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妻智多星 古代文之于我 簡瓔
作者︰簡瓔
    每年總在開始寫賀年書時才發現日子怎麼咻一下就過了?不是才開春嗎?怎麼這麼快就來到初冬了?跟著,另一個問題就會從腦海冒出來——又過了一年,我到底都在干麼啊浮浮?

    仔細想想,還真想不出來自己都在干麼,沒有做任何一件大事,也沒有什麼值得我煩惱兩天以上的事,好吃、好睡,連個小感冒都沒有,十二月了我還在穿無袖+短褲+開冷氣,身體好到像吃了天山雪蓮。唯一讓我崩潰的是一個月前小約女兒給新美容師大修,我明明就說順著原來的造型修一點點、一點點就好了(再三跟美容師強調),結果,整個修得超短且飄逸的層次都沒有了,剪得齊齊的,好像西施犬,雖然西施犬也很可愛,但她是約克夏,不是西施犬啊!

    看著「變臉」後的女兒,當場我的心都碎了啊,當真是比自己的頭發剪壞還難過千百萬倍。

    好吧,回到主題,時間到底偷偷溜到哪里去了?

    嗯……這是個嚴肅的問題,值得好好探究探究。

    瓔的一天分為寫稿、不寫稿,有寫稿的日子里,一天就是寫稿、伺候小約女兒、追劇、弄吃的;沒寫稿的日子里,一天就是伺候小約女兒、追劇、弄吃的、看書,能不外出就盡量不外出,所有待辦的雜事通通集中在一個月里的某一天辦完,其他時間就是跟小約女兒粘在一起。

    有沒有發現,追劇是瓔每天必做的重要事,瓔可不是只追幾部好看的劇,是追所有線上同步跟播的劇(是在驕傲什麼啊?),還不只連續劇,韓綜也一個都沒放過——「一日三餐」、「花漾爺爺西臘篇」、「拜托了冰箱」、「翻轉美人」等等等,這些在台灣還沒播出前,瓔就全部都看過了啊(到底是在躊躇滿志些什麼啦?)。

    總之,追劇對瓔來說真的很重要,算是一種很花時間的興趣,幸好隨時隨地都可以接著追,瓔也就打算繼續樂在其中啦。

    怎麼又離題了?再度回歸主題。

    二一五年是新月的二十周年,也是瓔出道以來第一個古代文年,一整年的作品全部都是古裝,這是過去從來沒有的事啊,當然值得好好紀念一下,且這序文的主題還是美女萱丟給瓔的,因為很常卡序的簡小薰說不知道這次賀年的序要寫什麼,美女萱就丟出這個題目,瓔就很听話的接收了,好乖。

    迸代文之于瓔,一開始有難度,畢竟瓔拿手的是現代文,而且以前百分之九十的作品也都是現代文,不過又想,既然都是談情說愛,以愛情為主,似乎古裝、時裝也沒什麼分別了,就是背景、用語不同,加上故事內容較豐富,字數自然就拉長了而已。

    也因此,隨遇而安,寫著寫著,好像體會到了何謂柳暗花明又一村,不但習慣了,也喜歡上了寫古代文,甚至有天還有種「如今叫我再寫現代文,我恐怕也寫不出來了」的感覺,就像瓔以前只追韓劇,可今年卻深深喜歡上了陸制古裝劇,每一部都覺得好好看啊。

    所以嘍,古代文之于瓔,是個美麗的意外,僅僅只是穿越、重生,就能有各式各樣不同的組合,因為組合不同,主角們的際遇自然也不同,有時人在外面,腦中忽然冒出一個組合點子和對話,就會很想馬上回家開電腦寫下,仿佛到初入行時那種有好多點子等著我去動筆的感覺,「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能用在這里嗎?好像有點怪怪的,反正就是少寫了現代文,以為我會封筆在古代文里,沒想到活得特別好,因此稱它是個美麗的意外。

    另外,本書的男主角是個仙人……這也是瓔第一次寫仙人下凡,雖然他沒有法力,但知道自己是仙人下凡出任務,瓔覺得很有意思,這點子可是我們新月家有才的編編們想出來的喲,希望大家會喜歡,而且瓔還加碼幫辛苦的編編想了想,同樣的題材,還有好多民間故事可以穿,即便是相同的十二生肖主題,換不同的作者寫出的作品一定又能令人家耳目一新,期待十二生肖趴吐,例如十二生肖現代篇、重生篇、古穿今篇、交換人生篇之類的,是不是題材源源不絕啊?

    最後,在這新一年的開始,感謝沒放棄實體書的讀者,感謝沒放棄出版的出版社,感謝沒放棄寫作的作者,祝大家新春如意,十二生肖發大財!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福妻智多星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簡瓔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