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整皇帝度春宵 第十章
作者︰蔡小雀
    「對啊,姊姊,妳到底想怎樣呀?」

    十九皇妃蘇滿兒吃著滿口的紅豆包子,口齒咿唔不清地問。

    「大小姐,難道妳真的不想讓綠羽姑娘和霄王爺有情人終成眷屬嗎?」

    回國省親的狼王妃小功習慣性地又遞了個紅豆包給二小姐,丫頭脾性難改,心腸還是軟得一塌胡涂。

    「這種事怎麼會是問我呢?」蘇福兒只要一想到鳳爾霄吃癟的臉,就忍不住眉開眼笑。

    蘇滿兒和小功極有默契地相視一眼。

    這種事,不問她,要問誰呀?

    「妳們那是什麼眼光?」蘇福兒沒好氣地一人賞了個爆栗子。「我說妳們呀,怎麼吃了那麼多回那些男人禍水的苦頭,還沒學聰明?」

    「啥?」

    「呃?」

    她不禁翻了翻白眼。「真是朽木不可雕,爛泥不上牆,還要我多費唇舌解釋一回。」

    「我們又不像姊姊那般冰雪聰明,沒解釋我們怎麼听得懂呢?」蘇滿兒委屈地扁嘴。

    「是呀是呀。」小功也點頭如搗蒜。「大小姐就告訴我們吧。」

    「教妳們一個乖,對付這些男人禍水就是不可以率先放下身段,什麼事都替他們打點得妥妥貼貼、穩穩當當的。」蘇福兒高高挑起一道柳眉。「一定要等他們先來懇請祈求拜托,咱們再出手相助。否則什麼事都搶先做得周全圓滿了,他們哪還懂得感激涕零、知恩圖報,並且從此以後任人搓圓捏扁呢?」

    「嘩!」小功和蘇滿兒大大贊嘆,熱烈拍手鼓掌起來。

    「好說好說。」她嘴角微微往上勾。「不過這種學問,恐怕妳們學一輩子也學不來吧?」

    一點都沒錯。

    「呃,呵呵呵……」小功和蘇滿兒尷尬地干笑起來。

    「早不指望妳們倆爭氣了,我本來還對綠羽寄予厚望的,只可惜她外冷內熱,心腸特軟,恐怕也是……唉。」蘇福兒大搖其頭。

    女人哪,不怕人笨,就怕心軟。

    「皇兄,可不可以請你管好你老婆?」

    鳳爾霄郁郁不樂地坐在御書房的太師椅上,臉上有著深深的黑眼圈,氣色灰敗如紙,像是幾日幾夜沒睡了。

    「又怎麼了?」鳳爾善停下手中的筆,關心地問道。

    「她害我又失了小商的蹤影,還沒事送了個什麼小元美人到我霄王宮,那個大花痴鎮日鬧得我頭痛,現在我連霄王宮都回不得。」他都快瘋了。「而且只要想到小商一日不原諒我,不見我,我連睡也睡不穩,吃也吃不下……你知道她瘦了嗎?比起兩年前,她現在更清瘦了,肯定是小妖女沒好好照顧她。」

    鳳爾善听得只想笑,但又對弟弟深感同情,最後忍不住開口提示。「霄弟,你有沒有想過,其實你大可不用被你皇嫂耍弄得團團轉的,還可以讓你皇嫂給你三分薄面,為你出面玉成此事,說服綠羽姑娘回心轉意。」

    鳳爾霄雙眼一亮,猛然抬頭。「可以嗎?行嗎?怎麼做?」

    「坐上帝位。」鳳爾善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見縫插針地笑道︰「你當了皇帝,是一國之君,天下之主,你皇嫂無論如何也會看在你尊貴的身分上,做個順水人情給你,對不對?」

    鳳爾霄心動了起來,可是一想到「皇帝」這個似有萬斤重的燙手山芋,登時又遲疑了起來。

    「不行,誰要當皇帝?成天就得給朝政大事和萬民之事壓得喘不過氣來,晚上還得面對一堆爭風吃醋的後宮女人。皇兄,你不想干的活兒,麻煩也別推別人入火坑好嗎?」

    「霄弟,想開一點,眼光放遠一點。」鳳爾善循循善誘。「外有大漠狼王為堅強盟友,再加上十九皇叔和我在一旁輔佐,你會是個穩座皇位、富國強民的好皇帝的。」

    「這麼好的差事干嘛你不當?嫌麻煩吧你!」他忍不住吐兄長的槽。

    「為兄不適合當皇帝,性子太溫和,處處受制于祖宗體制,偏又無可救藥的愛妻情深。」鳳爾善眼底笑意閃動。「可霄弟就不同了,你性子豪爽不受拘束,你這皇帝定會當得比我松快舒暢多多。」

    「皇兄別再說了,我說不當就是不當,怎麼樣也不當。」他哼了哼,才不肯讓小妖女稱心如意呢。

    只要他不肯坐上帝位,皇兄就永遠是太子,朝後就是皇帝,到時候小妖女還是得當皇後,統領她深惡痛絕的後宮三千佳麗……光想,就大快人心哪!

    鳳爾霄終于露出久違的爽朗歡快笑容。

    但是事實證明,最後的微笑才是永遠的微笑,而他霄王爺是笑得太早了一點。

    因為太子妃一道命令一夜之間布令貼遍全京城,全城百姓登時熱烈議論了起來。

    「王爺,糟了,您快看這個!」

    霄王的貼身護衛邢諒飛奔而入,顧不得向主上行儀,便火速送上一紙撕下來的宣令。

    「發生什……我要殺了那個妖女!」鳳爾霄眼珠子差點怒凸出來,險些將那紙宣令撕裂成碎片。

    強烈征求──

    願意以赤誠真心感動老天的英勇好兒郎一名,為本太子妃好友(特別注記︰乃天下第一美人)解「冰清玉潔」之毒。解毒過程中須有肌膚之親,過後亦恐有後遺癥,並有一定的危險性,請仁人君子先做好心理準備。然本太子妃相信上天最是垂憐多情之人,必能庇佑一切功德圓滿,且成就此等驚天動地感人肺腑可歌可泣之宿世姻緣。

    且事成之後,加贈黃金萬兩為禮,並由太子親自為勇士佳人主持盛大婚禮,以彰皇家拳拳之情。

    有意者,請親至蘇相府洽詢,非誠勿試。

    太子妃令

    「她她她……」鳳爾霄氣到差點當場口吐白沫。「她怎麼能干這種亂七八糟的鳥事?!」

    「如果是太子妃,屬下一點也不意外。」邢諒想起自己大哥邢狩慘烈的前車之鑒,不禁打了個寒顫。「太子妃恐怕最愛做的,便是這等亂點鴛鴦譜的事了。」

    「我不可能讓她稱心如意的。」

    邢諒望著他,眼底帶著一絲同情憐憫光芒。

    「你不信本王?」他火冒三丈。

    「呃……」

    就是那樣的眼光,就是那樣的遲疑,刺激得鳳爾霄跳腳,登時下了個義無反顧的天大決定──

    去他的!

    接帝位就接帝位,只要能夠阻止那個妖女禍國殃民,對他的小商亂施橫手亂拉皮條,就算要他每天倒立著上早朝,他也當定這個皇帝了!

    迅雷不及掩耳之際,商綠羽被幾個突然沖進小樓的侍女給七手八腳抹胭脂搽香粉換霞帔戴鳳冠地「架」上花轎了!

    「妳們……妳們……」被推進花轎內,她又驚又怒又惱,忍不住勃然變色。「我要見福兒小姐,她答應過我,不會把腦筋動到我身上的!」

    一定是她!因為只有她知道自己避居在這兒!

    埃兒小姐怎麼能這麼做?

    無論如何,她就是個不祥之身,就算有人肯以性命為她解去身上奇毒,可過後她已是殘花敗柳,委身歡好的對象不是她真正心愛的那個偉岸男兒,教她又有何面目能回到他身邊?

    不管走的是哪一步,都是絕路,她這盤終身棋局早已是死棋……

    她不想再害他的心,更不能害他的命!

    「綠羽小姐,您誤會了,我們不是太子妃派來的,是霄王……呃,就是即將繼承大統的萬歲爺下旨讓我們來的。」花轎外,一名侍女趕緊解釋清楚,免得話傳到太子妃耳里,誤會就大了。

    「妳、妳說什麼?」商綠羽腦子頓時空白了一瞬。「霄王?萬歲爺?這是怎麼回事?」

    「是未來的爾霄皇上派我們來迎小姐的。」

    「可……可是……」她終于回過神來,還不及為他高興──或煩惱──已是臉色驚白了。「不行,放我下去!」

    她知道霄王在打什麼主意了!

    他受了福兒小姐的激將法,不但接下皇帝之位,還心妒如焚地想將她帶回宮中共度春宵,親自為她解毒……

    他是死也不肯讓別的男人踫她!

    領悟到了這一點,她心中又是一暖,跟著又淒愴了起來。

    不可以,她不能再任由自己傷害他了……

    商綠羽知道這進宮之路上,她不可能逃走得了,但她也不能眼睜睜看著心愛的男人為她而死。

    所以,她迅速下了一個痛苦、卻也釋然的決定──

    待他欲褪去她衣衫的那一刻,她會不惜在他面前咬舌自盡!

    一見到那英偉高大的男子出現,淚水不禁滑落商綠羽蒼白的雙頰,毫無一絲新嫁娘的喜色。

    「你這個王八蛋……」她哽住了。「笨蛋……」

    「為了妳,我多笨幾次也無妨。」鳳爾霄目不轉楮地凝視著魂牽夢縈的美嬌娘,深邃的眸子溫柔蕩漾似水,愛憐地抬起她的臉。「我知道妳表面冷淡寡情,一副既不甩天下人也不理天下事的樣子,可是妳這個傻蛋明明比我還傻,以前為了妳爹娘的仇恨活,後來又為了妳的自愧內疚想不開,妳什麼事都記掛,就唯獨沒把妳自個兒的幸福放在心上。」

    商綠羽怔怔地看著他,被他說中了心底深處壓抑的酸甜苦辣滋味,淚水撲簌簌地掉落得更凶了。

    「不,我不是。」她啞聲道。

    「還不承認自己傻?要不然明明心里是喜歡我的,為什麼偏偏要躲了我兩年之久?」他憐惜心疼地捧著她的小臉蛋,沙啞地道。

    「我是不祥之人……自慚形穢……」她心底就是過不去,不管過了幾千幾百個日子,她就是沒法遺忘這受詛咒的烙印。

    「妳哪里不祥了?真要說不祥,那人也該是我。」鳳爾霄眼神一黯,低聲道︰「我母妃是曲妃娘娘,她是生我的時候血崩而亡的;因為我的出生,造成了她的死亡,這才叫作不祥,而且是大大不孝。」

    「不,不是這樣的,那是意外。」她心一痛,顫抖著手撫摸他顯得憂傷的臉龐,「而且我和你不一樣,我是有選擇的,你沒有。我選擇了助紂為虐,還選擇了服下那可怕的毒藥,為的就是想討我爹的歡心……雖然後來我知道,他恨我,因為我娘懷著我的時候,心底想的還是另一個男人,所以他永遠也不可能會愛我這個女兒。」

    「不是妳的錯,是妳爹和妳娘一個自私一個懦弱,他們連手造成了妳的悲劇。」想起往事,他依舊恨恨得咬牙切齒。

    「不管過去誰對誰錯,可現在明擺著的事實就是──」她深深地望著他,心底還有著最後一絲想勸退他的希望。「你不能跟我合歡燕好,三天後,你會死的。」

    「我不怕。」他深情地凝視著她,慷慨激昂道。

    「可我怕……」她淚如泉涌,再也抑不住了。「我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心愛的男人被我害死,我受不了這個。」

    「心愛的男人……」他陡然狂喜起來。「我、我是妳心愛的男人?」

    「不然我何必心疼你的死活?」她嬌羞卻又氣惱地瞪了他一眼,跟著臉色又有些蒼白。「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關心這個?」

    「妳終于說出口了,妳終于承認自己也是喜歡著我、愛著我的了!」鳳爾霄雀躍歡喜得咧嘴傻笑。「我這兩年來最關心的,最想听到的就是這句話,今天終于等到了,听見了,妳教我怎麼可能不‘龍心大悅’呢?」

    商綠羽又好氣又好笑,心兒既甜且酸又苦。「你……唉。」

    「妳放心,我不會死的,一個月之後我還要參加登基大典呢!」他愉快地擰了擰她的俏鼻頭,不忘在她臉頰偷香。「嗯,好甜。」

    「鳳──爾──霄!」她不是同他說笑的,「我身上的‘冰清玉潔’之毒會害死你的!」

    「我不怕。」他突然露齒神秘一笑。

    「這不是你怕不怕的問題。」商綠羽面色慘白如紙,決意他若真的一意孤行,她立刻就要自盡于他面前了。

    「因為我有秘密武器──」他傾身在她耳邊輕輕咬了咬耳朵。

    但見商綠羽驚慌氣惱的小臉在听見他說的話後,驀地掠過了一抹驚喜、不安、疑惑和不敢置信的喜悅。

    「真、真的?」她痴痴地望著他。「你沒騙我?」

    「當然是真的。」他宛如朝陽般燦爛耀眼的笑容又回來了,「我說過了,本王從來不打誑語──不對,往後要改‘朕’了,真不習慣。」

    「可是……你怎麼知道……怎麼會……」她又想哭又想笑,彷佛多年詛咒在這一瞬間已然冰消瓦解了。

    「這個嘛……」他臉上閃過一抹敬佩和崇拜之色。「不得不承認,那個妖女──呃,我皇嫂,實在很有兩把刷子。」

    「福兒小姐?」她有一剎那的驚訝與茫然。

    「那個不重要。」他深情款款地笑了,低下頭吻住她柔軟芬芳的小嘴。

    「唔……」商綠羽嬌喘了一聲。

    春宵一刻值千金,才重要。

    蘇福兒看著傻里傻氣的小功,再看了看蠢頭蠢腦的蘇滿兒,再低頭看了那一盤下得慘不忍睹的五子棋局。

    有沒有搞錯?連五子棋都不會下,還搞了個一塌胡涂、亂七八糟,她實在懷疑狼王伊格猛和十九皇爺鳳磬碩怎麼會被這兩個小娘子給吃得死死的?

    唉,也好啦,一物克一物,烏龜怕鐵錘,屎殼螂怕草鞋!

    「不過姊姊,唐姥姥都過世了,妳怎麼知道解藥是什麼的呀?」蘇滿兒實在好奇,閃爍著亮晶晶的眼兒,拚命追問。

    「對呀,大小姐,您真的好神奇,好厲害呀,怎麼會知道的呢?」小功一見大小姐,兩眼就寫著大大的「崇拜」二字。

    「這還不簡單?」蘇福兒閑閑地一挑柳眉,嬌甜甜地微笑。「老太醫不是說了嗎?‘冰清玉潔’的姊妹品就叫作‘欲火焚身’。」

    「耶,對啊,可是姊姊怎能確定這欲……」蘇滿兒饒是夜夜深受夫君萬般寵愛的小婦人,也忍不住臉紅。「‘欲火焚身’就是‘冰清玉潔’的解藥?」

    「我問過太醫了,他說當年唐姥姥沒說‘冰清玉潔’有解藥,只是神秘兮兮地笑說‘欲火焚身’是它的姊妹品,而且缺一不可。」蘇福兒笑咪咪看著她們兩人,「敢問什麼叫作‘缺一不可’?就是一個鍋就配一個蓋,凡是叫包子的,里頭必定有內餡,所以一個是毒藥,自然一個就是解藥啦!」

    「哇……」蘇滿兒和小功照例听得掌聲不絕,滿堂喝彩!

    「等一下──」小功經過狼王夫婿天天愛的洗禮之後,腦子有靈光一些了起來,突然察覺到有些不對勁,「可萬一不是呢?怎麼辦?那霄王和綠羽姑娘不就慘了?」

    「如果不是?」蘇福兒笑得好不奸詐狡猾,「那待皇上春宵一度之後,我和綠羽那一場‘我賭霄王當不上當朝皇帝’之局,就是我贏啦!」

    她倆登時倒抽了一口涼氣。

    「大小姐!」

    「福兒姊姊!」

    娘呀!不能這樣惡整皇帝度春宵啦……

    【全書完】

    必于小功與伊格猛的故事,請看珍愛3241《亂點狼王上花轎》。

    必于蘇滿兒與鳳磬碩的故事,請看珍愛3260《誤拐皇爺滾喜床》。

    必于蘇福兒與鳳爾善的故事,請看珍愛3274《錯請太子入洞房》。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惡整皇帝度春宵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蔡小雀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