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商的鴇兒 尾聲
作者︰簡瓔
    「哎哎哎,怎麼會呢?枉費你還是咱們大錦的第一風流才子,竟然還沒去過那媚香樓?」杜若安不可思議地道。

    「怎麼著?不過就是間妓坊。」宋睦意興闌珊地說。

    打從當日在挽香樓見了那男裝麗人之後,他對別的花娘便再無一絲興趣,扼腕的是,他明明就是在挽香樓邂逅那佳人的,鴇娘蘇姥姥卻說挽香樓沒有那個姑娘,他猶不死心,畫了畫像,派人在汴梁城里尋訪,卻也是一無所獲,那姑娘像憑空消失了一般,令他無法釋懷。

    「雖然也是妓坊,但和別處硬是不同,那里的花娘怎麼說呢?」杜若安神往地道︰「那里的花娘好似特別知道咱爺們的心,不像別處的花娘只是一徑地耍心機和要賞錢,還有那鴇娘,真是豐姿俊逸、光彩照人,淺妝淡粉便如月下玉樹,若不是她賣藝不賣身,我不知道多想一親芳澤。」

    「是嗎?」宋睦依然提不起興趣。

    自從見了那男裝麗人,他已是萬花不入眼了,不管好友說得再怎麼天花亂墜,他也毫不心動。

    「難道你還信不過我?我杜若安可是眠花宿柳的祖師爺啊!我看人的眼光你信不過嗎?信不過嗎?」杜若安激動地揮舞著折扇。

    宋睦深知好友杜若安的毛病,若不隨他走一遭媚香樓,杜若安是不會死心的,定會日日來煩他,直到他點頭為止。

    于是當夜,他便與杜若安來到這近日在汴梁城引發話題的媚香樓。

    媚香樓坐落在那垂柳如煙、畫舫繽紛的金沙河畔,杜若安熟門熟路地走進去,宋睦跟在他身後,就落個一兩步,眼眸左顧右盼著廳堂布置,倒是有幾分雅致意境,不落俗套……

    「杜公子來了!」鴇娘迎了出來,梳了個墮馬髻,簪著銀步搖,身上是紫白相間的衣裳,寬袍長擺搖曳生姿。

    杜若安手肘撞撞宋睦。「如何?不一般嗎?」

    還能如何不一般?宋睦百無聊賴地轉眸,瞥了那鴇娘一眼,頓時像遭了雷擊般,直愣愣地呆住了。

    杜若安很滿意宋睦那驚艷的反應,他就說嘛,他可是眠花宿柳的祖師爺,他的眼光還會有錯嗎?

    宋睦呆呆的凝視著那鴇娘。

    她那黑不見底的明眸……

    「杜公子還帶人來了,不知這位公子是?」琴羽杉嫣然一笑,秀麗明亮的雙眸便看著宋睦。

    宋睦頓時魂都飛了。

    她那一笑,真是俊美動人,真真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啊!正是他此生尋尋覓覓在找的真愛!

    「杉娘你可是有眼不識泰山了。」杜若安折扇朝宋睦一指,與有榮焉地道︰「這位乃是睦親王也。」

    睦親王?琴羽杉有些訝異。

    皇帝的兄弟才能為親王,她听聞當今皇上已年過半百,眼前這人絕不會是皇上的兄長,那麼,他是皇上的弟弟、宋馭風的叔叔嘍?

    怎麼彷佛與宋馭風年齡相彷,模樣更似個文人公子,還一臉天然呆,哪里有半點親王的派頭了?

    不過,開門做生意,自然是沒挑客人的道理,她盈盈一笑。「原來是睦王爺,當真是儀表堂堂、俊雅非凡,小女子這廂有禮了。」

    宋睦心急火燎地看著她。「姑娘貴姓?」

    琴羽杉一笑。「小女子姓琴,彈琴的琴。」

    宋睦為之陶醉。「果然般配,連姓氏也如此脫俗,淪落風塵肯定是不得已,肯定有無法啟齒的苦衷,本王為你贖身吧!」

    琴羽杉著實愣住了。「啊?」

    「是不是太歡喜了?無法相信是真的?」宋睦微微一笑。「本王適才是說,本王為你贖身!」

    琴羽杉陪笑道︰「王爺實在太客氣了,犯不著如此,兩位來捧場,小女子已經很滿足了……」

    杜若望也拉他衣袖。「是啊,你干麼這樣?這樣會嚇到人家姑娘……」跟著在宋睦耳邊飛快地說︰「你堂堂一個親王幫一個鴇娘贖身,皇上知道了會打死我,你這是想害我嗎?」

    宋睦雖是王爺,但他們自兒時便一起讀書一起玩樂,相交超過十五年,早熟不拘禮。

    宋睦竟是理也不理他,只認真的看著琴羽杉,痴痴地告白,「實話告訴姑娘也無妨,本王當日曾與姑娘在挽香樓有一面之緣,自此對姑娘念念不忘,姑娘芳蹤卻是遍尋不獲,不想今日卻在這里見到姑娘,定是老天听見本王的心聲了,特讓本王來此與姑娘相會,本王絕對不會再錯過了。」

    琴羽杉傻眼的看著他,眼里寫著這家伙是吃錯什麼藥了?

    心里腹誹著,唇片微笑般一揚,說道︰「多謝王爺抬愛,不過小女子並不想離開媚香樓,只要王爺多帶些王公貴人過來捧場,小女子便感激不已。」

    宋睦听不下這些,他認定了眼前的佳人一定是受妓坊脅迫才在這里賣笑,自己一定要救她離開這水深火熱的地獄!

    他面色一凜,已不似之前的痴傻模樣,倒有幾分氣勢。「暗衛何在?」

    就見十名高手忍者似的出現在宋睦四周,這是疼愛他的錦鈺帝在他身邊布下的暗衛,錦鈺帝就只有他這麼一個同胞親弟,兩人相差了二十歲,宋睦是當今太後生下的,老來得子也是太後、太上皇恩愛的證明。

    琴羽杉見了暗衛,臉色終于一變。「你們要做什麼?」

    杜若安也急得滿頭大汗,猛拉宋睦衣袖。「不……不成啊……你不要這麼沖動,皇上真會掐死我你信不信………」

    宋睦毫不動搖,他朝暗衛下令,「把她帶走!」

    這是大錦國睦親王宋睦生平第一次仗勢欺人、強搶民女。

    琴羽杉被綁走了,花娘們亂成一團,她們忙將此事稟告在賬房看帳的彩娘,彩娘這才驚覺茲事體大,連忙招來紫煙。

    「快!快將事情通知曲姑娘,便說咱們少夫人被那啥睦親王的綁走了!」

    挽香樓與媚香樓同在金沙河畔,因此紫煙也不坐轎不乘車了,干脆一口氣跑了過去!她與這里的姊姊妹妹早已混得老熟,便直接跟蘇姥姥說要見曲迎瑤。

    蘇姥姥見她面色凝重,又不肯說是何事,她極會看眼色,知道能叫這個平時在彩當家身邊穩重的大丫鬟如此驚慌失措,事情一定不一般,便直接帶了她上二樓雅間,心想雅間里的反正都是自己人……

    「姑娘在里面,也沒外人,你快進去吧!」

    紫煙闖了進去,卻見自家爺和太子殿下都在席上,登時愣得說不出話來。

    老天啊!什麼沒外人?這是個什麼事呀?為何這兩位也在?蘇姥姥怎麼也不事先說一聲,那她還可以請蘇姥姥把曲姑娘悄悄叫出來,現在叫她怎麼辦?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少夫人等著人去救命呢!

    「怎麼過來了?是不是彩姊姊有事找我?」曲迎瑤見紫煙忽然推門進來也嚇了一跳,不過她不愧是見慣了各式場面的人,馬上恢復笑容,也馬上知道一定是「那一位」有事找她,若是彩娘有事找她,絕不會如此唐突又如此風風火火的。

    是的,她也知道琴羽杉偷偷在媚香樓當鴇娘,同為女人,同為胸襟不凡的女人,她很了解琴羽杉骨子里流的就不是安靜的血,她天生便是做生意的料,當初她產下傲兒、雙兒後大發豪語要「金盆洗手」、要「相夫教子」,她便打賭不可能,如今,不過一年時間,哥兒姐兒還在學走路,她便技癢了,奈何那鳳爺哪里是肯讓妻子拋頭露面之人?

    于是,山不轉路轉,她便暗著偷偷來。

    于是,夜路走多了總會撞到鬼……

    紫煙偷覷著鳳取月,緊張得手腳都不知道要放哪里了,吞吞吐吐地對曲迎瑤說道︰「姑娘能不能跟奴婢出去……」

    鳳取月什麼人?兩眼就瞧出有問題,那問題若不跟自己有關,紫煙也不會如此模樣。

    他眼眸緩緩一眯,也不看紫煙,只淡淡地道︰「在這里說。」

    曲迎瑤忙對紫煙使個眼色。

    你家爺看出來了,不要想隱瞞,就老實說吧!老實說的下場谷抵死隱瞞的下場好啊!

    紫煙權衡之下,自己是無法瞞過自家爺那雙利眼的,而少夫人還等著人去救命呢,可沒時間讓她耽擱了,便低著頭,垂著眼,硬著頭皮道︰「那個——彩主子讓奴婢跟姑娘說,我們少夫人被那啥的睦親王綁走了。」

    「什麼?」宋馭風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是說睦親王嗎?皇叔嗎?他為何要綁走少夫人?又是在哪里綁走少夫人的?」

    此時,鳳取月心里已經一片明鏡,他還不了解他的娘子嗎?她又在給他搞叛逆了,而且還叛很大!

    他起身看著宋馭風。「恐怕要勞煩殿下帶鳳某走一趟睦親王府了。」

    琴羽杉看著自己身上的大紅嫁衣和「新房」,還有桌上點的那喜燭,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那睦親王看著人模人樣,原來是個瘋子!稈她綁來了之後,便讓丫鬟給她換上嫁衣,還火速布置出了貼滿囍字的新房,說要與她成親,要封她為睦親王妃,要生米煮成熟飯才不會被他的皇帝哥哥阻止。

    是啊,皇帝當然會阻止了,不只因為她是鴇娘,更因為她是人妻啊!

    「娘子!」宋睦身著吉服進來了,他已二十七歲,平常喜愛在風月場所吟風弄月,展現他的才氣和浪漫,但至今連個通房小妾都沒有,執意親王妃一定要是他的「真愛」,幾次錦鈺帝要給他指婚都讓他給拒絕了。

    「請王爺自重,我不是你娘子,不要亂叫。」琴羽杉沒好氣地說。

    他把她綁來這里,等于斷送了她的鴇娘之路,叫她怎能不氣惱?

    打從她相夫教子之後,她才知道自己不是那塊料,她是出的了廳堂,但入不了廚房,每天面對兩個要哄要抱的小娃娃,雖是自己生的,但真是了無生趣。

    丙然,前世就對孩子無感的她,這一世也一樣,她沒有為孩子犧牲奉獻的精神,她覺得看帳比看孩子有趣多了。

    可是話已經說出去了,她要相夫教子,她要做賢妻良母,只要能相夫教子,她就滿足了,又怎麼能收回自己一時的感性呢?

    再說了,有了孩子之後,鳳取月也希望她「金盆洗手」,考慮到將來孩子對她的觀感,不要再出入妓坊了。

    于是,明著不能來,她便暗著來。

    正所謂最危險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她家爺應該萬萬沒想到她會陽奉陰違,會在自家的媚香樓張起了艷幟,重操舊業,再當鴇娘!

    原本一切都很妥當,但眼前這個二愣子親王卻破壞了一切,他這麼將她綁走,彩娘一定會去向曲迎瑤討救兵,曲迎瑤是不可能進得了親王府的,勢必要請求太子殿下的幫助,當太子殿下知道她是在媚香樓里被綁走的,她還能再繼續當鴇娘嗎?不能!

    太子殿下和鳳取月可是知己摯交,自己這鴇娘身份會令鳳取月徹底沒臉……

    「娘子生氣了?」宋睦痴痴的看著坐在喜床上的她,感到心滿意足。「娘子竟是生氣也這般好看。」

    琴羽杉好想拿枕頭丟他。

    「王爺!」小錄子在外間叫,他是宋睦的貼身小廝。

    「何事?」宋睦語氣略有不耐。

    「那個……太子殿下來了……」

    宋睦一愣。「馭兒來了?都這麼晚了,他來做什麼?」

    「太子殿子說要跟王爺要一個人……」小錄子眼珠轉啊轉的。「便是要您適才帶回來的‘親王妃’。」

    「為何?」宋睦一陣錯愕,愣了片刻,忽然像想到什麼似的,失聲指著琴羽杉,「莫非姑娘與馭兒……」

    他是知道馭兒與挽香樓的曲迎瑤過從甚密,但沒想到馭兒竟連他眼前這琴姑娘也染指了……

    「不是的,王爺,不是您想的那樣。」小錄子深知主子想到哪里去了,趕忙澄清。

    宋睦皺眉。「不是?那是如何?為何要來向本王要琴姑娘?」

    小錄子恭敬道︰「是琴姑娘的夫君來了。」

    琴羽杉霍地起身。「相公來了!怎麼辦?我要躲哪里……」

    宋睦驚疑不定的瞪著她。「你你你——你已經是婦人了嗎?為為為——為何沒有告訴本王?」

    琴羽杉杏眼不客氣的瞪過去。「你又沒問!」如果不是看在他是親王的分上,她已經踢他一腳了。

    就在兩人你瞪我、我瞪你時,外頭響起了宋馭風的聲音,「皇叔,佷兒進去了。」

    兩個人也不知怎麼地,咻地下意識就站靠在一起,面對著外面,標準的「受審」動作。

    宋馭風推門而入,後面是鳳取月。

    「這……」這下連宋馭風也辭窮了。

    兩人穿著吉服嫁衣連袂站在一塊兒,後頭是喜床,桌上是紅燭,到處都貼了紅雙喜,端的是喜氣洋洋。

    但是,有人很不高興……

    鳳取月知道眼前的人是睦親王,也不見禮,他薄唇緊抿,那郁怒的俊容,令宋睦心里毛毛地。

    宋馭風引薦道︰「皇叔,這位是鳳凰商會的鳳大當家。」

    宋睦訝異,心里咯 了一下,嘴里便無意義的哦了一聲。

    原來這便是他皇兄近日冊封的第一皇商鳳取月!

    在大錦國,身份最尊貴的是商人,其次是武人,最無用的是文人書生,他皇兄以商治國,常說商人對國家貢獻最大,商業貿易繁榮,等同國家經濟繁榮,人民在安定的經濟之下才能富足生活。

    也因此,那來自流亡國大蕭的巨商深受他皇兄的禮遇,又貌似相談甚歡,許多治國理念不謀而合,他皇兄還很是安慰地說過,將來馭兒登基之後,有鳳取月這等聰明絕頂的皇商來輔佐,他可以放心和他皇嫂去游山玩水了,顯然他皇兄是極為看重鳳取月的……

    停——

    那自己現在是做了什麼?

    搶了那鳳取月的妻子嗎?

    他嚇得踉蹌了一下,登時臉色慘白了。

    「小七媳婦!」夜已深沉,鳳取月一進莊子便一連迭聲的喊,桃雨忙忙奔了出來,她才在哄傲哥兒、雙姐兒睡覺呢,爺這麼大聲是想嚇誰?

    她連忙叫小丫鬟看著孩子,自己奔了出去。「爺有何吩咐?」

    鳳取月頭也不回,往抄手回廊走。「幫少夫人收拾包袱!」

    「啊?」桃雨看著主子背影,一頭霧水。「為何這麼晚了要幫少夫人收拾包袱,兩位是要去哪兒嗎?哥兒姐兒的要不要收拾?」

    鳳取月沒回頭,丟下一句,「就收拾少夫人一個人的包袱,少夫人要嫁人!」

    桃雨愣住。「啊?」這是在耍什麼花槍啊?

    後腳進來的琴羽杉就听到這句,她尷尬的一笑,對桃雨使個眼色,叫她回去照顧孩子,自己則步履匆匆追上夫君。

    桃雨看著主子身上那不倫不類的大紅嫁衣,雖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但看她家爺氣到俊容緊繃,想來應該是東窗事發了。

    看吧!當初主子說要去媚香樓當鴇娘,說什麼玩票性質,爺絕對不會想到等等,她跟桂姨、竹韻死活地勸,她就是不听,被逮住了吧!

    「相公說什麼呢?妾身都嫁給相公了,還怎麼嫁人?」琴羽杉死皮賴臉地拽著鳳取月的臂膀,不管不顧地整個人掛上去。

    「不想听。」某人臉色臭得很,一徑的走。

    他冷若冰霜,她就沒轍了嗎?

    才不!

    她誰啊?她可是狐商的鴇兒妻,有的是狐媚手段。

    她忽然由身後摟住鳳取月的腰,將臉頰貼在他結實的背上,柔柔地道︰「妾身今兒穿了‘那件衣服’呢,相公想不想看?」

    雖然在氣頭上,但她玉手那麼一摟,鳳取月便差點沉醉,何況她還提到了「那件衣服」。

    她那產後益加豐滿的酥胸在「那件衣服」里不知是如何風景……好吧,他承認他一直以來都迷戀妻子的身子,尤其是今夜,想到竟有別的男人企圖想染指她,他便益加的想要佔有她,確認她是他的女人!

    他轉身抱起妻子,大步往寢房走去,嘴里警告道︰「再有下一次,絕不饒你!」

    琴羽杉忙摟住丈夫頸子。「不敢了,絕對沒有下一次。」

    想不到「那件衣服」那麼好用啊!

    「那件衣服」是她畫了現代集中托高的內衣圖案,請一位高明的繡娘縫制的,第一次穿上時,他一夜要了她三次。

    鳳取月抱著妻子,踢開寢房的門,而一個想法在琴羽杉腦中成形了……她要讓她旗下所有花娘都穿上那件衣服!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狐商的鴇兒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簡瓔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