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下) 婚紗
作者︰黑潔明
    噠噠噠噠——

    噠噠噠噠——

    縫紉機的聲音,規律的輕響著。

    再一次的,莫磊在那單調的節奏中清醒過來。

    堡作台邊的女人,看起來已經醒了很久,她再次戴上了那副眼鏡,認真的將象牙白的布料縫在一起。

    前幾天,她接了一件新的case,是件婚紗。

    這一回,她想得比之前還久才開始動工,他好奇問她為什麼要想這麼久。

    因為,結婚是一生一次的大事,是女孩子的夢想啊。我希望穿上這新娘禮服的人,可以真的過得很幸福、很快樂。

    他記得她說這些話時,臉上浮現的笑容,和真心的祝福。

    她很認真的在做這件新娘裝,畫了好幾件草圖。

    你不需要去幫客戶量尺寸嗎?

    前天她開始動工時,他忍不住問。

    不用。

    他等著她告訴他那件事,但她只是搖搖頭,道。

    對方因為工作太忙,現在人在國外,她直接把身高和三圍尺寸mail給我,交件的那天才會回來,我會留一些可以修改的部分,以防萬一。

    她沒有講那神秘的巧合,反而讓他更加著迷的看著她,再問。

    你都不怕人家沒付錢就跑掉嗎?

    她笑了起來。

    才不會呢,這客戶早把錢付清了。況且,如果真的跑掉了,也沒關系,我自己把它收藏起來就好啦。

    說著,她撫摸著那象牙白的絲綢,嘴角浮現神秘又夢幻的微笑。

    然後,她又陷入了那廢寢忘食的工作模式中。

    她總是這樣的,想到什麼就再也躺不住,即便是半夜三點,也非得要馬上起來做才甘心。

    看著她那模樣,莫磊從床上爬起來,洗了澡、刷了牙,然後到廚房做早餐。

    他叫她吃飯時,她過來了,卻還是有些心神不寧的,他趁她不注意,偷偷喂了她好幾口食物和水果。

    她吃到一半想起一個點子,又跑回去工作台那里改衣服。

    就這樣,她忙那件婚紗忙了好多天,後來有天他發現,她把曾用縫紉機縫過的部分全拆了,全改成用手工縫制。

    他問她為什麼這麼做,她咕噥了一些話,他最後才听懂,她覺得機器縫的效果太硬了,而且沒辦法做出她要的感覺,所以她才全改成用手縫的。

    常常他出門前和出門後,她都坐在那張椅子上,維持著相同的姿勢在縫同一塊布料。

    有時候他會看見她做著做著,就會發起呆來,或露出甜甜的笑。

    她甚至用上了她最愛的古董蕾絲,然後再手工縫上那些層層的白紗,讓它們自然的垂下,如水雲白瀑般在那沒有頭的模特兒身後流瀉著。

    她是那麼喜歡那件婚紗,他懷疑到時她會舍得把它交出去,但他每回都是這樣想的,可她也每次都狠心將那些衣裳送了出去。

    他看著她裁剪布料,縫制出過手肘的蕾絲長手套,然後又親手做出那如花一般,美到不可思議的頭紗。

    他從來不曉得,原來光是白,就能有那麼多不同。

    象牙白、珍珠白、玫瑰白、百合白,她將那些白交迭在一起,錯落著,制造出若隱若現的層次。

    苞著她又用深淺不同的白線,在那新娘裝最外層幾近透明的白紗上繡出了一朵朵的白玫瑰,讓它們如藤蔓一般在裙邊腕蜓生長,最後再在裙尾繡上燻衣草的圖樣。

    然後,她用全素的象牙白當腰帶,在那看似簡單但實則繁復的婚紗後腰,打了一個結,再讓剩下的腰帶也自然的垂在後面。

    那是他見過最美麗的衣裳,那婚紗美到讓人能想象幸福的模樣。

    到了最後,他忍不住坐在她身邊,看她一點一滴的完成這件美到不可思議的新娘禮服。

    她若餓了,他就喂她吃東西;累了,他就陪她一起睡;髒了,他就幫她洗頭洗臉。

    她完全不曾注意時間的流逝,也沒問他為什麼能一直在這里。

    在整整一個月又三天之後,她站在那件婚紗前,檢查了又檢查看了又看,前前後後繞了好幾遍,然後才甘心的站定,看著它。

    「完成了?」他問。

    秀秀抿唇,吞咽著口水,才依依不舍的點頭。

    「嗯,完成了。」

    她的視線根本無法從它上頭移開。

    「它很美。」他告訴她。

    她轉過頭來,害羞的笑問︰「真的嗎?」

    「真的。」他微笑。

    她臉上羞怯的笑容擴散開來,點亮了她整張臉。

    不自禁的,他伸出手,將她額前垂落的發絲掠到她耳後,再一次的,和她說︰「你應該試穿看看。」

    秀秀嫩白小臉泛紅,慌張的揮手拒絕︰「不行啦,這是別人的婚紗呢,況且尺寸也——」

    「它不是。」沒等她說完,他撫著她羞紅的小臉,說︰「它不是別人的。」

    秀秀一愣,「它當然……」

    他壓住她微張的小嘴,指出她從頭到尾沒說出來的事實。

    「秀秀,這件婚紗的尺寸和你的一樣。」

    她驚訝的愣看著他︰「你怎麼……」

    這一回,是她自己沒把話說完,秀秀看著眼前深情凝望著她的男人,某個念頭飛閃進腦海,她不敢相信,不敢奢望,她甚至始終不敢告訴他這件巧合,怕他以為她是在逼婚,怕給他壓力,但是……但是……

    仰望著這個她深愛的男人,她只覺得一顆心,跳得好快好快,快到幾乎疼了起來,像是就要沖破胸口。

    然後,她感覺他的大手,落在她的臉頰上。

    「秀秀,訂做這件婚紗的客人,不是為別人訂的。」他溫柔的看著她,告訴她︰「是為了你。」

    她無法呼吸,不敢相信,不由自主的壓住狂跳的心。

    「所以,客人訂制的婚紗身高三圍才會和你一樣,它不是別人的衣服,不是別人的婚紗,那是你的,為你訂的。」

    一股熱氣上涌,燙心沖腦。

    淚水,莫名上涌,盈眶。

    「可是……那是個女的……」她听見自己沙啞虛弱又萬分渴望的聲音。

    「那不是女的,你的客戶不曾提過他是女的,你的客戶只說他需要一件婚紗,一件可以讓新娘覺得自己像公主一樣的婚紗……一件讓人能感覺到幸福的婚紗……一件世界上最美麗、最完美的婚紗……」

    秀秀捂著心、撫著唇,難以置信的看著身前的男人。

    「而他見過最好的裁縫師,是你。這件婚紗,證明了你確實是,他知道你會傾盡所有去做這件婚紗,就像在做你最心愛的衣裳,就像過去你縫制的每一件美麗的衣服,他知道你會,他知道你愛它們,所以他才找了你,指定要你為他的新娘縫制這件婚紗,他要她擁有最好的。」

    他的話,讓一顆心脹得好滿好滿,滿到快要爆開。

    她不知道他竟然如此浪漫,不曉得他能說出那麼甜蜜的情話,做出那麼可愛的事情。

    那瞬間,她只覺得自己好像在作夢,可是他仍在她面前,凝望著她,撫摸著她濕熱燙紅的臉頰,然後握住了她的手,將她壓在唇上的手,合在他兩手之中,帶到他唇邊。

    他親吻著她神奇又美麗的小手,真心的道︰「你的客戶,希望能看見他最愛的人,穿著這件被祝福、被珍愛的婚紗,嫁給他。」

    然後,她听見他說。

    「那個人……」莫磊瞧著那淚眼盈眶的小女人,渴望的啞聲告白︰「是我。」

    她屏住了氣息,輕顫著,感覺他抹去她的淚,又說。

    「秀秀,對我來說,你從來就不是丑小鴨,你美得不可思議,你根本不需要感到自卑。在你出現之前,我的世界一片黑暗,我一直覺得自己像是活在那個晚上,我討厭雨天,不喜歡夜晚,但你出現了……」

    他沙啞的聲音,緩緩。

    她能感覺,愛意滿滿。

    「我在晚上遇見你,在雨中遇見你,你點亮了我的世界,你陪我一起……回家……」

    他喉頭微哽,撫著她的手,她的唇,悄聲說︰「你改變了一切,是你,讓我變成更好的人。也是你,讓我開始渴望,讓我想要得到更多,听你說更多話,看你對我微笑,和你撐同一把傘,我想和你一起,度過未來的每一天。」

    他語音嘎啞,真摯要求︰「秀秀,我愛你,請你嫁給我,好不好?」

    再壓不住滿心的喜悅與激動,秀秀伸出雙手擁抱身前這個男人。

    「好……」她哭著笑了出來,啞聲道︰「好……」

    莫磊將懷中的女人緊擁,直到听見她的承諾,才松了口氣,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早屏住了氣息。

    雖然她說過愛他,但沒听到她答應之前,他還真的……真的有些害怕……

    「謝謝你。」他啞聲說。

    她听了,又笑了出來。

    「阿磊,我愛你……」秀秀擁抱著他,說了又說,一再笑著重復︰「我愛你……」

    他喉頭微頓,心好暖、鼻好酸。

    自從阿光死後,有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他一直覺得他會待在那好深好深的深海里,直到他終于窒息而死。

    可是她來了,給他愛,將他從那深不見底的海中拉了出來,讓他終于能夠破水而出,看清明白。

    他知道,這一生他再也不會離開她,再也不會讓她離開。

    他低頭親吻她的唇,親吻她的笑,感謝上天讓他遇見這個可愛的小女人。

    清風從窗外徐來,揚起那好美好美的婚紗,撫過他與她。

    夏雨夜,很漫長。

    他卻不再害怕夜的黑,不再因雨而悲傷,不再畏懼那深海。

    因為,無論他在哪,她都會在那,和他在一起,不分離。

    ——全書完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深海(下)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黑潔明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