馭王爺 第9章(2)
作者︰瑪奇朵
    正當金玉皇朝都城里因為霍紹的謀逆案及來自三色樓的恐嚇信鬧的不可開交的時候,這一切的幕後黑手,正悠哉的坐在馬車里小憩著呢。

    這些天,柳平綠為了照顧玉相儒的傷勢,幾乎沒能好好睡上一覺,常常坐在馬車里,晃著晃著就打起盹了。

    玉相儒當然也不知道都城里發生的事情,他的傷勢經過這段日子的調養,已算好的差不多了。

    他盯著妻子顯得有些疲憊的倦容,滿腦子想的都是他到底什麼時候能夠跟她圓房。

    自那天後,她沒再次提起這個話題,他也不好意思在她面前直接問起。

    他甚至懷疑當初自己是不是听錯了,其實根本沒這回事。

    試著動了動自己的背,恩,不太痛了,如果小心一點,「做些運動」應該沒問題吧……

    是不是別再顧慮太多,今天晚上就直接把親親娘子吃了呢?

    但萬一要是平綠翻臉怎麼辦?啊,應該不會吧……

    腦中的思緒就像轉個不停的車輪,稍晚的時候,他們來到一間客棧。

    用過膳之後,柳平綠卻不知溜到哪兒去了,回到客房里也見不到人,一見恆星,才知道這間客棧有設澡堂,她自個兒去淨身了。

    他轉身想去澡堂,卻見店小二端來一盆熱水,放下後又離開了。

    恆星不知想到什麼,笑得有點曖昧的說︰「王爺,請淨身了。」

    他左右張望,發現不太對勁的事,「王妃的行李呢?怎麼沒見到。」

    「今天晚上主子說不用搬那些東西沒關系,只拿了要更換的衣裳去澡堂。」頓了頓,她又笑得曖昧的了。「王爺,還是請先淨身吧!這是主子交代的。」最後一句她刻意加重語調。

    「好吧!」玉相儒沒轍道。

    等到恆星退出去後,他慢慢的開始擦澡。唉,平常都有妻子的幫忙,這還是他自己動手,他要小心不要拉扯到傷口,速度比以往要慢上許多。

    好不容易擦完澡,只著了幾件中衣,正想穿上外袍去把妻子找回來時,就見那個自己想找的人推門進來,反手關門後就脫掉身上罩的外袍。

    然後,玉相儒整個人都傻了。

    柳平綠看他傻愣愣的站在那里,連話都說不出來,奇異的,她的臉也紅了。

    她不住吞咽著口水,好一會兒,才能發出聲音來,音調有種沙啞低沉,「你這是……」

    她拉了拉身上特制的衣裳,笑著問他,「這是我們那個時代的睡衣,還不錯吧?」

    這件睡衣是用絲綢做成,細肩帶、深V領,把她胸前的好風光勾出深溝來,長度只到大腿,一雙修長潔白美腿毫無遮掩。

    當然,睡衣地下就什麼都沒穿了,柔膩絲綢毫無間隙的貼身勾勒出她的曲線來。

    這樣簡單連蕾絲花邊都沒有的樸素睡衣,在燭火的映照下,卻另有一番誘人風情,玉相儒看的眼楮發直。「不……不錯……」

    柳平綠偷偷的抿嘴而笑,這男人已徹底得到她的心,今夜,她要將她的人也給了他,讓自個兒名副其實的真真正正屬于他。

    「不錯的話,那就睡覺了。」她主動拉起他的手,往床邊走近。

    他眼中閃著欲望,著迷的看著她的背影。

    這件淡綠色的睡衣襯托得她的膚色更加白皙,她的長發在她每一次的走動的時候,顯得搖曳生姿,散發一股幽香。

    坐到床上去後,她回眸一笑,狀似不經心的問道︰「對了,你傷口還痛嗎?」

    他心猿意馬的搖搖頭,「不痛了……」

    「不痛了?確定?」

    「確定……」

    見他還是傻愣愣的站著不動,柳平綠有些惱了,以為他在裝蒜,「還杵在那兒當路燈呀,難道你忘記你受傷那天,我跟你說過些什麼了嗎?」

    他反應不過來,傻傻的反問,「說了什麼?」

    「圓房啊!傻瓜。」她氣惱的回答,臉上紅暈更甚。

    這個笨蛋!受傷了之後還得了阿茲海默癥不成?之前還成天問個不停,現在竟然忘得一干二淨!

    「圓房?」他來到床邊,臉色興奮又遲疑的看著她,「之所以現在……」

    「傻瓜,上床來吧!」她羞澀的拉著他往床上一坐,放下兩邊的簾子——

    沒過多久,男女的低低喘息聲傳了出來,衣物也從里頭被丟出來,桌上的燭光叫晚風吹熄,一室春意旖旎無限。

    這一夜同為**新手的兩人,共同在欲海中揣摩取悅對方的方法,整夜未眠。

    接下來的路程,甜甜蜜蜜的夫妻就像度蜜月一樣,悠哉的來到天光城三色樓總部。

    柳平綠原本以為她會是最晚到的人,沒想到結果是最早到的,另外兩個好友都還沒看見人影。

    「其他人呢?」她也不生氣,反正跟那兩個家伙約,她們從來也沒準時過的。

    三色樓左魁回道︰「說是會晚幾天才到。不過那名先知——羅縈已經來了。」

    「喔,在哪兒呢?」

    她已知道這位先知的事,根據慕晴丹傳來的消息,回去的方法就是從某做高山上往下跳,下頭有一座湖泊,不過這個方法實在太冒險了,跳下去後就算不死也只剩半條命吧!

    再說,她們就算成功了,那回到原本的世界她們會在哪里?如果又回到大海上,那她們大概會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死在茫茫大海中。

    「主子,他正在偏廳里。」一旁的恆星臉色怪異的說。

    那個先知是名孩子,可一頭白發不說,那好像什麼都看得通透的眼神,讓人不免渾身不太對勁。

    「嗯,去請他過來吧!」

    「是。」

    雖說柳平綠已答應他留下來,可玉相儒還是不放心。「平綠——」不用听完也知道他想講什麼,她打斷他,「我們之前說好的,讓我見他一面就好。」

    他愁眉苦臉的說︰「可是他有可能會把你帶走,對我來說,他就是跟我搶娘子的人。」

    她聞言受不了的翻個白眼。

    這時羅縈走了進來,听見這番幼稚的對話,忍不住笑了出來,「這位叔叔,我不是來搶你的娘子的,你放心好了。」

    玉相儒狠狠的瞪著他,不過那一雙鳳眼太迷人,顯得這一瞪沒什麼威力,「你比直接搶我娘子還慘。」

    柳平綠瞪向他,「好了,听他說好嗎?要不然你先出去好了。」

    他更緊張的馬上拒絕,「不行,誰知道他會說什麼妖言惑眾的東西,把你給勾走了。」

    看見他這副緊張兮兮的摸樣,她想著自己是不是做錯了?

    本來想說是跟他圓房之後,就能安撫他的不安,沒想到卻讓他的佔有欲變得更強了。

    羅縈無所謂的笑了笑,紅撲撲的臉蛋笑起來特別的可愛,「我一點都不介意跟這個姐姐單獨的談一談。」

    柳平綠點了點頭,于是對著身旁的這個緊張大師說道︰「你先出去吧!」

    「可是——」

    「不要可是了。」她平靜地道︰「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我都不會走的,難道你不相信我?」

    可是他就是怕那個意外呀——這句話他只敢在心里說。

    嘆了口氣,玉相儒深情的看著她,緩緩開口說︰「我相信。」

    柳平綠對左魁還有恆星道︰「你們也都先出去吧。」

    往外走經過羅縈身邊時,玉相儒擺出恐嚇的表情,小聲的對他說道︰「你要是敢鼓動我的娘子離開的話,你就完蛋了!」

    「呵呵!」羅縈淺淺笑著,沒多說什麼。

    大廳里人都走光了,只剩柳平綠和羅縈兩人,柳平綠迫不及待的問道︰「你說……你知道可以讓我們回到原來世界的方法?」眼中滿是好奇。

    「嗯。」

    「就是你之前跟晴丹說的那樣,在濃霧還沒有散開之前從一座山上往湖中跳下去,這就是回去的方法了?」

    他再點了點頭,「是的。」

    「這是什麼理論?」她想不通,「還有,你怎麼確定這法子管用?」

    羅縈解釋,「當初你們過來這個世界的時候,和這座山的方位是相對的,所以要回去只能從這里,不過不一定要爬上山就是了。之前我是為了要拖延時間讓晴丹和盛將軍再見上一面才這麼說的。」

    「所以除了這法子,我們沒有其他回去的路了?」

    「沒有,」羅縈若有所思的看著她,「而且,你也回不去了。」

    「喔?」她露出饒有興味的表情,「你這是什麼意思?」

    「因為你應該也不符合回去的資格。」他沒有賣關子,老實說道︰「你們想回去的首要條件,就是回去時人要和來時一模一樣,像另一位湛姑娘,已經有孕了,她就回不去了。」

    柳平綠听出他的弦外之音,重點不是懷孕吧,而是她們已經不是處女了。

    但她的好奇心還沒被滿足。「所以回去的方法就這麼簡單?那如果有人不小心摔下山,掉進湖里,不也可以過去我們的世界?」

    他搖搖頭,「當然不行,除了你們三人外,其他人要到別的時空,還要多增一個條件——必須要遇到天狗食日才行。」

    穿越時空的方法就解釋到這邊了。接著,她問了他許多問題,身為一個先知,當然上知天文下通地理,柳平綠和他聊得十分愉快。

    甚至,她還知道了一個關于「未來」的秘密……

    為了這個秘密,她決定將羅縈帶到金玉皇朝,跟他們一起生活。

    後來,玉相儒也听說了有這麼個秘密,但他好幾次詢問,卻沒人肯告訴他真相……

    他的愛妻永遠帶著一抹神秘的微笑,然後說︰「佛曰,不可說。想要知道是什麼秘密,等你當了岳父就知道了。」

    而這所謂的秘密就是當初羅縈的一句話——

    對了,我以後會娶你們的女兒,請岳母大人多多照顧嘍!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馭王爺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瑪奇朵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