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是棄夫 第9章(2)
作者︰明星
    被當成空氣的饒哲,被她的話嚇了一跳。

    殺手是汪芷蘭找上官青雇的?

    「這可不能怪我,是姓饒的腦袋有問題,為了個女人居然連命也不要了。」他嘲諷地說,見汪芷蘭沒有妥協的意思,上官青不禁變了臉色,「難道你想反悔?」

    「上官青,五百萬對你上官家來說,並不是什麼大數目吧?你急什麼?」

    「沒錯,五百萬對上官家的確不是什麼大數目,但自從饒氏放出消息,結束與上官家的所有生意後,我父親已經在一怒之下將我趕出董事會了。」說到這里,上官青的表情變得異常猙獰。「如果不是他,我怎麼會淪落到今天這種地步?連這些錢也要計較?」他恨恨瞪了床上的饒哲一眼。

    「哼!那只能說明你沒本事。」

    汪芷蘭的話徹底激怒了上官青。

    他一把扯住她縴細的手腕,目露凶光,「我有沒有本事,還輪不到你來評論,不過如果你敢反悔,就不要怪我對你不客氣。」

    他冷笑著眯起雙眼,「別忘了你還有把柄捏在我的手里,如果你不想我把你的惡行昭告天下,就給我放聰明一點。」

    她臉色一變,用力扯回手腕,「我……我有什麼把柄值得你去宣揚?」

    「汪小姐還真是貴人多忘事,難道你忘了,當初是誰求我在廁所里演的那場戲?你讓我污蔑上官柔,故意讓饒哲以為她只是為了他的財富才與他交往,讓你從中得利,嘿,最可笑的是,饒哲那白痴居然還信以為真,當著所有賓客的面,狠狠地羞辱了我那單純又愚蠢的妹妹。」

    站在一邊的饒哲因為這個事實,渾身感覺到一陣莫名的寒冷。

    他真的誤會了小柔?

    「這種手段已夠卑鄙,可沒想到你心腸那麼惡毒,饒哲已經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甩掉上官柔,你還嫌不夠,擔心有後顧之憂,又讓我在上官柔的車子動手腳,直接將她害死……」

    「你給我閉嘴!」被揭穿惡行的汪芷蘭氣得大叫,「我的確希望上官柔死,可是你呢?身為她的哥哥,你不是也一樣忌憚著她在上官家的地位,才樂得動手殺人?少把事情都推給我?」

    上官青卻滿不在乎地聳聳肩,「我不否認啊,所以說我們是在同一條船上,如果我不好,你也別想好。」

    「你到底想怎麼樣?」

    看著床上昏迷不醒的饒哲,他的眼底閃過一抹狠毒的光芒。「我現在想想,錢的事可以再說,重要的是——殺了他!」

    汪芷蘭被他的樣子嚇得臉色慘白,「你……你說什麼?」

    就連還沉浸在一連串事實真相震撼中的饒哲,也被驚了一下。

    上官青將手搭在汪芷蘭的肩上,「你是一個非常聰明的女人,連假扮上官柔附身這種事都想得出來,我真的很佩服你,不過……」話鋒一轉,「就算你再聰明,那又如何?你終究是饒家養的一條小狗,如果饒哲不肯娶你為妻,你在饒家就什麼都不是。」

    「這次買凶殺人,他雖然為了救紀馨眉那個賤人而身受重傷,但難保哪一天他不會奇跡般地康復,一旦他醒了,你想他會讓幕後主使者逍遙法外嗎?」

    「你不說我不說,他……他是不會知道的。」

    「你真天真,饒哲是什麼人,你比我更加清楚,瞞得了一時,瞞不了一世,只有他成了死人,才不會妨礙我們的未來。」

    他獰笑一聲,「他死了,你好我好大家好,他活著,我和你早晚會被送進監獄。」

    「不……」她尖叫一聲,雙手用力捂著耳朵,「不會的,不會那樣的……」

    「別自欺欺人了,就算你是饒哲名義上的妹妹,可事實上,你在他眼里什麼都不是。」

    這句話在瞬間激怒了汪芷蘭。

    她像只小狗一般,忠誠地在暗地里偷偷愛了饒哲二十多年,可是從小到大,那個被她深深愛慕著的男人,只把她當成玩伴、妹妹,絲毫不把她當成女人將她擺在與他平等的地位。

    只有那一次……

    只有饒哲听到上官青演的那場戲時,他才怒急攻心下要她當他一晚的未婚妻。

    雖然這份突來的驚喜只有一個晚上,可她仍舊小心翼翼地珍惜,把這好不容易得來的身份,視若珍寶一般在心底收藏著。

    所以她恨上官柔,從饒哲第一次把那個女人帶到饒家的時候,她就知道自己這輩子再也沒有機會和饒哲在一起了。

    一個偶然的機會里,她認識了上官青。

    兩人同仇敵愾,她要饒家少奶奶的位置,他要上官家繼承人的地位,因此,他們一起計劃著如何鏟除上官柔這根眼中釘。

    也許,從認識上官青的那天起,她的人生已經走上了歧途。

    可事到如今,反悔已經來不及了,一旦饒哲清醒,查明真相,那麼她的未來……不,她不想坐牢!

    倉惶地看著床上昏迷的男人,汪芷蘭的腦中不斷響起一道吼聲——殺了他、殺了他?

    她就像一個被操縱的人偶,不受控制地伸出雙手,對著那頎長的脖頸,狠狠掐了過去。

    饒哲一驚,試圖阻止,可他的手卻穿過了汪芷蘭的身體。

    上官青得意的獰笑。

    此時汪芷蘭完全失去了理智,腦中只有一個想法——殺死這個男人,她就可以得到解脫。

    當饒哲感覺自己呼吸越來越困難的時候,一個巨大的聲響在耳邊響起。

    昏迷前的那一刻,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一張久違的面孔——小柔!

    但眨眼之間,上官柔又變成了紀馨眉。

    他腦袋一片混亂,帶著滿腹的不解,再次陷入了黑暗之中。

    饒哲感覺自己作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夢境很美好,小柔和眉眉變成了同一個人,整天陪在他身邊,拉著他的手,不停地和他說話。

    她說︰「今天是學期末了,之後我要升二年級了,我想試試自己的能力,已經在人力銀行登錄了求職履歷,我就要開始上班了,你也要勤快一點,趕快好起來去工作。」

    他說︰「你已經要升二年級了?時間過得真快。」可是她听不到。

    她說︰「我煮了咖啡,放了很多糖,很甜哦,你要不要快點起來喝?」

    他說︰「要喝要喝,那個味道一直讓我很想念。」她仍舊听不到。

    她說︰「小莫工作很辛苦,他每天都在我面前抱怨他有一個刻薄又懶惰的老板,饒哲,你再不起來,小莫就要遞上辭呈不管公事了……唉!你真能會睡,有沒有作夢啊?夢里有沒有我?」

    他說︰「當然有你,我無時無刻都在想著你。」她還是沒听到。

    她說︰「你這個人真是不負責任,不管公司、不管家里也不理我,只會整天躺在這里睡覺,再睡下去,頭發都要白了。」

    她說︰「你再不醒來,我就要嫁人了,以後再也不理你了,雖然你救過我,可是你也害過我。喏,我們扯平了,從此你婚我嫁,再不相干……」

    他很急,慌張地伸出手去,想拉住那個打算把他用掉的女人。「不準……我不準……」

    突地有人在拍他的臉,很大力,他臉微微刺痛,非常不滿。

    是誰膽子這麼大?

    猛地睜開眼,視線非常模糊。

    他覺得臉上有一個陰影在晃動,一只手指在他眼前搖來搖去,搖得他非常煩躁。

    「老板……看到沒有?」

    模糊的視線,總算慢慢變得清晰,搖著手咧著嘴笑的,居然是莫寒宇。

    「哇,老板你終于醒了!這簡直是天大的奇跡,天啦,我第一個該打電話通知誰?」莫寒宇像極了一個神經病,抓著電話在房間里跳來跳去。

    「你別跳,我頭暈。」

    饒哲听到自己的聲音非常嘶啞,他有多久沒說話了?

    「老板你醒了真是太好了,你睡了整整半年,我的老天!我以為你會一輩子睡下去……」

    他驚訝地思考著莫寒宇的話,他睡了這麼久嗎?

    莫寒宇扶著他慢慢坐起來,饒哲茫然地掃了四周一圈,發現這里並不是醫院,而是自己的臥室。

    「我記得……我好像受了傷。」

    「可不是,你英雄救美,拿自己當肉盾,救了小眉一命,結果把自己搞得活不活、死不死。」

    「你很幸運,子彈被顱骨卡住,如果再深一點點,你的命就沒了。不過,你的腦袋有大量的血塊,壓迫到神經,導致你長時間昏迷不醒。」

    「在醫院住了四個月,醫生嫌你佔著病床影響別人,所以兩個月前你就被送回饒家靜養了。」

    莫寒宇憋了一肚子的話要說,也不管饒哲听懂還是听不懂,連珠炮似地一吐為快。

    饒哲覺得自己除了身子有些乏力之外,受傷的地方已經沒有任何痛楚了。

    他接過莫寒宇遞來的水杯喝了一口水。

    「汪芷蘭呢?」如果他沒記錯,那個女人好像要殺他。

    莫寒宇臉色一變,冷哼一聲,「你還提她?真沒想到她和那個上官青居然是一伙的,兩人同流合污、狼狽為奸。

    「你中槍手術結束剛送進病房的時候,她仗著自己是饒家養女,不準外人去你的病房探視,連我和小眉都被她當成仇人拒之門外,連你面也見不到。」

    「小眉覺得她很有問題,便找我商量對策,那天若不是我們及時趕到,你恐怕就……」

    饒哲渾然沒在听莫寒宇的話,只顧著注意到他一口一個小眉,叫得非常親熱,心底忍不住醋意橫生。

    他和眉眉什麼時候已經熟到這種地步了?

    「汪芷蘭那個人真是有夠卑鄙,當初假扮上官柔附身,把大家騙得團團轉。追查到她買凶後我們也才知道,她之所以能說出你和上官柔之間的過去,是因為有一次,無意中听到你喝醉時的自言自語,不停地說著和上官柔的往事,所以才想到還魂這個計劃趁虛而入。」

    「不過惡有惡報,她和上官青那只壞鳥,被查出買凶殺人,如今已經被警方逮捕了。」

    口沫橫飛地嚷了一陣之後,莫寒宇才慢慢安靜下來。

    「你知不知道在你昏迷的這段日子里,小眉整天留在你房間寸步不離地伺候著,替你擦澡、替你洗臉,連內衣內褲都按時更換。」

    「醫生說,你有可能會昏迷一輩子,她說,你睡多久,她就會照顧多久。她真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女孩,可你當初,卻用那種態度對待人家……」

    饒哲被這番話說得心底直發悶,掙扎著起身,就想要下床。

    「你要干什麼?」莫寒宇一把抓住他。

    「我要去找她。」

    「你才剛醒過來,身子很虛弱……」

    「我要去找她。」他非常執著。

    「找什麼找?你要去哪里找?今早就走了,她說今天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日子,特意拜托我來這里照顧你,連我都不知道她要辦什麼重要的事,你怎麼會知道?」

    饒哲惱怒地瞪他一眼,覺得這話說得實在很不中听。

    「今天是幾號?」

    莫寒宇愣了愣,說出了一個日子。

    饒哲听到之後,恍然大悟,「我知道她去哪里了。」

    說完,他不理會莫寒宇的阻止,隨便在衣櫃中找了件外套,步履不穩地就沖了出去。

    上官柔站在自己的墓碑前,看著上面那張已經泛黃的照片,照片中的女孩,笑得依舊是那麼燦爛,她的容顏再也不會因為歲月的腳步而發生改變。

    已經一年了,時間過得真快。

    今天是她的忌日,她來給自己掃墓。

    墓碑前冒出了雜草,看得出來,她的親人已經徹底將她給遺忘了。

    她依舊帶了一束淡雅的白菊擺在墓碑前,幾顆水果、幾樣小點心,都是她最愛吃的東西。

    「還是你最幸福了,安安靜靜地躺在這里,什麼也不用想、什麼也不用看,不必承受凡塵俗世的磨難困擾,還有我這個好朋友逢年過節送東西給你吃,不知道如果我死了……有誰會過來看看我?」

    正說著,突然被人大力從身後抱住。

    「你不會死……我不會讓你死……」

    掙扎的她,在听到這個熟悉的聲音後,整個人都傻了,她甚至不敢回頭去看,因為害怕希望會破滅。

    「眉眉,讓你受苦了。」

    沉默仿佛持續了整整一個世紀,她才慢慢轉過身,對上饒哲那雙晶亮的眸子。

    「你……你醒了?」

    久違了的面孔,依舊俊朗不凡。

    除了兩頰因為長時間的昏迷而瘦削了不少之外,其他幾乎毫無改變。

    兩人對視良久,她才吶吶道︰「你還活著……真好。」

    饒哲見她整個人都呆呆的,心底泛起一股愧疚和難受。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當初愚昧的決定,險些將手邊的幸福徹底驅逐。

    「眉眉,過去的事情我很抱歉,因為我幼稚的執著,害你險些喪命。我沒想到汪芷蘭會那麼陰險,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做的,但我也有錯。」

    他這輩子可能做錯過很多事,但最讓他後悔的一件,就是小時候,撿了汪芷蘭這匹披著羊皮的狼回家。

    「不必道歉,就算你曾經做了很多讓我很不開心的事,在你救了我一命之後,我們之間也扯平了。」

    「那是我欠你的。」

    上官柔沒好氣地瞪他一眼,「什麼欠不欠的?你這個人,真的非常奇怪。」她指著身後的墓碑,「之前口口聲聲說欠她,現在又口口聲聲說欠我,又欠這個又欠那個,你這輩子,究竟打算給自己背多少債?」

    饒哲被她罵得無言以對,「我……我不是這個意思,之前我是鬼迷心竅,才做出那種糊涂事。」

    「現在呢?」

    看了看墓碑上笑得很燦爛的那個女孩,饒哲發現自己雖然還是忘不了她,但已經能很平靜的面對這一切了。

    「她死了,小莫說的對,不珍惜活人卻只想著個死人,那實在是太可悲了。」

    她哼了一聲,「你不是說這個世上真的有還魂嗎?」

    「不管有沒有,現在我愛的那個人是你。」

    上官柔被他焦急解釋的模樣給逗笑了,她伸出手,掌心上一只九連環出現在兩人面前。

    她拿著它輕輕晃了晃,做出了一個上官柔的習慣動作。

    饒哲一愣,有什麼話呼之欲出。

    「兩百四十七秒,我的最佳成績,因為曾經有一個花心的男人對我說,只要我能比他快,他就會為我放棄整座森林。」

    不理會他臉上詫異的神情,她繼續說︰「但當我贏了賭約,度過幸福的一段日子,天真地以為那個男人真的會為我放棄那座森林時,他突然向眾人宣布,新娘其實另有其人。」

    「眉眉……」

    「大家都以為上官柔死了,可老天爺大概覺得她死得太委屈,所以給了她重生的機會,偏偏上官柔是個傻瓜,不但沒有遠離那個令她傷心的男人,反而再次愛上了他……」

    听到這里,饒哲的淚水一下子涌了出來。

    他突然覺得眼前的這一切,實在是太不真實了,瘋狂追尋那麼久,那個只能在夢中追尋的人兒,竟一直就在他身邊。

    他的小柔?他的眉眉?

    這世界究竟還有多少驚喜等著他?

    她收起戲謔的神情,慢慢放下九連環,「饒哲,你願意在今後的日子里,給從前的上官柔,現在的紀馨眉,帶來幸福嗎?」

    他已經激動得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只能緊緊地,一把將這個令他魂牽夢縈的女孩攬進懷中。

    良久,他哽咽著聲音,輕吐一句,「我願意。」

    她緊緊的回抱,燦爛地笑了。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主人是棄夫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明星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