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到如今隨便你 第十章
作者︰黑潔明
    開玩笑?

    邢磊呆了一下,迅速轉過頭來。

    「你覺得我在開玩笑?」他皺起眉頭,無法置信的瞪著她。

    「不然咧?」葳葳吸吸鼻子,生氣地瞪回去。

    他看著她,半天無言以對,下一秒,他捧著她的臉,用力的給她吻下去,直到兩個人都快缺氧了,他才放開她,火大的道︰「你覺得呢?」

    她瞪大了眼,俏臉泛紅的輕端著,在月光下終於看清了他的表情,當然也沒錯過他那雙諱莫如深,帶著激昂情感的黑瞳。

    這一次,她終於認出那其中的「什麼」是什麼了,因為她曾經見過,在她每次想到他的時候,鏡子里她的雙眼中有著同樣的東西。

    她倒抽日氣,無法置信的貶了眨眼,他還是在。

    雖然知道有些白痴,但她還是捏了自己一下。

    噢,天啊,會痛!

    而且他依然還在,臉上的神情除了激情之外,還帶著惱火和尷尬。

    「你……」葳葳張了張嘴,試探性的開口︰「你是認真的?」

    「廢話。」他瞪著她,既想親她又想用力搖晃她。

    雖然他說話時,臉頰上的肌肉因為忍氣抽搐了一下,她還是覺得他看起來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帥過。

    不過心里喜悅的泡泡在剛冒出來的時候又瞬間消去,她滿臉疑惑的看著他,「你不是總當我是朋友嗎?」

    邢磊緊抿著雇,半晌才老大不爽的道︰「人是會變的。」

    「你怎麼知道你你你……不是因為一時的沖動,而錯認自己的感覺?」她退縮了回去,請給他听的同時,也叫自己理智一點,怕他只是因為被逼急了,或是同情她什麼的,所以才急就章的如此認為。

    如果真是這樣,等他發現他對她的感情依然只是朋友,那她絕對會受不了的。

    「一時沖動?」他挑眉眯眼,「這十年來,我從來沒有像現在如此確定過。」

    「我需要想一想。」因為從來沒面對過這樣的他,而感到壓迫,她撫著心口,像是不如此做它就會蹦出喉嚨。

    她窘迫的起身,神情復雜的看著他,退了」步,輕聲道︰「也許我們倆都該冷靜一下,好好想想。」

    「葳葳——」

    邢磊跟著起身,她卻退回房里,滿臉盡是為難,還有膽怯,「拜托……」

    她臉上的表情讓他止步,他雙手插在褲口袋里,壓抑想拉住她的沖動。

    「我是認真的。」他堅定的重復。

    她喉頭一緊,「我知道,我只是希望你能想一想……」

    他站在原地看著她,什麼都沒說,只是沉默。

    葳葳輕輕合上房門,彷若關太大力就會踫碎什麼。

    門關上了,關門聲輕得幾乎讓人忽略。

    懊死了,早知道他就等時機成熟時再說。至少她有一點說對了,他剛剛會說出口的確是一時沖動,他本來不想逼她太緊的。

    邢磊暗咒一聲,重新在客廳沙發上坐下,他瞪著落地窗外的天空,直到它逐漸泛白,只希望他沒將一切給搞砸了。

    葳葳猜對了,她果然無法出門,不過不是因為樓下那群記者,而是因為大清早就搭車北上趕來的雙親。

    一早听到門鈴聲,她從窺視孔里看見他們時,有一瞬真想假裝自己不在,不過想歸想,她嘆了口氣,還是將門給打開。

    唱片公司派去協助她爸媽應付媒體的小姐陷在她雙親的身邊,一臉抱歉的看箸她,葳葳微笑對她道謝,因為知道自己的父母有多麼難纏。

    「小葳,你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林爸氣沖沖的進門,一把丟下幾乎快被捏爛的報紙,火大的罵道︰「我和你媽把你養那麼大,你就是這樣報答我們的嗎?」

    「好了啦,老頭子,女兒都那麼大了,你也給她留點面子。」林媽在一旁勸著丈夫,轉過身來卻又對女兒埋怨道︰「不過我說小崴呀,你連結婚都不讓爸媽知道,實在是太讓媽傷心了。」

    「都是你,當年你讓她上台北念什麼商校也就算了,之後竟然還鼓勵她去學什麼鬼化妝的,才會讓她在外面學人家當什麼地下夫人!那個時候要是听我的,畢業後就去相親,現在咱們倆早就抱孫子了!你看看、你看看,現在弄成這樣,我一張老臉都給丟光了!」林爸氣得怒發沖冠,頻頻指責林媽的不是。

    「誰說沒孫子抱!」林媽瞪老公一眼,回頭對著女兒道︰「葳葳,你不是生了一個嗎?快快快,快抱出來給媽瞧瞧!」

    抱?她連懷孕都沒有過,更別提生了,還抱咧?叫她到哪去抱啊?

    葳葳無奈苦笑,才要開口解釋,卻見到邢磊從她浴室里走出來,雖然他身上穿了衣服,可領口卻是敞開的,而且半長不短的發還滴著水,他看起來一副剛剛洗完澡的樣子。

    我的天,他在這里干什麼?

    她瞪大了眼,在驚見雙親要回頭看她在看什麼時,突兀的大聲喊道︰「我沒有結婚!」

    「什麼?!」林爸林媽聞言立刻專注的盯著女兒。

    「沒結婚那報紙上為什麼這麼說?」林媽拉高了聲音,「昨晚上新聞還一直播,你叔伯阿姨們頻頻打電話來問,問得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那……那是誤會。」她皺眉使眼要邢磊避開,他卻動也不動,只是輕松寫意的站著。

    「誤會?」林爸臉色難看的拿起報紙,將娛樂版的頭條攤開,只見一張她和邢磊在停車場擁吻的照片大刺刺的佔了幾乎四分之一的版面,更慘的是剩下的四分之三還塞了四五張他們倆像傻瓜一樣抱在一起,在人行道上跳華爾滋的照片。

    葳葳頓時紅透了臉。

    天啊,她知道報紙上有照片,可不曉得是這個樣子的。

    「你要告訴我這個也是誤會嗎?」林爸生氣的戳著報紙,「你看看、你看看,你這是什麼德行,白痴的在街上跳舞,還笑得像傻瓜一樣,看起來像什麼東東啊?」

    林媽聞言卻一把扯過報紙,像支茶壺一樣扠著腰幫女兒反駁,「什麼什麼東東,看起來當然像是一個戀愛中的女人,在街上跳舞有什麼不好,根浪漫啊!」

    「浪漫個鬼,真是丟臉丟到外面去了!」林爸忿忿的對林媽低吼。

    「有什麼好丟臉的,你自己不懂得浪漫就覺得丟臉,真是的,我當初怎麼會嫁給你這根木頭呢?」

    林爸氣得漲紅了臉,逕自和老婆吵了起來。

    葳葳無力勸和,雙頰早已因為那些照片而羞紅,她抬眼想再示意邢磊趁父母吵得不可開交無暇顧及其他時快走,卻看見他輕揚嘴角,無聲開口。

    很漂亮。

    她又羞又惱的瞪著他,他卻只是笑著,眼神莫名溫柔。

    葳葳心兒一陣狂跳,他又開口。

    我愛你。

    雖然無聲,她卻彷若听到他溫柔低沉的嗓音在她耳邊響起、感覺到他溫熱的氣息噴在她的耳後頸上。

    她下意識的微惻了下頭,像是要閃避,他看見她的反應,笑意更深。

    她只覺得臉頰發燙。

    老天,她爸媽都還卡在他和她中間吵得熱鬧滾滾呢,她卻覺得天地間好像只剩他和她一樣。

    完蛋了,她看她真是病得不輕。

    他又開了口,這次說了五個字。

    我們結婚吧。

    她哭笑不得的瞧著他,不敢相倍這種情況下他竟然還能求婚,不覺間有些認了命,雖然她還是怕他因為」時沖動,怕他誤認自己的感情,可看著他既溫柔又執著堅定的面容,她只覺得心揪得好緊、雙眼莫名濕熱。

    事到如今,她還能如何呢?

    她嘴角因他的話而牽動,浪卻如斷線珍珠般從眼眶滑落。

    他看見她的淚想上前,她搖頭,怕他被老爸發現可能會上演全武行,可他卻依然繞過沙發和她的爸媽,將她擁入懷中好聲安慰。

    他的懷抱是如此的熟悉溫暖,別說是抗拒了,她根本在一入他懷中時,就忍不住緊緊攀著他的襯衫,將臉埋在他胸膛輕泣。

    「喂喂喂,你是從哪冒出來的?王八蛋,快放開我女兒!」林爸終於發現屋里多了一個人,一見女兒被這臭小子抱住,他作勢就要沖上前分開兩人,幸好林媽眼明手快的阻止。

    「老頭子,你干什麼?」

    「還干什麼?當然是分開他們啊!」林爸橫眉豎目的吼著︰「光天化日之下,抱在一起家什麼話?」

    「你是老古板啊?什麼光天化日之下哇啦哇啦的,你沒看到人家正在安慰她嗎?女兒都被你罵哭了,你還想怎麼樣?」林媽一聲河東獅吼,硬是將老公攔住。

    咦,哭了?

    林爸經林媽一提醒,這才發現女兒真的在哭,可他罵都已經罵了,總不能叫他道歉吧?要不然他的面子要往哪里放?!更何況這事本來女兒就做錯了,於是他一張口又道︰

    「我——」

    「我什麼我?你閉嘴啦你!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他們吻都已經吻了、抱都已經抱了,了不起就補辦個結婚手續啊!」林媽一瞪眼,母老虎似的擋在老住面前。

    看女兒待在那小子懷里那麼安分,光看這點,她就決定要力挺女兒到底。

    「什麼——」林爸不甘地還要再請。

    「什麼『什麼』?」林媽再度打斷地的話,伸出合指戳向他的肩頭,「葳葳都被你罵哭了,你是哪里覺得不滿意了?難不成你是想打她,還是想和她斷絕父女關系?她都已經三十歲了,又不是才三歲,她自己的感情問題還用得著你來管嗎?我告訴你,你對這個女兒不滿意,老娘我可滿意極了,今天她如果不結婚,要當地下夫人,那也是她的事,不管她怎麼做,她仍然是我郝佳嫦的女兒!」

    「你……你你你你……」林爸伸手指著林媽的鼻頭,可你了半天卻罵不出下」個字。

    「我們會結婚的。」

    沙啞哽咽的聲音從林媽身後傳來,林媽驚訝的回過頭,只瞧女兒人雖然還在那小子懷里,頭倒是抬了起來,紅著眼眶感動的看著她道︰「媽,我和阿磊已經決定要結婚了。」

    林媽呆了一下,不忘伸手捂住老公的嘴,以免他那張臭嘴又冒出廢話。不過她驚訝是應該的,可那個小子臉上竟然在听到女兒的話後閃過訝色,這點就很奇怪了。

    就在她狐疑這兩個小的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而且準備在那小子膽敢反對的時候放狗——喔,不是,是放她老公上前咬人時,那位大明星,對了,想起來,她記得他叫邢什麼石頭的,啊,反正就是那小子很識相的開口附和。

    「對,我們已經要結婚了,報紙上那些新聞只是記者們加油添醋寫上去的。」邢磊的手緊緊握住葳葳微顫的小手,堅定的看著未來的岳父岳母大人道︰「因為我的身分,造成這次的誤會,我很抱歉,公司已經準備召開記者會,將對外澄清一切。」

    他說著深吸了口氣,看著兩位長輩道︰「請你們答應將葳葳嫁給我。」

    林媽眨了眨眼,林爸則發出嗚嗚聲,因為老婆的手還捂在他嘴上。

    「別吵。」林媽伸出另一手拍拍老公的臉,然後在丈夫耳邊咕噥了老半天。

    奇異的是,原本還暴跳如雷的林爸在听了幾句後,表情開始緩和了下來,雖然他還是瞪著邢磊,不過比剛剛一副想沖上去扁人的模樣要好太多了。

    林媽見狀又對他咬了幾句耳朵,林爸級著眉頭,搖頭反對,不過眼神已經沒那麼凶惡了。

    林媽繼續對林爸進言,終於,林爸的眉頭舒展開來,他沉吟了好一會兒,才痛下決心,看著女兒和那小子,乾脆的道︰「好吧,你們要結婚,可以,我有三個條件。」

    「沒——」邢磊開言就要答應二只小手卻輕壓住他的嘴,見是葳葳,他意會的閉上嘴,乖乖噤聲。

    「什麼條件?」葳葳秀眉輕蹙,反問。

    林爸見狀不禁在心里哀嘆女大不中留,還沒嫁呢,這女兒心就向著別人了。

    可林媽看了心情倒是挺好,不錯不錯,這小子有前途,被葳葳教得不錯。她笑笑的開口道︰「第一,當然召開記者會澄清是應該的,不過除了澄清之外,你還得宣布你和葳葳的喜訊。第二,結婚喜酒要席開五百桌,務必要將我們林家的面子討回來。第三,我們兩個老的想抱孫子,我看你們兩個年紀也不小了,再拖下去歲歲就要變成高齡產婦了,所以結婚後記得要努力做人,要是一年後還抱不到孫子,我們兩老就會一起過來住,住到有孫子抱為止。」

    邢磊開口想說好,可葳葳的手還是壓在他嘴上。

    只听她開口殺價道︰「五百桌那麼多請誰?我們家又沒那麼多親戚,只是浪費錢而已,一百桌。」

    「沒親戚有媒體和好友啊,四百桌。」林媽笑咪咪的說。

    「好,就算多了那些人,加一加兩百桌就差不多了。」

    「不成,最少要有三百桌。」林媽堅持著。

    葳葳看了老媽一眼,折衷道︰「兩百五十桌。」

    「成交!」

    老媽答應之爽快,教葳葳有些後悔,早知道她就多堅持一下,搞不好就能省掉五十桌的開銷了。

    看出她的懊惱,邢磊笑了笑,在她耳邊小聲道︰「他們肯原諒就不錯了,就算要我席開一千桌我都願意,我們算賺到了,老婆。」

    她耳根子一熱,臉紅的回首填道︰「還沒嫁呢,誰是你老婆?」

    林爸一瞪眼,哼聲道︰「你也知道你還沒嫁呀,那你還幫著這小子和你媽殺價!」

    葳葳又羞又尷尬,幸好老媽幫她解了圍。

    「好了啦,現在皆大歡喜不是很好嗎?老頭子,你就少說兩句啦!走走走,我們到房里我幫你擦藥,你不是說一早坐車上來,坐得你腰酸背痛的嗎?我替你揉揉。」林媽邊說邊帶著老公進房去了。

    一旁看戲的唱片公司小姐見大事底定,和兩人打聲招呼就匆忙回公司報喜去了。

    眼看客廳里只剩下自己和他,葳葳不由得又緊張起來。

    她抬眼看他,窘迫的開口︰「抱歉我剛剛……」

    「一時沖動,嗯?」他挑眉,笑問。

    「別鬧了。」她才剛退燒的臉又紅了起來,眼里卻依然閃著不安。「阿磊……你真的確定……」

    「如果我不確定你要如何?」他好笑的輕撫她的臉,將她耳邊的發絲掠到耳後。

    「我不知道……」她尷尬的道︰「事到如今,好像也不是我想怎樣就能怎樣了……——」

    「所以只能隨便我了是嗎?」他輕笑低首吻她。

    好半晌兩人回過氣來,他凝篁著她,正色柔聲道︰「如果你不想嫁,只要開口,我們就終止這一切,但是我知道我們兩個在一起會很好的。」

    「阿磊……」她微訝的回望著他,有些哽咽。

    「我很抱歉我駑鈍到過了這麼久才想通我愛你,不過我一樣慶幸,幸好一切都還來得及,你現在不愛我也沒關系,如果你對我們之間有任何疑問,想想過去這十年,我想你一定會找到答案的。」

    葳葳一愣,破涕為笑,撫著他的臉道︰「傻瓜,我已經愛你好多年了。」

    邢磊聞言既驚又喜,將她緊緊擁在懷中。

    葳葳笑了開來,在他耳邊道︰「順便再告訴你一件事,我也沒比你好到哪里,只比你早半年發現。」

    咦?

    邢磊一呆,跟著也笑出聲來。

    天啊,他們倆其是天生一對!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事到如今隨便你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黑潔明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