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妃二嫁(上) 第10章(2)
作者︰陽光晴子
    兩人又聊了好一會兒,因夜色漸濃,時月紗就在兩名宮女的掌燈下,穿過花園長廊,踩著夜色回到自己的永晴宮,也一眼就瞧到秦公公正笑眯眯的站在門口。她眼楮倏地一亮,腳步也加快了,「皇上來了?」

    「是,在里面等著娘娘呢。」秦公公笑著說道。雖然他實在看不懂皇上在想什麼,一下子在誠貴妃那里、一下子來蘭妃這里,但也可能是皇上每兩天就喝一次葛蟗補湯,吃得太補才需要兩個妃子,這所謂的房事,身為太監的他是永遠不會懂的。

    時月紗快步進入寢宮,發現靳成熙已慵懶的躺臥在床上等著她回來,她走近床榻邊,深深的看著他。

    靳成熙注意到她看著自己的表情奇怪,笑得也很奇怪,「怎麼了?」

    「沒有,沒事。」嘴上說沒有,時月紗可是笑得眼楮彎彎,嘴角也彎彎。

    「什麼事那麼開心?」他好奇極了,忍不住坐起身來。

    時月紗還是沒說,只是一雙水靈明眸亮得出奇。想到他竟然沒跟誠貴妃行房,她真的好開心!雖然不該如此,可是每當他留宿誠貴妃的慈南宮,她總得輾轉反側許久才能入睡。

    靳成熙究竟是怎樣的男人啊?身為君王,他給了一顆真心,竟連身體都守貞,她是何其幸運!

    靳成熙被她搞迷糊了,她那雙眼眸先是笑意盎然,隨後又深情款款的凝睇他,讓他嘴角也跟著上揚了,即使不明白原因,但可以確定的是她心情極好。

    時月紗脫下繡鞋,上了床後跪坐在他身邊,先將剛剛听到的新消息告知,不過她只提了避妊湯一事,保留了他沒踫誠貴妃這事,而向他報告消息己成了他們相見時的例行公事。

    每當她跟誠貴妃相處之後,都會將得來的有用消息轉述給他,再由他所利用發揮,設法讓睿親王跟鎮國公之間的梁子愈結愈多。

    像誠貴妃就頻頻抱怨鎮國公這幾年放任手下,在好幾個州省欺壓百姓、賤買土地,甚至強娶民女等等,她的姨丈睿親王看在同僚之誼出言相勸,沒想到竟惹火了鎮國公,誠貴妃因此很擔心鎮國公會出賤招,栽贓她姨丈……

    對于這些事,靳成熙私下已派人查探,確有其事,只是證據薄弱,辦不了鎮國公,但他已能利用親信將事情在宮中傳開,還似有若無的指出是睿親王說出口的。

    事實上,在這樣的推波助瀾下,兩方關系日益緊繃,不只瀕臨信任崩裂邊緣,甚至都要水火不容了。就他這幾日由齊聿那里得到的信息,直指鎮國公已有動作,睿親王跌下權臣大位之日不遠了。

    而今夜,誠貴妃為了拉攏時月紗,連不能說的秘密也說了,想到這里,靳成熙忍不住笑了,「這事正好可以成為壓垮睿親王的最後一著。」

    「太好了,那正事談完了……」她突然神秘兮兮的看著他,在他挑眉時,她又噗哧笑了出來。

    「怎麼了?」

    她想到了「無能」二字,但這怎麼能說?她眉開眼笑的輕輕將他推倒,讓他躺下後,她才笑著俯下身,主動送上她的吻,緊緊的抱著他。

    天啊,她真的好愛他!

    「你這是表示很想我嗎?我們不過幾個時辰沒見……」

    他眼中浮現笑意,唇抵著她的,先是磨蹭吸吮,而後再加深這個吻,溫熱的大手在她身上游移,褪去她的衣衫,細細品嘗她的美好……

    第二天,靳成熙下早朝後,直接前往皇後所住的淮秋宮。

    夏都芳自然是驚愕的,雖然也有一絲驚喜迅速閃過眸中,但也就只有一下下,她又回復成高傲冷硬的夏皇後。

    「皇上今日怎麼有空來臣妾這里?還是說,皇上最寵愛的兩個妃子現在是一家親,還會互相謙讓,讓皇上沒寢宮可去了?」

    一開口,她就是冷嘲熱諷。靳成熙冷冷的看著久未見面的夏皇後,「朕來只是說幾句話,說完了,就找兩個愛妃去。」

    他也絲毫不給她面子的回道,即使他身後有秦公公,在她身後也有多名宮女、太監。

    氣氛僵冷,每個人繃緊神經,頭垂得低低的,一動也不敢動。

    夏都芳聞言繃著臉說道︰「那皇上就快點說吧,別耽擱了跟兩名愛妃相處的時間。」

    他冷笑,「好,皇後一定知道朕昨晚在蘭妃那里過夜,再前一晚,則在誠貴妃那里留宿,好巧不巧,這兩天朕都睡得晚,看到有人送了碗湯給兩名愛妃喝……」

    他凝睇著臉色突然一變的夏皇後,「朕問蘭妃,她回答是皇後貼心,在嬪妃伺候朕的翌日,就會送來一碗補身湯,但朕跟皇後夫妻那麼多年,怎麼從不知道朕的皇後這麼照顧嬪妃?」

    夏都芳的臉色是難看到不能再難看了。

    「蘭妃進宮還不滿一年,或許不知內情,所以,朕回頭去找誠貴妃。」說到這里,他注意到她臉色刷地一白,「誠貴妃倒是跟朕說了一件趣事……」

    他將誠貴妃昨晚告訴時月紗的內容道出,「那碗湯根本就是避妊湯!」

    夏都芳站不穩的往後踉蹌一步,兩名宮女急急上前扶她,但她立即挺直腰桿,喝斥她們退下。

    靳成熙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兩人之間距離只有咫尺,「你可真行啊,朕選秀充盈後宮,為的是靳家香火,結果呢?」她無話可說,但誠貴妃那個賤人,她記住了!

    「不過,朕子嗣少,也不完全是皇後的責任。」他突然又道︰「誠貴妃說了,為了替朕生兒育女,其實她都將那些湯全數倒掉,只可惜到現在仍沒有好消丟下這一席話,靳成熙就走了。

    事實上,誠貴妃沒喝那些湯的時間點應該是只有在這段日子,因為他沒踫她,所以她喝不喝也就沒關系了,可他刻意保留了這一點。

    夏都芳氣得全身發抖,在兩名宮女要上前關切時,她突然大吼,「備轎!」

    瞧皇後臉色那麼難看,奴僕們連忙動起來,不一會兒,夏都芳就乘轎出宮了,而靳成熙也立即得到消息。

    「皇後出宮了。」齊聿拱手道。

    「很好,山雨欲來了。」靳成熙笑了。

    鎮國公府內,其實早來了一名貴客,主廳內,夏太後也赫然在座。

    夏都芳先向她行禮,隨即一股腦兒的將皇上所說的事全說給父親及姑姑听。

    「那賤人完全沒將我放在眼底,仗勢得寵了竟然就掀我的底,還將避妊湯全倒了!」她一肚子怒火道。

    「看來睿親王一家是跟咱們夏家卯上了。」鎮國公怒拍桌子,老臉上也盡是怒火。

    「睿親王行事愈來愈囂張了,甚至不要命的把你們過往一起合作謀利的事在朝臣之間傳開,把自己說得忠貞,對你這同僚還曉以大義,將所有的惡行全推到你身上……」

    夏太後臉色陰沉,「現在連他的外甥女也踩到皇後的臉上來了!」

    她這陣子在皇宮內相對沉寂,也是看出靳成熙與過去截然不同了,若要跟他硬踫硬,恐怕會吃虧,倒不如靜靜等待良機,沒想到竄出來欺壓夏家的競是睿親王。

    「睿親王認為他姓「靳」,就只有他最有資格能取代靳成熙登基為王,殊不知為了自保,我手上早握有他密謀策反的證據。」鎮國公憤慨道。

    「爹,咱們要再這樣任人欺負下去嗎?我可是一國之後,你是三位首輔大臣之一,姑姑則是後宮最受敬重的太後,睿親王跟誠貴妃動作頻頻,就是要踩著我們往上走,屆時朝臣會全偏向他們的。」

    「爹知道,從睿親王一開始在朝中散布爹為了保有自己勢力,詆毀他收了知閱省前州府大人的錢,助其官復原職一事看來,他早就算好後面的棋路了。事實上那件事爹根本就沒跟任何人說,一切都是他安排好的,把自己說成受害之人,再由此發難。」

    鎮國公說得咬牙切齒,「明天,爹跟你承諾,明天就讓他入天牢!」

    「還有誠貴妃,她也不能幸免!」夏都芳氣憤的接話,「但她的事,女兒出手即可。」那女人可有把柄在她手上呢。

    翌日,鎮國公即在朝堂上彈劾睿親王。

    「國要強,吏政必須清廉,然睿親王竟貪污納賄,買通立州、楚州、嚴州等地方官吏,在其地方百姓向官府交納稅銀時,硬是加稅再侵吞稅收,事後再與睿親王分帳,讓三地百姓苦不堪言。另外,想當官或升官的,只要備妥銀兩透過地方官吏疏通,睿親王就能找機會安插他們入朝為官,罔顧百姓福祉、國家社稷……」

    鎮國公言之鑿鑿,一副正氣凜然的樣子,雖然兩方人馬近日關系緊張,但他此舉仍來得突然,文武大臣皆為之嘩然。

    睿親王冷汗直冒,怔怔瞪著反咬他一口的鎮國公,「他、他胡說!皇上,什麼事都是我們一起做的,如果臣因而犯下貪瀆之罪,他也逃不掉!」靳成熙的目光移向勇毅侯,就見他繃著一張臉沒出聲,明哲保身。

    勇毅侯始終未發一言,但見皇上看向自己,他也只能開口,「我們三人雖為首輔大臣,但臣是武將,只顧帶兵,不解他們之間的事,還請皇上明察。」

    「的確不關勇毅侯的事。」鎮國公還需要他的軍隊及探子帶來消息,所以絕不會拉他下水。

    「老臣早就猜到睿親王一定會反咬臣,但為了國家、為了皇上,老臣還是決定義無反顧,甚至還要指出替他張羅事情的手下,在這些州省欺壓百姓、賤買土地、強娶民女,這些老臣都可以馬上呈上證據。」

    看了眼站在右手邊的另一名臣子,就見對方將一迭事證交給秦公公,再由秦公公送到皇上面前。

    這些事證、名冊都是他為了保護自己而留下的,但他沒想到會這麼早就用上,他早己安排自己人當證人,不過這樣還不夠,他要一次就讓睿親王再也翻不了身。

    「啟稟皇上,其實睿親王最大的罪行不在這些,而是他私下儲備叛軍力量,忘想起兵叛變,登上皇位!」鎮國公再下重手。

    聞言,靳成熙黑眸倏地一眯,眾臣更是嘩然,紛紛議論起來。

    睿親王又急又慌,怒視著鎮國公,「你你你……你才有異心,想握有皇權!」

    「老臣盡忠為國,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從不曾貪戀皇位。」這話鎮國公可是說得臉不紅、氣不喘。

    餅去,睿親王因是皇親國戚,總是頤指氣使,不似鎮國公圓融,因此得罪了不少人,這回,更沒人敢站在他這一邊。

    「睿親王既然指控鎮國公,那就拿出證據來。」靳成熙冷冷的開了口。

    睿親王臉色蒼白。要是有證據,他早就先咬出鎮國公了,無奈這段日子怎麼查也找不到證據,想不到一切就發生了,令他措手不及,拿不出一點反證來。更可惡的是鎮國公,竟然私下搜集了他貪賄的證據,而他也敗在太過自滿,不曾留下鎮國公與他合作的事證,這下子……

    他看向其他朝臣,曾經與他互通有無的文武官員個個垂低頭,一聲不吭,他以眼神求助,他們竟還視他如瘟疫,不是別開臉就是更低下頭,連一個目光也不敢對上他。

    他冷汗淋灕,抬頭看著靳成熙那張陰鷙的俊顏,陡地軟倒跪在地上,磕頭道︰「臣……知罪,請皇上開恩啊!

    「睿親王被關入天牢了!」

    誠貴妃在後宮得知消息,急匆匆的想找時月紗一起去跟靳成熙求情,卻馬上被夏皇後的人馬給擋了去路。

    「你們干什麼?」她大為光火的問。

    「皇後召見,請娘娘跟我們走一趟。」

    接著,不管她的意願,幾名宮女硬是將她帶到淮秋宮。「你到底要干什麼?」一見到夏皇後,誠貴妃怒道。

    「還不安分啊?你姨丈那把火馬上就要燒到你頭上了,你的氣焰還這麼大。」夏都芳冷冷的看著她道。

    誠貴妃臉色倏地一白,「怎、怎麼說?」

    「待會兒我跟皇上說什麼,你都得認了,不然……」夏都芳走近她,以只有她听得到的聲音道︰「本宮就向皇上說白了,他最愛的蘭貴妃是誰下的毒手。」

    誠貴妃面色一片死灰,頭皮開始發麻了。

    「稟皇後娘娘,皇上過來了。」在一旁的老宮女低聲提醒。

    夏都芳點點頭,冷笑的看著誠貴妃,「你膽子挺大啊,為了你姨丈來找本宮求情,本宮無法答應,你便出言辱罵,還揚言要跟皇上道出許多你姨丈與我爹合謀圖利貪瀆的事,就算刻意栽贓,也要讓我夏家一敗涂地,反正你正受皇上恩寵,皇上一定會听你的話,哼!若真如此,休怪我不顧念姐妹情,將上次你害死——」

    「她害死了誰?」靳成熙震怒的聲音陡然響起。

    這時間點算得可真是剛剛好,夏都芳演技一流,裝作倒抽口氣,怔怔的看著大步走進來的靳成熙。

    他怒氣沖沖的上前,「快回答!」

    夏都芳欲言又止,再看了臉色慘白的誠貴妃一眼,「怪不了本宮了,本宮本想保你的,就如當年一樣,令所有知情者一概閉嘴,保守秘密,但……」

    她的目光回到臉色鐵青的靳成熙身上,「現在本宮不能瞞了。」她娓娓道來,「其實皇上應該有三名兒女的,當年皇上的一名妃子難產,母子均亡,就是誠貴妃不顧御用接生婆的求救,明明母體難產快要斷氣,得速傳太醫,誠貴妃得知後非但不在意,還說了句,「不過是生個孩子,硬要叫得驚天動地,搞得要死要活的,大驚小怪。因為誠貴妃當時堅持不幫忙喚太醫,結果……」說到這里,她嘆氣低頭。

    誠貴妃恨恨的瞪著她。她竟然說出來了?雖然自己原以為她要說蘭貴妃的事,但即便不是,光這件事就足以讓她無力回天了。

    「此事當真?誠貴妃?」靳成熙難以置信的瞪著她。

    「我……我……」她怎麼能承認?但夏皇後已言明給了她一條生路,若是蘭貴妃的事被揭發,她可能馬上就被皇上一掌打死了。

    誠貴妃臉色蒼白的看著靳成熙,又看夏皇後。

    「最毒婦人心」這話果然沒錯,這回她真的栽了。她咬著牙,淚如雨下的跪下認罪,「皇上開恩,是臣妾年輕,誤判情勢,絕非有心致人于死,真的不是……嗚嗚嗚……」

    靳成熙怒不可遏的下令道︰「秦公公,將此女拉出去,從此貶為宮女,不得再出現在朕的面前!

    「是。」秦公公連忙走到她身邊,將她拉了起來,「走吧。」

    「我不要!皇上,原諒我,我真的不是有心的啊……皇上……嗚嗚嗚……」但再多的淚水與叫喚,也喚不回靳成熙鐵一般的決心。

    三大首輔之一的睿親王因貪瀆謀逆,被貶為庶民流放,其外甥女誠貴妃也因故被貶為宮女,落得一家淒涼,這些事在皇城傳得沸沸揚揚,好一陣子才平息下來。入冬了,天氣又涼了幾分,只是尚未見瑞雪飄落。

    這一日清晨,冬陽現,靳成熙站在御花園內,望著金色晨曦灑在琉璃瓦上,目光二梭巡著這晨光下的宮殿、長廊和庭園。好清靜啊,一切都平靜下來了。

    睿親王這次是氣數己盡,勇毅侯則全身而退,至于老謀深算的鎮國公,仍是他的心腹之患,但他知道有些事是急不來的。

    一個細碎的腳步聲響起,光听他就知道來人是時月紗。

    他回身,看著她穿了他特別命人替她裁制的保暖冬衣,綢緞大袖衣外還有純白貂毛制成的背子,衣襟處還瓖嵌了藍鑽,讓她看來美得如夢似幻。

    「這麼早起來?」他將她擁進懷里。

    「哪有成熙起得早。」她笑道。

    「朕睡不著,感覺還是有點不真實。」他笑著搖搖頭,再低頭看著她說︰「這一次,朕能夠成功扳倒睿親王,你居功厥偉,朕打算賜封你為貴妃,你還想要什麼獎賞?朕都給。」

    她深吸口氣,「紗兒不在乎是否成為貴妃,事實上,我早就想到一件事,想請求成熙答應。」

    「你說。」他寵愛的凝睇著她。

    時月紗雙手合十的請求,「誠貴妃既然被貶為宮女了,那慧心公主就由我來帶好嗎?」這是還魂重生後的這段日子以來,她最奢望的一件事啊。

    「你……」他一愣,完全沒想到她會求他這件事。

    她噘起紅唇,「成熙信不過紗兒嗎?」

    他笑著搖頭,「不,雖然很不願意承認,但在處理睿親王這件事上,你的確聰穎沉穩,並非全然天真,性子可柔可剛,與慧心的互動一向也好。」

    「你答應了?」她眼楮熠熠發亮。

    靳成熙點頭,「成。」

    她開心得又叫又笑,「太好了,太好了!成熙萬歲!萬歲!」他被她的快樂感染,臉上盡是笑意,沒想到她竟然又上前主動送上香吻。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她邊說著,邊在他臉上嘖嘖有聲的親吻,開心得不得了。

    「好了,可以了,你亂親一通,都是口水……」他知道她開心,但想不到她會這麼開心。

    「你這些吻都不及格——」他索性將她拉入懷中,親自示範。

    這個深情的吻,終于讓時月紗雀躍到不行的心定了下來。

    她一雙帶著感激的黑白明眸凝望著靳成熙,當中的深情是那麼明顯,渾身散發著幸福的魅力光芒,窩在俊美君王懷里,在這冬日晨光下,此景美得就像一幅畫,但不會永遠這麼幸福的!

    她不會,靳成熙更不會,因為那太不公平了,不公平!另一處高高的閣樓上,一雙黑眸正冷冷的注視這一幕,在心中組咒著。不會太久的,嚴冬將至,暴風雪就要來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時月紗與靳成熙的幸福之路還會有什麼波折呢?她真正的身份是否有撥雲見日的一天?

    請看陽光晴子新月甜檸檬系列721《帝妃二嫁》下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帝妃二嫁(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陽光晴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