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當前男友 第10章(2)
作者︰風光
    看著飛往美國的飛機緩緩升空,溫東璿和白沛昕直到趙予歡真正的離去,才手牽著手離開機場。

    「好像經歷了一場夢一樣。」白沛昕嘆了口氣,趙予歡帶來的不只是愛情的風暴,甚至是人性的考驗,幸虧她和溫東璿對彼此夠堅定。

    「她變了很多,真正了解現在的她之後,我發現我已經不認識她了。」溫東璿感嘆。

    他不知道是不是他拒絕了趙予歡父親的好意堅定了她離開的決心,不過他很清楚自己與她的交情再也回不到過去了。

    「不過,我倒挺羨慕欠和她有那樣瘋狂的過去呢!相形之下,我們的交往就像白開水一樣。」白沛昕刻意挖苦他,誰教他惹來一個前女友讓兩人都痛苦了好一陣子。

    溫東璿不知道趙予歡究竟出賣了他多少,不過之前的戀情因為趙予歡的個性,他確實做了很多自己從沒想過會做的事。

    「你想體驗一下瘋狂嗎?」他突然定定地望著他,在她還沒做出反應時,大手拉住她的小手。「走,那就試試!」

    他拉著她回頭,來到航空公司櫃台前,突然問道︰「我記得你有美簽,對嗎?」

    白沛昕胡亂點了點頭,去年她才和狄欣欣玩過一趟。正想問個清楚他想干麼時,他卻不給她問的機會,轉頭二話不說刷了兩張機票,搞得她一頭霧水。

    他看了看手表,然後告訴她,「到晚上的班機還有六個小時,我們先回家收東西。」

    「我們要去美國嗎?收什麼——」

    白沛昕的話都還沒說完,就被溫東璿拉走。

    回程的車上,即使她威逼利誘,他都只是神秘地笑著,最後回到家里,他快速整理了行李,還拿了一些證明文件,便帶著她再次驅車前往機場。

    莫名其妙又回到機場,白沛昕終于受不了了,她可是跟狄欣欣說離開半天時間而已。

    「你要帶我去哪里?我還要回去上班呢!」她嬌聲抗議。

    「打電話請假。」見她還愣著,他主動拿起她的手機,找到狄欣欣的號碼撥過去,然後貼在她耳邊。

    「欣欣?」電話接通,白沛昕卻不知該怎麼說。「東璿叫我請假,那個……他要帶我去……去哪里呀?」她用目光詢問著溫東璿。

    「我要帶她去拉斯維加斯結婚,請三天假,行嗎?」

    溫東璿直接拿過電話,听得白沛昕眼楮都睜大了。

    「哈哈哈哈哈……」電話那端的狄欣欣狂笑起來。「沒問題!你們請十天假都沒問題!」

    電話掛斷了,白沛昕張大了嘴瞪著他,「去拉斯維加斯結婚……」

    「沒錯,你不是想瘋狂一下?」他停在海關的入口前,指著里面,「走不走?」

    就因為她一個臨時提議,就要完成兩人的終身大事?

    遲疑著、踟躊著,其實她並沒有這種脫軌的勇氣。但轉念一想,自己一輩子從來都沒放縱過一次,都是中規中距的過日子,何況,沒道理趙予歡能和溫東璿瘋狂,她就不能——

    白沛昕一咬牙,用力點頭。「好,走!」

    甚至,她還主動拉著溫東璿進海關,讓他笑了好久。

    ◎◎◎

    一般說來,長途旅行應該是很放松的,但白沛昕卻不由自主地緊張,僵了好幾個小時,飛機餐也吃得食不知味,最後才不支睡倒,等她再次醒來,已經到了目的地。

    她不知道在航程中,溫東璿已經用機上的網絡做好了所有準備。

    「走吧!」他帶著一臉緊張的白沛昕坐上租好的汽車,驅車直到了一間小教堂,她才進門,熱情的服務人員便將她送進了化妝間,幫她換上美麗的新娘禮服,還附上一束捧花。

    她幾乎是熱淚盈眶地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想不到自己也有這麼美的一天。她不是沒想過穿著美麗的白紗嫁給溫東璿,但當真的到了這一刻,內心的激蕩是難以言喻的。

    鏡子里的她身旁,突然出現了穿著白色燕尾服的溫東璿,他就像個王子一樣帥氣,用著極為溫柔、極為愛憐的表情看著她。

    「你很美,非常美。」他輕摟住她,很是依戀,地沒有再進一步的動作。

    「你不吻我嗎?」她迷蒙著眼問他。

    「現在不能親你,要禮成才行。」溫東璿失笑,「想不到你這麼猴急,那我趕快到禮堂里,,神父在等我們了。」

    「我才沒有猴急……」嬌嗔的抱怨還來不及說完,她就被拉到了禮堂。

    令她意外的是,她以為只是兩個人的婚禮,賓客區居然還坐滿了來賓,在他們經過時熱情的拍手鼓掌,並奉上拉炮和滿天花瓣雨。

    「這是……」她咬著下唇,忍耐著不落下感動的淚。「你什麼時候這些的?」

    「訂教堂時送的。」他靜靜地在她耳邊說道,用著有些促狹的語氣,「還能指定花瓣的顏色呢!」

    所以這算是買一送一?白沛昕聞言不由莞爾,和他交換一個會心的笑,此時兩人已走到神父的面前。

    當她說出我願意的那一刻,她知道自己真的哭了,即使再怎麼忍耐,再怎麼強撐,她還是沒辦法止住內心的激動。她最深愛的男人,和她完成了最神聖的儀式,即使這是一場很瘋狂的婚禮,她也覺得瘋狂得很值得、很感人。

    溫東璿在替她套上戒指時,不待她問便主動說道︰「這個,飛機上買的,航空公司會員還打八折。」

    白沛昕被他惹得又哭又笑,好一陣子才能說話。「我想把捧花給欣欣,可以嗎?」

    「我早就想到了,當然可以。」確定儀式完成,溫東璿突然將她攔腰抱起,跑向他停在教堂門口租來的禮車,接著將她丟上車後,取下胸口的胸花。「扔吧!總要先滿足你後面那些人。」

    白沛昕往車後一看,果然一堆妙齡女郎爭著要接捧花,她不假思索地將溫東璿的胸花扔出,在一堆尖叫與推擠中,兩人笑著揚長而去。

    車子開到了賭城飯店的人造海灘,沙灘上甚至有人在做日光浴,溫東璿又拿出自己的手機,在她面前亮了亮。

    「你又想干麼?打電話回台灣報喜?」她被他層出不窮的妙想給笑翻了。

    「是拍婚紗照!」他先跳下車,再把她抱了下來,「幸好我的手機的相素挺高的,拍起來畫面應該不差。」說完,他先替她拍了一張。

    這實在夠瘋狂了,他帶著她,一家飯店拍過一家,拉斯維加斯的大飯店有著各國風情與各種風格,拍過一輪之後,仿佛環游了世界一周,甚至連異世界都去了。

    拍完婚紗已是夜晚,兩人停在住宿的飯店門口,白紗都還沒脫下,但白沛昕大哭大笑了一整天,已經累到不行了。

    「還有最後一個步驟。」溫東璿朝他神秘一笑。

    「天啊!你還有什麼花招啊!」算是徹底領教了他的[瘋狂],她都快招架不住了。

    「嗯……我想,我等一下就站在那個尿尿小童的水池里,向你大聲的說我愛你,證明給來自全世界的旅客看如何?」他支著下巴,仿佛很認真。「還是你也想被我扔進水里一同慶祝我們終于修成正果?」

    大聲說我愛你?扔進水里?白沛昕望了下游客如織的大街,再想像等一下的畫畫,光是她現在穿婚紗站在這里,就已經備受矚目了,她可不想明天上新聞,而且還是英文的新聞。

    白沛昕舉手求饒,她實在沒膽子和他再繼續瘋狂下去。「行了行了,呃……我想我們應該瘋狂夠了,接下來就當作蜜月旅行……我是說,正常的那一種,好嗎?」

    等了半天就等她這句話,溫東璿還真怕她答應,不由忍俊不禁。

    「早知道你的個性會如此,其實你能陪我玩到現在我也很驚訝。我們兩個的個性,原本就不適合這種大起大落、狂風暴雨般的生活,細水長流不也很好?現在你明白了嗎?瘋狂的感覺一下就過了,但白開水一天不喝,可是會死的。」

    「我明白了!」她哭笑不得地橫了他一眼。只不過是一句撒嬌的抱怨,他居然搞出這麼一出鬧劇。

    不過人生偶爾像這樣脫軌一下也挺有趣的!至于怎麼向父母親友解釋,等回去再說吧!

    「其實,以前我做過的所有事,在我的定義里都稱不上瘋狂,我人生最瘋狂的兩件事,都是和你一起做的。」

    溫東璿朝她眨眨眼,非常滿意看到她露出不解的神情。

    「第一件就是不顧發表論文的會議,和人搶機票從香港飆回台灣,只為了你生理痛;另一件,就是在二十四小時之內到賭城結婚拍婚紗。」他親吻了她一下,「應該能滿足你了吧?」

    想不到白沛昕聞言卻促狹地湊到他耳邊低語,讓他听完她的話之後目瞪口呆,啞然失笑的說不出話來。

    「能不能滿足我,要進到飯店房間才知道喔!」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不當前男友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風光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