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商管訓 第10章(2)
作者︰瑪奇朵
    她像是面無表情,也像是還沒回過神,就這樣傻傻的站在那兒,茫然的模樣讓人心疼。

    「隻隻,生我氣了?」高辰旭有些擔心的問著。

    他其實也想過要提早提點她的,就像是他昨日提醒了岳父還有父親一樣,只是莫名的他就拖延到了今日,最後懷著那一點不能說的心思,選擇將全部的後手都隱瞞著她。

    他知道自己這麼做很卑鄙、很無恥,但是他就是想知道,這個讓他逼著不得不重新定下他們婚事的姑娘,在最後那樣的時刻,會怎麼做。

    而當她搶過酒盞,和他一起干了手中的那杯酒時,他覺得值了,就是當場死在她身邊,他也值了。

    就算一輩子都听不見這姑娘說愛,他也願意和她牽手一生。

    朱隻兒看著他許久,這才終于回過神來,並且反應過來他問了什麼,她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你剛剛想哭了?我看你眼眶紅了。」

    「啊?」高辰旭下意識的去擦眼,卻在抬起手的瞬間,看著她露出有些狡獪的笑容,他瞬間松了口氣,然後又不確定的問︰「是真的不氣我嗎?我……也不是故意的,就是忽然忘了……」

    「忘了?噢……我那時候釀著這酒的時候唱了什麼來著?」她突然提了問題。

    「喝一口女兒紅……你詐我!」他念了一句就反應了過來,然後看著她伸出手抓住他的大手,眼眶有點微紅。

    她低聲喃道︰「我剛剛說的是真的,就是那酒里真的有毒,我也陪著你一起,若是死了,就是你欠我的這一輩子,要讓你下輩子、下下輩子都來還我。」

    她的反應很慢,常常沒辦法一下子思考太多的問題,但是就在剛剛那時候,她卻什麼都沒有思考,就做出了最直接的反應。接過那酒盞的時候其實已經明白自己做了什麼,但是她沒有退,沒有後悔,只是忽然想到了梅艷芳唱的那首「女兒紅」里的兩句歌詞——

    那一個人肯到老廝守,我陪他干了這杯酒。

    雖然她還不知道他是不是能陪著她到老廝守,但是她光是想象她下半輩子活在一個沒有他的世界里,就讓她再也沒有任何的疑問。

    這是愛情嗎?她不知道。

    她只听著自己的心去做,按照自己的心去說,如果那樣的直覺是愛情的話,那就是愛了吧。

    斑辰旭沉默無言,只是緊緊回握著她的手,過了好一會兒,才嗓音發緊的道︰「不只這一輩子,下一輩子,我還一輩子欠你一輩子,生生世世都追著你走。」

    「嗯。」

    兩個人相視而笑,然後彼此的臉慢慢貼近,直到女兒紅的酒香纏繞在彼此的唇齒之間,唇齒相踫之間,溫柔的交換著口中的香甜還有帶著酒氣的微澀。

    許多話再也不必多說,那纏繞的酒香,已經說足了再也沒說過的那三個字。

    唇齒交纏間,那淡淡的女兒紅,是他們遲來的交杯酒。

    四年後

    斑辰旭在書房里處理完一州的賬冊,伸了伸懶腰,有些疲憊的喚了下人把這一迭的賬冊搬回去。

    只是才剛搬了一迭走,緊接著又有更多的賬冊搬了進來,他忍不住皺眉,看著身邊的大管事問道︰「今年是怎麼回事,賬冊怎麼又更多了?」

    大管事看著這一迭的賬冊,心里也是歡喜又無奈,歡喜的是自家生意是越做越大,無奈的是,他們都已經盤了一個月的帳了,怎麼還沒完沒了?

    這還是各州的賬冊經過盤點後,在經過大賬房那里,有十個老賬房幾乎日夜不停歇的一路算過,再送到主子面前的,要不然光是大賬房那里的賬冊,可不是一迭迭算的,來往運送的下人都是用小拉車在送的。

    「老爺,可不是嘛!去年年頭咱們的貢酒「花開富貴」一上,宮里好幾個主子都說了以後擺宴一定要上這個酒,風聲一傳出去,連帶讓咱們酒莊的特等酒和高等酒都快賣光了,只差連個空壇子里頭放了水都能賣出外面好酒的價格了,您說這帳冊能不多嗎?」大管事對這事情也正頭疼著呢!

    斑家酒莊經過了這幾年的發展,早已在夫人的建議下,分成了專做皇家還有權貴家的特等酒,再次一等的高等酒,又再往下一等的中等酒三個層次。

    三個層次里,下頭兩層都有各的大師傅每年研發新酒,還有領著學徒釀著舊酒,只有特等酒,是由自家夫人開發釀出來的,產量最少,也只有幾個老師傅跟著打下手,但是別說那些人也都算是大家了,還老是笑說跟夫人學釀酒可是他們三生有幸的事兒,就是挑著自己的學徒,也都是嚴苛得很,也讓高家酒的特等酒,每年就是有流出外頭的,那也都是有價無市。

    包別說是去年的花開富貴了,他第一次看見的時候,也是完全說不出話來,只覺得若是喝上了這杯酒,那真是富貴到了極點啊!

    斑辰旭想起了去年自家嬌妻弄出來的那個新酒,也是忍不住搖頭,完全可以體會為什麼今年這賬冊又比往年多厚這麼一層了。

    那花開富貴,可是酒如其名,用的是透明玻璃燒制而成的大酒壇子,然後一壇的酒放在里頭清澈如水,接著放了她綁好的燻花酒球,再用微火在壇子底下微微的溫了酒,那花球在金黃酒液里頭,就會如春花一般緩緩的綻放,而送入宮里的更是她特地綁的牡丹花,一朵碗大的牡丹就這樣在金黃的酒液里緩緩綻放,而花朵綻放的瞬間,里頭的金粉也緩緩抖落,在澄澈的酒水里宛如雪花般開落。

    盎貴至極,讓人說不出話來的美麗。

    獻酒的時候,他早已看過一次,心中都還是有些震撼,更別說宮里那些貴人還有那些文武百官了,說是看直了眼都不丟人,有幾個小皇子甚至還忍不住的想要往前去踫踫酒壇子,看看那是不是真的。

    自那天後,就算他快馬加鞭回了兌州,整天還是有不少貴人向他打探這花開富貴還有多少,有些人甚至用一壇千金之價,想要全部收購。

    「行了,我知道了,你也別埋怨了,大伙兒再加把勁,拚著過年前把這帳給理出來,到時候這每一州鋪子的分紅也都給送回去,讓大家都過個好年。」高辰旭笑罵了大管事一句,也不吝嗇這一點小錢。

    畢竟這幾年,高家酒能從一個貢酒皇商,成了名譽天下的「天下第一酒」,除了自家嬌妻的幫忙外,底下人也個個都有功勞,不過是一點銀兩的事情,他還是能夠舍得的。

    這些年高家酒的進帳可不是幾千幾萬兩的數而已,數字一多,那些銀兩也不過就是銀兩而已,對他來說也沒有多少的意義了。

    大管事高興的諾了聲,然後看著自家老爺,嘿嘿直笑,讓高辰旭忍不住一個寒顫,斜睨著他問︰「這又是怎麼了?」

    「就是幫底下幾個大管事問問,大家忙了一年,這銀子固然喜歡,就是這朱家酒坊里的酒……大家也想幫著嘗一嘗……就不知道老爺舍不舍得了。」

    自家夫人娘家的酒坊,這些年釀的酒早已經不再往外頭賣了,但是夫人偶爾研發些新酒的時候,都在朱家酒坊里,老爺也沒改過名字,就只說這朱家酒坊里的酒是自家人喝的,少釀也就夠了,讓府里不少知情人知道特等酒坊里的酒是喝不起的,但是這朱家酒坊里的酒,若是能夠喝上兩口,那也能夠解解酒饞啊!

    斑辰旭拿起一枝毛筆丟向他,笑罵道︰「想什麼美事呢!明知道朱家酒坊這些年的酒可不多了,還想來虎口奪食?!去去!再說一句就連銀兩都沒了!」

    大管事心中暗忖著自家主子小氣得不行,一邊拱手往後退,心中還可惜著那沒喝過的美酒時,就听到高辰旭在上頭又不甘不願的丟了一句話——

    「行了!桂擺那張老臉,我老丈人說了,今年有幾壇酒到了年分,到時候會每個人分點的。」

    要不是老丈人說了那酒今年再不喝,就越來越難入口,他也不會做了這份好心。

    大管事一听這話樂得差點沒蹦起來。「老爺英明!」

    「去去!」高辰旭看著大管事都一把年紀了,走的時候那步伐還用蹦的,就忍不住失笑,笑完了,低頭,又是一堆看不完的帳,嘴角一垮,馬上成了苦笑。

    家里頭嬌妻太能干,讓生意好到名滿天下,還受封為天下第一酒,他都不知道該是好還是不好了,唉……

    「爹爹!」

    兩個小女孩兒的聲音嬌嬌的從外頭傳來,高辰旭看著兩個小千金,心都快化開了。

    這兩個孩子長得一模一樣,五官都有些像他,但是那氣質神情卻像足她們的娘,讓她們打出生起,他就愛得不行,到現在都快三歲了,他還是逮著機會,抱著就不撤手。

    兩個小姑娘一個穿著可愛的粉色,一個穿著嬌悄的鵝黃,頭上都綁著可愛的蝴蝶結,那還是他早上親手幫她們弄的。

    「爹爹,剛剛娘帶我們去挖洞了!」

    「挖洞?」他挑了挑眉,不怎麼相信。

    他媳婦兒愛干淨得很,平日也很注重孩子的清潔,怎麼會突然帶著兩個女兒去挖洞?

    「嗯!我有挖很大的洞!」

    「我也有!」

    兩個小姑娘爭先恐後的說著自己的成績,然後又是耍賴又是撒嬌的要點心,高辰旭正想去瞧瞧她們說的挖洞是什麼意思,也就順了她們的意,讓奶娘抱著她們去吃點心去,自己則是循著剛剛兩個小姑娘來的路徑,一路往後院里頭去。

    後院那里除了一棵大樹外,就是一大片的平坦地,只是現在被挖得有些凹凸不平,而他的媳婦兒挺著一個小小的肚子站在樹下,淡淡的對著他笑。

    「怎麼帶著那兩個丫頭來挖洞了?」他看了看地上的痕跡,總覺得有些不大對。

    「埋下她們的女兒紅啊!」朱隻兒覺得這真的是一個很好的習俗,所以打算讓自己的女兒也這麼傳下去。

    從女兒紅聯想到出嫁,高辰旭想到自己的兩個心肝寶貝要落入別的臭男人手中,臉上就是一片怒氣。「不行!我絕對不同意!這世界上的男人都是壞胚子,只有我才會對她們最好,以後她們就陪著我一輩子就好了,反正老子有得是錢!」

    這些年,他們所開發的新酒,早已名聲響遍天下,而那一盅女兒紅成了來年公主出嫁時指定的酒,更是讓這酒的名聲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朱隻兒看著眼前這個女兒控又在發作了,忍不住稿著臉問道︰「你要對你女兒最好,那對我就不好了,我這還是走吧,反正都人老珠黃了,我就跟著我肚子里的壞胚子一起過日子吧。」

    他明知道她是在打趣他,也跟著一起玩笑了起來,摟著她微寬的腰身,讓她貼在他的身前。「我不是說了,你這一輩子就只能跟我在一起,就算是肚子里的這個,也不能跟我搶奪我的位置。」他低下頭,看著她幾乎不變的容顏,只有眉間多了幾分嫵媚,讓他忍不住在她的額上輕輕一啄。

    「那女兒呢?」她嗔了他一眼。

    他非常痛苦的沉吟了好一會兒,最後還是忍痛道︰「算了,找兩個不那麼糟的壞胚子好了,我還是要留住我最心愛的這一個……只有這一個,才是我絕對不能放手的寶貝。」

    她輕笑,滿意著他這偏心的情話,踮著腳,輕吻了他的下巴一下。「那真是委屈你了,賞你的。」

    「這個獎賞不錯,不過我覺得還可以更多一些,例如……」

    甜蜜的情話消失在隨風吹起的春風里,只有淡淡的酒香氣沉浸在他們腳下的泥土里,等著未來某一日的破土而出。

    【全書完】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皇商管訓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瑪奇朵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