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心難測 第10章(2)
作者︰瑪奇朵
    終于走到了大廳,兩人並立而站,一個喜娘上前攙著她,另一個則是替她拉了拉有些凌亂的裙擺。

    堂上坐著童家二老,臉上都有掩不住的喜色。

    所有人都到了定位,開始進行接下來的程序。

    「一拜天地。」

    兩個新人慢慢的朝門外跪地一拜,然後起身,轉身。

    「二拜高堂。」

    「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怎知,童宜之在兩人低頭對拜的瞬間,偷偷的說了句話,讓紅蓋頭下的唐淼淼頓時羞澀得滿臉通紅。

    他說︰「懶丫頭,等等別睡過去了,我可是很期待今天的洞房呢。」

    唐淼淼忍住想打掉那個壞蛋少爺笑容的沖動,又羞又氣的被喜娘給攙回新房。

    而童宜之,則帶著自己一徑張揚的笑容,轉頭準備和到訪的賓客周旋。

    只不過沒人知道,在他笑著飲下一杯又一杯的祝酒時,心底卻在想著那些攙在酒里的迷藥不知何時才能發揮作用……

    呵呵!他可不願意讓這些莫名其妙的人來破壞他期待已久的洞房花燭夜啊!

    等到童宜之酒過三巡,回到喜房內時,在桌上的兩支龍鳳大喜燭,正燃著兩朵搖曳的燈花,而那個他心心念念的人兒端坐在床上,頭不停的向下點著,像是睡著了。

    他就知道!虧他還特地交代過,果然這個丫頭還是改不了個性,沒人理她,坐著也能夠睡著。

    「醒醒!」他坐到她身邊,伸手掀開她的蓋頭,在燭光掩映下,她精致妝點過的容顏狠狠的揪緊了他的心。

    這個讓他一開始只想捉弄,後來生了憐惜,最後又生出喜愛之情的丫頭,終于成為他的人了。

    想到兩人歷經的這許多波折,連他都忍不住嘆息自己和她能夠成為夫妻,還真應了所謂的「好事多磨」。

    不過,那些都已經過去了,幸好最後他們還是能牽手一起度過下半輩子。

    被她一叫,唐淼淼半夢半醒之間,露出一抹誘人的微笑,慵懶的聲音喚著他,「宜之……」

    「嗯?」

    「我們終于成親了……真好……」她靠在他懷里,撒嬌的低喃,「真好……我到現在都還以為我在作夢……夢到你說愛我,夢到我們在一起呢……」如果這是夢,那一定是最好的美夢。

    誰料得到,曾經,她想也不敢想的夢,現在竟然成為了現實?

    「這不是夢……」童宜之低聲的說,大掌拉落了床邊的紗帳。

    他吻上了她的唇,誘哄她跟著回應,「這不是夢……我現在就證明,這一切都是真的……」

    他抱著她,躺上了繡著交頸鴛鴦的紅色錦被,用他炙熱的大手和唇舌,在她身上——證明了,這一切都是真的。

    紅燭持續燃燒,帳內春意漫漫,低喘嬌吟聲斷斷續續的傳出來,窗外的月娘都羞得躲到了雲層之後……

    兩人成婚之後,過沒幾天童宜之便開始走馬上任,處理皇上派給他的差事。

    他的官位職權不小,主要是清查戶部里的帳務,並且監察礦山出產還有港口的貿易等等。

    童家本是商人出身,讓童宜之處理這些事情自然沒有任何問題,況且皇帝也不怕他貪污,因為對這個年輕人的性子,他很了解,出身富貴之家,再加上那自傲張揚的脾氣,要童宜之去做那種貪瀆的事情,才真的是「委屈」了他。

    只不過,事情雖然容易上手,但畢竟還是太多,所以大多時候,童宜之也顧不得自己才剛成親,幾乎整天都在外面忙碌,只有晚上的時候能夠回府休息,順便問問自己的妻子,一整天過得如何。

    說實話,成親前他母親把事情弄成這樣,他心中不是沒有顧慮,總擔心家中是否會有婆媳不和的問題,偏偏他又分身乏術,只好每天不厭其煩的問東問西。

    但不知道唐淼淼是真的沒受到刁難,還是神經粗到沒感覺,每天只會笑眯眯的說「沒有」,還滿口夸贊童夫人是一個好脾氣的婆婆。

    對于這點,童宜之始終抱持著懷疑的態度。

    不是他不相信自己母親的人格,而是他很難想像,即使對他這個親生兒子,有時都嚴肅得過分的母親,竟然會被他的妻子稱贊脾氣好?

    于是,趁著某天有空,他干脆把事情丟給下面的人,誰也沒通知的就直接跑回童府,打算看看家里的情形。

    淼淼提過,她每天都會到主院里伺候婆婆,因此童宜之就沒有回到他的院子里,而是偷偷摸摸的潛到主院,蹲在窗戶外偷看。

    只見童夫人靠在軟榻上閉著眼休憩,唐淼淼那個丫頭跟著坐在下面,手上端著一個碗,輕輕舀起一匙,小心的吹涼。

    「娘,這湯我吹好了,已經不燙了,您趕緊喝吧。這是我今天早上炖的蓮子湯!」

    童夫人眼都沒睜,只是淡淡的說︰「不喝。有時間做那些事情,不如多練練今日的功課。」

    唐淼淼小小的嘆了口氣,無奈地放下碗,一派嫻雅的站起身,往前走了幾步,帶出細碎的鈴鐺響,隨即被童夫人喝住。

    「停下。」童夫人微微睜眼看她。「重來。」

    唐淼淼正了正神色,一聲都不敢吭,馬上重回剛才的位置,然後重新起身往前走。這次,童夫人沒有再喝止,她很順利的福了下身,行了一個全禮。

    童夫人上上下下的看了看,終點了頭,「可以,下一個。」

    唐淼淼臉上露出溫婉又高興的微笑,站起身往回走,又這樣來來回回地在屋子里做出許多行禮的動作。

    童宜之忍不住皺起眉,像是在自主自語的問道︰「娘這是在……教她學規矩嗎?」

    婉娘不知道何時出現在童宜之身後,笑著和他一起看屋里的動靜。

    「是的。少爺和少夫人成親第三天後,夫人就讓少夫人每天過來學些規矩,還讓她每天下廚和學管帳。」

    童宜之有些不悅的問著,「我娶她不是讓她做這些事情的,而且這些事情怎麼都沒人跟我說?」

    婉娘只是笑了笑,「少爺,少夫人以前沒學過這些,是因為不需要,但夫人是真的要把童家交給少夫人來管理,所以讓她學這些東西當然是必要的。而且,說了少爺你也不會信,夫人可是把少夫人當作女兒在教養呢。」

    童宜之這回點了點頭,看一眼里頭還在繼續的「規矩課」,沒說什麼就離開了。

    反正晚上的時候,他好好的逼問那個傻丫頭就知道了。

    是夜,當夫妻倆躺在床上,終于可以好好說上話的時候,唐淼淼已經累得有些昏昏欲睡了。她半睜著迷蒙的眼,望著童宜之。

    「娘每天讓你這那些東西,又沒有好臉色對你,你會覺得委屈嗎?」

    她往他的懷里縮了縮,然後不解的反問︰「為什麼要委屈?娘很好啊?」

    「是真好還是安慰我的話?」他神情認真的問。

    他知道,這丫頭傻歸傻,但其實心思細膩的時候一點也不含糊,他就怕她為了顧全他們母子倆的感情,會說謊騙他。

    「是真好!」為加強語氣,唐淼淼還重重地點了點頭,忍不住又打了個呵欠問道︰「你怎麼會這麼問呢?要是娘知道了該有多傷心啊?」

    他笑著揉了揉她的發,「之前娘……那些我就不說了,我這還不是擔心你會笨得連不高興都不說。」

    「我又不是笨得沒藥醫!」她抱怨的咕噥著。

    「是,你只是傻得沒藥醫。」基本上沒啥差別。

    她不理他,拉過被子,想睡了,「懶得跟你說這個,反正娘對我很好就對了。你不懂,之前娘帶我出去的時候,看我不會小姐們的禮儀被人笑,娘還為我說話、安慰我呢。現在這些,都是我主動要學的,況且,娘雖然有時說話不好听,但那也是為我好。有一次,我還听見她和婉娘說我是好媳婦,說我性子好、學東西也快……」說著,她的聲音越來越小,終于幾近無聲,只剩下臉上還掛著甜甜的笑容。

    童宜之听著她的話,察覺她已沉沉睡去,心中最後懸著的那顆石頭終于落下。

    看來,他最擔心的問題,似乎也不是問題了。

    好媳婦啊……他真的是白操心了,娘會說出這種話,就代表她真的接納了淼淼,也不再計較她以前丫頭的身份了吧。

    闢場上的心計斗爭他不怕,皇上、皇後兩人不時的刁難測試,他也不在意,他只怕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各自受了委屈不高興。

    現在問題解決了,他終于整個人輕松許多。

    摟著她嬌小的身軀,看著她甜甜的睡顏,他忍不住勾起一抹滿足的笑,抱著他,緩緩進入夢鄉。

    夢中,有他和她相視而笑,他們在一片花海中,相守到白頭……

    —全書完—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君心難測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瑪奇朵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