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食美味妻(上) 第10章(2)
作者︰莫顏
    「等等,你說我的男人?你指的是誰?」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懷疑這是一場誤會,元鈞豪說的男人不會是鐘振東吧,說不定指的是其他男人……

    「就是那個自稱是你老公的男人呀。」

    「你騙人,我不相信。」

    「我知道你不信,但是心憐,一開始是我對不起你,如果壞事是我做的,我就向你承認,若不是我做的,我也絕不讓人冤枉,之後的恐嚇威脅,都是他逼我說的,我猜他這麼做,是為了要逼你向他求救,因為若是我,我也會這麼做。心憐,這件事我可以用性命發誓,如果我騙你,就讓我被車撞死!」

    元鈞豪說得斬釘截鐵,發起誓來毫不猶豫,唐心憐就算不相信他,但她卻知道,元鈞豪是個自私的人,絕不敢用自己的命來發誓,除非那是真的。

    她呆呆地望著跪在地上的男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鐘振東居然有能力把跆拳道三段的他給打斷手腳?

    如果元鈞豪沒有說謊,那麼,說謊的便是——

    她不敢再想下去,因為元鈞豪說對了一件事,她的確是因為受不了元鈞豪的恐嚇電話,才向鐘振東求救的,而元鈞豪卻說,他後來打的恐嚇電話是被鐘振東逼的。

    想到這里,她感到一股冷寒從腳底竄上來,又想到離職的警衛,以及驚恐的張姓男子……

    難道自己又看走了眼,惹上什麼不該惹的人?

    那麼溫柔的鐘振東,卻能夠把元鈞豪打成重傷,這不表示他比元鈞豪更厲害?

    難道他在自己面前,一直在演戲?

    她是奔跑著離開公園的,元鈞豪求救的表情令她心驚膽跳,如果連元鈞豪這樣的流氓都怕成這個樣子,那麼她一個弱女子怎能不害怕?

    她祈求是自己猜錯了,希望這一切都是誤會。

    一個元鈞豪已經讓她受夠了,她無法再承受身邊有另一個雙面人。

    當她一個人失神害怕時,有人無聲的接近她,一把將她攬入懷中。

    「我的小缸兔,在想什麼?」

    耳邊熟悉的磁性嗓音,是鐘振東慣有的甜言蜜語。

    唐心憐全身僵硬,這時候她最不願見到的,就是鐘振東,因為她還沒做好心理準備見到他,她怕自己的異樣被他察覺。

    「怎麼了?怎麼一臉驚恐的樣子?」

    「有……有嗎?」

    「你在發抖?手這麼冰,笑得也很勉強,看起來就像個嚇壞的小可憐一樣,來,跟我說,你在怕什麼?」

    他皺緊眉頭,把她抱得更牢,緊貼著自己的胸膛。

    這個懷抱對現在的唐心憐來說,無疑是個可怕的陷阱,但是她告訴自己不能慌亂,要鎮定,即使她實在怕極了,可是為了兒子,她必須堅強。

    她突然靈機一動,既然瞞不過他,不如順著他的話。

    「對……我害怕……我本來不想讓你擔心的……」

    「傻瓜,我說了會保護你,告訴我,你在怕什麼?」

    大概是踫上的壞男人多了,所以也讓她練就出一套應對的能力。

    「剛才在回來的路上,我親眼目睹了一場車禍……」

    鐘振東听了一楞,繼而失笑。

    她氣呼呼地道︰「別笑,真的很可怕,那人流了好多血。」

    「好好好,我知道很可怕,我可憐無辜的小功貝。」

    看樣子是瞞過去了,她心下暗暗慶幸。

    「我沒事,只是那畫面太讓人震撼,我最怕血了。」

    「誰教你沒讓司機送你出門,我不是說了,以後你出門,就讓司機送你嗎?」

    唐心憐心中一驚,他連她沒坐司機的車都知道,難不成司機是他的眼線,把她每日的行蹤都報告給他知曉?

    「我以後不敢了,會听話讓司機接送。」

    「這樣才乖。對了,你今天去了哪里?」

    她心下一動,決定測試他。

    「我回以前的公寓。」

    「回去做什麼?」

    「房東太太說你忘了東西,所以我去幫你拿。」當她說這話時,都是低著頭的,以防讓他看出不對勁。

    「何必那麼麻煩跑這一趟,是什麼東西?」

    她從袋子里拿出那副眼鏡,卻留下了耳機沒給他。「喏,這副眼鏡是不是你的?我從來沒看你戴過,還在想會不會是弄錯了?」

    鐘振東看到這副眼鏡,挑了下眉頭,想起什麼,很自然地拿過來,笑道︰「沒錯,是我的。」

    唐心憐依然低著頭,心中卻因這句話而深受震撼。

    他說是他的!他沒否認!這明明是另外那個男人留下的,他卻說是他的,這表示是他叫別人把監視器放在公寓里……他在監視她?

    「只有這副眼鏡嗎?還有沒有其他的?」

    「沒有了……我好累,我想去休息。」

    鐘振東心想,那個收音耳機大概是掉了,也不在意。

    「我的小功貝今天受驚了,乖,讓我好好疼愛一下。」

    他所謂的疼愛,便是親吻她,但是她現在根本無法接受他,她現在成功瞞住他,沒讓他看出異狀,不代表可以一直瞞下去,一旦被他看出什麼,她肯定逃不了,因此她趕忙把臉埋入他胸膛里。

    「我想喝豆腐蛋花湯,你幫我煮好不好?」

    她的請求帶著難得的撒嬌,令鐘振東目光一亮。

    打從小缸兔跟了他,從沒見她對他撒嬌過,很多事,都是他在哄誘拐騙之下,主動幫她做的,例如搬家、讓小鬼頭轉學。

    就算兩人有了親密關系,她還是沒變,很多事都只想靠自己,難道她以為他不知道她在偷偷找工作嗎?

    她開始撒嬌,代表她有了依賴心,他當然不會拒絕,而且煮蛋花湯是很簡單的事,對他這個廚藝不通的人來說,也不算難,所以他應允了。

    趁著他去廚房準備煮湯的食材時,她乘機脫離他的懷抱,去浴室洗了把臉,做了個深呼吸,又拚命給自己做心理建設,絕對不能被他看出什麼。

    鐘振東煮好了湯,她便乖順的坐在飯廳里,捧著碗,低頭慢慢喝著,幸好鐘振東見她臉色不好,也當她是因為看到車禍受驚影響所致。

    鐘振東寵溺地摟著她,嘆氣道︰「唉,你這麼膽小,接下來我不在的幾天,你一個人怎麼辦?」

    听他這話,似乎是要出遠門?這令她心中狂喜,更加小心地低著頭。

    「親眼看到死人,不受驚才怪……我好累,想休息了,說不定睡一覺,精神就好了。」

    因為她一直表現得很沒精神,而且一副極需休息的樣子,鐘振東也就打消了想吃她的念頭,沒再對她動手動腳,這讓她慶幸逃過一劫,而後,他果然真有出國的打算,他告訴她,明天他就得搭飛機出發。

    她把臉埋在他胸膛里,掩蓋欣喜,告訴他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讓她擔心。

    這番柔聲細語果然對他很受用,到了晚上,她故意粘著兒子,只要她和兒子睡在一起,鐘振東就不會踫她。

    幸好,他沒有阻止她,只是用著可憐兮兮的表情對著她。

    「我明天一早的飛機,你不陪老公一起睡?」

    她不敢拒絕,只好假裝開心地道︰「那我們三人一起睡,我們母子一塊兒陪你。」

    如她預料,這麼建議之後,他果然興趣缺缺,最後她得到喘息的一夜,但這個晚上她睡不著,腦子里想的全是逃跑的計劃。

    好不容易捱到隔天,她故作依依不舍的樣子,直到把鐘振東送出門後,她仍必須假裝一切如常,因為她不知道屋內有沒有監視攝影機,為了以防萬一,她必須謹慎再謹慎,小心再小心。

    她甚至懷疑那司機是鐘振東留下來監視她的人,所以她照常坐司機的車送兒子去上學,照常讓司機送她去買菜。

    到了星期六,她幫兒子準備了簡單的行李,請司機載他們去兒子的同學家,說和對方家長約好,要一起去參加兩天一夜的郊游,請司機禮拜一再來接她和兒子。

    司機不疑有他,看著他們上了樓,才開車駛離。

    一等司機離開,唐心憐立即帶著兒子叫了計程車直奔機場,買了機票,坐上飛機逃去美國——

    ——未完,待續,請看采花1260《獵食美味妻》下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獵食美味妻(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莫顏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