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吃小綿羊 第十章
作者︰蜜果子
    機場的廣播不曾間斷,熙來攘往的旅客們提著行李,手持護照,準備通關。「好好喔,又可以出國!」小卡一臉哀怨的看著眼前一掛人,「為什麼我就得留守?」

    「因為公司沒有放假啊!」小玫戴著墨鏡,風情萬種,「公關部總是要留下大將對吧?」

    「妳是組長耶!應該要鎮守,我是小咖,我自願代替妳們出國!」小卡說得忿忿不平。

    這也難怪,這次出國是為了跟香港的總公司開會,不過雖名為開會,听說有一半的時間都在觀光,各部門只能有一個代表,羨煞了許多留下來的人。

    業務部派的就是余偉丞,公關部則是小玫「自願」去開會,至于周筠呢,因為去年她讓菁品入主Mystical百貨有功,因此也能參加,這次去香港甚至有一個小時的經驗簡報。

    「把該做的工作做好啊,我們要找的代言藝人,一定要簽下來。」小玫不忘交代公事,「不準超出預算範圍!」

    「好啦!」送機人員也只能送到這兒,小卡不甘願的跟大家揮手說再見。

    一行只不過五六人,通關算是迅速,余偉丞處處留意照顧周筠,小玫省了不少力氣。

    不過到了免稅商店區,周筠的手立刻就被小玫給挽走了。

    「不好意思,男女分開血拼的時候到了,我跟周筠一組,等會兒登機口見。」

    說罷,不容任何人反駁,拽著好友就走。

    周筠掩不住笑,回首跟余偉丞揮了揮手。大家都拿強勢的小玫沒辦法嘛……況且,她的確想松口氣。

    「干麼?嘆那麼大口氣?」小玫挑了眉,「跟小余在一起那麼緊張啊?」

    「也不是……只是有點悶,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他也不常說話,兩個人在一起時,通常都是沉默居多。

    「他講什麼妳就回應嘍!」

    「問題是我不喜歡听他說話,而且在某些觀念上,我們不是很合。」前幾天才剛為了巷口早餐店的事起了一點小爭執,他一直覺得那家店不衛生,想要她不要再買,讓她忍不住不高興了起來

    「最近他連我穿的衣服、鞋子都開始干涉了。」

    小玫不可思議的打量了她全身上下。淺粉色的七分袖搭上白色長褲,質感佳又利落,難得她最近越穿越流行,有什麼好干……哎呀!她露出一臉賊笑。

    「那個人送的吻?」

    「我之前的衣服全被他捐去什麼育幼院了,現在衣櫃里每一件都是他買的,我能怎麼辦?該跟衣服過不去嗎?」她嘴上說得理所當然,其實是自己舍不得丟。

    不是因為衣服的品牌或是價值……是因為那是昶倫送給她的,每一件都是他牽著她的手,在服飾店里精挑細選,一件件看她換穿才買下的。

    她還記得試穿這件衣服時,昶倫眼里瞬間散發出來的光芒,他很喜歡她穿粉紅色的衣服,那時,他來到她身後,也不管服務小姐在場,就從後面緊緊抱著她。

    他們對著鏡子,他說她穿這件很像小公主。

    羞紅著臉,她止不住嘴角上挑的笑意,不好意思的打掉他的手,急忙回到更衣間去試穿下一件。一切都歷歷在目,她怎麼可能丟棄?

    「那……內在美呢?」小玫忽地湊過來,附耳一句。

    周筠登時臉紅,倒抽一口氣的瞪著她瞧。

    「厚……也是對不對?」小玫竟然還噗嚇的笑了起來,「一定是成套的……性感內衣褲吧?」

    「小玫!」她難為情的低喊。怎麼會突然提這個?

    「我是好心耶,周筠小姐,妳晚上跟余偉丞同一個房間,再穿別的男人送的內在美,說得過去嗎?」小玫突然正經八百的說了起來,「沒有男人受得了的。」

    「我……我跟小余一間房?」周筠簡直花容失色,「我不是跟妳一間房嗎?」

    「你們是男女朋友,我沒事跟妳一間房干麼?」小玫嘖嘖的搖著指頭,「妳早日看開,快點跟小余發展關系,可能感覺就不一樣了。」

    「我們兩個才交往十……十一天!」正式交往是上星期的事,那晚她甚至推開了余偉丞的吻。

    那時,她只覺得好惡心,有著說不上來的反胃感,小余的吻非但不能讓她忘記昶倫,反而更叫她想起昶倫那令她酥麻的激情。

    「在我眼中已經有一輩子那麼長嘍!」小玫對她眨了下眼,「要突破,他才是妳的Mr。right!」說完,瞧見皮件區,就加快腳步朝專櫃走去。

    周筠一個人傻在原地。跟小余同房,然後會!

    天吶!她從來沒有想過這件事!

    對,他現在是她的男友,但是她還沒有任何心理準備!

    「小玫!妳就不能跟我同一間房嗎?」飛快追上,緊張的扯著她的手,「我跟小余還沒到那個地步,這簡直像是趕鴨子上架!」

    「我要一個人一間,我得留下空間放我的艷遇。」小玫狐魅的笑著,「戒指都拿下來了,妳何須再裹足不前?」

    戒指……周筠握緊右手。她的戒指是摘下來了,但還放在皮包里,緊緊跟隨。

    但是照這樣下去,她該怎麼忘記一切?

    必須跨出去,把鄒昶倫忘得一乾二淨才行!

    「機場有賣內衣褲嗎?」她悄聲問,「我想我得買件新的。」

    小玫瞥了她一眼,露出一個贊許的笑意。「我陪妳去。」或許,跟小余跨出那道界線時,她也會開始為他心跳加速吧?她只能這樣說服自己,不再去思念一個不會回來的男人,他終究是場回憶。

    當周筠跟余偉丞肩並肩坐在機上,自窗外看著飛機緩緩升起之際,自美國洛杉磯抵達台灣的飛機,也降落了。

    香港夜景迷人,早就名聞遐邇,而且香港政府非常會打造觀光噱頭,不僅努力經營五光十色的夜景霓虹,甚至還佐以煙火跟音樂秀。

    總公司請大家吃過晚飯後,便帶周筠等人去欣賞維多利亞港邊的夜景。

    之後原本還有行程,但是今天一早起來抵港就開會,開了一整天後,緊接著用餐看夜景,大家的體力都耗盡了,因此決定把太平山的行程移到隔日,先讓大家回半島酒店休息。

    一提到回飯店,周筠就開始緊張。「真的不再逛逛嗎?」

    小玫轉過頭來,理解她心思似的一笑。

    「妳還想逛嗎?」余偉丞握著她的手,「那我們繼續逛好了。我跟周筠晚點回去。」

    「好哇!放你們小兩口甜甜蜜蜜。」小玫利落接口,開心的跟她說再見。

    周筠有點氣餒,她原本希望大家一起留下來逛的,結果變成只有她跟余偉丞兩個人。

    路上觀光客眾多,情侶更是不少,港邊設有許多座位,都坐了卿卿我我的情人們,讓她更覺尷尬。

    「想拍照嗎?」余偉丞拿著相機,指著一個空位,「在這里拍也很美,比剛剛那里人擠人好多了。」

    「啊,沒關系,我比較喜歡拍景色。」她搖了搖頭,因為她覺得自己不上相。

    听到她的拒絕,余偉丞看著她不說話,一瞬不瞬,直到她有些難為情的別過頭去。

    「妳……好像不是很開心。」他說出自己的看法。

    「沒有啊,你別想太多。」她深吸了一口氣,強顏歡笑。

    「妳什麼時候才能接受我?」他執握住她的雙手,語氣不對勁,「為什麼妳要一直記著那種男人?」

    周筠抬首啞然,她無法反駁他的低吼,正因為他愛著她,所以他了解她的心不在焉。

    「我很努力了,小余,我真的很……」她顫抖著手。這種心情不是她能夠掌握的,她也不願意啊!

    誰願意成天惦記著一個已經遺忘自己的人?誰願意愛著一個不會回頭的男人?

    誰願意經歷這種思念就、心痛的折磨?

    她一點都不想,但是那個人的身影就是揮之不去!

    余偉丞忽然將她拉進懷里,撫上她的臉龐,他的力道很大,擁得她快要不能呼吸。

    「小、小……小余!」周筠有點害怕,抵著他卻掙脫不開,「很緊欽,你放松一點。」

    她說著,發現他捧著她臉龐的力道,也幾乎要描碎她的頰骨。

    「我好愛妳,妳不該再想著那個人。」余偉丞雙眼炙熱的瞧著她,「別再推開我了!」上星期他好不容易吻上她,卻被她一把推開的羞辱感依然籠罩著他,尤其知道他輸給一個不會再出現的男人,就更加不甘心!

    「我……很痛!小余!」她痛喊,「我很不舒服!放開我!」

    可余偉丞彷佛沒有听見她的話,忽然扣緊她的後腦勺,粗暴的吻上她。

    周筠驚惶失措卻動彈不得,嚇得在他懷里掙扎扭動,但是他緊緊箍住她,她完全逃不開,只能讓他的氣味在口中翻攪。

    好惡心!她緊閉起雙眼,不管幾次她還是覺得反胃,他的吻不帶一絲珍惜,總是激烈而粗魯,絲毫不在乎她的感受!

    這一次,他更是加重了力道,讓她完全推不開他……

    敖近竟還傳來口哨聲,周筠的淚無力的滑下。

    直到余偉丞滿足了,他才松開力道,她迫不及待的推開他。

    「走開!」她失控的喊了出來。

    余偉丞踉蹌數步,還一臉愕然。「寶貝……」

    「不要叫我寶貝!你這個……惡心的人!」她從沒有這麼激動過,但是現在的她竟能如此歇斯底里的喊著,「不要靠近我!」

    這詭異的爭執引起路人注意,更有不少人覺得奇怪,剛剛還在熱吻的小情人,怎麼下一秒就吵架了?感受到四周投射而來的眼光,余偉丞皺了眉,一步上前扣住了她的手臂。

    「別這樣,大家都在看了。」他壓低了聲音。

    「放開我!我叫你不要再踫我!」被他一踫到,周筠就覺得像有千萬只蜘蛛爬滿她的身子般,很不舒服。

    「妳這是做什麼?小聲一點!」他說著,竟使勁握住她的上臂,疼得她差點喊出聲來,「只是一個吻,妳有必要這麼激動嗎?我們是男女朋友吧?」

    好痛!她覺得自己的手快斷掉了!

    周筠緊咬著唇,忍著不哭,「我……我渴了,你去幫我買可樂。」她顫抖著聲音央求他。

    「可樂……」他舉目一瞧,發現數公尺外就有小販,「好,妳等我!」

    她擠出笑容對他點了下頭。

    待他一松開箝制,她立刻頭也不回的往前奔去,把自己藏入人群里。

    路過販賣機時,她抖著手投了好幾次硬幣才買下礦泉水,但即使在路邊漱了好幾次口,也無法把那惡心的味道給去除掉。為什麼……男女朋友會這樣嗎?以前昶倫吻她時,她根本只會淪陷,不可能如此反感。

    手好痛,身子好痛,為什麼懷抱她的男人,不是昶倫呢?

    周筠蹲在路邊泣不成聲,翻出皮包里的戒指,迫不及待的戴了上去。

    這輩子,她說不定會孤獨死去,直到死之前都還愛著同一個男人吧。

    「小姐。」

    有個聲音自耳畔傳來,在嘈雜人群聲中特別明顯。

    可她不想理會任何人,就算在路邊哭到死,也不關任何人的事!

    「妳怎麼一個人在這里呢?發生什麼事了?」那聲音相當好听,是個男人的聲音。

    「沒事,請你不要管我,謝謝。」她稍稍抬起頭,卻別向另一邊,抹去不止的淚水。

    「像妳這麼漂亮的女孩在哭泣,身為男人怎麼可能坐視不管?」這語調說得懇切,但是听在周筠耳里卻彷佛別有目的。真夸張,她有這種本事嗎?每次出國都會遇見搭訕的家伙?她深吸了一口氣,完全不想理睬來者。好不容易才甩開小余,實在沒心情理會陌生人,艷遇對她而言,一生一次便已足夠,因為她已經把心交出去了,沒有多余的心思再應付其它人。

    她該回去跟余偉丞說清楚,他們之間不會是情人,她無法響應他的愛。

    她迅速站起,眼前卻突然一片黑,她因頭暈而向後倒去。

    有力的手臂輕而易舉的撐住她,她下意識抓住來人的衣裳,暈眩的程度讓她差點以為會重重摔在地。

    眨了眨眼,在她睜眼的瞬間,搭訕的男子毫不猶豫的將手臂一抬,將她立即攬進懷里。

    周筠嚇了好大一跳,想要尖叫,卻後知後覺的發現這胸膛與她竟是如此契合,還有隨風吹來的熟悉香味。

    「妳好像很喜歡撞進我懷里?」男人的聲音隆隆作響,自胸膛傳進她耳里。

    她差點站不穩,心中不住的吶喊,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可那雙熟悉的溫暖大手移近她的臉龐,輕柔地抬起她滿是淚痕的臉,讓她瞧清楚這一切不是幻覺。鄒昶倫就在她眼前,甚至正擁著她。「妳沒事吧?又頭暈嗎?要不要去吃個飯?」他說著,心疼的抹去她的淚痕。

    「你……怎麼會在這里?」她啞著聲,哽咽的聲調听來令人揪心。

    「我好不容易飛回台灣,一下飛機就去菁品找妳,結果小卡跟我說你們到香港開會,我立刻再坐飛機過來,打听了你們的行程,趕上這里的夜景活動。」他撥開她的前發。筠筠的頭發變長了,蓋在臉上顯得有些憔悴。「剛剛一下出租車我就看見小玫,她告訴我妳跟「妳男朋友」還留在這里。」

    「他不是我男朋友!我!」提起余偉丞,周筠就有些激動。

    「我看到了。」鄒昶倫搗住她的唇,「我听見妳的尖叫聲,才能找到妳。」

    否則在這種觀光勝地,放眼望去盡是人,要怎麼找到她?直到他听見了一個女生的叫聲,離他很遠很微弱,但是他立刻就確定是她的聲音。

    循著聲音找過去,已經看不到人,但是他卻見到了在排隊買飲料的余偉丞。

    沒有思索,他直直朝前走去,直覺告訴他,她一定在前方的某處。

    結果果然沒錯,在距離稍遠的地方,他看見了穿著粉紅色七分袖上衣,搭著白色短褲的她,他記得她穿起這套衣服來跟公主一樣可人,她正蹲在大樹下,將臉埋進自己腿間,嚶嚶啜泣。這個不性感不美艷的女人,還是輕易的吸引住他的目光。

    周筠緊緊抱著他,什麼話也說不出來。這個懷抱她想念到近乎瘋狂,不管他是為什麼而回來,她都只想把握當下!

    「他真的是妳男朋友嗎?」鄒昶倫問著,有點受傷,「妳換男友的速度比我想像的快。」

    周筠拚命搖頭,在他胸前搖著,什麼也沒說,從她手臂加重的力道看來,她似乎又在哭泣。

    「分手了!我跟他分手了……」她抓住他的襯衫,「他強吻我,好惡心!好惡心!」

    鄒昶倫揚起一抹笑。幸好,余偉丞還是構不成威脅。

    他沒錯過地上的礦泉水瓶跟她搓到紅腫受傷的唇,抬起她下巴,他看見滾滾不止的淚水,還有一臉厭惡和驚恐。

    他極其輕柔的撫過她的唇瓣,手似帶電般,電得她一陣酥麻,芳唇輕顫。然後他俯頸而下,輕巧地含住她的唇,挑逗般的咬嘗,直至久違的深吻。周筠癱軟了身子,將全身的力量都放在他的手臂間,他的吻再度讓她迷眩而沉醉,她好喜歡他的吻,總是能給她甜蜜的滿足感,不但一點都不討厭,甚至非常享受。

    「這樣算消毒過了嗎?」半晌,他才緩緩離開她的唇,柔聲問。

    她睜開迷蒙的雙眼,兩頰浮上紅彩,露出甜美的笑容,酒窩又瓖在唇邊,再度讓鄒昶倫動心。

    他深吸了口氣,將她扎實的揉入懷中,讓她充實自己的雙臂。

    低首吻上她的發,她的香氣依然動人。

    「妳把東西打包退回來,讓我有點受傷,後來余偉丞又打電話留言,說你們已經開始交往了。」他的聲音有點悶,「妳甚至沒有跟我要個解釋或理由。」

    「那不需要。」她滿足的偎在他胸前,「我知道你的個性,Kandy說的我都認同,所以我從不想要一個解釋,只想放你自由。」

    「沒有人可以綁住我的,筠筠。」他低聲笑了起來,「只有我自己才能選擇願不願意停留。」

    「嗯……」她微笑,那些都不重要。「那你最近過得好嗎?找我有事嗎?」

    「我最近很忙,心力交瘁,因為我父親在開幕那晚心髒病發,病況一直不穩,所以我回洛杉磯待了兩個月。」鄒昶倫用極為平淡的口吻,訴說著讓她瞠目結舌的話語,「然後我的戀人火速把我的東西打包寄回,還挑了新男朋友,完全不听我解釋就跟我分手。」

    「你父親……天吶!我不知道!」她小嘴圓睜。原來昶倫的父親急病,所以他這兩個月根本不在台灣「他現在怎麼了?」

    「人醒了,暫時控制住病情,所以我才回來一趟,不抱期望的看看我的「前」女友是否還打算听我說話。」他望著她,帶著一點責備、一點委屈,和很多很多的可憐兮兮。

    「我是真的不知道你父親的事,對不起!」周筠真摯的道歉,「我如果知道的話……」

    「如果知道的話?」他的聲音高了八度。

    如果知道的話,她就不會選擇分手嗎?

    不,她還是會。周筠緊皺起眉,有些忐忑不安的揪著他的衣裳,咬著唇。

    「你吻她了。你不只是吻她而已,是饑渴的跟她接吻,還扯下她的禮服……」她其實一點都不想回憶這一幕,「如果你真的很愛我的話,我以為……你不會想要她。」

    「那是我的錯,我的欲望凌駕了理智,Kandy緊貼著我,甚至在我身上磨贈時,我的身體無法拒絕她的挑逗。」他並沒有羅織理由來騙她,「但是我必須說,是她先上前吻住我的!而且妳如果看得更久就知道,我很快地讓血液回到大腦,思考清楚,我推開了她。」

    其實周筠也有看到這一幕,她確實親眼見到他推開了Kandy。

    「那是因為我想到妳,我的身體也知道這個女人不是我想要擁有的。」他捧起她的臉龐,「妳才是。」

    面對深情款款的眼神跟訴說衷情的唇,周筠心里明白,她不可能再次拒絕他,他只要一句話、一個擁抱,就可以讓她再次臣服。

    「可是你兩個月來沒有只字詞組……至少也該有通電話,我認為你已經選擇離開我了……」

    「因為妳把東西退回來,先跟我分手的是妳,妳甚至有了新男友。」他有點無辜,「但我承認我想要用時間來證實我們之間的感情,到底是一時迷惘,還是能一起擁有未來。」怎麼把一切攤開來談後,變成是她的問題了?她打包的速度的確很快,但當時她還沒有跟小余交往,他怎能擅自去轉告這個消息?

    好,是她自作自受,竟然親手把昶倫推了開。

    「然後呢?」她可憐兮兮的問著,「時間證實了什麼?」

    鄒昶倫無奈一笑,吻上她的前額。真是個傻女孩!

    「我已經站在這里,抱著妳了,妳覺得結果是什麼?」

    啊……他飛回台灣就是為了她,再飛抵香港也是為了她嗎?

    「我的心很痛很痛,我配不上你,我沒辦法再次承受失去你的痛苦,我真的會怕……」周筠說出了心底揮之不去的擔憂,「我該怎麼樣才能相信自己有資格站在你身邊?」

    鄒昶倫不發一語,只是將她擱在胸前的柔萸握住,湊到唇邊吻上,他先吻上手背,再吻上指尖,最後是那枚戒指。

    一切盡在不言中,既然她都還戴著戒指不肯放手,又何須在意這些事呢?周筠懂了,咧開笑顏。管他的,不管未來會怎樣,遇上他的那一瞬間,就已經注定她今生給了他了。路起腳尖,她大大的張開雙臂,用力的主動環上他。

    他其實什麼都不必說,真的……光是他今天出現在她面前,她就決定即使再次被傷害,她也要義無反顧的愛著他!

    這就是愛,一個人一生,總是要這麼愛一回。

    「周筠!」好不容易奔至的余偉丞,不可思議的望著親昵相擁的兩個人,「鄒昶倫?」

    「小余……」周筠有些驚慌,「對不起,我沒有辦法繼續跟你在一起。」

    「為什麼?!」他手上的可樂滾落了地,「這男人究竟哪里好?值得妳這樣執迷不悟!」

    「哪里不好?」鄒昶倫立刻接口,拉起周筠的左手臂,指著上頭的瘀青,「我不會強吻人,更不會對女友動粗。」

    想也知道,若他們真在一起,未來不久的某一天,余偉丞會變成善妒的男子,控制周筠的言行及對外聯絡,最終走向施暴的路。

    「哇靠!余偉丞,你打人啊!」小玫冷不防從旁邊跳出來,事實上,公司一整掛人都在暗處觀戲已久。

    「我、我沒有,我只是……」他一驚。他只是怕周筠再次推開他而已。

    周筠往前幾步,來到余偉丞面前,鄭重的向他彎身行了欠禮。

    「我無法響應你的感情,因為我沒辦法把你當成情人來愛。」她的心不會為他鼓動,呼吸不會因他而困難,甚至會因為他的吻及觸踫感到惡心,這樣的對象,不適合當情人。

    余偉丞怒不可遏的瞪著她,又瞪向鄒昶倫。

    「我說呢,人該放下的時候就要看開點,不是你的東西強求不得。」看見好友手上的傷,小玫不禁慶幸沒有真的將兩人湊成對。她涼涼的走到他身邊,「你不能強迫一個不愛你的人愛上你。」

    「可是我!」愛了她八年啊!

    鄒昶倫上前一步,緊扣住周筠的手,十指交握,余偉丞這才發現,原以為拿下的戒指,現在又重回她手上了。

    他不再說話,一臉欲哭無淚的模樣,轉身奔跑離去。幾個男同事見狀,也追上前,打算陪他解解失戀的苦悶。

    「看來房間得換人了。」小玫若有所思的看著房間分配表,把余偉丞三個字劃掉,「得請小余讓出房間,讓妳的新艷遇進房嘍!」

    周筠羞得無地自容。小玫嗓門太大,四周的人全听見了啦!

    鄒昶倫爽朗的笑開。他很欣賞小玫,這女人敢做敢當、敢愛敢恨,若是以前,會是個很適合他的對象。

    只可惜,緣份是注定的。

    「所以,小姐一個人嗎?」他低首笑看著失而復得的戀人。

    「嗯,一個人。」周筠勾起笑,那份甜永遠讓他為之迷醉。

    「我剛好缺一個女伴,不知道妳願不願意當我的女伴?」

    小玫一行人竊笑,遠遠離去。

    「今晚嗎?」她赧顏羞紅,搖晃著十指交握的手。

    「嗯……時間可能得長點。一輩子如何?」鄒昶倫停下腳步,用那令她為之失魂的眼神凝視著她。

    餅去只要被他這樣看著,她總以為自己是他的唯一,聞言,周筠喜出望外的笑開。她知道,這次,她真的是唯一了。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只吃小綿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蜜果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