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獸公子的賭約 終章
作者︰綠光
    「我醒來的時候,早已過了七天之約,盧爺在那之前,就先將爺爺和拾幸接到他府里照料,我……」卜希臨扁著嘴,淚流滿面。「七彩,我不是故意要失約的,我……」

    文世濤難以置信真相竟是如此。

    孔雀山上確實有山賊出沒,他之前也是因為山賊襲擊而摔落山溝……他以為有幾個壯丁陪同應該會比較安全,豈料山賊那般無法無天。

    「希臨……」他啞聲叫喚,伸出了手,等著她的回握。

    卜希臨抹著淚,拄著拐杖費力地走向他。

    閉杖在雲石地面上,敲出特別的聲響,他不禁奇怪的問︰「那是什麼聲音?盧爺還在房內?」

    「……是拐杖的聲音,我的腳還不方便,想走路就得要靠拐杖。」一小段路走得她氣喘如牛,但她握著他的手,十分堅定。「對不起,七彩,我沒有遵守諾言,我醒得太晚……要是我早點醒來,就算用爬的也要爬回天水城。」

    文世濤聞言,眼眶發熱著,握著她的手,輕輕地將她拽進懷里,發現她的身子又更縴瘦了。

    「你瘦了好多。」他喉頭像是被什麼梗著。

    「你也是啊,是不是都沒有好好吃飯?」她捧著他的臉,發現他的面頰像被狠狠削過,就連膚色也慘白得嚇人。「你的眼楮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會看不見?」

    「我……」話到舌尖,他頓住不語。

    他不想說,不能告訴她,那是因為他輸了賭約,要是她知道了,必定內疚不已,必定想要照顧他,可他身上的詛咒依舊,她要是待在他身邊,會落得什麼下場?

    現在的他,還有什麼能力保護她?

    她就算遇上山賊,還身受重傷,仍沒將詛咒放在心上,一心記著承諾……如今他知道這一切就足夠了。

    「你為什麼不說話?」她啞聲問著。

    文世濤沉默著,心里清楚她不該再待下,否則下一回要的就是她的命了,可是她好不容易回到他的身邊……他真的希望她可以待下,陪在他的身邊,哪里都不去,然而……

    「說啊,到底是誰害你變成這樣的?」卜希臨心急問著。

    「當然是你。」

    房外傳來似笑非笑的嗓音,文世濤不禁收緊雙臂,卜希臨則回過頭去,瞧見來的是令她感覺陰冷的朔夜,還有伏旭,而後頭還有一男一女……

    「大哥,你怎會變成這樣?難道你就是因為變成這樣,才連我也不肯見嗎?」文執秀飛步進房,驚詫的看著眼上蒙著布條的兄長,再看向他懷里的卜希臨。「是你……害的?」

    這些日子,她曾經回來幾次,但大哥怎麼也不願意見她,教她心急如焚,卻又無計可施。

    「我……」

    「與她無關。」文世濤沉聲道。

    「誰說的,還不是因為她沒有遵守承諾,才讓你輸了賭約,輸了眼楮。」朔夜低聲笑著。

    「夠了!」文世濤低斥道。

    卜希臨听得一頭霧水,反倒是文執秀察覺是怎麼一回事。「大哥,你怎麼可以要朔夜起咒?我不是跟你說過,文家的事跟你一點關系都沒有?」

    「不,他身上確實是有詛咒,可惜卜希臨沒有依約在七天內回來,所以我挖走他的眼楮。」朔夜說得稀松平常,仿佛他拿走的不過是件無足輕重的東西。

    霎時,眾人的目光皆落在他身上,就連伏旭也以眼神譴責著他。

    「師兄,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上一次明明就幫了執秀,為何這一回……」

    「是你挖走七彩的眼楮?」伏旭的話被卜希臨冷聲打斷。她的眼里噙著怒火,眨也不眨地瞪著朔夜。

    「是。」

    「可以還他嗎?」卜希臨從文世濤的懷里站直,稍稍往後一步,拄著拐杖,走向朔夜。

    「看你拿什麼換。」朔夜好整以暇地開出條件。

    「希臨,不要!」文世濤想抓住她,可雙眼瞧不見,不知道她早已走開兩步之外。「你不要亂來。」

    「好,我用我的眼楮來換。」她說得義無反顧。

    朔夜微揚起眉。「不,依我看……用你的雙手吧。」

    文世濤聞言,抿唇低喝著。「我不準你這麼做,你的手是用來雕刻的,你不能失去它們。」

    卜希臨置若罔聞,雙眼鎖定朔夜。「只要用雙手就可以換回他的眼楮嗎?」

    「失去雙手,你往後就不能再雕刻了。」朔夜好心提醒著。

    「他身上的詛咒未解,他肯定會離開我,失去他,我一樣無法再雕任何東西,可只要他還在,失去手,我還有腳,就算沒有腳,我還有嘴巴可以咬著雕刀……」卜希臨把手伸進包袱里,緊握著雕刀,看著他。「來吧,用我的雙手換回他的雙眼。」

    听了他們的對話,她不難猜出,這一切災厄分明是因她而起。既然七彩的眼楮是因為她才不見,那麼,她不計代價也要替他贖回。

    朔夜揚起濃眉,饒富興味地看著她半晌,血紅的唇才吐出淡淡幾個字。「我不想做這交易了。」

    「為什麼?」卜希臨臉色愀變。「你不是個咒術師嗎?是你自己說可以交換的,為什麼現在又說不做這個交易?!」

    「難不成我沒有決定權嗎?」他哼笑著。

    「沒有!」卜希臨水眸閃動火花。「我警告你,把世濤的眼楮還來,否則我……」

    「喔?威脅我?」朔夜輕嘖了幾聲。「真教我害怕。」

    「希臨,不要。」文世濤阻止著。

    「你!」卜希臨緊握著雕刀,惱火地往他臉上擲去。

    朔夜閃得極快,但雕刀卻劃過他面具上的系繩,面具松脫,露出他的真實面容。

    一旁的文執秀沒瞧清楚狀況,發出尖叫聲,教文世濤忘了自己看不見,情急之下,扯掉蒙眼的布條看去!

    那是張俊魅而惑人的容顏,尤其是那雙黑曜石般的瞳眸,深邃得像能將魂魄攝入,而那似笑非笑的邪謔神情,一如記憶中的模樣……

    文世濤不禁脫口叫喚,「小叔叔!」

    他話一出口,眾人莫不看向他。

    「還記得我呀,世濤。」朔夜勾唇道。

    文世濤直瞅著他,突然覺得哪里不對勁,「我的眼楮……」他看著十指,再抬眼看去,瞧見了範姜魁、執秀、伏旭、小叔叔……「希臨……」

    「七彩,你的眼楮看得見了?」她艱難地走向他,凝睇著那雙像是從沒被傷害過的瞳眸。

    「心急的丫頭,我不做交易,那是因為已經沒有交易的必要了。」朔夜輕哼著,索性把面具整個拿掉,露出他左頰上,刺青般的黑色古老文字。

    卜希臨和文世濤不解地看著他。

    「我說過,只要她愛你,你身上的詛咒就可以化解。」他垂睫低笑著。「看來,她果真是愛你的。」

    「小叔叔,你怎麼會知道我身上有詛咒,又怎麼會變成咒術師?」文世濤看著二十年前帶著範姜伶私奔而生死未卜的小叔叔,他看起來就和二十年前一模一樣,臉上沒有半點歲月留下的痕跡。

    「我本來就是咒術師,天生擁有資質的咒術師。」他笑了笑。「而我,也是對你和執秀施咒的人,如今回來,不過是順道解開你們身上的束縛罷了。」

    在文世濤尚未出世之前,文家人為了得到財富,所以要天生擁有異能的文予懿施咒,卻沒想到起咒換來的是文世濤的異瞳。

    異瞳會帶來災禍,是天水城里時有所聞的傳說……他們沒有想到,想得到財富,竟要付出這麼大的代價,責怪文予懿沒把話說清楚,對文世濤更是又懼又心疼。

    隨著文世濤的逐漸成長,文家財富的累積速度非常可怕,讓文家人遺忘了異瞳的可怕,對他疼愛有加,但當家里開始發生莫名災禍,甚至有人離奇死去之後,他們駭懼地將他關在暗無天日的房間里,以為這麼做,可以避開災厄。

    然而,災厄依舊不斷,適巧文家長媳有喜,于是他們再次要求文予懿起咒,用長媳肚里的孩子換取文家的平安。

    于是,在文執秀出生之後,文家的財富更加可觀,家人也頗順遂平安,然而就在文執秀遇見被關起來的文世濤時,命運之輪開始轉動,文執秀的病體顯現,而文世濤更是將災厄發揮到極致,文家最終只余這對兄妹。

    如今,文予懿,也就是朔夜歸來,只是為了一償夙願,然而為何經過二十年,他卻完全不見衰老,還有這二十年來他到底待在哪兒,範姜伶的下落又為何……這些至今依舊是謎。

    「我沒想到他竟然是你叔叔。」坐在柳葉舟上卜希臨瞧著在舟旁泅游的文世濤道。

    「我也沒想到。」文世濤浮出水面,映在溪面上的眼楮依舊是異色的瞳眸,但少了股冰冷,在面對卜希臨時,笑得柔情似水。

    「我對他丟雕刀耶……」她把臉埋在弓起的雙膝之間,覺得自己真是太沖動了。

    他笑道︰「我相信小叔叔不會放在心上。」

    「真的嗎?」

    「當然。」

    卜希臨看他又沉入溪底,再看溪畔的柳樹邊都點上燈火,不禁啟口,「世濤,別再找了,天色都暗了。」

    「我一定要找到。」他很堅持。

    「可是爺爺待在酒樓里,拾幸又在府里沒跟來,再不管他,他肯定又喝醉了。」打從事情落幕之後,世濤再三地感謝盧爺,並特地把爺爺和拾幸接來文府住,打算擇期與她成親。

    「好吧,我再找一會就好。」

    見他又要潛入溪底,她立刻道︰「我再雕一對就好了。」

    「雕一對?」他一怔。「怎麼不是雕一只?」

    「因為伏旭說我掛在腰間的七彩鳥很漂亮,所以我就把它送給他了。」她小聲道︰「沒辦法呀,伏旭治好我臉上的傷疤和身上的傷,他都開口了,我怎麼可以不給?」

    「你為什麼不早點說?」

    「因為我沒想到你這麼堅持嘛……」

    「……」

    「好了,你快點起來吧,溪邊有好多人都在偷看你,真討厭。」她拿著干淨的布巾給他,要他把半luo的身子遮好再上柳葉舟,嘴里還不斷地咕噥著。「這城里的姑娘真是的,一雙雙眼直勾勾的看著你,羞也不羞。」

    文世濤聞言勾笑,上了柳葉船之後,親熱地將她摟進懷里。「只要這麼做,就可以讓她們閉上眼了。」話落,他吻上她的唇。

    驚呼聲霎時此起彼落。

    亦在岸邊看熱鬧的樊入羲則是笑得很壞心,不斷地把玩著手中的七彩鳥。

    「大少,你為何不跟文爺說,你早已替他把雕飾找著了?」身旁的掠陽問。

    「哪這麼簡單讓他稱心如意?他那麼死腦筋,害人家姑娘吃了那麼多苦,現在小整他一下,不過是替希臨出口氣罷了。」樊入羲哼笑著。

    「其實,大少只是不爽文爺一直避不見面,加上你又為了卜姑娘的事,不斷地在天水城和孔雀城來回奔波,結果卻發現原來事情全都解決了。」跟在主子身邊太久,主子的個性他也摸清了八、九分。

    「對,他把我這個兄弟擋在門外,真教人不爽的,而且我到處奔波,最後才發現原來事情全都搞定,害我淪為配角……」他氣著,在他指尖回繞的七彩鳥,不小心拋飛出去,適巧對面有人走來,一把接住。

    樊入羲正要說謝,卻發現來者是伏旭,頓時內心小鹿亂撞,頭上開滿小花。

    伏旭則是瞪著自己接住的七彩鳥,再往自己腰間的七彩鳥一看,驚覺這像是一對夫妻鳥。

    「啊……果真是命中注定,七彩鳥引領我找到今生摯愛。」樊入羲走來,笑眯一雙桃花眼。他朝思暮想的佳人,猶如空谷幽蘭傲立一隅,就等著他來采摘……「……啊!」

    有沒有搞錯?他只是心里想,什麼都沒說出口,為什麼要打他?

    樊入羲鬼叫了聲,應聲倒地,就見行凶的伏旭甩了甩手,走到岸邊,等著剛上岸的文世濤和卜希臨。

    「伏旭你來了,怎麼不見我小叔叔?」文世濤上岸低問著。

    「他說不想外出,想待在文府里,那個許久沒回去的梅苑。」伏旭淡聲說著,還在甩手。

    「是嗎?」文世濤瞧著他的舉動,再看向不遠處正被掠陽拖著走的好友,不由得勾笑。「走吧,一道用晚膳,你今晚也在文府住下吧。」

    他想要從伏旭口中得知,他和小叔叔到底是怎麼熟識的。

    「也好。」伏旭淡笑著。

    至于文府--

    朔夜在他以前住的梅苑走著,意外察覺一股異常的波動,于是轉了個方向,繞到其他院落,踏進某間房。

    床上,躺了個他素未謀面的姑娘,狀似熟寐,但仔細一看,猶如死尸。

    朔夜微揚起眉,探手輕觸,剎那如有電流竄過,他眯眼忍下,執意輕撫,發覺她是活著的,但身體卻僵硬如石,沒有呼吸心跳。

    好一會,他勾起血紅的唇,低魅喃著,「這可有趣了……」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野獸公子的賭約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綠光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