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禮國舅爺 尾聲
作者︰井上青
    半年後--

    平茉蝶一路嘟著嘴進丞相府,知道外孫女要來,早在廳內殷切期盼的王丞相夫妻倆見狀忍不住笑問。「茉蝶,怎嘟著張嘴,誰欺負你了?」

    「外婆,還能有誰,全天下有膽子欺負丞相外孫女的,就只有邊承歡一人。」

    平茉蝶撅嘴,轉向坐在一旁的王丞相撒嬌,「外公,你給皇上說去,要他別老是讓承歡哥離家出走。」

    「你這孩子……」王丞相啼笑皆非,「承歡他是替皇上去辦正事,什麼離家出走。」

    前一任欽差大臣告老返鄉,皇上遂命邊承歡為新任的欽差大臣,只要他一出遠門,平茉蝶就老說他是「離家出走」。

    「茉蝶,你是不是不樂意回來陪外公外婆?」王夫人徉裝傷心問。這孩子貼心的很,只要承歡出遠門,她就回丞相府住幾天陪他們二老,有茉蝶這可愛的孩子在,丞相府這半年來可熱鬧不少。

    「我怎會不樂意,我樂意的很。」說著,她嘴角卻垮下,「可我想承歡哥他更樂意這一回的離家出走。」

    「為何?」王夫人一臉不解。也是,前幾回承歡不在,茉蝶也沒像今日這般嘴都快噘上天了。

    「我听說他要去的那地方美女如雲,在街上走三步就能遇到一個美人,你說他能不樂嗎?」

    王夫人了然笑道。「原來茉蝶是在擔心……」

    二老相視一笑,王丞相替外孫女婿做保證,「承歡有你他就知足了,不會貪戀其他女人。」

    「我就怕他樂不思蝶。」

    一句話又讓王丞相夫婦笑開懷。

    二老的目光隨她流轉,兩人總私下驚嘆,怎麼同樣的一張臉,女兒飛燕是經聲細語,溫柔婉約,可這外孫女就大不同,古靈精怪,話多得像只小麻雀,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毫無忌禪,可也因此更添可愛。

    「外公,你手上的疤好了嗎?」前一刻才在生離家出走那人的氣,一眨眼,她轉而關心外公的手。

    「你外公不听話,他不搽玉露膏。」王夫人逮著機會跟外孫女告狀。

    「外公是個大男人,搽什麼玉露膏。我外孫女說我可是天定皇朝第一大英雄,我得將這疤留若當見證。」自從外孫女回到身邊,向來嚴肅不荀言笑的王丞相也學會說笑了。

    「瞧你外公你給他封天定皇朝第一大英雄這封號,他樂得呢。」

    「外公當之無愧,有哪個人敢空手入白刃的,尤其外公年歲已大,更顯英勇。」外公這一項英勇事跡,硬把承歡哥從她心目中第一英勇擠到第二位去,為此他還抗議過呢,他說當時他一心急著救她,才沒機會去抓沈祥雲。

    而那沈祥雲最後被砍頭了,假冒的王初雲也被流放,他們的生活終于平定下來。

    「你呀,就這張嘴甜,哄得你外公開心不已。」王夫人內心充滿感激,「也是平家夫人教得好,又疼你愛你,寵出你這個甜寶。」

    靶念平家養育茉蝶的恩情,她和丈夫並未堅持要茉蝶更改姓名,只要她開心就好。女兒和女婿的骨灰已遷回下葬,失去女兒,讓他們更珍惜茉蝶這個外孫女。

    平茉蝶甜甜一笑,突又想起離家出走的人,氣道。「外公,等你想告老時,就把丞相的位置讓給我,承歡哥他現在是欽差大臣,我可不能輸給他,我要當天定皇朝第一位女丞相。」

    外孫女豪氣干雲的口吻把二老嚇出一身冷汗。

    王丞相有點招架不住的哄道︰「茉蝶,丞相之位不是外公想讓就能讓的,得要皇上認定有才能,能輔助他治國的人方能當丞相。」

    平茉蝶眉心微蹙,「我不想治國,我只想治承歡哥。」

    這話又把二老惹得發噱。

    「茉蝶,你想治承歡不難。」

    王夫人話一出,王丞相緊張的啐了聲,他低聲道︰「別亂教茉蝶。」

    「外婆,你快說,有什麼辦法可治承歡哥?」雖然承歡哥對她忠心不二,可誰知道他離家出走時有沒有偷看別的女人。

    有外孫女在,王夫人可不怕丈夫。

    「這法子簡單得很,你只要生個孩子,承歡是孩子的爹,你是孩子的娘,你們不平起平坐一樣大了。」

    平茉蝶想了想,眼楮發亮,「外婆,你真聰明,這法子真好。」

    王夫人和王丞相相視偷笑,見平茉蝶連連點頭,王夫人也感到寬慰,她親手縫了三天三夜的那件衣領繡著「王」字的小衣服,應該再過不久就能派上用場了。

    夜里,平茉蝶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丞相府的床雖然又舒適又大,可沒承歡哥陪她一起睡,她一個人覺得好孤單。

    他奉命出差,雖她嘴里嘟囔著那兒美女如雲,他會樂而忘返,可她內心其實更擔心他的安危,萬一他受傷甚至丟了命,那她要上哪兒再找這麼疼她的好丈夫?

    「這麼晚了還不睡,在想誰呢?」

    門突地被推開,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她又驚又喜地彈坐起,見他回來,萬分驚喜地跳下床,飛奔撲向他。

    「承歡哥,你怎麼回來了,我不是在作夢吧?」她開心地整個人勤在他身上。

    「你都還沒睡,怎會作夢。」

    他用力吻了她一下,她卻突然推開他。

    「你不是去那個走三步就能遇到一個美女的地方,怎麼舍得回來?」她負氣的徑自躺回床上,不理他。

    「還在生我的氣?」他坐上床摟她,昨日他隨口形容皇上要派他去的地方,說完後她就默不作聲,生起悶氣。

    「我哪有在生氣,我睡了。」她拉高被子,蒙住頭。

    邊承歡輕笑,慨嘆,「枉我甘冒被皇上責罰的危險,對平家人一片用心,我的妻子居然對我不理不睬。」

    平茉蝶拉下被子,瞪著圓眸問︰「你做了什麼事,皇上要責罰你?」听到丈夫會被責罰可擔心了。

    「因為我的妻子老惦念著她七哥還未娶妻,我就想難得有這麼一個在街上走三步就能遇到一個美女的好地方,就讓給我七舅子去,說不準他能在那兒挑中一個媳婦。可我妻子似乎不是很高興我這麼做。」邊承歡兩手環胸,板起臉。

    「我看我還是趕緊去把我的七舅子追回來,自己去好了。」

    這回皇上派他去辦差,其實也無大事,就是替皇上四處巡視一下,可茉蝶似乎不太高興他去美女如雲之處,加上他也不是那麼想去,巡視這種無聊事總是不如拔地軍的任務那般刺激,于是他就自己封平七海為貼身侍衛,命他代替自己去巡視。

    平茉蝶急拉住想下床的他,「既然你已讓七哥去那就好了。」倘若七哥這趟去辦差真能娶個媳婦,那就再好不過,但若換作是他去挑了個妾回來,那可就不好了!

    「好了?我這樣安排,你不會不高興?」他故意問。

    她輕搖頭,「這樣很好。」

    「很好?唉,我妻子很不愛我,放任我可能被皇上責罵,她一點都不擔心。」

    「誰說我不擔心,我這就去請外公向皇上說情。」

    她急忙想下床,卻被他一把按住。

    他失笑,「我跟你說笑的。你七哥現在是我這個欽差大臣出巡時的貼身護衛,他先幫我去巡視,合情合理,皇上怎會怪罪。再說這麼晚了,外公外婆都已睡下,你還要吵他們?」他就是怕吵醒他們,才要宋總管別通報,自己直接進來。

    她搖頭。

    他溫柔一笑,「那我們也睡吧。」

    她輕聲抗議,「我說了,丞相府是我的地盤,在這兒,我說了算。」

    「好吧。」他苦笑,她的地盤可真不少,平家、布莊和丞相府都是她的地盤。

    她想了下,沒其他詞,「我們睡吧!」

    邊承歡嘆笑著,說的不都一樣,可她的地盤就是得由她發號施令就是。

    兩人躺下窩在被中,她突然笑出聲。

    「什麼事這麼好笑?」

    「沒什麼,今天外婆給我想了個能治你的方法。」沒心眼的她直言道。

    「治我?什麼好法子,說來听听。」

    她考慮了下,還是坦白告訴他和外婆的對話。

    「外婆果然不愧是丞相夫人,這麼厲害的辦法她竟然想得出來!」他一副害怕又敬佩的模樣。

    「那可不,她可是我外婆。」

    「好吧,那你打算怎麼執行?」他露出不反抗,一副全力配合到底的順從樣。

    「當然是趕緊生個孩子。」

    見她躺著沒動靜,他點點她的肩,「夫人,容我稟告一件事,我們這樣平躺死睡是生不了孩子的,一定要有一番作為才行。」

    她愣了下,見他拋來暖昧眼神,了然頓悟,羞道。「那、那我們就先別睡……你、你想過來就來吧。」

    「不。」他搖頭,「夫人,你忘了這里是丞相府,不是國舅府,這是你的地盤,我可不敢在你的地盤上撒野。」

    「對呢。」她一時忘了丞相府是她的地盤,在這兒她是孫小姐,他是孫姑爺。

    「那……我過去嘍。」

    他點頭,閉著眼,等著她過來。

    她輕輕撫摸他的臉,他突地低喊,「非禮。」

    她緊張的悟住他的嘴,「別出聲,會、會讓人听見的。」她雖然大刺刺天不怕地不怕,可唯一害羞的就是閨房里的事。

    「我忍不住。」他憋笑,徉裝無辜樣。

    「忍忍嘛。」

    他抿嘴,點頭。

    她伸手欲脫他的衣服,他又喊,「非禮。」

    摸他胸、摸他肚,他「非禮」個沒完沒了,瞥見他嘴角偷偷揚起的笑意,知道他是故意的,她氣得跨坐趴上他的身,吻住他的嘴,這下她倒要看他怎麼再喊「非禮」。

    丙然,他不喊了,換他摸她背,摸她臉,吻得熱情投入,摸個沒完沒了……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非禮國舅爺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井上青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