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錢莊 第9章(2)
作者︰淘淘
    江芷靈當然曉得,翠娘可是有案底的,撇開四個黑衣人不提,吳華肯定死咬著她。

    「你想我放了你?」她揚眉。「對了,你怎麼知道我易容成這樣?」她指著自己一身少年打扮。

    「就憑你不入流的裝扮?化成灰我都認得。」他冷笑。

    江芷靈得意道︰「怎麼把你自己罵進去了,你裝成大嬸還不是被識破?」其實她是靠旁人給她打暗號才發現的。

    吳華瞥她一眼,眼底有抹異色,疑惑地皺了下眉頭。她的性格好像變得不大一樣……是失憶造成的影響嗎?

    江芷靈贊賞地打量他的大嬸裝扮。吳華的易容術的確好,不僅聲音變了,細節也很注意,從喉結到雙手,乃至走路的姿勢都不一樣,就不知屠莫的屬下們怎麼發現的。

    之前她還擔心會不會跟丟吳華,屠莫卻要她放一百二十個心,他的屬下尾隨技巧很好,好到你以為已經甩掉他們,但其實他們還在,今日一見,的確有過人之處,果然是術業有專攻。

    屠莫卻說︰只要有錢,什麼人請不到?儼然一副財大氣粗的模樣。

    江芷靈在市集擺攤除了賺點零花外,主要是想引出陸勝--也就是吳華,現在人都抓到了,她擺攤的興致也已退燒,正好打包回府。

    將人押回屠府後,吳華也進了「小黑屋」。江芷靈不贊成動用私刑,但是人微言輕,屠莫堅不讓步,屠孟躍躍欲試,最後她被請出地窖,一會兒再過來。

    還沒出地窖,就听見吳華憤恨的聲音。

    「你們不能動用私刑--」

    啪地一聲鞭子揮舞。

    「啊--」

    吳華的痛叫聲讓江芷靈縮了下脖子,趕緊走了出去。上回胖子雖然也被抽,但她曉得動刑的人沒使多少力,就胖子那性格,隨便打一下就招了,吳華大概得費點功夫。

    她不介意用拳頭讓犯人乖乖听話,但鞭子是另一回事,一鞭下去皮開肉綻,听吳華慘叫的聲音,總覺得不大人道,幸好喊叫聲很快停下。

    「你們……想……怎麼樣?」吳華咬牙,臉上冷汗涔涔,面色發白,胸膛上盡是血花。

    屠莫冷冷地說道︰「把人帶出來。」

    吳華疑惑地蹙了下眉頭,旁邊一小房間走出兩個人,管事吳鋒被推著走了出來,听到吳華慘烈的叫聲,讓他素來冷靜的臉泛起驚惶。「少東家,小的真沒……真沒……」

    吳華冷哼一聲,原來鞭他是給另一個人看的,殺雞儆猴。

    江芷靈慢慢走下台階,听著吳鋒驚魂未定地說︰「小的與他不是一伙兒的,是被逼的,他以家人性命脅迫,逼我畫出機關圖,我本不肯,他卻說這是誘餌,能讓翠娘上鉤,他與翠娘有私人恩怨,不過是想讓她下獄罷了。我半信半疑,卻又莫可奈何,家中老母在他手上不敢不從……後來他還告訴我作案的時間,讓我及早做準備,我真不是與他們一伙兒的!」

    他擦擦額上的汗。「當天下午,我見翠娘鬼鬼祟祟地從庫房走出來,心里很詫異,那人明明告訴我是晚上作案,怎麼翠娘白天就進去了?我心里不安,上前質問翠娘,她被我嚇了一跳,口氣很不好,我發現她手上捧著一盒金條,跟她起了爭執,誰曉得她讓我一推,撞上牆壁凸起的鐵環昏死過去。我嚇了一跳,听見有人往這兒來,只得先把金條放到樹叢里,拿了幾塊石頭遮掩,再把翠娘拖進金庫里。」

    金條重量不輕,他沒法一邊拖翠娘,還抱金條,只好先把人拖進去,晚點再把金條放回去。

    「後來我從金庫出來,就讓人找去處理公務,沒時間把東西放回金庫,後來蹦出一盒假金條,我怎敢把真的放回來,那不是跳到黃河都洗不清?金條一直讓我藏得好好的,我沒動一分,我說的都是真的,少東家……」

    說到後來,吳鋒的聲音已帶哽咽。「我願與翠娘對質。」

    江芷靈從陰影處上前。「不用對質了,吳管事說的是真的。」他這一提,腦子里模模糊糊有了印象。

    見屠莫似乎想開口,她以眼神示意他少安勿躁,而後望向吳華。「我一直弄不懂你為什麼如此想置翠娘--我于死地,現在想起來了,她--因為我偷了你多年存下的銀票。」

    吳華沒說話,眼神陰狠起來。

    「你用迷香跟鈴鐺對我動手腳,後來我隱約猜到,就偷了你的銀兩報復。」吳華一開始也想把錢拿回來,但翠娘堅不承認,他也無法,最後種種因素加起來,他開始興起殺掉翠娘的念頭。

    屠孟吹聲口哨。「原來是黑吃黑。」

    江芷靈繼續道︰「我進金庫主要是想藏銀票。」偷金子是順便,不過不能當眾承認。

    眾人又是一陣錯愕,屠莫卻是恍然大悟,將放在一旁的木盒遞給她,江芷靈拿著裝假金條的箱子說道︰「假金條只是掩人耳目,主要是木箱動了手腳。」她靈巧地將手伸入木盒內,搜尋里頭的暗格,手指靈巧地推開木片,從里頭拿出一迭銀票。

    翠娘也算惡趣味了,她已有一箱金條,又何必在乎這迭銀票,但她對吳華懷恨在心,想著老娘就是死也不告訴你銀票在哪兒,你辛辛苦苦賺來的錢都被老娘偷了,看誰厲害,你找一輩子也找不到我把銀票放在哪兒……

    吳華的臉色比方才更加難看,恨不得撲過來把她撕碎。「你可是認了罪行,放心,到了縣老爺那兒,我不會忘記你的!」他絕對會將她拖下水。

    屠莫使個眼色,執鞭人干淨利落又是一鞭,吳華叫得像殺豬似的。

    「都出去。」屠莫下令。

    江芷靈小聲問道︰「你打算怎麼處置他?賀大人會很生氣吧,你又動私刑。」上次鞭打黑衣人就讓賀睦黑了臉,才沒幾天他又明知故犯。

    「出錢多鋪幾條路就是了。」他一點都不擔心。

    「可是……」

    「走吧。」他拉著她往上走。

    外頭的陽光讓她眯了下眼,走出地窖時,吳華的叫聲已不復聞,見她有些擔心,他說道︰「放心,不會把他打死,詐欺在律典上罪不致死,不乘機打殺一頓怎能解氣?」

    「我也有罪……」

    「是翠娘,不是你。」他低頭瞅著她,溫柔地摸了下她的發。「我不會讓你有事。」

    她頷首,表情仍是擔心。「法律可不會相信換不換魂……」

    「大不了幫你換個身份就是。」他輕描淡寫地說,方法多得是,沒什麼可擔憂的。

    江芷靈好笑道︰「講得像切蘿卜一樣。」

    他莞爾。「錢很好用的。」

    「是,大金主。」她揮揮手上的銀票。「瞧,我也是金主了。」

    他朗聲大笑,她勾著他的手也笑得開懷,前頭的屠孟回頭看了兩人一眼,吳鋒則是一臉不安。

    天藍得像海,江芷靈眯起雙眼,望向遠方,一只老鷹在雲間遨游,她勾著笑,听見遠方傳來的駱駝鈴聲,似有若無,卻不再讓她頭疼,她的新生活已經開始了。

    夜是一點一滴染上黑的,先是帶著一點灰藍,而後漸漸加重,像油畫般層層鋪上,慢慢穿上沉重的黑,卻又不甘寂寞地帶著一抹青藍,再綴上月亮與星光,將厚重的衣裳添上輕盈與熱鬧。

    待月亮爬上天頂,江芷靈拿著梯子爬上屋頂觀星。坐在屋檐上其實沒有想象中的浪漫,老擔心會摔下去,但既然到了古代,不試試總覺得挺可惜的。

    「只要拍古裝戲,一定會出現屋頂,晚上一定有黑衣人,大家在屋頂上飛來飛去,就像拍飛車街頭追逐一定會拍車底,要有撞車。」江芷靈興致勃勃地跟屠莫解釋電視、電影。

    屠莫听得一知半解,不過沒有打岔,靜靜听著,明白她又想家了。

    她望著如墨的夜色,繁星高掛,像是一盞一盞的小燈。「我喜歡這里的食物跟夜晚,沒有光害,星星好亮。」

    屠莫摸摸她的頭。「你還喜歡馬。」她每天都要去馬廄報到,幫小馬洗澡,然後騎著它跑一會兒。

    她笑道︰「嗯,我喜歡小缸。」

    小時候養了一只狗,也叫小缸,黏她黏得緊,每天上學它也跟著,送她進校門,放學時就來接她,極有靈性,弟弟說小缸沒辦法顯出它的靈性,所以都喊它「犬夜叉」。

    想到往事,她笑了起來。

    「笑什麼?」

    她把小狗的事跟他說了,還添了許多小缸陪伴她的故事。

    「小缸真的很有靈性,有一次我從樓梯上摔下來,撞了門牙,腿也扭了,哭得又是血又是淚,還是小缸跑到外面把我媽媽叫回來。」

    她嘆口氣。「高中的時候小缸走了,我難過得都快活不下去了,沒胃口,睡不著,總是想它在跟我開玩笑,等我第二天醒來,它就會從角落竄出來嚇我。我媽忍了我一個禮拜,她也難過,但她受不了我要死不活的樣子,狠狠抽了我一頓。」

    她感慨地望著他。「我是個死腦筋的人,很多事雖然心里有底,但就是逃避,知道它回不來了,就想著都是假的,小缸會回來的。後來生了病……」她指著腦袋。

    「我也告訴自己是假的,醒了就好了,不是都有醫學奇跡嗎?說不定就發生在我身上。後來又怪老天為什麼讓我生病,讓我這麼痛苦。我啊,平時看著滿開朗的,但其實很愛鑽牛角尖,生病之後鑽得更厲害,對于不想接受的事就催眠自己都是假的,讓自己好過一點。」

    她淺淺地勾起一抹笑。「來到這里後,不知怎麼回事,雖然沒辦法接受,心情卻慢慢又開朗起來,大概是翠娘身體健康,沒了病痛,心情便快活不少。」

    她語氣一頓,嘆道︰「你說的沒錯,我一直在逃避,不肯接受自己已經在另一個世界的事實。」

    「也不用操之過急。」他反過來安慰她。「慢慢就會想開。」人非草木,離開了熟悉的親友跟世界,成了孤孤單單的一個人,哪能如此容易看開,只要她曉得自己在逃避就成了,最怕的是不承認,想也不敢想,一味縮在殼里。

    「起碼這兒有我,你不是一個人。」他摸摸她的頭發安慰道。

    臉上暈了一道紅,幸虧夜色昏暗,否則還真不知該往哪兒看。江芷靈不自在地低下眼說道︰「嗯。」

    見她害羞模樣,屠莫笑著攬住她,聞著她發上的香味。她喜歡干淨,天天沐浴,前幾天還問他能不能把頭發剪至耳下,把他嚇了一跳,嚴厲阻止,最後拗不過她,還是從腰下剪至胳肢窩。

    她拿起發簪簡單地在腦後盤了一個小髻,倒也挺好看的。晚上天氣冷,她便把頭發放下,也顯得飄逸動人。

    靶覺他在親她的額頭,江芷靈的臉更紅了,不知所措地說︰「你……我們在屋頂上,會掉下去。」

    他笑道︰「有我在,不會有事。」

    她瞪他一眼。怎麼男人都跟急色鬼差不多?

    她的脾氣他也摸準了,明白強硬不行,所以也沒再親她,規矩地攬著她望星星,江芷靈靠在他懷中,漸漸放松下來。

    原本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後來慢慢地兩人都沒了聲音,只是彼此依偎著。江芷靈喜歡徐風吹來的清涼,也喜歡他懷抱里的溫暖,厚實又讓人安心。他們明明是不同世界的人卻湊在一起,有時想想都感到不真實。

    「改天我帶你到草原上過夜,無邊無際的,像蓋著一張大被子。」

    他一點都不浪漫的形容讓她笑了起來,胸口脹得滿滿的,甜美得令人想嘆息。

    「好。」她低語,雙手環緊他的腰。

    黑夜的星空讓人感到溫暖安全,渺小卻又幸福,兩人靜默地听著晚風吹拂,蟲鳴輕吟,直到月兒一點一點地沉落。

    「我們是不是該下去了?」她問,听著他沉穩的心跳,眼皮慢慢沉重起來,但又舍不得星空美景,也虧他縱容地陪著她胡鬧,爬屋頂對他來說應該是小毛頭才會做的事吧?

    見她不舍又惋惜的表情,他微笑道︰「沒關系,坐著吧,你若睡了我也能背你下去。」

    她喜道︰「這可是你說的。」

    他好笑道︰「怎麼,怕我背不動你?」

    「不是,讓日理萬機的屠爺陪我虛耗光陰,心里愧疚。」她調侃地說。

    他順勢道︰「那你還不給點甜頭。」

    江芷靈抬眼,正要問他想要什麼甜頭時,他已經自取了,溫熱的唇覆上她的,她被風吹得冰涼的臉頰瞬間染上一片紅,羞窘地想推他,電光石火間又想到兩人坐在屋頂上,萬一將他推得摔下怎麼辦?

    這麼一遲疑,已讓人攻城略地,他結結實實地吻上。她听見風的聲音、他沉重的氣息、自己的心跳,臉上的肌膚已沒有一絲涼意,取而代之的是熱,里里外外都覺得熱。

    她的氣息溫暖又讓人迷醉,雙唇柔軟如棉,屠莫熱情地滑入她口中,擷取如蜜的甜美滋味,雙手在她背上輕輕移動。

    江芷靈覺得天旋地轉,抬手環上他的脖子,喘息道︰「我們下去吧,我怕掉下去。」他吻得她頭重腳輕的。

    他吮著她的唇瓣,低聲笑著。「好。」

    他的頭又壓了下來,她抗議地拍他一下。不是說好嗎?怎麼又來了?

    許久,才見著兩道身影自屋頂上下來,交握著雙手走在小石路上。天很暗,幾乎看不見影子,江芷靈不害怕也不擔心,有雙手緊緊地握著她,溫暖結實。永遠陪伴在身邊,兩人一起慢慢走著,直到盡頭--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富貴錢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淘淘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