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休妻夜 第10章(2)
作者︰米恩
    頭,好沉……

    忍著昏沉睜開雙眼,絛嵐秋有絲迷蒙的看著頂上俗麗的紅帳簾。

    這……是哪兒?她怎麼會……

    俏臉倏地一白,嚇得她奮力一推,將壓在她身上的男人給重重推下床。

    「你、你是誰?」她花容失色的拉過被褥,將身體緊緊包住,美眸驚惶的看著從地上爬起的男人。

    男人站起身,身上滿滿的酒氣,打了個酒嗝,邪氣的說︰「這才對嘛!像只死魚似的怎麼玩?這樣才來勁兒。快來!小美人,讓爺抱抱……」

    見他撲來,絛嵐秋忙往床角縮去,大喊,「你別過來!」

    男人又笑了,「不過來,爺要怎麼疼你?快,爺忍不住了,快來幫爺消消火……」

    說著,他再次朝她撲去。

    她被逼得無處可躲,情急之下抽起發上的簪子,指向他,急喊,「不準過來!」

    被她用簪子指著鼻頭,男人就算再醉也知危險,皺起眉,低罵道︰「搞什麼鬼!大爺我花錢玩女人,可不是來給你玩的,別鬧了,把那玩意扔了,否則等會兒讓你好看!」

    玩……他究竟在說什麼?絛嵐秋六神無主,根本搞不清楚狀況,緊緊的握住手中的簪子,顫聲問︰「你、你究竟是誰?這究竟是哪里?我怎麼會……怎麼會在這?」

    她一連串的問話讓男人覺得有趣,打了個酒嗝道︰「你是誰我不曉得,我只知道你是大爺我花大錢買來共度春宵的女人,這兒自是爺包下的客棧,快過來,讓爺抱抱……」

    客棧……買下的女人?

    這話讓絛嵐秋驚惶的臉色更白,忙搖頭,「不!我沒有賣身,這其中一定有誤會,我不能留在這……」

    她想起身,卻發現身子虛軟無力。

    「這是什麼話!」男人擋在她身前,不悅的說︰「爺可是付了大把的銀子,好不容易來了個大美人,不當嘗怎麼成?你不能走!」

    色膽加上酒膽,讓他不再猶豫,直接撲上她身,便要扯下她胸前的被褥。

    絛嵐秋嚇得不顧一切,拿起簪子便是一陣猛揮,「不要!走開!快走開——」

    「該死!」男人手上馬上浮現一道道血痕,痛得他大聲咒罵,酒也醒了幾分。「搞什麼!你這賤女人,居然敢傷本大爺!」

    成功嚇阻他,她總算安心了些,厲聲說︰「不許再靠近我!出去!給我出去!」

    「他媽的!」他低罵,當真轉身走出房門。

    見他離開,絛嵐秋總算松了口氣,才想下床將房門鎖上,誰知男人去而復返,這一回還帶了個女人來。

    「是……是你?」絛嵐秋臉色一白,即便頭腦昏沉,可聰明的她馬上猜到這是怎麼一回事。

    「凝姬姑娘,是你說這女人任我擺布,現在這筆帳該怎麼算?」男人惱怒的問著。

    「放心……」凝姬勾起一抹媚笑,安撫道︰「她吃了萬花樓最新的迷藥,那藥會讓人飄飄欲仙,完全不曉得自己在做什麼,藥效差不多就要發揮,到時別說是任你擺布,巴著你不放都有可能。」

    聞言,男人這才稍減不悅,「這可是你說的,到時要是成不了事,你可得陪我一夜,老實說,凝姬姑娘還是比較合我的意。」

    花魁誰不想嘗,尤其是像凝姬這種光是瞧就讓人酥麻入骨的美人兒,床上的女人雖然也美,可他還想要命,誰知她下一次劃傷的會是哪里。

    「就怕到時爺會玩得樂不思蜀,連凝姬是誰都給忘了……」凝姬嬌笑,眼中卻閃過一抹嫌惡。

    絛嵐秋壓根沒細听他們的對話,只听見三個字。

    迷藥?她身子一震,手上的簪子差點滑落。

    敝不得她不僅渾身無力,身子更是像有千萬只螞蟻在攀爬,麻癢得難受,直想要人替她……

    她緊咬著下唇,力道之大,甚至讓粉嫩的唇滲出點點鮮血,好不容易才拉回一些理智,「你……你究竟想干麼?」

    凝姬斜睨她一眼,勾起笑,附在她耳邊說︰「沒想做什麼,只是想讓你嘗嘗在青樓里送往迎來的滋味,你可要爭氣點,除了這位柳公子,後頭還有三、四位爺排隊等著,過了今夜,我便將你賣至外地的青樓妓院,讓那口口聲聲說一生只愛你一人的男人永遠找不到你!」

    她說得輕松,可听在絛嵐秋耳中卻猶如青天霹靂,震得她渾身發抖。

    「你怎麼能……擄人是犯法的,更何況就算是這樣,競天哥也不會愛你……」

    「閉嘴!」凝姬怒瞪著她紼紅的雙頰,揚起笑又說︰「會或不會可不是由你決定,到時你我一樣是殘花敗柳,看他會要誰……哦!應該說,他就算想要你,也得先找到你再說,只不過,那時你已不知讓多少男人給睡過了。」

    她的話宛如一桶冰水,絛嵐秋卻感到身子益發灼熱,讓她忍不住想自行拉開緊裹在身上的被褥。

    見狀,凝姬笑得更加開懷,毫不費力的拿起她握在手中的簪子,揚聲說︰「柳爺,時候差不多了,你可得快些,別忘了,後頭還有人等著呢!」

    男人聞言,急色的搓著雙手,便往絛嵐秋撲去,「小美人,讓爺好好疼你……」

    「不要……」絛嵐秋啞聲低喊,益發昏沉迷離的神智讓她無力抵抗,只能任由男人在她身上狎玩,幾近絕望的閉上雙眼……

    再次醒來,天色已亮,絛嵐秋傻傻的看著頂上的紅帳簾,身下傳來的陣陣酸麻讓她知道自己並沒有逃過一劫。

    淚水緩緩滑下臉頰,她終究還是配不上封競天,無法與他長相廝守……

    現在的她根本不在意自己能否得救,或是真會被賣至其他青樓,她在意的是,她這已不純潔的身子,就算封競天仍要她,她也無法接受,想著昨夜不知有多少男人在她身上狎玩、凌辱,她臉一白,感到一陣惡心。

    這樣的她,活在世上有何意義?

    像木偶似的坐起身,她雙眼無神的拾起地上的衣物,一件一件的套上,只留下腰帶。

    空洞的望著上方的梁柱,淚水又滑落。

    她好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好不容易才能和心愛的男人在一起,好不容易能成為他的妻,沒想到卻……

    悲痛的閉上雙眼,她在心中嘶喊、大哭,卻怎麼也發不出聲,只能任由淚水靜

    默的爬滿她精致卻蒼白如雪的嬌顏。

    顫著手,她搬來矮凳,緩緩的站上,將手中腰帶拋上梁柱,打上死結。

    今生……她無緣成為他的妻,只求來生與他再續前緣……

    閉上雙眼,她抬起下顎,將腰帶懸住自己的脖子,深吸口氣,便要將腳下矮凳給踢開。

    「嵐秋?」

    突如其來的驚喊讓絛嵐秋睜開雙眼,當她看見眼前之人竟是封競天時,心兒一顫,她牙一咬,狠心的踹開矮凳。

    封競天簡直不敢置信,她竟敢當著他的面自盡,他急忙拿起桌上茶碗,奮力一摔,將碎片飛扔而去。

    腰帶一斷,她縴細的身子也隨之跌落在地,不住的猛咳,「咳!咳咳咳——」

    「你這是在做什麼!」封競天怒不可遏的大喊,一想到他若是晚來一步……他緊緊的將她抱入懷中,那後果他連想都不敢想。

    依偎在他懷中,絛嵐秋不停的哭著,想將他推開,「別踫我,我……很髒……」

    連她都無法忍受自己的骯髒,更何況是他?

    「你在胡說什麼?」他擰眉,不解的問。

    「我……昨夜……我被……被……」她實在不願回想昨夜的一切,咬著唇,無法再說下去。

    想到昨夜,封競天眼中閃過一抹殺氣,卻柔聲安慰,「沒事了,我已經將一切處理好了,別怕,一切有我。」

    但絛嵐秋仍是不住的顫抖,「不……你不懂,我很髒,真的很髒,他們……他們……」

    她說不出口自己慘遭奸污,說不出口自己已不是只屬于他的絛嵐秋……

    「他們全都該死!」封競天眼一沉,接著又說︰「若不是昨晚官府的人也在場,他們全都已經死了,絕不會只是被關入牢里那麼簡單。那些人,尤其是凝姬,我絕不會就這麼算了,這帳,我會一筆一筆的討回來。」

    絛嵐秋一震,听見了關鍵字眼。「你……你是說你昨晚就找到我了?」

    可能嗎?但是她的身體……

    「當然!」封競天有些不解的看著她,反問︰「你忘了嗎?那該死的雜碎膽敢對你上下其手,若不是被衙役阻止,我早已一刀把他砍死!」

    「我……」她有些迷惑的看著他,搖頭,「我記不得了……」

    她只記得她絕望的放棄了掙扎,加上腦袋愈來愈昏沉,她根本記不得任何事,倒是有听見一陣吵雜的聲響……

    「昨夜究竟發生什麼事?我只記得我被下了春藥……那麼我到底有沒有……有沒有……」支吾了好半天,她仍舊問不出口。

    見她慘白著俏瞼,封競天總算明白她為何一直說自己髒,他再次在心里將凝姬和那個雜碎給干刀萬刮,緊緊擁著她,他柔聲說︰「你放心,你沒有讓任何人糟蹋。」

    「但是我……」不是她不信他,而是酸麻讓她質疑。

    知道她的疑惑,封競天勾起笑,在她耳邊說︰「你真的不記得了?你吃了藥,唯一能救你的,當然只有我。」

    這話讓絛嵐秋一怔,傻傻的看著他。難不成……

    「你是說……昨夜抱我的人……是你?」這是真的嗎,還是這只是他編出來安慰她的謊言?

    「當然!」封競天心疼她的遭遇,卻也難掩愧疚,「昨日你離開後,我一直感到心神不寧,帳也看不下去,便追著你出門,然而我到錦繡莊卻找不著你的人,我直覺有問題,便差人回絛府詢問你回去了沒……」

    誰知絛府回報絛嵐秋並沒有回去,絛威也因女兒遲遲未歸,正想向他討人,這讓他更覺不安,于是要絛威至官府報宮,而他自己則領了人到處找尋,總算及時在城郊的這間客棧里找到她。

    听到這,絛嵐秋忍不住訝異的問︰「你怎麼會曉得我人在這兒?」

    封競天俊眸一沉,更感愧疚,啞聲說︰「是我對不起你,紫嫣早已警告過我凝姬那女人不簡單,我以為只要讓她離開封府就沒事了,沒想到她會因為我不肯納她為妾而將你給擄走……」

    當時他也是六神無主,嵐秋個性單純,不可能和人結怨,他唯一想到的便是自己是否曾經得罪了什麼人,才會替她招來禍害,就在這時,他想到了凝姬,想到她離開時曾撂下的狠話,讓他起疑,于是上萬花樓查探,這才得知原來她之前所說的惡霸要強擄她當小妾一事,壓根是她自己編造出的謊言,更得知她早已替自己贖了身,不會再回萬花樓。

    他更是不安,完全不知凝姬會將絛嵐秋擄至何處,只好派人四處找尋,好在老天有眼,一名錦繡莊的繡娘恰巧看見絛嵐秋被擄的經過,還看見擄走她的馬車上印有城東柳家的家徽,于是去了官府報官。

    得知此消息,他馬上和官府人馬會合,前往柳家盤問,這才得知柳家的獨子柳振明確實在正午時分乘著馬車外出,說是要到城郊的「東門客棧」找朋友。

    有了官府的幫忙,他才能這麼快找到她,並把凝姬及那膽敢動他女人的雜碎給送進大牢,原來柳振明受了凝姬的蠱惑,才會幫她擄人,這讓封競天恨不得直接把那兩人給殺了。

    听完一切,絛嵐秋仍然不敢置信自己真這麼幸運,連忙追問︰「這是真的?你沒有騙我?」

    知道她的惶恐,封競天耐心安撫,「我沒騙你,倒是你,難道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昨夜……」他附在她耳畔,啞聲又說︰「我可是賣力得很,你卻一直要不夠,不停的挑逗我……」

    她倏地紅了臉,經他這麼一提,腦海中這才隱約浮現昨夜的情景,她記得……有雙手十分溫柔的撫摸著她,那挑逗與觸感,以及在她耳畔熟悉的喘息,一一勾起她的記憶……

    所以……她真的沒讓惡人給欺侮,昨夜擁著她的不是別人,是她心愛的男人!

    淚濕了眼眶,她整個人松懈下來,趴在他胸口,因喜悅而哭泣,「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傻瓜!」撫著她滑順的青絲,封競天嘶聲說︰「我要你記得,不論你變成怎樣,我永遠不會拋棄你,所以答應我,從今以後,不準再做傻事。」

    一想到她懸梁自盡的畫面,他的心狠狠一縮,險些停止跳動,俊顏滿是恐懼,將她緊緊抱在懷中,力道之大像是要把她揉進體內,永遠不準她離開。

    對自己的一時沖動,絛嵐秋也感到很後悔,冷靜之後她才發覺,沒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是她想的不夠多,才會做出那樣輕率的舉動,她沒想過,要是她死了,爹爹會有多傷心,還有他……

    「對不起……是我太傻了,我保證再也不會做出那種事。」她緊攬著他,和他一樣用力,像是永遠也不放開。

    「嵐秋……」得到她的保證,封競天這才放下心,眼中閃著簇簇過于晶亮的光芒,輕聲問︰「身子還不舒服嗎?」

    她搖頭,直到察覺他眼中的欲望,她才明白他所謂的「不舒服」所指何事,小臉倏地一紅,羞澀的說︰「你還想……不累嗎?」

    「不累!」他輕輕解開她的衣物,「要你怎麼會累,再來幾回合都行。」

    說著,他傾身吻住她嫣紅的小嘴,不一會兒,紅帳簾里便傳來陣陣吟唱,直到紅霞浮天……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新婚夜休妻夜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米恩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