開翠緹縣了。」他吻著她飽滿光潔的額,低沉好听的嗓音里充滿著無奈與歉意。

    「我正打算這幾日要上將軍府提親,沒想到今天會先在街上踫見你。」

    「提親?」她有些詫異的推開他。

    瞧她這驚訝表情,皇甫霽歪著頭,「莫非……瑜兒不想嫁我?」

    「當然不是,我想你都想死了,怎麼能不嫁你……」生怕他誤解她激動的解釋,卻沒意料到自己脫口而的話有多肉麻。

    「既然想死我了,怎麼我一提到上將軍府提親你就臉色大變?」听清楚她的話,皇甫霽滿意的點了點頭,笑著調侃了她一番。

    裴子瑜被他這麼一取笑,臉蛋瞬間紅得跟顆小隻果似的,皇甫霽卷著唇淺笑著,食指勾起她的下顎,灼燙的唇畔覆上她嬌嫩鮮艷的紅唇,借著細細品嘗輕輕卷吮的細吻,宣泄自己這些日子來對她的思念……

    在他還想要更深入的一訴自己的相思之意時,里外間相隔的屏風傳來一陣敲響聲——

    「主子,店小二來上菜了。」

    不識相的店小二竟然在這時候來破壞他的好事,讓皇甫霽好看的劍眉不悅的打了個大結,迫不得已的松開讓他忍不住想更加深入品嘗的紅唇。

    「真是不識相!」他咬咬牙,低斥了聲。

    裴子瑜紅著臉蛋,掄拳捶了下他胸膛,「好了,快放開我。」

    皇甫霽拇指摩挲著被他吻得微腫的嬌唇,任性的說︰「不想。」

    「別鬧了,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問你呢,你這樣店小二怎麼送膳食進來?而且我餓了。」

    「好,既然我們兩人都在京城,不急,日後多得是機會可以好好偷香。」

    「你!」又被他這麼口頭上佔便宜,裴子瑜整個臉紅得如天邊雲彩一樣,又氣又惱又羞的嬌嗔著。

    她這嬌羞模樣很動人,又讓皇甫霽頓時心猿意馬,又重重啄了她一下紅唇後才不甘心的松開她,牽著她的手走到桌邊坐下。

    他朝外吩咐,「讓他們送進來。」

    沒一下子,滿滿的一桌精致午膳送了進來,讓裴子瑜看得瞪大了眼,「我們兩人吃得下這麼多嗎?」

    「這些都是這家客棧招牌菜,你嘗嘗,吃不完也無所謂。」皇甫霽夾了塊水晶肘子到她碗里,「嘗嘗,這是饕客必點的一道菜。」

    裴子瑜也不跟他客氣,很不文雅的兩手拿起豬肘子就開始啃,邊啃邊問道︰「霽三,你對這京城里的大人物熟嗎?」

    「怎麼,有什麼問題嗎?」這小妮子不會才到京城兩天就惹上什麼是非吧?

    他舀了碗在小火爐上冒著滾滾白煙的砂鍋魚頭湯,放到她面前。「小心燙,一會兒慢點喝。」

    「我想在京城里開間藥材鋪,不過我打探過了,京城那兩間藥材鋪壟斷所有醫館的生意,幕後大老板是當朝宰相,我擔心要是萬一這藥材鋪開了,會與他們有所沖突……」她拿過熱湯,一口一口喝著,同時將自己的煩憂告訴他。

    「原來是這事-你想找個有力的大靠山是吧?」這傻丫頭,難道他這個靠山還不夠大嗎?

    「是啊,越大越好,最好能壓過宰相。」她點了點頭。「這京城好像滿大街都是皇親國戚,所以我才想問問看你認不認識什麼王爺之類的。」

    滿大街的皇親國戚這話一出,皇甫霽當場笑了出來,「你當這些皇親國戚跟街上的乞丐一樣多嗎?」

    「不是嗎?剛才隨隨便便街上到處都是什麼王的什麼世子的。」她指著外頭的市集。

    「那是剛好是下朝的時間,並不是滿大街都是皇親國戚。」他好笑地解釋道。「瑜兒,你的事情交給我吧,我會幫你處理好的。還有下回,別挑這時間出來逛街,稍微避開這時段,這里不比翠緹縣,有時無意間惹到了權貴不自知,怎麼被人架了拐子都不知道……」

    皇甫霽正要多跟她講解京城里的禁忌注意事項之時,他銳利的眸光瞬間被她雪白皓腕上那只色彩艷麗的鐲子吸引住了。

    他拉過她的手腕問道︰「瑜兒,你手腕上這只鐲子十分特別,哪里來的?我離去之前從未見你戴過。」

    「這是一位老夫人送我的,至于那位老夫人是誰,我也不清楚……」裴子瑜稍微將當時的經過向他說了。

    只見興奮驚喜的眸光不時自皇甫霽眼底流泄而出,看來,他與瑜兒的婚事有解套的辦法了……

    裴子瑜挑完牙販子帶來的人,又交代完該做的事情,由八角以及從翠緹縣帶來的一位嬤嬤負責教導新來的下人後,她便領著小青跟小紅和刀豆先回將軍府。

    她這才一回到將軍府,剛踏入大門而已,便被許管事給喊了過去,讓她趕緊到老爺的院子。

    想想她這個爹處理起事情來也真是雷厲風行,不只將余氏罰到佛堂閉門思過,她身邊那幾個助紂為虐的嬤嬤,還有丫鬟等心腹也一並處理了,一人五十大板後讓牙販子來領了去,一個都不留。

    尤其欺負她娘親跟她最慘的王、陳兩位嬤嬤及那個車夫,家法處治後送到官府,請官老爺定罪。

    她爹也將府里幾個管事的人全都給換了,原本余氏的心腹余大管家,也被她爹以年紀大了該回鄉好好含飴弄孫為由,把他給辭退,讓他連夜滾出將軍府。

    做事這麼有魄力的爹,今天也真有些反常,一般大官或是武將一下朝不是應該到書房或是練武房去修身養性、強身健體練武功嗎?怎麼反而是在屋里等她回來。

    她剛跨過門坎,便見到她娘親已經午睡醒來,陪著她爹坐在花廳里,她忍不住皺眉問道︰「娘,這花廳里也些冷,你坐在這里小心凍著了。」

    「瑜兒,你別擔心娘,娘隨身帶著暖爐呢,且屋里有暖爐,不冷的。你爹找你,快別顧著娘。」黃氏將隨身的暖手爐拿出來讓女兒瞧了,免得她誤會她爹虐待她。

    「爹,您找我有什麼事情?」裴子瑜走到裴震天身旁的椅子上坐下,也不覺得這樣坐著跟父親說話有什麼不妥。

    裴震天挑了挑一邊的濃眉,他這麼大一尊神擺在大廳里,這丫頭一進門眼里就只有她娘親,真叫他不是滋味。

    可這醋也無法吃起,誰讓他女兒自小跟她娘親兩人相依為命,自然眼里只有她娘親。他咽下胸口那抹澀然,抿了口茶後問道︰「瑜兒,爹問你一事,你認識三皇子嗎?」裴子瑜覺得她爹問得好笑,「爹,您別逗了好嗎?我這一輩子認識最大的官是兩天前認識的,就是你這位裴大將軍,再來就是翠緹縣令,怎麼可能去認識什麼三皇子?」

    怎麼又是這個三皇子啊,她今天是跟這三皇子犯沖嗎?走到哪里都听到他的大名,連她爹都要來問他們兩人是否相識。

    「你不認識他?」裴震天一臉不相信的模樣。

    「當然不認識啊。爹,你是不是要問那顆叫什麼月光珠的?我想他應該是送鍇人了,我讓他的小廝把東西收回去了。」

    「瑜兒,你先看看旁邊那些東西。」裴震天指著面前桌上擺放的幾個禮盒。

    「這是什麼?」她伸手打開其中一個最大的木匣子。

    不開還好,這一打開,瞬間像是朝陽自那山坳處升起,光芒萬丈,耀眼得讓她幾乎張不開眼。

    她火速蓋上盒子,怒火沖上胸口,大聲質問,「為什麼這東西又送到這里來?」又是月光珠!簡直就跟它那個主子一樣陰魂不散啊!

    「這也是為父想問你的。」裴震天眉頭深鎖的順著胡須。

    其實,他會知道茉兒母女當年在府里遭受到余氏及她心腹的虐待,在瑜兒病重之時將母女倆趕出府,瑜兒跟她娘親差點病死異鄉,甚至是余氏自認為天衣無縫,逼著茉兒喝下打胎藥的事情,全是三皇子修書告知他,同時附上證詞及證人畫押。

    因為他的粗心與盲目的信任才害得她們母女兩人吃這麼多的苦,他對她們母女實在是愧疚不已。

    話說回來,三皇子能去調查出這麼多私密不為人知的事情,定是有些瓜葛才會如此大費周章,原以為瑜兒跟三皇子有私交,又听說了今日三皇子派人登門送禮之事,想來該是三皇子有心了,可方才問了下茉兒,茉兒卻說她們根本不認識三皇子,本來他還以為是瑜兒在外私下結識的,現在看來似乎不是這麼一回事。

    既然三皇子與茉兒母女並無私交,為何三皇子要做這些事呢?這可真是讓他百思不得解。

    「問我?我怎麼會知道,我根本不知道這位三皇子是哪位何方神聖,連見都沒見過。」裴子瑜不滿道︰「我還想問,是不是爹你跟三皇子一同討伐端王,私下跟他做了什麼交易,把我賣給他,否則你把我跟娘丟下那麼多年不聞不問的,突然派你的心腹來接我跟娘回將來用意是什麼?」

    「瑜兒,為父是那種賣女求榮的人嗎?」裴震天有些生氣地怒瞪她,他承認自己的確是疏忽了她們母女,但絕對不會做出那種事來。

    「那麼我跟三皇子非親非故的,為什麼他要送我這些東西,爹,你也給我一個解釋。」先別說她爹會不會賣女求榮這事,就算要賣,她爹這麼多女兒,對象是三皇子,輪也輪不到她吧。

    「在軍中三皇子是剛正不阿、公私分明的人,除了公事外從不跟爹多談私事,你要爹怎麼給你解釋他為何會突然送這些禮物給你,爹到現在也還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裴震威氣呼呼的說著。

    「反正我不管,爹,你把這些東西退回去吧,我不收。」

    「你退回過一次,已經是給三皇子打臉了,要是再退回,這……恐怕不妥吧。」

    這女兒不了解官場生態,可不代表他這爹不了解,再度退回禮物不僅女兒會遭人詬病,那些對他有成見、一無是處的文官也會逮住這機會參他一本,說將軍府藐視皇恩,不將皇室放在眼里。

    「怎麼不妥了,我不收禮還不成啊!」

    「瑜兒,你剛回京城,很多事情不了解,今早三皇子讓人送來的禮物被你退回,外邊恐怕已經有不少閑言碎語傳出,要是再退一回,不只咱們將軍府會被參一本說是藐視皇廷,嚴重的話,你的閨譽也會大受影響,連你的其他姊姊們也會因此受到牽連。」裴震天擔憂的。

    許管事提醒他,才半天時間,外邊已有不少閑言傳開了,如今大女兒的婚事因她娘親的事情受阻-忠義侯府正重新考慮是否與將軍府結為親家,這讓他不得不提醒這個小女兒,在京城事事得小心。

    「所以要是萬一我上頭那些姊姊嫁不出去,就是我害的?」裴子瑜嘴角扯了扯,這是什麼道理,她們嫁不出去卻把責任往她身上推,她不過退了個不認識的人送的禮而已。

    「瑜兒,你大姊最近正在與宰相夫人娘家大嫂佷子,算起來也是你大姊的表哥,兩家正在談論親事,這件親事本是萬無一失的,但現在出了點問題……」裴震天向她解釋。

    「所以這節骨眼上,我不能出任何一點差錯,免得成了人家退親的理由是吧?」

    要是她,這種親她才不結呢,因為一點小瑕疵就否定一個人。

    裴震天很為難的點了點頭,「對方是忠義侯的長孫盧紹謙,忠義侯十分看重,婚配對象家中或是人品有一點瑕疵都無法允許的。」

    「這樁婚事原本已是板上釘釘,卻因為如今夫人在佛堂閉門思過的事情受到牽連是吧?」裴子瑜馬上聯想到這一層。

    裴震天不語,只是點著頭。

    「行了,那我收下來就是,我可不想背這罪名。」雖然她還是覺得她收不收禮跟她大姊的婚事是兩碼事。

    「瑜兒,爹就知道你是好孩子,你能替你幾個姊姊著想真是太好了。」

    裴震天非常滿意慈愛的看著她,他就說他這女兒聰慧,馬上就能把事情想明白,不愧是他最得意的女兒,聰明更識大體。

    不像其他女兒,一听到茹兒的婚事受阻礙,一個個在背後幸災樂禍,恨不得這婚事不成,完全沒有想到一旦長姊婚事受阻,她們這幾個做妹妹的也別想順利出嫁。

    「瑜兒,那娘讓人把這東西搬到你住的百草院去。」見女兒妥協了,黃氏趕緊道,就怕女兒一轉頭又反悔了。

    「搬到我院子做什麼,搬到倉庫去放著就好。」裴子瑜不滿的看著娘親,「娘,你可別忘了我是有婚約的人,放別的男人送的東西到我屋里,這傳出去我也別想做人了。」

    「婚約」雨個字像手榴彈一樣,一扔瞬間引爆,裴震天被這消息炸得有些頭暈眼花。

    「婚約?什麼婚約?這是怎麼回事,瑜兒為什麼沒經過我這父親的同意就跟人訂親?」他怒聲質問。

    「娘,這事您跟爹說吧,我在外面跑了一天累死了,我先回我院子去了。」裴子瑜壓根不甩她爹那快要殺人的表情,揮揮手,領著自己丫鬟徑自回去了。

    「瑜兒,瑜兒!」黃氏看著把麻煩丟給她跑掉,怎麼也叫不回的女兒,轉頭惶恐不安的看著丈夫,「老爺……」

    「茉兒,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快說。」

    黃氏連忙簡略將為什麼會有這樁婚事的過程說了。

    一听完心上人的解釋,裴震天對她們母女除了愧疚外還有就是煩惱,今日下朝時,皇上將他叫到了御書房,問清了女兒們的婚配,似乎有意要為女兒們賜婚。

    尤其是問到瑜兒,皇上可是特別多問了幾句,要是這瑜兒已經與人訂親的事情被曉得,皇上要是怪罪下來,那怎麼得了……

    ——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藥田出貴妻(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蒔蘿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