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職涼夫 尾聲
作者︰蜜果子
    「我說啊--為什麼六個月後就沒有產檢?你這樣胎位不正很危險知道嗎?」杜鵑雙手叉腰,不客氣的在病房里開罵,「要不是你遇上本醫生醫術好,你早就難產了知不知道。」

    嗚……巴珊珊虛弱的躺在病床上,大嫂好凶喔……

    連齊夜雨也不怎麼敢吭聲,大嫂跟大哥算是半個青梅竹馬,是他們三兄弟保姆家的孩子。

    基本上,她打小凶到大,三個兄弟都吃過苦頭,連霸氣十足的二哥都知道少惹她為妙,至于他呢,年紀尚小,印象不深,只記得每一次他都被大嫂關在嬰兒床里。

    「離家出走沒關系,這件事大嫂,二嫂也都干過,但是要知道保重自己的身體,你連運動都沒有。」杜鵑還沒念完,她實在氣不過,因為在鬼門關前好不容易才把巴珊珊給救回來的。

    營養不足,胎位不正,孩子還被臍帶纏住頸子,母子兩個都差點上奈何橋,她怎能不氣。

    「好好好,我們不生氣。」齊錦瑟趕緊上前,哄著老婆大人,「珊珊現在很虛弱,大家也都輸了血給她,需要休息一下對吧?」

    「還有你,」杜鵑才喘兩秒,矛頭就指向小叔,「搞成這樣,你也要負責任。珊珊為了你吃那麼多苦才把孩子生下來,你要再去拈花惹草,小心我閹了你喔。」

    「我很久沒有拈花惹草了耶。」齊夜雨說。

    「大嫂……別氣,都是我不好……是我害的,別怪……夜雨。」都剩半條命了,巴珊珊還在護著齊夜雨。

    「不許你再說那幾個字,什麼都是你不好,都是你的錯,都是你配不上我。」這會換齊夜雨不高興了,「你是讓我齊夜雨淪陷的女人耶,全世界多少女人羨慕死你了啊,你能不能有自信一點。」

    門一開,有人幫巴珊現接話了,「我快吐了。」蕭采楓跟老公齊靈犀一起回來,他們也輸了血,剛剛齊靈犀帶著愛妻去喝了碗豬血湯補補。

    叱 商場的齊家兩兄弟,齊錦瑟是掌管齊田集團的總裁,在家卻是妻奴一枚,擁有新拓開發的齊靈犀向來霸氣十足,冷酷利落,在家是個十成十的家庭煮夫,一直唯妻命是從。

    至于齊夜雨嘛,他充其量只能說縱橫情場,而且瞧巴珊珊這一遭,他孝妻尚且不合格,有待加強。

    「我去看孩子了,真是可愛。」齊天勝永遠是最開心的一個,一年內三個兒子成家立業,一連生了三個寶貝,「鼻子,嘴巴長得像夜雨,那眼楮像珊珊。以後一定是個美人胚子。」

    「幸好是女生,不然又要禍害女性了。」杜鵑這話中有話。

    「那你們想好起什麼名字了嗎?」齊天勝雙手摩拳擦掌。

    「爸--」齊錦瑟和齊靈犀夫妻四人不約而同的喊了出來,拜托,又要再一次嗎?

    他們三兄弟的名字全起自李商隱的詩詞,就是因為當年老爸是用唐詩宋詞才追到老媽的,結果害了他們三個還不夠,現在連孫子也不放過。

    幸好他和老二的孩子,都還能找個好听點的名字,才勉強順了老爸的意,問題是,老三的名字--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

    來自李商隱短得要命的「夜雨寄北」耶。齊錦瑟忍不住為小弟默哀。

    「我想好了,她就叫Candice。」齊夜雨念出一句美麗的法文。

    「啥……啥?」齊天勝一時錯愕,「你取那是什麼?」

    「Candice啊,在拉丁文里是閃耀熱情的意思。」齊夜雨覺得這名字美極了,「我跟珊珊討論過,她也贊成。」

    「取法文名字要干什麼啊?」

    「我們遲早要回歐洲的,孩子會在那里成長,取這名字是理所當然的啊。」巴珊珊看著老公,是啊,夜雨是住在歐洲的人,未來她勢必也是要一起那兒定居。

    她不能再消極被動的了,她要努力的學習語言,既然以後要住在國外,她就得適應國外的生活。

    在產房里時,她失血過多,意識模糊之際,她的右手被緊緊執握著,夜雨柔聲喚著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地說著「我愛你」。

    她真的覺得已經要不行了。可是她好不甘心,好不容易遇上幸福,嫁給夢里的王子,連孩子都在努力,她怎麼可以就這樣放棄?

    所以她咬著牙撐過來了,孩子也撐過來了,她覺得自己獲得了新生,從今天開始連思維都要改變。

    「不行。她至少還是我齊天勝的孫子,一定要有中文名字。」齊天勝氣得吹胡子瞪眼楮,「那女孩以後可也得會中文。」

    「我不勉強她,順其自然,我又沒說不教。」齊夜雨一向是隨性派,根本懶得理這個。

    「還是快起個中文名字吧,至少要登記。」杜鵑好心提醒,「最好自己想喔,給老爸想的話,我那個本來要叫齊春心,老二的兒子差點就叫齊春酒。」

    「齊春心?齊春酒?是哪里來這麼難听的名字啊?一定要用李商隱的詩詞嗎?我們還不夠慘啊?」

    「這是天注定的,你看,你大哥大嫂的名字在同一首,你二哥二嫂也是啊,你們小兩口……呵呵,不正是巴山夜雨嘛。」齊天勝提到起名字,心情又好轉了,「讓我想想啊,秋池……還是……」

    「爸,別為難他們了,他們那首太短了,光四個巴山夜雨就重復大半了。」齊靈犀幫弟弟說話,「隨便他們怎麼取,反正人是在國外。」

    「不行,那是我跟你媽的紀念,我們……」

    「那個……」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巴珊珊舉手了,「可以叫齊心如嗎?」

    瞬間,病房內一片寂靜。

    心如,是齊天勝過世元配的名字,也是三兄弟的生母。

    「我問過夜雨,他說那是媽媽的名字,我想,這個名字挺好听的,我也沒見過媽媽,就讓孩子能承媽媽的名字怎麼樣?」所有人交換了神色,不禁露出欣慰的笑容,真難得這女孩如此的有心。

    而齊天勝瞬間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沒再說什麼的沖了出去。

    「嘖,這招厲害,用老媽的名字,爸就不會反對了。」齊錦瑟對著巴珊珊由衷的比了一個贊。

    「總算終止李商隱對我們的迫害了,」齊靈犀笑了起來,「心如,她以後一定是個跟老媽一樣的氣質美人。」

    齊夜雨彎身牽起巴珊珊的手,她知道老媽的事情,是因為他是三兄弟中長得最像母親的人,才會遺傳到那迷人的美貌。

    巴珊珊微微一笑,她知道夜雨想念母親,這或許是最好的方式。

    「我會加油的,你不必再擔心我。」她虛弱的說著。

    「下次來合奏‘愛的協奏曲’吧。」他只是凝望著她,一切以眼神傳遞著情感。

    巴珊珊劃上心滿意足的微笑,這輩子,他們還有機會共譜無以數計的曲子,琴瑟和鳴。

    總是總是……在寒冬中想像著自己是可憐的灰姑娘,常打罵她的姑姑是壞繼母,表兄弟姐妹都是繼母帶來的壞孩子,每個人都欺負她,不過有一天,會有個王子翩然出來……

    然後,他會對她一見鐘情的。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兼職涼夫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蜜果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