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殺手V.S.千面保鏢 第十章
作者︰黑潔明
    箏姨有位很帥的老公,雖然有點上了年紀,但仍不減其英姿風采。可惜他雖然長得帥,個性卻很嚴肅,不苟言笑、不說廢話,整個人像冰塊一樣的冷。每次他一進屋,楚蒂就覺得溫度瞬間降低了好幾度,只有在面對箏姨的時候,齊叔才會出現和顏悅色的表情。他們是對奇怪的夫妻。像此刻在客廳,就見箏姨坐在齊叔腿上,雖然現在社會風氣開放,但要到哪去找已近六十歲的老夫妻大白天還如此親密,連老頭和白姨都沒這麼開放呢。

    箏姨手中拿著一本書在對齊叔念念有詞,一個多小時了,也不見他有不耐的神色,看他那模樣好似還樂在其中。

    楚蒂在廚房炒菜,不時偷瞄那兩個人,開始有點佩服齊叔的耳功,要是她早受不了了。不過,她也不由得羨慕起他們,若是她到了五十歲還有人能這麼寵她就好了。

    迸月誠的臉孔陡地從腦海冒了出來,楚蒂一愣,硬將他踢出腦海。那個沒良心的笨蛋,她才不要再想起他。

    楚蒂賭氣似的開大火翻炒著排骨,然後在水快燒干時才倒了碗冷水,「滋」的一聲,炒菜鍋冒出陣陣白煙,她這才覺得消了氣,鍋蓋一蓋讓它繼續悶燒。

    轉身查看一旁的濃湯,她突然想到這兩樣都是古月誠最愛吃的東西,害她差點把湯和排骨拿出去倒掉,但煮飯是她向箏姨討來的,若一會兒沒得吃,她就得洗好耳朵準備聆听訓話了。

    為了可憐的耳朵著想,楚蒂只好將這念頭作罷。

    自從那天找出身分證給箏姨看後,她才相信自己真的已經成年許久了,但箏姨還是將她留了下來,她的理由可絕了,竟然說︰「反正你也沒地方去,不是嗎?既然如此,這免費給你住,你有空幫我打掃就行了。」

    楚蒂想想,她的確沒地方去,就這樣留了下來。

    本想待在沒有他的地方把他給忘了,卻是適得其反,她做什麼都會想到他,連煮個飯,下意識炒的全是他愛吃的東西。

    老天,他是不是在她身上下了蠱,為何她就是忘不了他?

    楚蒂嘆了口氣,將菜盛起來端上桌,這才喚齊叔、箏姨過來吃飯。

    待一切弄好,她卻沒打算坐下來的樣子。

    箏姨見狀,便問︰「你不吃嗎?」

    「天氣太熱,有些吃不下。」楚蒂虛弱的笑笑。其實今早起來她就有些不舒服,只是沒想到頭會越來越暈,她暗地將這情形怪罪到古月誠頭上,誰教他的臉動不動就冒出來。

    「怎麼了?臉色這麼差,是不是身體不舒服?」箏姨見楚蒂臉色微微發白,伸手探向她的額頭。「沒有啦,只是頭有點暈。」

    「什麼頭暈,你這丫頭自己發燒了都不知道!」箏姨翻了個白眼,她的額頭好燙。「,是嗎?」難怪她直冒汗,還以為是天氣太熱了。

    看她一臉茫然,箏姨連忙推著她上樓,「你先上去躺著。齊,打電話請醫生過來。」

    「沒……沒那麼嚴重啦!我躺躺就好了。」楚蒂見齊叔還真的拿起電話,急忙開口阻止。

    「你確定?」箏姨想想又搖著頭說︰「不好、不好,還是請醫生來看看比較保險。」

    「不用了,箏姨。我真的躺一下就會好了。」她將箏姨推回飯桌旁,「你和齊叔先吃飯,我上去躺一下,要是等會還是沒好,我保證一定會去看醫生的。」說完,她看向齊叔尋求支持。拜托,小小一個感冒沒必要讓醫生跑一趟吧。

    齊陽知道她的心思,嘴角微揚的安撫老婆,「箏兒,先吃飯。」

    她聞言看向老公,才妥協的說︰「那好吧,你先去休息,但是等一下燒還沒退,一定要看醫生。」

    楚蒂霎時松了口氣,「沒問題。」這才轉身上樓。

    真是一物克一物,若沒有齊叔,她懷疑箏姨會听任何人的話。

    楚蒂剛走進樓上的房間,樓下的大門就被人推了開來。

    「好香,什麼東西啊?」

    迸月誠走到飯桌旁,自動添了碗飯,坐下便吃將起來。

    箏姨不悅的瞪大了眼楮,「這位先生,你是誰啊?怎麼可以隨便闖進人家家!」古月誠听了差點噎到,「媽,我是你兒子啊!」

    「我兒子才沒這麼丑,臉上也沒有青青紫紫的胎記,他也沒這麼孝順記得回家,上次還失蹤了一年多沒消沒息的,這會兒更不可能‘回家吃飯’。」

    他听了頓時哭笑不得,不知道怎麼回答才好。

    齊陽可沒空陪老婆搞笑,見兒子一臉瘀傷,眉頭不由得蹙起,「怎麼弄成這樣?」

    迸月誠脊背一緊,苦笑道︰「我愛上了一個女人。」

    「兒子,那人呢?」古箏聞言一改冷靜,急切的抓著他問。

    「媽,你不是沒這麼丑的兒子嗎?」古月誠好笑的看著她。

    「那你叫我媽做啥?」她瞪他一眼,又問︰「我的媳婦呢?」

    「不見了。」古月誠說時心頭又是一痛。

    「不見了?!你這笨兒子,怎麼可以把我的媳婦給搞丟?」古箏瞪大了眼對兒子大呼小叫的。

    齊陽看出兒子不大對勁,便拍拍老婆的手,「安靜些。」

    迸箏見到齊陽一臉嚴肅這才冷靜下來。「發生了什麼事?」

    「她……我……」古月誠開了口卻不知該如何說下去。

    「到底怎樣啊?」古箏沉不住氣,又開口催促他。

    「我們有些誤會。」「什麼誤會?」

    「就是……一些誤會。」古月誠說完這句話,怕母親沒完沒了,連忙諂媚的改變話題,「媽,你去學做菜啦?有媽媽的味道喔。」古箏是千金大小姐,從小到大古月誠沒吃過幾次母親親手做的菜,沒想到今天她會下廚,而且都是他最喜歡吃的菜。

    迸箏張嘴本想追問剛剛的話題,卻被老公給阻止,她只能不滿的瞪兒子一眼,「少拍馬屁,這些不是我煮的,是小楚弄的。」

    「誰是小楚?」手藝不錯喔。古月誠夾了塊排骨,吃得津津有味。

    「就是前幾天我在路上撿回來的女孩啊。」雖然楚蒂快三十歲了,但古箏還是改不了口,仍叫她女孩,誰教她長得一張娃娃臉。

    路上撿回來的?!古月誠登時停下吃飯的動作,雙眼驚恐的看著他母親,「不會吧?你撿動物也就算了,現在竟然撿了個人回來!」

    他老媽一向愛心過剩,從小到大就見她一天到晚撿些小動物回家,照顧它們的時間比照顧他這兒子還多,連杰克也是她不知從哪撿回來的,幸好古家什麼沒有就是錢多,要不早被這些動物給吃垮了,最後外婆干脆成立個動物之家,這才解決了問題。

    可撿動物是一回事,撿人回來又是另一回事,現在社會這麼亂,誰曉得那人是不是心懷鬼胎,他老媽這次也太夸張了吧!

    「你爸還不也是我撿回來的。」古箏白了兒子一眼,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撿人回來這種事,她三十幾年前就做過了,要不哪來他這不肖兒子。

    迸月誠半天說不出話來,好一會兒才對著父親說︰「你就讓她把人帶回來啦!」

    「小楚這女孩人不錯。」齊陽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

    迸月誠這下才稍稍釋懷,他老爸既會稱贊那女孩,那她大概壞不到哪去。「她人呢?」「感冒了,在樓上休息。」

    這麼不湊巧。他舀了第五碗玉米濃湯,順便抬頭看了看二樓,有些好奇這位會讓他老媽撿回來的女孩是什麼樣的人。

    「咦,你不是不愛喝這湯?老說玉米濃湯是小孩子喝的東西。」古箏奇怪的看著兒子,整鍋湯都快被他一個人喝完了。「有嗎?」古月誠看著碗剩下一半的濃湯,又喝了一口,然後嘻皮笑臉的說︰

    「媽,和你比起來,我的確是小孩子啊。」

    「你這不肖子!」敢諷刺她年紀大了。古箏作勢要K他。

    迸月誠連忙放下飯碗,「我吃飽了,爸媽請慢用。」隨即溜回房去睡大頭覺,晚上他還得出去找楚蒂呢。

    「真是的,生這兒子有什麼用,連媳婦都會搞丟。」古箏不悅的叨念。

    齊陽環住老婆的腰輕笑道︰「別氣了。」

    迸箏猛地冒出一句,「我看我們再生一個好了。」真個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齊陽一听差點呆掉,他們倆都五十幾快六十歲了,怎麼生啊?

    「你不願意?」古箏瞪著他,「是不是嫌我老啊?」

    他一臉嚴肅的看著妻子說︰「是不願意。」

    聞言,古箏一扁嘴,便要推開他。

    「別鬧,听好。」齊陽緊緊的摟著她,一臉深情的說︰「箏兒,我們都老了,不再年輕,你若是懷孕會很危險,我不要你有任何生命危險,知道嗎?我要你安安全全的待在我懷。」

    迸箏低頭想想,齊說得也對,她要是懷孕了,可就是超高齡產婦,真的是滿危險的。「好吧,那就算了。」

    見她還是有點不高興,齊陽便道︰「你若是真喜歡小孩子,叫兒子和媳婦生不就得了。」

    對喔!不愧是她老公,真是聰明得沒話說!古箏興奮的抱著齊陽親他一下,「老公,我好愛你喔,你最厲害了!」

    齊陽笑開了嘴,這女人到老了都還像小孩子一樣。她永遠都是他心中的光源,他很慶幸此生能遇到她,三十幾年前被她撿回來是他這一生中最幸運的事,真的。

    ※※※

    迸月誠雖然住回家,為了找楚蒂卻每天早出晚歸的;而楚蒂的感冒沒好,反而病情加重,燒得更加厲害了,只能躺在床上任箏姨找來醫生幫她打針。

    一晃眼,三天過去了,這兩人仍然沒見上一面。

    這天晚上,古箏和齊陽坐在客廳看電視,正好瞧見那支行動電話廣告。

    迸箏驚叫道︰「齊,你快看!那不是兒子和小楚嗎?」雖然廣告中的女人是長頭發,但那張臉分明就是小楚嘛!

    齊陽也有些錯愕,那廣告的男女主角的確是兒子和小楚,怎麼,原來他們兩人認識?「啊,兒子跟她求婚啊!」古箏哇啦哇啦的大叫。

    「這是廣告。」

    「什麼廣告!我可沒教他隨便向女人求婚的,還有你什麼時候見過兒子如此深情款款的看哪個女人?」

    他是沒見過。齊陽被老婆這麼一說,也開始懷疑起他們兩個人的關系。

    「還有你看兒子不是說媳婦不見了嗎?小楚剛好被我撿回來,這時間未免太巧合了點吧?」

    齊陽微笑地看著愛妻,人家都還沒嫁進門呢,她就口口聲聲的媳婦長媳婦短的,不明就的人還以為他兒子真的結婚了呢。

    「你別只顧著笑啊!」古箏懊惱的拍他一下,這男人在人前總像個冰塊,兩人獨處時卻老是嘲笑她。「你煩什麼?上去問問不就明白了。」

    她皺眉搖搖頭,「不好,小楚還在發燒呢。再說兒子不是說兩人有誤會嗎?小楚真要是媳婦,她要是知道兒子在這,一定會跑掉的!」

    難得她這回竟然開竅了,還真讓齊陽對她另眼相看。

    「那問兒子吧。」

    ※※※

    迸月誠到楚蒂住處附近又繞了一圈,仍然沒有她的蹤影。

    開車下山,窗外的景物一一晃過眼前。是什麼時候愛上她的?可能是在她哭著求他別死的時候吧,古月誠想著。也許心底深處從不曾忘卻,否則怎會如此輕易的又陷進去。

    她的身影總是牽引著他,她的一顰一笑熟悉得就像自己的呼吸。最近他每天都看著那些素描,記憶開始像潮水般涌入,怎能忘呢?他知道自己遲早會憶起的。他怎麼可能忘得了她,她就像他生命中的一部分,早已烙印在他靈魂深處,再也無法抹滅。

    油表沒油了,他轉進加油站加油。

    「咦,你不是楚先生嗎?」前面那輛汽車的女駕駛突然朝著他喊。

    迸月誠狐疑的望著她。「你不記得我啦,我是醫院的護士小姐啊。你上次來復診的時候我們還見過。」

    她走過來打招呼,還不時探向車。「楚太太沒和你一起啊?不是我在說,你能娶到這種好老婆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你剛到醫院時情況很不樂觀,連醫生都打算放棄,只有她還抱著希望,沒日沒夜的照顧你。不過你能醒來還真是奇跡,你已經成為我們醫院的傳奇了呢。」

    她這一提,古月誠才隱約記得好象真有在醫院見過她,但听到後面,胸中的傷口又被撕痛。他勉強扯動嘴角回她一笑,好不容易她的車加滿了油,等那女人一走,他表情木然的坐進車,覺得心頭在淌血。

    他趴在方向盤上,苦澀的自言自語,「我已經知道錯了,可不可以把她還給我?」

    「可以呀。」

    他一怔,連忙抬頭,原來是加油站的工讀生在和其它人說話。

    苦笑一聲,他發動車子回家。

    到了家門口,古月誠將車停好,一進門卻見父母還沒睡,一副在等門的模樣。

    「你們在等我嗎?」肯定沒好事。他疲倦的坐倒在單人沙發上,準備受審。

    「那支廣告中的女主角和你是什麼關系?」古箏也不多廢話,開門見山的問。她可是憋了一整晚,哪還有心情拐彎抹角的。

    迸月誠立刻眼神一亮,一掃倦意,「你們看到了,她很漂亮吧?」

    見他這副模樣,古箏和齊陽對看一眼,很有默契的回道︰「很漂亮。」自個兒媳婦嘛,當然得夸一下。

    「你愛上的就是她吧?」古箏再向兒子確定一下。

    「對。」古月誠點頭承認。

    「笨兒子!」古箏賞他腦袋一記爆栗子,「人家在咱們家住了好一陣子,你還拚命往外找,難怪老找不著!」

    迸月誠乍听還反應不過來,過了三秒後才整個人跳起來,「你說什麼?!」

    「我說那個廣告的女主角就是小楚,已經在咱們家住了好一陣子,現在正躺在樓上的客房!」真是受不了這蠢兒子,她記得他小時候很聰明的,怎麼越大越笨了。

    小楚就是楚蒂!古月誠聞言急忙往樓上沖去,幸而齊陽提醒道︰「她才剛退燒,別嚇壞人家。」發燒?!天啊!她病了三天了!

    迸月誠頓時心急如焚,巴不得把全市的醫生都抓過來幫她看病。

    迸箏見兒子那副矬樣,忍不住對丈夫叨念道︰「還說我亂撿人,這不是撿到自個兒媳婦了,沒我這媽,看他到哪去找媳婦。」

    听得齊陽又是一陣莞爾。

    ※※※

    他好想摸摸她,卻怕她只是個夢,要是一踫她就消失了怎麼辦?古月誠知道這很好笑,但他就是無法控制這想法。

    從來沒有這種患得患失的感覺,直到遇見她。

    迸月誠坐在床邊凝望她,還無法完全將記憶中的兩個女人和眼前的她融合在一起。哪一個才是她呢?是那個直言直語、心地善良的楚蒂,還是那個有著多種樣貌、精明能干的女秘書?

    最重要的是,她到底愛不愛他?還是只是同情那個傻瓜杰克?

    問題在他腦海盤旋,他不敢叫醒她,只是望著她一夜到天明。

    清晨時,楚蒂從昏睡中清醒,她發現她看見杰克,白發的杰克,或者……應該說是白狼還是古月誠?

    她眨眨眼,腦袋有些混亂,懷疑自己還在作夢,要不然就是她終于瘋了,或是她腦子燒壞了,古月誠是不可能在這的,不是嗎?

    他為什麼那樣看著自己?又為何一臉疲累的模樣?楚蒂蹙起眉,不習慣見到他不修邊幅的樣子,這令她有一剎那分不清他究竟是誰?不修邊幅是還傻著的杰克才會做的事,但他不會有那麼深幽的眼神,那是古月誠嗎?她不知道。

    兩人無聲的對視著,楚蒂越來越慌,這不像是在作夢。她逃避的閉上雙眼,害怕這真的不是夢。

    「看著我。」古月誠緊握住她的手,沉聲道︰「把眼楮張開看著我。」

    楚蒂知道無法逃避,卻仍是過了半晌才深吸口氣睜開雙眼。

    迸月誠滿意的看見她有些慌張的黑瞳,臉色稍緩,慢慢的說︰「我常在納悶你是哪一個,我不知道哪個你才是真的,但現在我知道,每一個你都是真的,而我愛你的每一種面貌。」

    為什麼他要說這種話來玩弄她,只因為她不得已的欺瞞嗎?楚蒂痛苦的想抽回手,慌張不再只存于眼中,若不是身體還虛弱,她會立刻沖出去,再次逃之夭夭。

    迸月誠當然不可能讓她得逞,怕她掙脫干脆抱住她,將她壓在床上,「你愛不愛我?」

    楚蒂听到他的問題身體不禁一僵,寒著臉道︰「這樣做很好玩嗎?你別太過分了,我說過我已經不欠你了。你想玩愛情游戲找別人去!走開!」

    迸月誠被她話中透出的訊息傷到,原來她真的是因為愧疚才會對杰克這麼好。現在仔細回想起來,她從來沒有說過她愛他,無論他是杰克或是古月誠的時候都沒有。

    見他毫無動作,楚蒂強撐起虛弱的身子想要下床,「你不走,我走。」

    「我走。」他伸手阻止她,落寞地扯出微笑,然後便起身走出去。

    數秒鐘後,房門在她眼前關上。

    楚蒂緊抓著被子,冰冷的表情陡地崩潰,忍不住掉下淚來。天知道她有多想相信他,多想投入他的懷中,但那只是給他多一個傷害她的方法,他不愛她,她輸不起的,如果把心交給他,只會換來無盡的傷痛……

    迸月誠在外頭背靠著門,他听見她哭泣的聲音,卻沒有進去,只是眉頭深鎖。既然她趕他走,為何又要哭得如此難過?

    一扇門隔開兩個人,為了相同的問題傷神為何不愛我?他在門外想著,她在門內亦同。

    ※※※

    早該看出齊叔與箏姨和古月誠的關系了,他與齊叔的外貌是如此近似。楚蒂這時才知道齊叔並不是因為年齡的關系才有一頭白發,而是家族遺傳。

    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巧,她竟會被他母親給撿了回來。知道箏姨是他母親,她才明白為何古月誠對動物特別有辦法,多半是因為箏姨那怪習慣造成的。

    得知了他們的身分,楚蒂苦澀的發現,原來該走的人是她,而不是古月誠。她想走,卻被硬留了下來,她爭不過箏姨,只好答應等身體養好了再做打算,也許她心底還有些私心想見他吧。但自那天後她卻再也沒見過他。楚蒂心不禁又是隱隱作痛,只能自嘲愚蠢。

    又是黃昏,她靠坐在床頭,一向難得生病,沒想到這次小小一個感冒,因為她的遲鈍和不小心,差點轉成肺炎,雖然在箏姨的照顧下已經好了許多,但她現在仍是虛弱的無法下床。

    注視著窗外的斜陽,她忍不住又想起另一個同樣彩霞滿天的天空,她悲哀的想著,也許一輩子她都無法擺脫他的身影,他的影子總是無時無刻存在著。

    一陣敲門聲響起,楚蒂仍是望著夕陽,頭也不回的說︰「請進。」

    迸月誠推開門走了進來,楚蒂還沒轉頭就知道進門的不是箏姨而是他,她霍地轉過頭來。

    「你來做什麼?」強掩眼底的欣喜,她口是心非的冷著臉問。

    卻見他一臉莫測高深,突然將她從床上抱起來,轉身就往外走。

    「你干什麼?」楚蒂被他的行為嚇了一跳。

    迸月誠沒有回答她,逕自抱著她走出家門上了車。

    被他塞進前座,楚蒂本想開門下車,卻發現車門被他一關竟然自動上了鎖,而且還找不著門把。

    這是什麼怪車啊?她警戒的瞪著坐上駕駛座的他,「你要帶我去哪?」

    他仍然沒有答話,只是意味深長地看著她。楚蒂被他的目光看得慌了心,反倒先移開視線。

    見她避開自己,古月誠臉上閃過一絲難言的神色,隨即踩下油門,車子便向前奔馳而去。

    當車子駛向她家的方向時,楚蒂心中興起一絲狐疑,她不安的打量他,卻不知道他到底打算做什麼。

    車子停在半山腰,楚蒂看清他停車的地方,頓時全身僵硬,臉色不由得發白。

    他帶她到這是什麼意思?

    「記不記得?」古月誠熄了火,突然轉頭看著她說︰「你說你會保護我一輩子。」

    楚蒂瞪著滿天彩霞心一窒,差點忘了呼吸,他提起那句話有何用意?

    「你那句承諾還有效吧?」那天在她房門外听著她的啜泣,直到房不再有聲音他才離去。為了讓她好好休息,他沒再去打擾她,反正有老媽在,也不怕她會跑了。

    這幾天,他思前想後的,發現她絕不可能對他完全無情,既然如此,他就想個辦法將她留在身邊和她重新開始。古人不是說日久生情嗎?又說近水樓台先得月,他就不相信他有一群人幫忙抬轎還娶不到她。

    就算她無法愛他好了,只要她人在他身邊,叫他當傻瓜他也願意。

    「你……」楚蒂轉頭看著他,他到底想做什麼?卻見他一臉復雜神情,帶了點困窘、帶了點迷惑,還有一些希冀。

    「我想了很久,你不愛我,沒關系。」古月誠下意識的繃緊肌肉,沒注意到楚蒂怪異的神情,只注意著前方將白雲染紅的夕陽,僵硬的說︰「只要你那句承諾還有效,一輩子待在我身邊,我也會當你的傻瓜一輩子。怎麼樣?」

    震驚的領悟到他話中之意,楚蒂紅著眼激動的望著他,深吸了口氣又吸了口氣,還是忍不住骨酸和眼眶中的淚。老天,她怎麼會錯得這麼離譜,錯把他的告白當玩弄?還硬將他往外推!

    如果不是他拉下臉來找她,她是不是又要再次錯失此生中的最愛?

    半晌不見她回答,古月誠心一沉忙要再說服她,卻驚見她早已潸然淚下。

    「該死,你就這麼不願意和我在一起!」他心痛的咒罵一聲,手忙腳亂的翻找著手帕給她擦淚。

    沒想到,楚蒂听了他的話干脆抱著他,將臉埋在他懷痛哭失聲。

    這算什麼?該哭的人應是他吧!古月誠瞪著懷中放聲大哭的女人,卻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只好拍拍她的背安慰,誰教他愛她呢。

    「哭吧、哭吧,你再怎麼哭我都不會換人的。保護我一輩子是你自己說的,所以你這輩子別想甩掉我了。」

    「傻瓜……我愛你呀。」楚蒂在他懷中又好氣又好笑,帶淚的笑臉抽抽噎噎的說。

    「我知道我是傻瓜,我說過只要你待在我身邊一輩子,我也會做你的傻瓜一輩」古月誠自嘲的話語突然一頓,沖動地抬起她的臉,雙眼發亮的問︰「你剛剛說什麼?再說一遍!」

    「不要。」她將臉埋回他胸膛,拿他的襯衫擦著臉上的鼻涕和眼淚。

    「你說你愛我!我听到了!」他臉上漾著大大的笑容,這句話吼得可大聲了。

    楚蒂擦完鼻涕眼淚,將照後鏡扳向自己,用手爬了爬頭發,拉好皺掉的上衣,然後神色自然的看著他道︰「有嗎?」

    「來不及了,我听得一清二楚,你說你愛我。」他深情的將她拉向自己,抬起她的臉問︰「蒂蒂,你愛我,對不對?」

    「如果我說不愛呢?」她眨了眨反問。

    「別裝了,再裝就不像了。不知道是誰趕我走,又躲在被子哭了兩個小時呢,愛哭鬼。」古月誠點點她的鼻頭取笑道。

    「我才沒有躲在被子……」楚蒂突然停下來,生氣的捶他幾拳,「你這混帳!」

    明知道她為他傷心難過,還狠心的拖了這麼多天才來找她。

    「嘿,別打了,那時我以為你不愛我呢!」這女人手勁可真大,回去大概會瘀青好幾塊。听他這麼一說楚蒂才停手,不過眼淚又迅速積了一堆。

    迸月誠見狀忙道︰「拜托別哭,我寧願你繼續打我好了。」

    「傻瓜。」楚蒂噗哧一笑,淚珠再次滾了下來,嬌嗔的捶了他一拳,這回卻不痛不癢。他將她攬進懷中,笑著說︰「可是你愛啊,對不對?」

    楚蒂靠著他看著夕陽西下,輕聲回道︰「對,我愛你這個大傻瓜。」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傻瓜殺手V.S.千面保鏢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黑潔明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