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有罪 第10章(2)
作者︰寄秋
    其實早在三、四天前,舒宜嫻便透過徵信社找上她,開口五百萬要她離開徹。

    當時她笑說可以借她一條繩子,把男人當狗拴在腰上,那她就不用擔心人家來搶,一勞永逸又省下一筆開銷,剛好拿來買補她臉上掉下來的粉。

    心高氣傲的舒宜嫻氣得掉頭就走,臨走前還狠狠地警告,說她活路不走偏要走死路,大家等著瞧。

    听到時不以為意,認為不過是大小姐的嬌氣。

    誰知今日她在睡夢中,忽聞一股嗆鼻煙味,她幽幽醒來,想起小舅曾威脅過要用煙燻她,她便不在意地倒頭再睡,心想再怎麼說都是自家人,小舅還不至于狠心地要她的命。

    等到她發現真有火光竄起時已經來不及,本來以她對地形的了解可以很快脫身,可是跑到林外的她又折返,因為她想到外公、外婆的牌位。

    而這一進去就出不來了。

    「小心,別亂動,你肺部吸入過多濃煙,慢慢呼吸保持氣道暢通……」風間徹放開名義上的表妹,神情一柔地攙扶體力不濟的女友。

    「我……咳,沒事,吸入一點煙而已,呼吸幾口新鮮空氣就無大礙。」有點喘,但沒到窒礙不順。

    「瞧你臉色都慘白如紙了,還敢在我面前逞強,你不曉得我看見你身陷火海中……」他忽地心頭一抽,微帶哽咽地將她抱緊。「你怎麼可以讓我差點失去你,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再也見不到你,你……可惡又可恨的女人。」

    丁曉君失笑地撫著他頭發,眼中也有淚。「我听到你在喊我,你的聲音一傳入我耳中,我才驚覺自己有多愛你,沒讓你知曉我的心情,我不甘心。」

    他笑著親親她額頭,內心有失而復得的激動。「以後不許再嚇我,否則我扛著你這頭豬去游街,讓你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

    「壞心眼,明知我不愛出風頭……咦!你的手……還有腳……全是圖釘……」哽咽的斷了話,她好心疼,既內疚又慚愧。

    「哼!還不是你的杰作,故意防狼又警告我不得擅入。」看到一根根插入肉里的圖釘,風間徹這才感覺到痛。

    「呼!呼!我幫你拔起來,等一下再消毒……」

    兩人喁喁私語的互露關心,既親昵又溫馨地令人無法介入,仿佛柔柔光線將他們身影融為一體,籠罩在自己的小天地里。

    何其教人羨慕,也讓人嫉妒不已,未能達成目的的舒宜嫻怨懟的眯起眼,不能接受徹表哥的新娘不是她。

    「你去死,去死呀!怎麼不死在火里,我要燒死你,把你燒成無法辨認的黑炭,看你還怎麼誘惑徹表哥,你死吧!」

    連日來,電視新聞不斷重播舒宜嫻張牙舞爪的逞凶模樣,她猙獰的嘴臉一再放大,成為全台最紅的女人。

    人為縱火是公共危險罪,還差點涉及一條人命,即使當事人無意提出告訴,在媒體強力播送下,檢調主動介入,收押罪犯。

    舒宜嫻有錢可保釋,所以很快就自由了,可是她做過的事全國皆知,一出現便受到眾人指指點點,所以她足不出戶,形同自囚,連一向疼愛她的姑姑郁美子也沒去探望,對她的所作所為相當失望。

    而關在看守所的丁西河是每日作著惡夢,夢里他被大火燒過一遍又一遍,他的父親站在火的另一頭冷冷看著他,不施援手也不發一語,只用眼神指責。

    所以沒關幾天,他已形銷骨立,出庭時,兩眼呆滯得仿佛魂不附體,需要法警攙扶才走得動。

    「結婚怎麼這麼難呀!」

    此話一出,全場一片靜默,皆以不可思議的目光投向一臉失意的男人,他正趴在吧台上,十分哀怨地轉著高腳杯里的冰塊。

    這句話如果是出自沒人要的秦弓陽口中,相信沒人會感到意外,可是從換女人如換衣服的花花公子口中發出,那就太匪夷所思了,不只是驚悚而已,根本是天將下紅雨的徵兆。

    「我奮不顧身地把她從火場救出來,冒著一死也要護她全身而退,結果我渾身是傷卻沒半點好處,那可惡的女人居然說我太花心,要結婚先觀察十年,我沒多看別的女人一眼再考慮……」

    那太難了吧!他不過以欣賞的角度瞄一眼走過身邊的辣妹,親親女友便往他臉上賞一記鍋貼,幾次求婚又是鎩羽而歸的結局。

    看看罷了又沒行動,哪來的醋好吃,他好冤呀!

    「哈哈!慢慢熬,歡迎你成為不婚俱樂部VIP會員。」秦弓陽開心地拍拍他的背,非常高興有同伴了。

    「去你的,少幸災樂禍,我不是不婚,是時候未到,少把我和你不幸的人生牽在一起,我一定會在年底前把那個女人娶進門,讓她知道誰才是一言九鼎的大丈夫。」風間徹豪氣的喝光杯中酒,杯口倒扣,表示一滴不剩。

    「要是辦得到就不用在這里說大話了。」夏桐月好笑地說著風涼話,一針見血。

    「你說我辦不到?」未免瞧不起他,一個小腿沒他胳臂粗的小女人,他會擺不平。

    柳清羽笑著抽出兩張千元大鈔。「開個賭局吧!小賭怡情。」

    一有人起頭,全場吆喝,堆積如山的綠色鈔票高達百來萬,一面倒地賭某人娶不到老婆。

    而此時,在燒得焦黑的土地上,十多輛大型車和推土機在動工,開挖土壤,搬動煙味猶在的枯木,那邊植棵樹,這邊種片草,工人忙得連擦汗的時間也沒有。

    「好熱好熱,快熱死了,這太陽曬得我快融化,白天怎麼還不變黑夜,我這只鬼快熱成白煙消失了……」陽光好刺眼,照得人頭昏腦脹。

    滿頭大汗的周惠民沒好氣地一啐,「躲在樹蔭下喝涼水的人沒有資格抱怨,真要喊熱就來搬幾塊磚。」

    「監工也是很辛苦的,我犧牲我的睡眠陪你日曬雨淋,你該感恩我還提供便當和點心,人要吃飽了才有體力干活。」瞧,她的貼心,沒忘了他一份。

    他一听,為之氣結。「我是為誰忙得連婚期都往後延,準老婆氣得快和我分手了。」

    挪了挪頭上大草帽,丁曉君吸了一大口珍珠奶茶。「外公,你看表哥多小氣,不過幫我做點小事就哇哇叫,他沒本事鎖住鬼嫂關我什麼事,不會駛船嫌溪歪。」

    大白天的,一個十分詭異的畫面,樹底下有把大黑傘,傘下是一座牌位,牌位前的香爐三炷清香嫋嫋。

    「你……算了,有這麼個表妹,我認了。」

    意外的,風間仁夫和小了他三十幾歲的小女人成了忘年之交,不時來找她下棋、泡茶,還把蓋大型游樂場的計劃取消,另以企業捐助的方式回饋社會,將丁曉君外公留下的一甲地,外加自己捐出的五畝地,做為候鳥棲息的濕地。

    而土地仍登記在她名下,並在濕地正中央蓋上她被燒毀的家,一模一樣的屋子正在打地基,至少耗時四、五個月才能完屋。

    「阿桃婆,喝茶。」

    疤仔店的老婆婆笑呵呵地眯起眼。「大小姐也喝。」

    雲淡風輕,一老一少兩個女人神態自若地飲茶吹風,在秋蟬聲漸歇的午後眯眸打盹。

    【本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花心有罪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寄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