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喜妾 終曲
作者︰寄秋
    一年後——

    「啊,不要了,我不要再……趙無眠,你混帳……我定要用刀把你砍成十八截,下毒毒癱你,再拿剪刀剪了你的子孫根……啊——好痛,不要再叫我用力,我沒力氣……呼!呼!我要無痛生產,給我打支止痛針……」

    產婦淒厲的慘叫聲就像索命的女鬼,讓等在產房外的人听得驚心動魄,毛骨悚然,冷意從腳底竄到腦門。

    刀砍、毒殺不算什麼,那句斷人子孫根的狠厲,那真真是教人打心底發寒呀!

    手腳都抖著呢!

    不過生孩子的女人在痛極的時候說的話不算數,大家自然而然的體諒她神智不清。

    「生了沒呀?都痛了多久了,還撐不撐得住?拿幾片老山參讓她含著,顧點元氣。」老太君匆匆趕至,一臉焦急樣。

    「祖母,你坐,進產房已快一個時辰了,蓉兒真喊痛,她……孫兒已去請公謹了,應該不會有事。」趙無眠請祖母坐下,自個兒卻像熱鍋上的螞蟻走來走去。

    「不怕、不怕,沒事的,女人生孩子都是這個樣,有的人還會痛上整天。」她拍拍孫兒的手,要他別慌亂。

    其實老太君也是提心吊膽,尤其是看到一盆盆拿出來的血水,她在心里默念阿彌陀佛,生孩子就像過鬼門關,怎麼能不憂心。

    「什麼,要痛上一整天?!」聞言,趙無眠整張臉白如紙,幾乎站不住腳的微晃了一下,眼前一陣發黑。

    扁是這一會兒功夫就受不了,若是一天……他不敢往下想地直揉額側,讓自己打起精神。

    「一整天算什麼,還有人痛上三天三夜生不下來,最後胎死腹中,大人也斷了氣,一尸兩命……」慢悠悠走來的柳公謹插了一句話,就見趙無眠朝他沖來。

    嚇!

    這人要跟他拼命不成,沖得這麼快干什麼?

    「姓柳的,不要給我說風涼話,快進去看看蓉兒,她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我拿你陪葬。」慌到失了分寸的趙無眠捉緊姍姍來到的柳公謹前襟,兩眼紅絲滿布。

    「我一個大男人能進產房嗎?再等等,快生了,小嫂子的聲音真宏亮呀!我大老遠就听見了。」他前兒個才診過脈,沒問題。

    「可是……」他還是不放心。

    「不過我算著還有幾天,怎麼就提早了……」柳公謹眼尖地瞧見胎記變淡了,人也變美了的落英似乎抖顫了一下,笑笑地朝她招手。「小美人兒,你家夫人做了什麼?」

    「……爬樹。」落英囁嚅著。

    「什麼,你們讓夫人爬樹?!」趙無眠大吼。

    「樹上棗子熟了,小少爺和夫人嘴饞,趁奴婢不注意時偷偷爬上樹,一大一小就在樹上吃起來,還比誰的棗子核吐得遠。」

    她發現時快嚇死了,夫人卻自個兒攀了矮枝跳下來。

    這個女人,都大著肚子還不安分。趙無眠真想打她**。

    「嘖!不愧是小嫂子,那膽子真是大呀,說不定天掉下來,她還笑著一腳踢回去呢!」巾幗女英豪。

    「別太崇拜她,你那回的茅坑還沒蹲夠嗎?」好了傷疤忘了疼,虧他還是醫術如神的大夫,居然會中那種不入流的小伎倆。

    想起那一回的慘痛教訓,柳公謹倒是怕了。誰曉得她會在叫月餅的東西里加巴豆,讓他拉了一整夜,只因他不肯醫治她家丫頭左眉上的紅色胎記。

    不過醫了以後,相處的時候變長了,沒什麼也變得有什麼,情愫暗生,當初那個假婚約他倒是有點想把它變成真的。

    「我是沒想過最毒婦人心,這才中了招……哎呀!生了。」怪了,頭胎應該沒這麼快,除非是……

    神醫果然是神醫,話一說完就听見幼嫩的啼哭聲,一個婆子抱個以錦被包住的小孩子出來。

    「是個女娃兒,真可愛,先生姊姊再帶弟,小紅嘴兒好福氣。」老太君抱著曾孫女笑得嘴都闔不攏,瞧那小嘴兒紅通通,便紅嘴兒、小紅嘴地喚,女娃的乳名成了小紅嘴。

    「還有一個。」柳公謹可以去算命了,光听屋里的動靜就曉得還有個小的。

    「什麼?!」當爹的大驚。

    不一會兒功夫,一個胖小子里在被子里,嚎啕大哭著,惹人疼惜的小臉滿是淚水,老太君心疼地直喊小更子,哥兒的乳名成了小更子。

    一子一女湊成好,但孩子的爹呢?

    呃!那個沖進產房看妻子,卻被血水血跡嚇壞,倒在榻上半昏的男人,不就是了。

    邵小蓉雖然疲憊,卻甜蜜的笑了。

    有這個男人、佷子,還有兩個剛出生的寶貝,穿越到這里其實也不賴嘛。

    ——全書完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沖喜妾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寄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