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我獨尊 第十章
作者︰艾星
    午後,別墅的花園內,舉辦了一場小型的「姊妹」聚會。

    「筱柔,這是我在網路上訂購的土耳其隻果紅茶,你嘗嘗味道,我覺得滿特別的。」方翰和熱心的推薦。

    「嗯,味道真不錯,」尹筱柔淺嘗了一口,芬芳的氣味頓時盈滿整個口腔,「有沒有幫我訂一份?」

    「當然,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我怎麼可能只買我自己的。」方翰和從包包拿出了一只紙袋,「拿去吧,里面還有蜜桃口味的。」

    「呵,謝啦。」她開心的收下禮物。

    「筱柔,你和杰生好像相處的還不錯。」

    「是啊,我最喜歡他了。」她甜蜜的笑說。

    「那就恭喜了,我想你們一定會幸福的。」他笑著說,忽然想起什麼,「對了,筱柔,你這樣算不算是出軌?」

    「什麼意思?」她納悶地問。

    兩人話匣子一打開便聊個不停,壓根沒注意到有一道身影悄悄地朝他們走近。

    「你忘了嗎?曾經有人發誓說這輩子只愛一個人,只想嫁給那個人。」他們從小就認識,因此他還記得有這麼一段往事。

    尹筱柔想了想,突然睜大眼,「啊!對喔,我都忘了。」

    「因為現在太過幸福,看你連崇拜多年的夢中情人都忘記了。」方翰和故意取笑道。

    「完蛋了,我該怎麼辦?」

    「別放在心上,我跟你鬧著玩的。」他咬了一口手工餅干,見她如此認真,笑著安慰。「少女情懷總是詩,那是年輕不懂事,只要看到優秀的男孩,總會嚷嚷著說要嫁給他,沒什麼的。」

    「可是我還對天發過誓。」

    「沒關系,上天會原諒你的,畢竟找到真愛,才是難能可貴的幸福。」

    「真是這樣嗎?」她有些疑惑。

    「千真萬確,所以別放在心上。不過想到當時就覺得有趣,我還以為你只是說著玩的,沒想到卻堅持了這麼久,何況你根本不知道那個人是誰,幸好你遇到了喜歡的人,否則我真不知道……」

    方翰和說著說著,忽然抬頭瞥到一張鐵青的臉後,立刻噤聲,把末說完的話吞入肚子里。

    「您、您好,斐先生。」他戰戰兢兢地打招呼。不知他何時來的,有沒有听到他們的談話?

    尹筱柔納悶的轉頭,見到是心愛的人,臉上不禁揚起幸福的笑容。

    「杰,要不要坐下來聊天?」她舉高手中的茶杯,「這是阿翰帶來的土耳其隻果紅茶,你也來嘗嘗看,很好喝喔,」

    杰生搖搖頭,拉起她的手溫柔地說︰「柔柔,外面風大,我們進屋里吧。」

    「不要,我想待在外面,今天天氣很好。」

    方翰和看看四周,哪來的風大?看看前方幾棵大樹,葉片連個動靜都沒有。

    「呃……我有事,先回去了。」他接受到杰生眼神里的訊息,知道自己該走人了。

    留在這里當電燈泡太煞風景,況且還有個讓人備感壓力的杰生,談什麼話題似乎都不適合。

    「阿翰,你要走啦,我們不是還有事情要談?」

    「改天再說吧。」

    「好吧,小心一點喔。」尹筱柔起身,準備和他來個臨別前的擁抱,卻遭方翰和拒絕。

    方翰和連忙退了幾步,不敢放肆。他清楚知道,好友的愛人是個佔有欲極強的男人,哪怕只是個友情的擁抱,都有可能引起他的怒氣,到時肯定不會輕易善了。

    「你們聊,我先走了。」說完,他飛快的往大門走去,一副逃命似的離開。

    「杰,我看我可能會因為你,讓身邊的朋友漸漸離我遠去。」尹筱柔扁嘴抱怨道。

    「我什麼都沒說。」

    「唉!不怪你,那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氣勢。」她嘆口氣,佯裝憐憫的表情,「我們可憐的斐杰,長得一副嚇跑人的臉。」

    杰生喜歡听她叫他的中文名字,全世界除了他父母之外,也只有她這樣叫他。

    「你怎麼老是喜歡和那個家伙見面?」杰生不悅地問。他一把將尹筱柔抱起,將她移至草地上,高大的樹木為兩人遮去了大半的陽光。

    「杰,阿翰有名有姓的,你別這樣叫他。」尹筱柔眯起眼警告,「再說他可是我的青梅竹馬好友,誰都不準欺負他,包括你也一樣。」

    「哼!」他討厭她老是對方翰和好。她曾說過那是「革命情感」,怎麼都無法抹滅。她一向講義氣,不會讓朋友受到任何傷害。

    「哼!連你都幫他,那麼誰來幫我?」杰生難得低聲下氣的,只為了向人討一句承諾。

    他知道這樣並不像他,但是為了心愛的女人,失去尊嚴都無所謂,

    「幫你?」尹筱柔忍不住失笑,「哈,堂堂天盟集團的首領杰生,還需要誰來幫你?我就不相信這世上有誰敢動你一根寒毛,你只要不欺負人,世上就會太平一點。」

    「這世上只有你敢欺負我,知道嗎?」

    提到這一點,尹筱柔倒是笑了,親昵的跨坐在他腿上,故意露出無可奈何的神情。

    「唉!那是沒辦法的事,我可以對所有人好,但唯獨你不行。」她手指著他,搖頭嘆息道。

    「為什麼?」杰生可火大了。

    「因為在我的觀念里,男人就該保護自己的女人。」她停頓了一會兒,又繼續說下去,「那可能是我的壞毛病干,如果我深深愛上一個男人,就會想跟他無理取鬧,就像現在這種情況,」

    「你說什麼?再說一次。」杰生訝異地道。

    「哪一句?我剛才說了什麼嗎?」尹筱柔故意逗他,還調皮的玩起他的頭發,

    「我向來不記得自己說過的話,怎麼辦?」

    「再說一次,有關愛的那句。」他催促道。

    「我忘了。」

    「你記得。」

    「怎麼?我剛才有說什麼關于愛的嗎?」她歪著頭。考,接著又點點頭,「喔,我知道了,我是不是說我一員興愛誰是我的自由?」

    杰生眯起眸子,對她一點辦法都沒有。「我可以給你充分的自由,但唯獨這一點絕對不行。」

    「喔,怎麼說?」

    「你只準愛我一個。」他霸道的宣示。

    「要是我愛上別人呢?」

    「如果你嫌那個人的命太長的話。」

    「唉!」她長長的嘆了一聲,雖然心里感到無奈,但還是認了,誰教自己愛上這個霸道的男人呢?

    尹筱柔傾身投入他懷中,享受被人寵愛的感覺。在這漸漸涼爽的乍後,兩顆火熱的心緊緊的相依相偎。

    只是,杰生心里依然有個難以解開的疙瘩。究竟那個曾讓筱柔愛慕過的夢中情人,是哪個可惡的家伙?

    ***bbs.***bbs.***bbs.***

    在她心中最重要的人竟然不是他?

    杰生沉默地坐在沙發上,一句話都沒有說,不禁讓旁人覺得悶到了極點。

    「首領,你到底是怎麼了?怎麼今天看起來怪怪的。」鬼火按捺不住性子,率先開口打破沉默。

    「是啊,有什麼事說提出來,我們一起解決。」電魔也跟著開口。

    「那個……」杰生欲開口詢問,不過想了想又決定作罷,「還是算了。」要他開口吩咐手下找尋女人的資料,那是多沒面子的事情。

    「首領,你這樣讓我很難受,有話就直說嘛,我們幾個又不是外人。」鬼火向來是急性子,有話絕對不拐彎抹角。

    「讓我來猜猜。」電魔起身走至窗邊,若有所思的俯瞰美麗的夜景。「該不會是為了一個不知名的夢中情人而感到難受吧?」

    聞言,杰生立即抬頭,瞪著電魔那張看來狡猾的臉孔。

    「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哈,被發現了。」電魔走回沙發,神情輕松的坐下。「雖然首領要我不能查有關尹筱柔的資料,但我就是敵不過強烈的好奇心,更何況我只要動動手指,所有的資料就會……」

    「快告訴我那個該死的夢中情人是誰!」杰生用力拍向桌面,「我絕對不會饒過他!」

    「這不好吧,難道首領要跟自己作對?」

    「電魔,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杰生壓抑住怒氣,察覺他話中隱含著不對勁之處。

    「是啊,別吞吞吐吐了,一次把事情說清楚,不要拖拖拉拉的。」鬼火心急的催促。

    只見電魔不疾不徐的拿起杯子啜了一口白蘭地後,這才開口。

    「首領,你還記不記得你十六歲那年,和誰去過香港的賽車場?」

    杰生蹙起眉,「如果我記得沒錯,那年夏天我父親擔任展望會的大使,他帶我去香港參加慈善賽車大賽,我被迫下場谷賽。」

    「那麼當年首領必定是取得冠軍獎杯了,我想——」

    「廢話,像首領這種唯我獨尊的男人,怎麼可能容許自己輸了任何一場競賽。快說重點,扯一堆無關緊要的往事做什麼?」鬼火急切地打斷他的話,比誰都想知道結果。

    「那年尹筱柔十歲,恰巧和她父親到香港度假,他們也去觀賞那場慈善競賽,並且因為一場完美的演出,從此整顆心就淪陷了……」

    「說了那麼多,你還是沒指出那個人是誰。趕緊說出他的名字,我們找一堆兄弟去教訓他。」

    「我可沒那天大的膽子喔。」

    「哼!沒想到你這麼沒膽。」鬼火不屑地瞪了他一眼。「好吧,告訴我他是誰,由我出面去解決。」

    「我先問你,這世上有沒有是連你都不敢惹的人物?」

    「倒是有一個。」鬼火指指杰生的方向,清楚的說明了他的克星是何許人物。

    「哈,我也一樣。」電魔笑著點頭,話說得更明白了,「所以這就是我不敢教訓那個人的原因。」

    表火終于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一直讓首領耿耿于懷的可惡家伙,竟然就是他自己?」

    「千真萬確。」電魔篤定的點頭。

    「哈哈!緣分真是個奇妙的東西。」鬼火轉身看向杰生,看到一張得意的面孔,

    「埋藏在心中十多年之久的夢中情人,終于出現在自己面前,怎麼想都是一則動人的愛情故事。」

    「首領,恭喜你了。」電魔祝賀道,

    「首領,你還待在這里做什麼,不趕快飛奔回去跟她說這個好消息,然後來個感人的重逢大擁抱嗎?」

    電魔使力拍了下他腦袋。「虧你老是形容自己是個大情聖,我看你連邊都沾不到。」

    「你這什麼意思?」

    「這麼特別的事情,怎能如此輕率,如果是我一定會詳加計畫,在宣布這個消息的同時,我會同時向心愛的女人求婚,牢牢的抓住她,永遠留在身邊。」電魔說完後挑眉望向杰生,「首領,你說呢?」

    杰生點點頭,「這提議還不錯。」狡猾的電魔總是能看穿別人的思。

    「我這樣算是功德一件,促使一段美好的戀情定向圓滿幸福的結果,所以,有關我窺探首領女人的所有資料,這個罪行理所當然應該被原諒吧?」他抓緊機會取得免死金牌。

    「做得好。」杰生心情大好,露出迷人的笑容。

    ***bbs.***bbs.***bbs.***

    尹筱柔在方翰和的游說下來到香港,說要一同來「血拚」。她其實不怎麼想來,只想賴在杰生身邊。

    敝的是平常絕對很難妥協的杰生竟然點頭答應,真是出乎她的意料,既然他都說好,那她也沒有理由拒絕了。

    只是才來香港三天,她就已經失去興趣,更氣人的是這幾天杰都沒打電話來關心,讓她覺得非常沮喪。

    今天她心不在焉的跟著方翰和到處逛,等到回神的時候,已經身在一處賽車場內。

    「阿翰,我們來這里什麼麼?」她狐疑地問道。

    「你忘了這個地方嗎?」

    「怎麼可能忘了!我就是因為來過這里,從此以後下定決心要默默愛著一個人……」尹筱柔泄氣地說著,「阿翰,你是想喚起我的回憶,讓我帶著遺憾過一輩子嗎?」

    「正好相反,」他笑得非常詭異。「我要讓你和那個神秘的夢中情人見面。」

    「見面引怎麼可能?」

    方翰和低頭看了眼手表,露出滿意的笑容。

    「好了,時間到。一場相隔十多年之久的賽車表演,就要重現在面前,敬請拭目以待。」

    「這……」有可能嗎?

    尹筱柔轉頭望向車道的起點,看到了那輛藏在記憶中許久的車子,過去的畫面立刻浮現,和現在的影像重疊。

    同樣的地點,一模一樣的車輛,就連駕駛的完美技巧也都沒有任何改變。是他沒錯,那個她愛慕了十多年的夢中情人。

    沒想到能再次看到這麼精采的表演。

    尹筱柔靜靜的站著,心中涌現無限的感動,甚至紅了眼眶。

    直到對方停止表演,她奮力的鼓掌叫好。

    那名男子下車後,並沒有卸下身上的裝備,只是一步步的走上階梯,往尹筱柔的方向前進。

    「啊!」她感到有些慌亂。

    面對愛慕許久的人,她該說什麼?或者又該做出何種表情?雖然心里十分激動,但她還是覺得有點罪惡感。

    如過被杰知道了,他肯定會氣瘋的,該怎麼辦?

    懊逃嗎?

    或者偷偷滿足一下心里的渴望?

    就在她遲疑的時候,那名男子已走到她面前,一句話都沒說,就在她面前卸下身上的裝備。

    尹筱柔訝異的看著他,不知為何覺得對他有一種強烈的熟悉感。

    「斐、斐杰?!」她不可思議的大喊。

    「哈羅,美女,听說你愛慕我已經有十多年了,是嗎?」杰生性感的笑了,陽光下更顯英氣逼人。

    「嗯。」她含著淚點頭,又不敢置信的搖頭,沒想到真的是他。

    「謝謝你愛慕我那麼久。」

    杰生一把抱住她,低頭吻住她粉嫩的唇瓣,直到她快要窒息,才依依不舍的放開。

    將近一個星期不見,她發現自己想他想得快要瘋狂,這才發現她根本不能沒有他。

    「十幾年沒賽車了,花了些時間才找回熟悉的感覺。怎麼,和以前看到的我一模一樣吧?」杰生苦笑地搖頭,「唉!我真沒想到情敵竟然是年少時候的自己。」

    「難怪你最近心情不好,原來是為了這個啊。」

    「沒錯,」他得意的笑了、「不過,柔柔,是你先愛上我的,你從好久以前就愛上我了。」

    「所以,你贏了,是我先愛上你的,愛了你那麼多年,高興了吧?」尹筱柔沒好氣的瞪他一眼,「不過有關誰愛誰多這點,我可就遠遠超過你羅。」

    杰生露出不認同的表情。「不可能,最後贏的人還是我,我會超越你,愛得比你還深還要長久。」

    「哼!說來說去你就是唯我獨尊,輸不起的男人是吧?」她笑著親了他一記,嬌嗔的抱怨。

    「我不否認,不過這個輸不起的男人瘋狂的愛著你,只願意為你犧牲一切,只想待在你身邊,這樣可以嗎?」

    「嗯,听起還挺誘人的喔。」

    忽然,杰生單膝跪在她面前,表情看來有些靦腆。「以後說什麼都不能離開我身邊,嫁給我,一輩子屬于我。」

    「杰,我可沒答應喔,我還要慎重的考慮。」她故意逗他。

    「不答應都不行,我這輩子第一次在女人面前下跪,所以我是絕對不可能放過你的。」他急著大吼。

    「知道了,我的夢中情人。」她蹲下身深深的擁抱住他,金色陽光灑在她美麗的臉龐上,映照出那抹最幸福燦爛的笑靨。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唯我獨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艾星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