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酒樓 《吉祥酒樓》之番外篇〈兩小有猜〉
作者︰宋雨桐
    偌大的院子里,一個九歲男娃和一個六歲女娃,前者正在念書,後者則在挖土,挖土的女娃,胖胖的小手還不太會使力,每次被她挖起的土都會飛得半天高,這次干脆直接撒在男娃的書冊上,還潑了男娃一臉。

    只見男娃慢條斯理的把書冊上的土給撥干淨,再起身清理身上及臉上的土,一句話也沒吭。

    女娃拿著鏟子抬頭眯眼看著他,薄埂的唇很好看,眯著眼的小臉也很漂亮,活脫脫是個美人胚子,但,她的脾氣顯然和她的古典美相貌不太搭——

    「喂,閻爵,你可以罵我啊。我是故意的呢。」其實她不是故意的,但不知為何就是想這麼說,看看他究竟會不會生氣。

    閻爵輕瞄了她一眼。「我爹說,男人不可以對女人生氣。」

    女娃笑了笑。「可我媽咪說,這世界上男女平等,是非對錯和是男是女無關,女人也可以當家作主,男人也可以在家帶孩子,只要兩個人能夠一起幸福快樂過日子就好,所以,你可以對我生氣。」

    說起她家的媽咪啊,啊,這里的人都說要叫娘,可她愛叫她媽咪,因為媽咪也喜歡她這麼叫她,她,自然就這麼叫了。

    她家媽咪很不一樣,知道很多很多大家都不知道的事,常常抱著她,介紹很多現在都沒有的東西,譬如說車子啦、高樓大廈啦、可以用手一按就把便便沖干淨的漂亮茅房啦,真是帥呆了。

    「我不想生氣。」閻爵淡道。

    「為什麼?」

    閻爵又看了她一眼,才緩道︰「因為你娘說,打是情罵是愛,我不想愛你,所以不想氣你打你罵你,這樣,你爹就不會一直要我娶你了。」

    什麼……

    女娃氣得把鏟子一把丟下,飛撲進他懷里,不,這樣還不止,她干脆直接跳坐到他身上去,兩只小胖手抓著他的衣領——

    「我哪里不好了?你說!」

    閻爵冷冷的睨著她,俊逸的臉上帶著一股極淡的笑意。「你的嘴里老是說些稀奇古怪的話,行為一點都不端莊嫻淑,老挖土玩得一身一臉,又老愛爬到男人身上,哪里好了?」

    女娃瞪著他,再看看現在的自己,的的確確是坐在人家身上沒錯,不禁有點氣虛。「你……又不是男人,你只是男生……我也不是女人,我還是小女娃,我媽咪說,小孩子一起玩沒關系,還有,我哪里說什麼古怪話了?」

    「人家叫娘你叫什麼媽咪,人家叫爹,你叫爸比,這不是古怪話嗎?還有,什麼男女平等?丈夫是天,你不知道嗎?以後我要娶的女人,定要懂得三從四德,你……絕不合格。」說著,他把她一把抱下去,拿著書冊起身離開。

    她,赫連茉兒,就這樣傻傻地坐在地上,好久好久之後才哇一聲哭了出來……

    爸比赫連麒說,她一定要抓住閻爵的心,讓閻爵哥哥以後也叫他一聲爸比的,這是爸比的願望,很大很大的願望呢,她當然要讓爸比達成啦,可,現在怎麼辦?

    閻哥哥根本就不愛她、不喜歡她,還說她不夠格當他的妻子……

    茉見越想越傷心,越哭越大聲,一直到有一個人走過來一把將她抱起為止——

    她瞪著來人,來人有點心虛的別開眼。

    明明只相差不到三歲,不知為何兩人的個頭卻差這麼多?

    對方竟然可以像大人一樣將她一把抱起……

    還伸出他的手替她抹去臉上一堆淚……

    害她,心跳得好快好快,臉好紅……

    他不是說他不喜歡她、不想愛她,更不會娶她嗎?

    「你怎麼又跑回來?」她嘟著小嘴,淚汪汪的瞪著他。

    「娘說,男人不可以讓女人哭,雖然你不算是女人,但還是個女的……」閻爵說不下去了,因為覺得越解釋越可笑,有點欲蓋彌彰的味道。

    其實,他沒說的是,他並不討厭她,只是很不想叫赫連麒一聲爹,畢竟,打從一出生就被逼迫要叫人家爹的感覺,嗯,實在是不太好……

    但,他真的不討厭她。

    這是真話。

    一輩子都不一定會說出口的真心話……

    桐注︰至于閻浩天的兒子閻爵以後是否會娶赫連麒的女兒赫連茉兒,那就只有……問天了。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吉祥酒樓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宋雨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