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重生不退親 第10章(2)
作者︰陽光晴子
    齊冉薄唇抿緊,但想到父皇在他拱手行禮,那冷漠的一瞥讓他的心里更恨,可他表面上波瀾不興,不見厲色。

    幾名大官在向他一揖後,急急退下。

    他深吸一口氣,正準備離開時,迎面走來的竟是三皇子齊侖及其他幾名朝臣。

    齊侖帶著眾人先向齊冉行禮,示意其他人先行,在看到四周只有他們兩兄弟後,他才開口,「听說二皇兄在江南與靳大人聯手將一干貪官污吏抓了,且他們好像一口咬定在上頭操控的人是大皇兄?」

    「錯了,二皇弟已還我清白。」齊冉淡淡一笑。

    「是嗎?那就恭喜大皇兄了,父皇有事找我,先走一步。」齊侖拱手一禮就朝暖閣走去。

    齊冉忍住一肚子怒火,在離開皇宮前,都維持著溫和爾雅的公子模樣,直至回到自己的王府後,才怒氣沖沖的怒槌桌面。

    其他隨從都不敢吭聲,只有他們清楚,在外一直偽裝成對儲君之位沒有興趣的主子,其實是個心胸狹窄,心計極深、脾氣又大的人,凡事稍不如他意,動輒打殺。

    齊冉恨啊,連三皇弟都沒將他放在眼底,可恨!

    他花了多少心血與金錢才讓二皇弟從太子之位跌下來,就連父皇最疼愛的三皇弟也被父皇冷落好幾個月,但這幾日父皇似乎又頻頻召見三皇弟,冷了段時日的父子情似乎又死灰復燃了。

    那他這段時日的算計算什麼?他是父皇的長子,熙朝江山原本就該是他的,如果他的母後沒被廢,引發急癥去世,全都會不一樣。

    他知道當初定是如今的皇後——二皇弟的生母暗中做了什麼髒事才害死母後,他不會認輸的。

    齊冉咬牙切齒的對外大吼,「來人!」

    兩名黑衣人立刻快步進來。

    「交代下去——」

    兩名黑衣人一听,心驚膽戰的迅速交換目光,而後道︰「屬下立刻去辦。」

    定容縣這月余來是政治最清明的時候。

    杜揚、江方樁等一干大小貪官一案,讓齊謙跟唐紫英的真實身分曝光。由于他們在這里住了一段時間,進出多家店鋪、茶棧都客客氣氣的,不曾端過皇親國戚的架子,且似乎有人刻意傳播耳語,指他為奪嫡所做的惡事另有內幕,是遭人陷害的,靳懿威正在積極查案,要洗刷齊謙的冤屈,百姓對當初的事便也慢慢改觀。

    再加上靳懿威親自對人民說,此次能拿下這些貪官為民造福,二皇子厥功至偉,光這一點就讓多名商家及百姓很感激他。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齊謙、唐紫英要返回京城,靳懿威也將同行,對外宣稱是皇上有令要召見他,因此不少人猜測他即將高升。

    但範敏兒知道他是要一路返京,一路幫齊謙抓人,將大皇子多年來連結的運金路線全數拔除,這也是為何他們將齊冉從這次的貪污案摘了出去,給他時間讓他派人去警告監視,而這也讓靳懿威跟齊謙可以不費吹灰之力一站一站的逮人。

    不過最棒的是齊謙已事先給了靳懿威酬勞,那是一座礦藏量豐厚的金礦山,靳懿威跟她說了,日後就由他來養她。

    但她不知道這座礦山原本就是靳懿威的,只是他請齊謙轉送,省得還須解釋他一開始就這麼有錢,卻要範敏兒拿錢資助,甚至一路養他的原因。

    齊謙是做大事的人,對靳懿威的財富,他也有疑問,但他聰明的沒有多問,畢竟答案並不一定就是事實。

    此刻,府衙廳堂里,眾人齊聚一堂,好酒、好菜擺滿桌,也算是送別宴。

    靳懿威、範敏兒、齊謙、唐紫英、朱易霆及曾曉喬圍桌而坐,後方有蘇二及玉荷等一干奴僕在旁伺候。

    酒酣耳熱之際,齊謙舉起杯子看著曾曉喬,笑說︰「曾姑娘,可否讓我當一次媒人?」

    「我?」曾曉喬詫異的指著自個兒。也是,這一桌子都是一對一對的,除了她跟朱易霆之外……她慌亂的眼楮對上朱易霆,只見他勾起嘴角笑著,粉臉頓時一紅。

    「曉喬,答應嘛。」範敏兒一直都知道自家大堂哥心系義妹,但她爹娘卻早早替義妹安排了婚事,她曾經想過,大堂哥想離開,也許其中也摻雜這個因素。

    曾曉喬臉上的酡紅更深了一層,她看著笑容滿面的朱易霆。自從二叔在公堂上被判入監,江方樁設計掏空宜和洋行的內幕也全被揭穿,當時她很自責,若非她跟二叔分得太清,也許二叔不會被騙得那麼徹底,進而听命花錢買凶去傷害範敏兒,是朱易霆的耐心陪伴才解開她的心結……于是在眾人不停起哄下,她害羞的點點頭。

    「太好了!」範敏兒開心極了,一旁的幾名丫鬟、小廝更是笑容滿面地向朱易霆大聲恭喜。

    靳懿威深情的看著眉開眼笑的範敏兒。這是什麼樣的心情?看著她笑,他也跟著開心地笑。

    朱易霆喜上眉梢,起身拱手,並對齊謙這個大媒人道︰「宜和洋行的收入確實不錯,可我認為錢要被活用,尤其是用在百姓的福祉上,這錢才真正有價值,所以日後二皇子若登基為王時有任何銀兩上的需求,我宜和洋行願意雙手奉上。」

    齊謙大喜,笑看著在座眾人,一臉認真的道︰「在場諸位可得替本皇子作證,宜和洋行日後可就是我的金庫了。」

    眾人相視而笑,一起舉杯在空中一踫,開心地大口喝下。

    由于第二天一早就要出發,為了讓最近頻頻展現恩愛的靳懿威跟範敏兒能有更多的相處時間,眾人極有眼色的先行離開。

    靳懿威跟範敏兒回到臥房里,兩人都已梳洗,在床上相擁依偎。

    「這一趟你一定要萬事小心。」她擔心的叮嚀。

    「我會的,你放心。」

    他深深凝望,她深情回視,離別在即,兩人不免情動,尤其這段日子同床共枕,在他溫柔小心的讓她成為真正的女人後,她已能享受男歡女愛帶來的激情。

    未久,輕喘嬌吟聲響起。

    靳懿威熱燙的手在她細致如玉的嬌軀上**、探索,熾烈的雙眸貪看她在歡愛中的每一個反應,帶著她細細品嘗火熱的激情,一次又一次的愛她。

    接下來的日子對齊冉來說,是一場災難的開始。

    他不時接到壞消息,與他親近的多名要臣被指欺君罔上、貪瀆索賄中飽私囊。

    那些人雖然大聲喊冤,但在罪證確鑿下只得認罪,卻不敢拉他下水,因為他已早一步派人近身監視,也丟了狠話,他私下會給他們的子嗣留活路,但要是有人不識好歹,讓他陷入官司泥淖,最終他們便會被抄家滅族,連根獨苗都不能留。

    事情本來很順利,可最後的發展竟與齊冉設想的不同,那些大官突然又咬出他了,原來他們的子嗣被齊謙跟靳懿威早一步救出,而他的人紛紛被逮,如今他無人可用。

    明知危機已至,他卻不肯就此罷休。

    接著他被軟禁在成王府里,由大內高手層層包圍,他想見皇上的要求也無人願意通報。

    這一日成王府內,一群黑衣人登堂入室進入花園,一路往假山旁的九曲回廊走去。

    齊冉一見,立刻有了不好的預感,因為那是一間密室的入口,廄柱上的嵌壁之鏡實為機關。

    「不可以!」他吼叫著想阻止,但那些人已動了機關,走進密室。

    室內相當寬敞,陳設豪奢,內有帳本、密函,更有可觀的銀票、金銀珠寶,還有他這幾年來算計的秘密,包括拉下太子,自己稱王的計劃。

    臉色鐵青的他被綁至皇宮,來到皇上的面前。

    御書房內,皇帝冷冷的看著跪在下方的齊冉,「你結黨營私,意圖謀反,用盡心計謀害謙兒,如今已揪出余黨,你可知罪?」

    「父皇,兒臣是被冤枉的,是被陷害的啊!」齊冉大聲喊冤。

    皇帝冷冷睇視,「很多事牽一發而動全身,冉兒,你是聰明反被聰明誤。」

    「兒臣不懂,兒臣是被陷害的,二皇弟呢?他在哪里?一定是他陷害我的,父皇,讓他出來跟我對質。」他氣憤的大喊。

    皇帝冷嗤一聲,「陷害?是誰陷害誰,朕心中清楚。朕已經下令擇一吉日公布天下,謙兒就是熙朝太子,擇日再入東宮。」

    齊冉不敢置信他這幾年累積的勢力竟全數崩盤,還讓齊謙再登儲君之位!他不甘願地怒聲大吼,「父皇,太子應該是兒臣,兒臣才是儲君!」

    「錯了,如果沒有謙兒,那位置也是侖兒的。朕的兒子里誰都可以,卻絕對不會是你!」皇帝走到他眼前,沉聲一吼。

    「為什麼?我可是父皇的長子!」他陰沉郁怒的厲聲大叫。

    皇帝冷笑,「誰知道呢。」

    齊冉臉色陡地一變,怔怔看著臉色愈加冷峻的皇上。

    「當年廢後的原因眾說紛紜,有人說是你母後爭寵失勢,擾亂後宮,毒害皇子,但真正原因是什麼?」皇帝俯身,眼神凌厲的瞪著呆滯的齊冉,「是你的母親不甘寂寞,偷養面首私通!朕身為天子,竟被皇後戴了綠帽子,這等事若傳出去,朕的顏面何在!所以朕賜她毒酒自盡,對外則稱急病去世給她體面,但你——呵,朕的兒子?」皇帝直起身,一臉不屑。

    齊冉大受打擊,頻頻搖頭,內心方寸已亂,久久無法言語,最後才啞聲道︰「原來——難怪父皇一直冷待兒臣,兒臣本以為是母後不得寵而遭廢,引得父皇不待見兒臣,沒想到父皇壓根就懷疑兒臣並非是父皇的親生子嗣!哈哈哈!哈哈哈——」

    齊冉要瘋了,不管他做什麼,即使老天爺讓他生在帝皇家,還是帝皇的嫡長子,但他身世之謎已讓他此生與皇位絕緣,他卻傻傻的算計再算計。

    齊冉真的瘋了,又笑又哭的被軟禁在成王府,終身不得出府。

    一個月後,齊謙再次成為太子,同一日,太子妃章宜妏產下一子,良涕唐紫英有喜,三喜臨門,舉國上下歡欣鼓舞。

    至于功勞最大的靳懿威,升官發財自是免不了,但他向皇上婉拒了升官的賞賜,表明定容縣還有很多事等著他去做,更甭提那里有一個他最深愛的女子。

    至于某一些聞風而來的靳家老小,他一概不認,讓他們哪邊涼快哪邊去,自己則快馬加鞭的返回江南。

    冬夜落雨,寒意沁人,府衙大院隨著夜色愈來愈深,各院落的燈火也一一熄滅。

    好安靜啊……臥房里,範敏兒遲遲難以入眠,少了靳懿威在身邊,日子竟然變得這麼安靜,更糟糕的是,她對什麼事都意興闌珊。

    因睡不著,她干脆起身,點燃燭火後,站在窗口看著外頭嘩啦啦的雨勢。臥房里放了暖爐,她一點也不覺得冷,甚至還覺得有點悶熱,索性打開窗子讓沁涼的空氣進入。

    她環抱著自己,很希望此時有雙溫暖的臂膀可以抱住她。靳懿威,你還不回來嗎?我好想你——雨水漸歇,一名黑衣人無聲無息的潛入院子,一眼就看見站在窗口的範敏兒。

    僅著一件白色中衣的她,在燈火下,就像個不食人間煙火,誤入凡塵的仙子。

    範敏兒覺得愈來愈冷,正想關上窗戶,一道黑影突然閃了進來,下一秒她整個人被扣入一個寬闊胸膛中,緊接著她的下顎被迫一揚,該人已經低頭用火熱的吻攫取她的唇。

    「嗯——」她嚇了一大跳,但很快就發現這個胸膛的主人是誰,那是屬于靳懿威的味道。

    靳懿威緊緊的抱著她,仿佛要將她整個人都揉進身體里,狂熱的吻著她。

    這個吻像火,她只覺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輕輕拍他,她逸出一聲輕喘,他才結束這個唇,可下一秒,她被他打橫抱起,來到床上。

    「靳懿——」

    「我好想你。」他火熱的舌再探入,恣意糾纏,拉開她的衣襟,撫摸她的美好。

    太多的思念、太多的等待,還有太多的渴望,靳懿威盡情的愛她,一次又一次將她推到狂亂的激情中,直至她疲累的在他懷中沉沉睡去,他才滿足的跟著入睡。

    翌日,冬陽透窗而入,在她柔亮的黑發上映出一金光,長而翹的睫毛在眼瞼下映著漂亮的陰影。

    他定定的看著她,舍不得眨眼,直至她張開眼楮。

    她看著他,笑道,「你昨晚可真——咳——不懂得節制耶,好在我沒有什麼不舒服的感覺。」

    他一怔,急了,「怎麼了?我弄疼你了?」

    她粉臉兒一紅,「沒有沒有,只是你可能得再多養一個人……」

    他沒多想,只說︰「皇上封賞很多,再十個我也養得起。」

    她倏地瞪大了眼,「我可不想當母豬!」

    他一楞,接著才反應過來,雙眸浮上笑意,「你有了!」

    她粉臉羞紅,但眼楮發亮,「我想生一個像你一樣的男孩。」

    他笑說︰「我想生一個像你一樣的女孩。」

    她蹙眉,「男生能做的事比較多。」

    「女子如你,未輸男子。」

    「也對,嗯,男孩、女孩,我都愛。」

    他俯下身,深情的吻住她的唇,「我最愛的是你。」

    她低笑出聲,熱情回應。

    窗外冬陽暖暖,屋內幸福滿滿……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炮灰重生不退親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陽光晴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