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幾世開(上) 第七章 還是攪和進去了(3)
作者︰千尋
    賭坊是大生意,並非人人都可以經營,需要向朝廷申請類似現代的執照,在古代的官僚體制下,申請執照的重點不是條件,而是銀子,誰家的本錢雄厚就可以取得,換言之,梓燁經營賭坊,下的成本肯定夠雄厚。

    小茱與汪安邦對望,她那篤定自信的態度讓他有些遲疑,但他一個見識豐富的老江湖怎麼會輸給一個小丫頭?更何況青樓開門,每筆進帳都夠飯館忙上一整天,他怎麼可能輸,所以最後他點頭了。

    「我賭,三個月後見真章,如果你輸,就不許再提那些莫名其妙的計劃。」

    「如果我贏了呢?」

    「你沒有機會贏。」

    「如果、萬一、不小心贏了呢?」

    「那……以後你說什麼我就做什麼。」汪安邦說是這樣說,卻滿肚子不以為然。

    「一言為定。」小茱道。

    「一言為定。」汪安邦丟下話便轉身離開。

    接著其他人也紛紛離開,只有劉定國留了下來。

    「你確定贏得了?」

    「就算不確定也得說確定,不戰而降的事我不做。」

    「有骨氣,今天太晚,明日午時我再過來,與你合計合計該怎麼做。」

    「謝謝劉管事願意相信我。」

    「我喜歡新鮮事兒,能夠試試挺好的,何況輸了又怎樣,頂多是不經營賭坊,十家聞香下馬夠我忙的了。」

    劉定國笑著抬手順了順嘴邊兩撇須。

    小茱明白他是在安慰自己,听說他和汪管事委屈多年才有今天的機會,肯定是萬分珍惜。

    「劉管事,我會贏的,絕對!」

    不光為劉管事,也為了她自己,想要底氣,就得展現實力,她不知道自己能夠做到什麼程度,但絕對會卯足全力。

    他沒有嘲笑她的過度自信,拍拍她的肩道︰「努力就好。」

    劉定國離開後,小茱望向空無一人的廳堂吸氣,她並非天生聰明,但是不管做什麼事都卯足全力,所以笨笨的她和哥哥們一樣考上台灣的第一學府,所以手拙的她做的小吃比媽媽賣得更好,大哥常說她不知道哪里來的傻勁,讓她埋頭往前沖。

    也許是……她總是相信會成功。

    因此穿越重生又重生,她每次都尋找不同的方向沖,卻每次都沖得頭破血流,她終于改變心意了,決定不沖、慢慢走,沒想到遇上楊梓燁……

    不是刻意的,但她不得不上緊發條,不得不再沖一回。

    這一次似乎比前三世更冒險,她不知道會不會再度悲慘,但是她已經做出選擇,只能硬著頭皮繼續頑強。

    走出大廳,又下雪了,越接近過年,雪下得越大。

    童小茱縮縮脖子,對著凍僵的雙手呵氣,無預警地,一件斗篷兜頭罩下,她側過頭一看,居然是兩天未見的楊梓燁。

    「不冷嗎?」他問。

    她搖搖頭。

    「或者……心更冷?」梓燁又問。

    苦笑,他怎麼這樣厲害啊,一眼就看出她的無力感……她深吸氣,振奮精神,拍拍雙頰後扯開笑靨。「放心,這點小事擊不倒我。」

    「別怪汪管事,你是個姑娘,年紀又小,提出來的方法確實匪夷所思,他當然會質疑。」

    「我沒怪他,人對未知的事多少有危機感,心生排斥是很理所當然的。」

    梓燁點頭。「對,我也會。」

    「有人做了件很有趣的事。」

    「什麼事?」

    「他在屋子里關進五只饑餓的猴子,然後在樓梯上擺了一串香蕉,每當有猴子爬樓梯去拿香蕉,他就用冷水噴其他猴子,經過幾次之後,只要有猴子想要去拿香蕉,就會被其他的猴子攻擊。」

    「因為它們能夠預知狀況?」

    「沒錯,後來這個人抓出一只舊猴子,放了一只新猴子進去,新猴子肚子餓,看到香蕉當然想爬樓梯去拿,這時就算沒有冷水攻擊,新猴子也會被其他猴子攻擊。」

    「然後……」

    「這個人每天換出一只舊猴子,直到里面的猴子都沒有被冷水噴過的經驗,可是只要有猴子去爬樓梯想要拿香蕉,其他猴子還是會群起攻擊,于是香蕉再香、猴子再餓,都沒有猴子會去拿香蕉。為什麼會這樣?這說明什麼?」

    梓燁听懂了,她的意思是人對于未知的事應該去質疑、去了解,而非一味排斥,不過他卻故意回道︰「說明你是想拿香蕉的小猴子,汪管事是攻擊你的老猴子,而其他人是人雲亦雲的傻子。」

    噗哧一聲,小茱忍不住大笑。「那你呢?你是什麼?」

    「我是那個壞心腸主人,站在外頭看你被打得滿頭包。」

    她笑意一斂,搖搖頭道︰「社會就是這樣,我們容易受到社會族群的影響,當多數人認為這件事合理,我們不問原因就認為它合理;當多數人認為不可行,我們也不會追問原因就堅決不做,甚至變成施暴者,去攻擊想做的人,根本不理會事情的本質是好是壞,從沒仔細分析與評斷。」

    「你企圖改變這種狀況?」

    「不,這是人性,無法改變,我只能改變自己,讓自己成為那只影響別人的老猴子。」

    「你想取代汪管事在各掌櫃心目中的地位?我不想潑你冷水,但容我提醒你,年紀、性別、經驗擺在那里,無法改變。」

    其實他很樂意命令所有人必須照著她的決定行事,只是好強的她會同意嗎?

    「我的年紀並不小。」童小茱定定的望著他,他沒有說錯,她想帶領風潮,想得到輿論支持,就得做出成績,況且歷經幾個生世,前後加一加,她都是中年婦女了。

    楊梓燁沒有反駁她,動手幫她把斗篷穿好,握住她冰冷的小手,走向園中。

    這幢宅子不大、不顯眼,園子無法和楊家大宅相比,只有一株老梅樹傲立在風雪中。

    梅花開得很好,冷香撲鼻,小茱仰頭深吸一口淡淡的香甜。

    「再世為人,經歷過別人不曾經歷的,站在別人不知道的高度看事情,有時候難免會覺得孤單。」

    「嗯。」這種感覺她明白。

    「幽谷那堪更北枝,年年自分著花遲。高標逸韻君知否,正是層冰積雪時。」梓燁折下一枝新梅遞給她。

    小茱沒接過梅枝,卻睜大眼楮盯著他。「這是……」是她盜陸游的詩啊!

    「是你寫的,這首詩讓楊梓軒在京城士子中打開名氣。」前世的楊梓軒能夠深受閻氏、楊氏家族的看重,小茱功不可沒。

    「你怎麼還記得?」

    「沒人告訴你我是過目不忘的神童嗎?」

    如果不是他這般能耐,閻氏怎會迫不及待想殺他?不過他一心經營科考書目,在詩詞方面涉獵極少,從沒想過幾首詩會讓楊梓軒成為京城人士眼里的飽學才子,小茱的長才令人驚艷。

    「所以……」

    「在父親領我們一家出游賞梅時,我下意識吟出這首詩,這首詩讓父親對我另眼相待,卻也在閻氏心目中埋下殺機。很不公平,對吧?這首詩讓楊梓軒成為風流才子,卻讓我成了閻氏的眼中釘,不久後,我遭遇人生第一場謀殺,遇見生命中的第一個貴人。」

    「司徒爺爺?」

    「對,司徒爺爺引我拜師習武,引我認識阿蘇以及許許多多的姊妹弟兄,我們結成幫派,到處剿滅山寨土匪。丘大總管就是在土匪窩里被我找到的,他是個營商好手,卻因惡官迫害,落草為寇,他幫我開了第一間聞香下馬,然後第二、第三間,直到現在的景況。」這些事,他前輩子也做過,只不過時間上整整晚了十三年。

    「後來呢?」

    「前年皇帝微服出巡下江南,踫到江洋大盜,我救了皇帝,將他送返京城,一路上相談甚歡,結下深厚情誼。」

    前世直到進京城他才曉得皇帝的身分,皇上有意封他為官,他卻不願與楊家再有瓜葛,拒絕了,今生他卻選擇刻意結交,雖沒接下官位,卻在暗地里為皇上辦事。

    「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

    梓燁只是笑了笑,沒有回答她這個問題,隨即話鋒一轉,「走,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桃花幾世開(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千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