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咒師的救贖 再來一盤油淋三鮮
作者︰綠光
    他的意識一直徘徊在黑暗之中,感覺不到外頭的聲音和光線,他像在沉睡,卻又強烈地感受到孤獨。

    但,如果短暫孤獨是為了得到這美好的幸福,就算重來一遍,他也心甘情願。

    「懿叔,你說,這到底怎麼辦才好?」文世濤無奈嘆氣。

    「可不是?」就連範姜魁也難得表現出無能為力的一面。

    朔夜微揚起眉,似乎也拿眼前的陣仗有點傷腦筋。

    又是一個中秋夜,範姜家和文家的小蘿卜頭都已是五、六歲大的年紀,而此刻,三個男人坐在梅苑的石板廣場上,目堵著小蘿卜頭們上演爭奪戰。

    「她是我的。」範姜夕未頗有乃父之風,出口霸道,恣態傲慢。

    「錯,她是我的才對。」文朝永融合了乃父永久之君子風度和其母的和氣生財,說起話來眉色帶思量,口吻卻很溫柔。「夕未,你不要忘了,夜央姓文,她是我的。」

    「朝永,你傻了你,夜央姓文,她是你妹妹!」

    「錯錯,夕未,你忘了,你爹要叫夜央的爹姑丈,夜央是你姑姑。」

    「哈!你才腦袋壞了,你爹要叫夜央的爹叔叔,夜央是你姑姑才對!」

    「錯錯錯!我娘是夜央娘的姐姐,所以夜央是我妹妹,可以成親的。」說到這里,文朝永忍不住得意起來。

    「不對!夜央是我的!」範姜夕未顯現乃父之霸氣,說不過就打算用搶的。

    「喂,你怎麼可以這樣?」文朝永也沉不住氣地出手。

    文夜央被兩人抓著,左右拉扯,不高地皺起臉來,大喝一聲,「兩個笨蛋,我是你們的姑姑,敢在我面前造次,欠打啊!」

    年紀最小的文夜央嘴中起咒,硬是將兩個小蘿卜頭給震退幾步。

    一旁觀望的男人們微愕著,只見朔夜揚眉笑著,「這丫頭就跟她娘一個樣,不說話時像個小千金,一惹惱她,就是滿嘴禮教道理。」

    文世濤和範姜魁對視一眼,眼中有著不需言明的默契。

    是像你吧……

    「不對,你們要叫我公主姑姑,你們兩個都是我的手下。」文夜央笑得邪氣,一手牽著一人,瞬間將兩人安撫得服服帖帖。「兩人都不許吵,要不,我就不跟你們玩。」

    「好吧。」兩個蘿卜頭只能認命地乘乖乖听話。

    而這一幕,教三個男人不由得失笑。

    「懿叔,怎麼辦?」瞧,那手段不就跟懿叔一樣?

    「是呀,我兒子整個被迷住了,連家都不肯回。」範姜魁笑嘆著。

    「唉,當年要是我的手段有她高明,今兒個就不需要繞這麼遠的路了。」朔夜不禁嘆氣。

    還是女兒有福氣,有他這麼有本事的爹。由于他受封為護國咒師,因為在他一醒來,已登帝位的三皇子特地前來探望,一見夜央喜歡得緊,便開了金口敕封她為公主。

    「懿叔,你得想個法子。」文世濤看著親親娘子也抱著文夜央又抱又親。

    「是呀,再這樣下去,這日子怎麼過?」範姜魁咬牙切齒地看著親親娘子搶了文夜央抱在懷里,已經不想算他被妻子冷落了多久。

    「這個嘛……」朔夜沉吟著。

    再這樣下去,確實有點傷腦筋,他這寶貝女兒天生的魔魅特質人見人愛,大小通吃,不但將同輩給拉攏住,就連守年和安熙凜都疼愛得緊,至于範姜老太君更不用說了,簡直把她當心肝寶貝般地護寵著,府里的一票女眷也都拜倒在她的腳下,文執秀、卜希臨,甚至是他的妻子也成天圍著她繞。

    算了算,他們三個男人已經被忽然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呀……

    「伶兒!」他喊著。

    卜拾幸回頭,笑問︰「什麼事?」

    「我要一盤油淋三鮮。」看樣子,他得想辦法再鬧出一條人命,讓眾人轉移注意力才成。

    聞言,卜拾幸不禁羞紅了臉。

    「懿叔,什麼意思?」

    「這事要解決只能靠油淋三鮮,要是能請伏旭再下點咒,夫妻共嘗,效果更佳。」說著,朔夜回頭看向走近的伏旭和樊入羲。

    樊入羲是守年的兒子,和世濤、範姜魁都有不錯的交情,一直以來,總是將文府當成自家走動,尤其是在他沉睡的那一年里,听說走動得最勤,也是唯一不受夜央吸引的異類。

    「真的?」文世濤問向伏旭。

    他對伏旭一向很信任的。

    「真的。」伏旭輕點頭。

    見狀,範姜魁忙喊,「我也要一盤油淋三鮮!」

    「我也要!」文世濤也搶著點。

    「再加一盤。」伏旭笑道。

    伏旭身後的樊入羲隨即變了臉,咬牙低罵著,「你不需要吧!」

    「為何?」

    「懿叔是為了多添子孫,你又添不出子孫,吃什麼啊!」這玩意一吃下肚,遭殃的是誰?

    「那我就找個可以讓我添子孫的陪我一起嘗。」

    「你敢?」樊入羲眯起漂亮的桃花眼。

    「你說我敢不敢?」

    樊入羲暗咒了聲,隨即喊著,「再追加一盤!」

    「哦?」

    「我跟你拼了!」今晚他要取回主控權!

    「真教人期待。」

    兩人的對話听在三個男人的耳里,有人忍不住問了。

    「難不成入羲是……」問的人是範姜魁,對于那兩人的情事,他是在五年前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始終不知道這兩人如何你情我願。

    「不就是懿叔害的嗎?」文世濤好笑道。

    「我?」

    「五年前,你騙入羲要讓受重傷的伏旭傷愈,就得任由伏旭采陽補陽。」文世濤淺啜了口酒道。

    「那麼久的事了我不記得。」朔夜裝傻,來個選擇性失憶。「反正怎樣都好,大伙開心就好。」

    「可不是?」三人舉杯干杯,不管樊入羲又被伏旭拉到哪里采陽去了。

    「走了,油淋三鮮上桌了。」朔夜一飲而盡,瀟灑將酒杯一拋,起身接過妻子送上的油淋三鮮,直接將她拐上樓。

    今晚,他要好好地飽餐一頓!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暗黑咒師的救贖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綠光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