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掌食方(上) 第八章 生意愈做愈大(2)
作者︰蒔蘿
    等這些新買的奴僕適應了兩天後,花穎便開始教導他們,讓丫鬟烤雞蛋糕、小廝負責桶仔雞入桶之前的香料涂抹和烤雞。

    至于阿旺夫婦則是讓他們到村子里幫忙照顧牲畜,還好日前找人搭豬舍時听了建議,順便在山下搭了間二進的屋子,正好可以讓阿旺一家子住。

    花穎現在可輕松了,只要把配方調好,剩下的交給他們去執行,她就可以埋首在廚房里做點心,為開點心坊做準備。

    而到樹林采木耳、毛豆還有撈蜆仔的工作,她交給村里幾個想多賺點銀兩貼補家用的婦人去做。

    她讓鐵匠燒了幾個方型的大漏勺,用來過濾蜆仔的大小,達到標準的蜆才收購。毛豆也有一定的規格,過老、過嫩、尺寸不對的都不收購。

    這個規定雖然嚴格,但是花穎給的價錢非常優渥,讓這些婦人還是很樂意遵守的,每次都按著規定來交貨。

    至于有季節性的木耳,天氣再冷一些就沒有了,因此她交給木森去做,嚴格要求他只能采集她所交代的樹木上的木耳,其余樹木所生長的木耳一概不許采摘,要是被她發現他采了不該采的木耳混進可以食用的木耳里,他們全家就會被趕出去,她不要陽奉陰違的奴僕。

    等到人手訓練得都上手後,時間也差不多過了大半個月。

    在屋子里算賬的花穎算到一半突然停下撥算盤珠子的動作,推開窗子看著窗邊那株本是綠葉成蔭、像個綠色大傘的梧桐樹,才多久沒有注意,現在已經是一片燦爛金黃,將顯得枯燥的院子點綴得繽紛亮麗。

    她拾起一片落在窗台上的落葉,看著這色彩燦爛的金黃樹葉,不由得吁了口長氣。

    好像再十天就到中秋了吧,也不知道岳大哥趕不趕得回來一起過節?

    岳大哥才半個月不在家,她就覺得好像已經過了好幾年,心總是悶悶的。

    要是他來得及回來,她就把所有下人找來辦個烤肉盛宴,做些烤乳豬、烤雞等等料理,所有人一起同歡,這想法應該不錯。

    如果沒有回來……那她就跟大嬸一起坐在院子里賞月。

    想想那畫面就覺得蕭索寂寥,好像有一陣寒風吹過頭頂似的……

    現在她手上的小咕生意可以說是已經完全上軌道了,雞蛋糕人手足以應付絡繹不絕的人潮、客人對桶仔雞的反應也很好,一天少說也能賣出三十只。

    說到中秋節,也許她應該跟高掌櫃討論一下,中秋節前三天,在酒樓外頭劃分出一區來專門賣外帶的桶仔雞,讓不上酒樓用膳的人也可以吃得到,價錢就比在酒樓里吃便宜二兩銀子,相信客人肯定會趨之若鶩的。

    她並未與五湖酒樓簽約說桶仔雞只賣給他們,因此可以自行銷售,但想到自己與五湖酒樓一直有合作關系,她便決定找高掌櫃一起賺錢,如果高掌櫃不願意,那她就自己做。

    還有她也許可以做一些月餅或者是其他點心擺在雞蛋糕攤子上試賣,看看眾人反應,屆時再依受歡迎的口味制作月餅販賣。

    想到這些計劃,她就坐不住了,匆匆忙忙地拿了披風便要到鎮上找高掌櫃跟許氏商量,如果可行,她又要開始忙了,距離中秋節可沒剩幾天。

    她這才剛關上房門,前頭院子便傳來驚呼聲——

    「兒、兒,你可終于回來了,你用過午膳了嗎?累嗎?」

    大嬸在喊兒……是岳大哥回來了、岳大哥回來了!老天爺啊,她才剛想起岳大哥,您就讓岳大哥回來了,您可不可以不要這麼神啊!

    花穎喜出望外地撩著裙擺往前面院子跑去,看到明顯變黑變瘦、正要進入花廳的岳,驚喜的開口,「岳大哥,你回來了!」

    岳停下腳步朝她露出一記久違的燦爛笑容,「是的,穎兒,我回來了。」

    看著他那連花兒與之相比都會失色、讓人心頭怦怦亂跳一通的笑容,花穎的手不由自主的按住因狂喜而幾乎要跳出胸口的心髒。

    她才剛想到他,希望他早些回來,他人就出現在眼前,讓她沒有任何準備的,一顆心像是失速一樣狂跳不已!

    花穎忍不住在心里偷偷抱怨老天爺太快讓她心想事成。

    他看著她手中的披風。「你要出去?」

    「剛剛想到兩個不錯的主意,正要到鎮上找高掌櫃跟端姊商量,你就回來了。」她眉頭微蹙的看著他。

    岳剛回來,她一點也不想出門,只想待在他身邊听听他這一路上發生的事情,可是方才想到的點子得馬上進行,時間上拖不得。

    「你等我一下,我先將包袱放回房里,用馬車送你過去。」

    「別啊,岳大哥,你剛回來,累著呢,要休息,而且大嬸一定有很多事情要問你。」岳出去這麼久,岳大嬸每天一到晚上就頻頻往屋外看去,心里比她還急著看到他,怎麼可以他一回來就讓他駕車載她到鎮上。

    「不累,我昨晚已經在明珠縣城的客棧休息了一晚,今天早上才搭船回來,並沒有趕夜路,放心。」

    「穎兒,就讓你大哥載我們一起過去吧,我也正好有事情想到鎮上一趟,我們可以邊走邊听你大哥講這一趟路上發生的事情。」岳大嬸眉開眼笑的說著,一點都不心疼自己兒子剛回來正疲憊,只想趕緊湊合他們兩個。

    花穎睜大眼仔細地看著岳一身繡著雲紋的藍色利落長杉,用一根墨玉簪子將發髻固定得一絲不苟,整個人神采奕奕,完全沒有半點疲態,這才點頭。

    「那好吧,不如我們晚上就到五湖酒樓叫桌席面,幫岳大哥接風,也順便叫上端姊跟三個孩子,大嬸你看如何?」

    「好,就這麼辦,那晚上我們就別回來,直接住在鎮上,那幾間讓人重新整里好的屋子我還沒住過呢,今晚正好住那,看看舒不舒服。」岳大嬸點頭同意,「我去交代阿旺夫婦準備今晚要過夜的衣裳。」、方才兒一進到家門,第一個問的人便是穎兒,問她人在哪里、最近好不好、有沒有人找她麻煩等等,十句有八句話都是圍繞在穎兒身上,對她這個老母親只是隨口說了句娘我回來了,其他什麼都沒問。

    看來兒是開竅了,對穎兒上了心,她這做母親的開心都來不及,又怎麼會不找機會多多湊合他們,讓兩人單獨相處幾次,說不定明年過年前她就可以娶媳婦了。

    準備好後,由岳趕馬車。馬車才離開村子不到半刻鐘時間,岳大嬸就喊累,其實是想替他們兩人制造機會——

    「哎呀,我好累啊,人啊,年紀大了,動不動就犯困,穎兒啊,我先眯一下,你到前頭陪你大哥一起趕路吧。」岳大嬸揉了揉眼皮,還故意打了一個大哈欠。

    岳看了母親那浮夸的演技一眼,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抬手。「穎兒,搭著我的手,免得摔下去了。」

    「好。」花穎點頭,一時間也沒有察覺這樣于禮不合,柔軟的小手直接搭在他厚實的手掌心上,坐到他身邊。

    花穎才一坐穩,便轉身從後面撈過來一個長方形食盒,打開遞到岳面前。「岳大哥,這是我今天早上試做的油蔥咸蛋糕,是用水蒸的做法,甜中帶咸,吃來完全不膩,還有肉燥,很香適合不愛吃甜食的你。這里頭我還加了一點筍丁,味道可好吃了,你嘗嘗。」

    他不假思索的便拿起一塊開始吃,這口感跟他之前吃的雞蛋糕完全不同,用水蒸的蛋糕較為濕潤,雖然加了肉燥,卻清爽不膩。

    「如何?我本來是想要帶去給大家吃,讓他們嘗完給我點意見,可是……」我最乎的是你的想法。

    「意見?我沒有什麼賣,就是好吃,再給我一塊吧。」他兩三口就把手中這塊蛋糕吃完。

    「岳大哥,你專心駕馬車吧,這條路比較崎嶇,前幾天連下了幾天大雨,很不好走,我喂你吃吧。」對于岳,她從來不會才考慮什麼叫做男女授受不親,總是很自然的搭著他的肩、握著他的手,或者像現在這樣喂他吃東西。

    岳似乎也沒有感覺這樣有什麼不對的,張嘴就咬下送到嘴邊的咸蛋糕,直到她又喂了他一塊後,他才終于意識到兩人過于親密的互動。

    「好了,飽了,剩下的你留著讓他們幫你試吃、給你意見吧,對我來說,只要是你做的東西都好吃。」

    其實他說飽了,不是只有飽足感,而是有回到家的感覺。他覺得他已經中了花穎的毒,習慣吃她親手做的每一樣食物,不管進家門多久,只有吃下她親手做的吃食,他才有一種真正回到家的感覺。

    她拿出帕子幫他擦擦嘴角上的蛋糕屑,又將自己的水囊遞給他。「喝口水才不會噎到。」

    岳好奇的看著她這副伺候人的溫婉模樣,忍不住打趣道︰「要不是你的脾氣不像,我還以為你是哪一戶人家的大丫鬟,這般細心體貼。」

    他不得不這麼懷疑,花穎每次看到他衣衫有些凌亂或是沾著灰塵,就會上前幫他拉平、撢去衣服上的灰塵,或者看他頭發亂了,也不知道從哪里變出梳子,隨時幫他重新梳理發髻,讓他永保光鮮亮麗。

    接鏢在外的這些日子,沒有她在身邊噓寒問暖,真的很不習慣……

    「丫鬟……我要真的是丫鬟,岳大哥你還會對我這麼好嗎?」花穎心驚膽跳的看著他。

    即使日後被人知道她是丫鬟出身,她也不在乎別人因此事看輕她,她只在乎岳是否會改變態度,不知他會不會介意她是個……被沉潭、讓人看不起的丫鬟……

    「說什麼傻話,在我心中你就是你,不管是什麼身分都不會改變我對你的看法跟對你的態度。」他屈指彈了下她的俏鼻。

    听他這麼說,花穎就放心的暗吁口長氣,復又期期艾艾地開口,「那就好,岳大哥,以後不管如何……你都不能討厭我,就算我是個在主人眼中低賤的……奴婢……」

    「你岳大哥是那種市儈的人?」

    「當然不是。」她搖頭。

    眼下並無什麼大礙,只是她這丫鬟的身分遲早得解決,然而賣身契在柳氏手中,柳氏恨不得要她的命,怎麼可能會讓她贖身,她該怎麼辦?

    岳不著痕跡的斜睞了眼她那突然浮上一抹憂愁的柔美側臉,這模樣讓他不喜,他心中的穎兒就該開開心心的,究竟是何事讓她變得悶悶不樂?不會是她方才所指的那事吧?

    他一直知道她有心事,也許她並不是真的失憶,只是不願意回想過去,如若逼問她,也許她會就此離開。穎兒在他心里就已經像是家人一樣,他怎能讓穎兒離去?!

    忽地想起母親之前對他說的那些話,心下竄起一個念頭,也許他該仔細思考母親說的那……

    「岳大哥,你在想什麼?」發覺岳陷入沉默,花穎收拾好低落的心情,抬頭便見到他表情嚴肅得像是在思考什麼很嚴重的問題,讓她忍不住問道。

    岳甩頭,將方才盤旋在腦海的想法甩開,故意裝做像是突然想起某一件事情,自衣襟里掏出一個上頭雕著桃花圖紋的長匣,遞給她。「對了,穎兒,我有東西給你,這次會拖這麼久,比預定時間晚回來,是因為我的雇主林員外臨時有事繞到京城去一趟。

    「趁著難得上京城的機會,我到珠寶鋪子買了個玉鐲回來送我娘,又在那看到這簪子,覺很美,就跟鐲子一起買下送給你。」

    花穎打開長匣,喜出望外的看著里頭躺著一支十分精美的瓖玉翠鎏金簪子,上頭有兩只蝶翼輕薄的掐金絲蝴蝶,配著金絲勾邊、瓖著一朵朵五彩的琉璃小花,手指輕輕一踫蝴蝶觸須,還能晃上兩晃。

    「好漂亮……」她看直了雙眼。

    「喜歡嗎?」他別過臉看著身旁有些臉紅的她問道。「我看你平常只用筷子當木簪子,所以在京城看到這支雙蝶戲花叢的簪子,覺得特別適合你,就買了。」

    岳有些納悶自己問她這話時,竟然會不自覺的緊張,就怕她不喜歡他送的禮物。

    「喜歡!」她笑著用力點頭,拿起簪子仔細看著。這簪子做工十分精細,看著看著,她突然有些心疼。「這簪子肯定花了岳大哥不少銀兩吧……」

    瞧她笑得眉眼都開了,心里那股緊張情緒隨著她的笑容化做一縷輕煙隨風而去。

    他抬手揉了揉她的頭,「喜歡就好,其他的不用在乎。」看到她開心的笑顏,他覺得一路上小心翼翼保護著這支簪子回來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他指著簪子道︰「你不簪上?」

    「我沒帶小銅鏡出來……不如,岳大哥,你幫我簪上吧!」她開心的將簪子遞給他。

    岳點頭,將馬車停到路邊,接過她手中的雙蝶簪子,抬手簪在她發間。

    微風徐徐吹拂,簪上的雙蝶輕輕晃動,就像飛舞于花葉間隙的彩蝶般栩栩如生。

    微斂眼眸,看向映著一層金光的嬌美臉蛋,那輕輕眨動的睫毛就如同這對在陽光下閃耀著絢爛光芒的蝶翅,輕輕掠過他平靜的心湖,撩起淡淡漣漪,讓他不自覺地沉倫在她清淡雅致的美麗之中。

    「好了嗎?」她開心的摸了摸發髻上的雙蝶簪子。

    他回神後點頭。

    「我以後就都簪著這蝴蝶簪子了。」

    「就戴著,不要隨意摘下來。」他點頭,順著她的話說,不覺得有什麼不妥。

    「嗯。」

    在馬車後方裝睡的岳大嬸看到這一幕,心里直喊著︰成了!成了!

    她上揚的嘴角始終沒有放下,相信再過不久,她家就要辦喜事了。

    現在加蓋新房,也不知道在過年前趕不趕得及啊……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夫人掌食方(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蒔蘿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